笔趣阁 > 全球起灵 > 第二十四章 交易

  二世子身高约有一米七左右,身披锦绣袍服,手持折扇,可称得上是相貌堂堂。
  只是,中气似有不足,面庞看起来倒是有些亏损,想来是某些方面过度的缘故。
  陈唐脸上没有说什么,可是心里无语道,就这你还对蕾妮·海薇儿图谋不轨...早点歇着吧。
  陈唐向前一步拱手道:“克里斯蒂见过二世子殿下。”
  这位二世子巴蒂·莱斯特笑道:“快不要这么拘束,赶紧入座。”
  “左右,十米之内不得有人。”
  二世子身后的那些侍卫们拱手道:“诺。”
  而后整个房间当中只剩下了巴蒂·莱斯特还有他的一名亲信以及陈唐和周宇四人。
  二世子看向了周宇开口道:“这位朋友是?”
  陈唐摊手介绍道:“沃尔特·阿诺德,天枢星城陷阵营一营总指挥,受封为男爵。”
  二世子微愣之后立刻说道:“诶哟,见过阿诺德男爵,不知这男爵为何会出现在我天璇星城,还有,克里斯蒂,你又为何会和阿诺德男爵相识呢?”
  这是个大问题,天枢星城的关系和天璇星城目前虽然没有撕破脸,可是谈不上太好。
  这要是往严重了说,克里斯蒂这可是通敌的大罪啊。
  巴蒂·莱斯特一瞬间的思绪占据了他的脑海。
  陈唐笑道:“我和阿诺德男爵早在数年前便是好友,阿诺德男爵与我的家乡仅仅一山之隔。”
  “殿下应该知道,我来自格兰维尔村,村庄就在天璇星城和天枢星城的交界,我们两个村的人互有来往,这并不奇怪吧。”
  “至于阿诺德男爵为何会在天璇星城,呵呵~自古万事不就是合于利而动,不合利而止么?”
  “阿诺德男爵生意遍布四地,自然希望和二世子你这样的天璇星城未来的掌舵人打下一个良好的关系了。”
  陈唐在掌舵人这几个字上着力加重的说道。
  巴蒂·莱斯特瞳孔微缩,疑惑道:“克里斯蒂,我父仍然在位,我又无才能,此话可不能乱说。”
  陈唐叹口气道:“唉,也对,这天璇星城,说话还是得小心一点,真话也不能随便说啊。”
  巴蒂·莱斯特笑道:“对,真话,放在心里就行了,意会即可。”
  他的心里却较为欣喜,毕竟能得到人的认可都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
  而且,既然克里斯蒂真这么说,难不成自己真的有继承城主的机会?
  仔细想想,好像是啊,自己在城主府的势力有一定的渗透,也掌握了一定程度的力量。
  确实,它具备了一定的机会。
  “克里斯蒂,这么说,你是看好我的么?”
  陈唐不置可否的笑道:“虽然我和二世子多有争斗,可是我们说到底不过是利益冲突罢了。”
  “不错,你挡住了我们的路,所以除我之外,不少人都想让你死啊。”二世子也没有隐瞒的说道。
  巴蒂·莱斯特喝了杯酒继续说道:“蕾妮,国色天香,一般的凡夫俗子可不配靠近拥有她不是么?”
  陈唐嘴角上扬道:“我克里斯蒂宣誓过竭尽一切守护公主的荣耀。”
  巴蒂诧异道:“难不成...蕾妮怎么说?”
  不会吧,难不成蕾妮竟然真的心仪这个小子?不行!蕾妮怎么能跟外人呢?这不可以!
  巴蒂·莱斯特心绪愤怒的歇斯底里的咆哮。
  陈唐组织了一下措辞,笑道:“呵呵~她说,若我能够取得优胜...她会考虑的。”
  “嘎吱。”
  巴蒂·莱斯特的舌尖咬破,一丝殷红的血迹缓缓流出。
  好像自己一生最珍贵的至宝被人夺走的感觉。
  这滋味当真是难忍。
  必须要除掉这个克里斯蒂。
  这是二世子一瞬之间的想法。
  不过转瞬之间因为陈唐的另一句话而烟消云散。
  “所以,我定会成为海薇儿公主最忠诚的骑士。”
  “嗯?”
  二世子陡然发现,他似乎误解了什么。
  原来是效忠啊...他最近这么多心么?
  陈唐咳嗽了两声笑道:“世子不会真的以为这次海薇儿公主真的要择婿吧?”
  “这明摆着是驱虎吞狼之计啊。”
  巴蒂·莱斯特一口口水咽下。
  他恍然间才醒悟过来,看来自己是气急攻心啊,真的不该,不该。
  “呵呵~这倒是错怪克里斯蒂小兄弟了,我自罚一杯啊。”
  巴蒂·莱斯特端起酒杯一口喝下。
  “呵呵,无妨,误会解开了就是。”
  “只不过啊,在下还有一言,在那狩猎途中,格雷斯·特纳实在是过分,居然将三位世子的亲属卫队格杀一空,当真是痛心疾首啊。我天璇星城怎能任由天玑星城的人摆布啊,殿下。”
  巴蒂·莱斯特一口火气上来,刚才还没处发泄,这次可是有了一个很好地泄愤口。
  “就是,这格雷斯·特纳属实过分,竟然敢格杀我天璇星城人士,实在是罪无可赦。”
  “克里斯蒂小兄弟放心,这家伙不会活着走出天璇星城的。”
  而后使了一个眼色,陈唐瞬间明白了。
  “呵呵,原来如此,那就要仰仗二世子了。”
  说罢了格雷斯·特纳的事情,轮到周宇说话了。
  周宇看向了二世子:“不知二世子可有什么财路来源啊?”
  “我在这天枢星城的生意做得不错,可是天璇星城始终缺乏一个合适的合作伙伴啊。”
  巴蒂·莱斯特来了兴趣,这赚钱可是大事啊,容不得马虎。
  钱,是收编御灵者的重要实力,谁不想大赚一笔?
  有了钱,那就拥有了一切。
  天璇星城最负盛名的醉仙居,与佳人风花雪月也不过十克朗,若是一月给一百克朗,谁人能不动凡心?
  可这钱财不是说拿就拿的。
  他一个二世子,而且还没有财权,顶多也就是一个月一千多克朗进账。
  偶尔收收别人的礼物,一个月撑死不到两千克朗。
  大世子统领一部分大军,有着天然的优势。
  三世子则是颇具头脑,也有着不错的收入,不过也不比他多多少。
  综合算下来,若是他能有一个月五千克朗的进项,就能够在世子之争当中抢占先机。
  沃尔特·阿诺德看着巴蒂·莱斯特的眼睛,当真明白了他是一个贪财之人,而后开口道:
  “二世子,你可知,商旅之利大致为多少啊?”
  巴蒂·莱斯特开口道:“这个倒是鲜有耳闻,阿诺德男爵或可为我一解?”
  他倒真的没有怎么做过生意。
  毕竟在七星域,大家都认为有一个稳定的封地,做一个收租的土财主才是正经事。
  经商,那是下贱之人才会做的事情。
  不过此刻缺钱,倒是另外一番说法了。
  周宇笑道:“二世子,这布匹,在异邦的收购价大概是50佛尔一尺,而在这天璇星城,收购价格则高达5赫勒!”
  “若是购买的多,那么异邦的收购价可以压在40佛尔,而我们呢?则将价格压到4赫勒,呵呵,何愁其他商家不倒?”
  “只要别人倒了,那价格我们在提升到8赫勒,又有什么人反对呢?”
  “一倍的利润,就能让人铤而走险,十倍的利润,就能让人出生入死。”
  “二十倍的利润,世子,难道还有什么可以犹豫的么?”
  巴蒂·莱斯特深吸一口气,面色瞬间一变,问道:“也就是说...我投入一千克朗,那就能收获两万?”
  “呵呵,世子,也不能这么算,其中还有不少的成本,不过十数倍之利那是自然的。”
  “而且除了布匹之外,其他的生意那更是财源滚滚啊。”
  巴蒂·莱斯特似乎已经被周宇刻画的大饼给彻底的迷惑住了。
  如此巨利,何人能够拒绝?
  不能,拒绝的话,那岂不是天下第一大蠢猪了。
  巴蒂·莱斯特心念至此,于是乎拿起酒杯给沃尔特·阿诺德斟满。
  “呵呵,如今我才知道,天枢星城里面还藏着一个大才啊!”
  钱,就是做一切事情的根基,有钱能使鬼推磨,此言不虚。
  双方迅速的达成了一致。
  由二世子来打通关系,盘点上下同时经营出来几个好的地段,将那里的商铺赶走。
  而后沃尔特·阿诺德则负责将货物运送过来,联合二世子在这里的势力,大肆售卖货物。
  他都想好了,只要这数万克朗进账,他就可以逐个收买神机营将士。
  只要能够拿下神机营,那么这世子之争,他就能稳操胜券。
  他握住了周宇的手:“兄弟!我今日才能遇见你,实在是我的损失啊。”
  周宇同样说道:“若是早遇到二世子,我也不至于处处受制,打不开局面。”
  双方颇有一种惺惺相惜,相见恨晚的感觉。
  唯有陈唐忍不住想要偷笑。
  进口价怎么会高达50佛尔啊,一尺布,在地球那边能10佛尔就不错了。
  工业化社会的强大生产力,那是手工业社会远远不能想象的存在。
  周宇这样做把原本五十倍的利润,给说成了二十倍,还让二世子感激涕零,当场决定掏出一万克朗帮助周宇建立关系网络。
  这才是生财之道啊。
  一万克朗就是一千万佛尔,价值一个亿啊。
  自己拼死拼活,在斗灵场也就是几百万的收入。
  而这周宇上下牙齿一碰,几个亿就到帐了。
  太恐怖了,我要跳槽了。陈唐如是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