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球起灵 > 第四十九章 大道至简

  蕾妮使用灵能的分子凝聚出了一个飘动的识海幻象。
  “陈唐,你见过宗师级别的强者交战么?”
  陈唐摇了摇头:“我见过出手的最厉害的人就是你了。”
  蕾妮莞尔一笑,继续说道:“神陆有一句古话。”
  “宗师之前,花里胡哨。”
  “宗师之后,大道至简。”
  陈唐眉头一皱:“说的是序列灵么?”
  蕾妮点点头:“嗯,宗师以前,序列灵的强度远远超过我们自身,所以我们需要借助序列灵来战斗。”
  “可是宗师以后,我们的身躯,精神的力量达到了一个质变的程度。”
  “动轴扛起来一座山砸过去,你说序列灵顶事用么?”
  “序列灵还没凝聚起来,宗师一拳震碎空间,隔空攻击,简单又快捷。”
  “当然,也不是说宗师以后序列灵完全没用。”
  “就比如你的不死鸟之翼,它就可以继续用。”
  陈唐思考了一会继续问道:“那灵兽序列灵或者灵植不是很占便宜么?”
  蕾妮再度摇摇头:“不,一点也不,你凝聚那些灵兽,灵兽也会消耗你的灵能和识海。”
  “而其他宗师只需要一击就能震碎灵兽,那么你消耗了巨大的能量,实际上却不会起什么作用,反而落了下风。”
  陈唐明白了,颔首问道:“也就是说,宗师之后,抡拳头更有攻击力。”
  蕾妮微微点头:“也可以这么说。”
  “多数宗师以上的强者也就是这么抡拳隔空试探,抑或者是抡起个大山直接砸上去。”
  “总而言之,和我们很不一样了。”
  “而且渡过三大劫难,会有特殊的加成,那个你只能到宗师再理解了。”
  陈唐询问道:“蕾妮,第一层劫难,雷劫,雷神的权杖会不会有帮助?”
  蕾妮思考了一会儿,而后说道:“应该有的,调动雷云的力量,或许突破能轻松一些。”
  陈唐深吸一口气说道:“明白了,交给我,你的这个劫难,不会这么艰险的。”
  蕾妮小脸微红,微微点头:“不要给自己太多压力。”
  “我知道的,你不想让战火燃烧到我这里,你也不想看着我突破宗师的时候陨落。”
  “可这些,你不要逼着自己去做,不要拿自己的命来开玩笑。”
  蕾妮每每想到陈唐要去死亡之渊就一阵揪心。
  虽然,那一刻,蕾妮第一次感受到了家的温暖。
  她只是庶出,父母纵使疼爱,可也只是物质上的。
  近二十年,陪在她身边的时间屈指可数。
  不到半年。
  其中,这半年里的五个月,还是最近才发生的。
  她从来没有感受过,有人愿意为她甘冒生死大险,不是为了功名利禄,不是因为地位差距。
  是为了她!是因为爱她!
  那一刻,感动之心无法言表。
  可是,那可是死亡之渊啊。
  神灵的庇护,说到底,虚无缥缈。
  而且在神灵的眼里,神眷者不过是一枚棋子。
  大不了再培养一枚棋子就好了。
  对于神灵来说,损失并不会太大。
  可对于她来说,失去的便是挚爱。
  陈唐似是看出了蕾妮的担心,安慰道:“好了,不是说了么,没事的,这么多的神灵在我身上下注。”
  “我要是死了,不少神灵的布局也会受到影响的。”
  “而且,没有一点把握的话,你觉得祂会告诉我这件事情么?”
  实际上陈唐心里也没底,可是在蕾妮的面前,他必须要装出来一副有着绝对的信心的样子。
  蕾妮眉头舒展开,告诫自己道:“蕾妮,不是说了么,不能再让他有这种压力了。”
  手臂伸开环抱过去。
  “嗯,我相信你。”
  ......
  悠久的虚空之中,古老的星河流转,一些璀璨的星辰也在闪耀。
  “绯红,别插手。”
  漆黑的波纹涌动,似是警告般。
  一个绯红色星辰不是很高兴道:“死了怎么办?”
  漆黑的波纹幻化为了一个真实存在的形体:“死了,说明他就这种程度了。”
  绯红微怒道:“哼,你居然能执掌命运。”
  “神王...命运神王,你究竟在图谋些什么?”
  漆黑的波纹微微停滞。
  “这一切,都是命运的指引。”
  “这一次,绝不容许失败!”
  “绯红,命运已然轮回,诸神都在复苏,究竟谁会站到最后,究竟谁会是大赢家,都还没有确定。”
  漆黑的波纹指向了亘古以来便存在的星空。
  “看,那里还是空着的。”
  绯红的气息陡然暴躁起来:“你想登临唯一?”
  “是,也不是,呵呵~”
  绯红不解道:“那你为何不留给他一点传承?”
  一笑而过,漆黑波纹没有回答,消失在了星空之河。
  漆黑的波纹在星空中形成了一道虚幻的枷锁。
  “阻止...神降么?”
  神灵和神王之间,有着位阶的绝对差距。
  ......
  陈唐近些时日感觉到了自己绯红力量似乎在减弱。
  他的银白色丹田外面包裹住的绯红色气海似乎失去了灵魂一般。
  陈唐眉头一挑:“咦?发生了什么?”
  这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以前的陈唐能够清晰地感受到,绯红色的气海和他的身躯似乎存在着某种联系。
  可是如今呢,陈唐似乎发现了,这种联系在消退。
  虽然不是那种完全消失的感觉,可却是减弱了不少。
  这意味着什么,陈唐想起了浮黎万药典里面的一句话。
  “当你绝望的时候,请不要忘记祈祷。”
  “绯红会拯救你的绝望。”
  这句话的意义便是呼唤希望之神,也就是绯红之主的降临。
  可是如今,陈唐似乎明白了。
  绯红之主一段时间内是无法降临了。
  为什么呢?
  陈唐似是有些疑惑。
  他看到了绯红周身缠绕着的漆黑波纹似乎明白了一些。
  “命运之神啊,你也太看得起我了吧。”
  连最后的杀招之一都给我断绝掉。
  “真狠。”
  也罢,这也算是命运的指引?
  陈唐心里这么想着,而后在星池旁守候着蕾妮·海薇儿完成这周的星池浇灌。
  ......
  七星域,七星门山巅。
  高耸入云的山巅之上,两位道袍在身的鹤发仙骨的人持子对弈。
  “怎么了,你下棋怎么心不在焉的?”其中一人发问道。
  那人答道:“呼,局势大变,我如何能安心呢?”
  “外有虎狼虎视眈眈,里面的人也不安宁。”
  “哈哈,你想多了,华兹沃思·加西亚,你怎么越活越回去了?都证道尊者了,结果胆子变得这么小了。”
  “哼,你倒是自在,敢请你们风沙域现在没有和异邦人对接。”
  两位侯爵!
  两位域主!
  尊者级别的实力早已经大道至简,隔空取子而下。
  “到时候,青林域的那位也会过来,咱们三个尊者在,你还觉的不放心?”
  “再加上盯着这边的还有两位公爵,两位冕下亲临,异邦人总不至于把老底都砸进来吧?”
  华兹沃思·加西亚眉头紧皱道:“估计是白乙和余瀚希两个老家伙,那个镇影守以及另一位尊者。”
  “不过,你说魔皇会来么?”
  风沙域域主芬恩·查尔斯略有些动容,轻声道:“有魔皇的消息?”
  “那家伙当年孤身一人闯入主域,而且还成功的活下来了,不过隐姓埋名,没人知道在哪里。”
  “难不成,魔皇也会来着七星域?”
  华兹沃思微微颔首道:“有可能,种种迹象表明,当年的魔皇大闹万药神殿之后是往这个方向撤退的。”
  “如今什么实力都不知道。”
  芬恩·查尔斯嘴角微颤:“昔日,魔皇不过证道宗师,灵能突破了三十万瓦的高度!比一些弱尊者都强上不少。”
  “万药神殿强者尽出非但没有斩杀魔皇,反而被魔皇炸毁了神殿殿堂,镇殿之宝也被人抢走。”
  “那个时候,还未证道尊者。”
  “六年了,已经过去六年了,尊者实力是打底的。”
  “而且,魔皇的特殊性,决定了哪怕尊者实力的他也丝毫不逊色于冕下。”
  华兹沃思·加西亚点点头:“魔皇,不是称号吓人,而是生生用拳头打出来的称号,浴血的魔皇,如同个疯子一样。”
  “也罢,你再去找四个域主,到时候五位域主绞杀魔皇。”
  芬恩·查尔斯同意道:“好,昔日魔皇在万药神殿有特殊加持,如今未必是五位尊者的对手。”
  华兹沃思·加西亚凝视着远方:“魔皇...苏灭霄,今朝不知能否与你较量一番。”
  远在正南域的苏永安一大喷嚏:“啊欠~”
  “谁没事在惦记我?”
  余瀚希抬头道:“小苏啊,这次大战,他们可能会派出不止一个强者拦截你啊。”
  苏永安没有太在意,轻声道:“来多少,杀多少。”
  余瀚希再次凝神道:“那么,陈家小子呢?”
  “这次七星域大婚,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弗朗斯索瓦·哈迪斯·克里斯蒂赢得了最后的桂冠。”
  “抱得美人归,同时斩首了格雷斯·特纳,索耶·杰克逊在内的众多七星域英才。”
  “不会就是他吧?”
  苏永安默然,看向了窗外。
  余瀚希继续说道:“师徒俩一个样,都走上了一样的道路,这小子不怕身陷情网难以自拔么?”
  苏永安回头微笑道:“不会的,这次,有我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