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体化道 > 第七章无相剑法

  “对了!”
  少阳突然想到,基础剑法已经练习了那么多年,现在明显有点跟不上自己的境界了,也应该修炼一下新的剑招了。
  少阳立马就拿出那本无相剑法,心想看看能不能修炼。
  翻开无相剑法第一篇,“剑有相、气无相,人有相、力无相,有相剑生无相气、有相人生无相力,无相化万相,有相有极、无相无极,无极方为无相剑气之极,”
  “好一个无相剑法,真是妙极、妙极啊!”少阳感叹道。
  “看来修炼无相剑就要先修剑气,只是剑气要如何才能修炼出来呢?”少阳心里有些疑惑道。
  “对了,”少阳灵光一闪,心道:“无相剑法里提到了,“气无相和力无相,”恐怕我要从气和力这两个字着手了。”
  “气?力?”
  少阳手握长剑,感受着身体和剑的联系,同时也感受着气与力之间的关系。
  一夜很快过去,修炼中的马丕荆缓缓睁开双眼,此时他已经进阶到了练气七重,而且是七重巅峰之境。
  “嗯?”马丕荆转头就看到此时少阳笔直的站立着,手里握着长剑,剑身有一层薄薄的光晕。
  “这家伙不会是修出了剑气吧?”马丕荆心中疑惑道。
  翁……只见这时少阳手中长剑一阵颤抖,剑身的那层光晕瞬间缩回剑体,唰的一声,少阳抬手劈了出去,长剑离洞壁有三尺的距离,但洞壁上却立马出现一条剑痕,不过剑痕非常的浅。
  “我明白了!”少阳自语道:“剑气类似真气,却又不是真气,以气化剑,真气凝聚剑气,剑气可成!”
  “卧槽!少阳兄弟六碧呀,恭喜兄弟更进一步!”马丕荆见少阳清醒过来祝贺道。
  “彼此彼此!”少阳微笑道:“马兄弟浑身真气隐隐都有些外放了,进步肯定也不小,外面天色已经大亮,不知马兄弟今天有何打算?”
  少阳本来就是为了赚取盘缠才参加这次王家寻找龙血草活动的,而现在储物戒指里面金币不少,甚至还有元基境修炼所需要的灵石,所以也没有兴趣久留在这危险的地方。
  马丕荆摇了摇头,道:“也没什么打算,只是我们想要安全出去,还得面对王家护卫那一关!不如我们二人先出去看一看,如果没有碰到王家护卫阻拦就一起去往县城如何?”
  “去县城?好就去县城。”少阳想了想便同意了,本来少阳出来是想寻山拜师的,只是自己对修炼的世界一抹黑,去县城看看也好。
  “对了少阳兄弟,”马丕荆看着少阳说道:“一个月以后县城有一场青武大比,如果获得前十名的话就会被送到灵璧学院修炼。你可知道灵璧学院可是有元基丹的,我们现在离冲击元基境虽然还有点距离,但迟早会需要元基丹的,我这次去县城就是准备参加青武大比的。”
  少阳一听,很是同意马丕荆的想法。也思索着自己要不要也去参加青武大比,毕竟元基丹可是不可多得的好东西。不过自己目前才练气六重,如果没有什么机遇想一个月进阶到练气九重有些困难。
  虽然少阳这几天从不入练气进阶到练气六重,修炼速度快到让人不敢相信,但是少阳可也不会天真的以为这种修炼速度能继续保持。
  事情也的确如此,少阳这两天之所以能进阶神速,首先离不开他从小对武术的热爱,虽然没有功法修炼,但基础剑招却被他练到非常纯属,身体也练到非常扎实。
  其次是这两天获取了一些对自己有用的机缘,当然还有一个无迹可寻的助力却是来自少阳脖子上戴着的玉牌。
  正当少阳二人商量着接下来的计划时,和他们一起进来的其他人,处境可谓是相当的凄惨。
  一部分人因为到各种险地寻找龙血草命丧灵兽之口,而另一部分人虽然成功拿到龙血草,但是却被王家二公子和随行护卫一一围杀,最后强行夺走龙血草。
  被王家二公子所雇的接近二十人队伍,现在还活着的已经剩下不足十人,其中还包括少阳二人。
  “该死的王家,一群卑鄙小人,不要让我活着出去,不然我一定要让所有人都知道,清溪镇堂堂三大家族的王家是怎样的一群禽兽不如的东西。”这时一名身材干瘦的男子一边飞快奔逃,一边破口大骂。
  “你以为自己还能活着走出这里吗?”突然一名王家护卫从林中窜出,挡在了干瘦男子奔逃的前方,戏谑的看着干瘦男子说道。
  同时另一名王家护卫则从干瘦男子后面追了上来,一下子就对干瘦男子形成了夹击之势。
  干瘦男子瞬间如坠冰窟,心里已经知道自己插翅难逃了。
  就在干瘦男子心如死灰,准备迎接自己末日的时候,不远处缓缓走来了两人,干瘦男子瞬间又感觉到一丝生的希望。
  “是他们?终于出现了。”王家两名护卫同样也注意到了走来的两人,其中一名护卫脸带微笑说道,只是那一抹微笑有点慎人。没错,这名王家护卫就是前一天追杀少阳二人的老五。
  “两位兄弟,王家这次是骗我们来送死的,现在我们一起来的人估计都死得差不多了,所以希望两位和在下联手脱身!”干瘦男子率先向着少阳二人大喊道。
  “你们居然还敢出现?”老五对着走到近前的少阳二人说道。
  “你既然出现在了这里,我们怎么会错过杀了你的机会呢?”少阳同样以戏谑的口吻回道。
  其实少阳二人早就听到这边动静,所以才会过来看看情况的,只是好巧不巧,这名前一日追杀自己二人的护卫也出现在了这里,再加上二人境界提升,也想检验一下自己的真正实力。
  老五不屑道:“哼,大言不惭,昨日你们害得我吃尽苦头,还让我一位兄弟丢了性命,看我今天不扒了你们的皮。”话落就朝着少阳二人一拳轰了过来。
  “我来会会你。”
  少阳抽出长剑就迎了上去,少阳用的还是基础剑法,只是此时的少阳,每出的一剑都有淡淡的剑气溢出。
  砰,少阳的剑尖和老五的拳头亲密的一触,少阳整个人后退一丈距离,瞬间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力量从自己的长剑传导而来,而对方拳头上只是被扎了一个毫不起眼的小口子。
  看来力量差距还是太大,不能硬碰硬,少阳心中计较着。
  “我说怎么敢主动出现,原来是实力有了长进,不过在我这里还是不够看。”看着被自己一拳轰退的少阳,老五得意的说道。
  少阳不甘示弱的回道:“不到最后,你不怕得意得太早么?看剑……”
  少阳把基础剑法的招式耍到极致,而刚刚领悟的剑气也随着少阳和老五的对战变得越来越浓厚,虽然对战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处于防守,可少阳还是一脸兴奋,要知道练气六重对上人家练气九重打成这样已经很值得骄傲了。
  看到少阳和老五拼得难解难分,另一位王家护卫似乎也有点技痒,向着马丕荆就杀了过去,只是下一刻就一动不动的站在了马丕荆面前两丈处。
  “顾二小心!”正和少阳战斗的老五,在看到另一位王家护卫杀向马丕荆的时候大声提醒道。
  只可惜有些太迟了,随着马丕荆境界提升,他的那把弓弩简直就是秒杀了另一位王家护卫,当然主要是对方大意了。
  看到这种情况,老五心一下子就虚了起来,已经开始思考如何脱身,只是少阳二人没有给他机会。咻,一支弩箭一瞬间就射在了老五肩膀上,这还是老五拼命躲避的结果。
  “二位英雄今天可否放我一马?”知道自己面对二人已经没有还手之力的老五瞬间服软,向着少阳二人求饶道。
  “卧槽,居然投降?这不符合他们的人设呀!”少阳看了马丕荆一眼打趣道。
  马丕荆微微咧嘴:“做人家狗腿的,能有什么骨气?我们还是快点动手干掉他吧。”
  老五听到马丕荆对话,知道求饶无用,正准备反抗,噗嗤,一柄长剑从老五胸前穿了出来,老五回头,就见一张干瘦的脸,最终不甘心的闭上了眼睛。
  “叫你妈的追杀老子,现在死在老子剑下了吧?”干瘦男子得意的看着老五的尸体大骂连连。
  少阳二人对视一眼,马丕荆对着干瘦男子询问道:“朋友,现在是个什么情况?王家在玩什么把戏?”
  听到马丕荆的询问,干瘦男子这才从大骂老五尸体中清醒过来。然后急忙到少阳二人跟前,抱拳道:“多谢二位救命之恩,说起王家,那王家二公子就他一娘的一卑鄙小人,我们到处为他寻找龙血草,他却把我们这些人一一伏杀,这次被王家招揽的人,现在除了我们三个,估计死得差不多了!”
  听了干瘦男子的讲述,少阳二人脸色也变得有些凝重。
  沉寂一瞬,少阳苦笑道:“这次算是上了贼船了!”
  “这位朋友,王家的人现在大体在哪个位置?”马丕荆看着干瘦男子询问道。
  “具体在什么位置,我也不是很清楚!”干瘦男子道:“刚才我是无意中碰到王家二公子和他的护卫在一起围杀和我们一起来的人,现在他们去了何处,我也不知道了。”
  少阳想了想,便向干瘦男子问道:“那他们大概杀了多少人?”
  干瘦男子想了想,道:“我倒是偷听到了王家护卫向二公子禀报的围杀数额,那时他们应该已经围杀了十人左右,不过寻药过程中折损在妖兽之口的也不在少数,所以现在能完好无损的除了我们三个,估计快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