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体化道 > 第十七章因为一双眼睛!

  “你们杀了我王家这么多人,现在老夫就让你们陪葬!”话落,老者老者瞬间全身气势疯涨,向着冰儿和少阳的方向一拳打出。
  “一起扛。”
  马丕荆大喊一声后,连发三箭,冰儿和少阳同时使出无相剑法的第一招“实相破”,常安平也同样发出自己最强的攻击。
  砰的一声炸响,少阳几人全都被震飞出去,而且全都狂喷鲜血,老者一击,几乎让少阳等人全部失去了战斗力。
  “根本就不可敌呀!怎么办?难道就只能等死不成?”少阳这时脑袋飞速运转,但,怎么想都是死局。
  “哥哥!”这时冰儿看着少阳道:“如果冰儿不在了,哥哥会想念冰儿吗?”
  “冰儿你说什么呢?冰儿怎么可能不在?哪怕今天要死,哥哥也是和冰儿死在了一起。”少阳听到冰儿的话,感觉到莫名其妙。
  突然,少阳发现冰儿全身寒气外溢,瞬间连空气都被冻结,冰儿看着少阳道:“冰儿答应要保护哥哥的。”说完嘴角勾起,笑颜绝世,慢慢的,冰儿化成了一朵莲花,唰,王家老者瞬间就被冰儿化成的莲花冻结成一尊冰雕,然后砰的一声化成了齑粉。
  王家老者消失以后,冰儿所化的莲花,飞快得散逸着寒气。
  “冰儿!”感觉到不对劲的少阳,大叫一声,然而冰儿没有再给少阳回应,只是那一朵莲花慢慢的变小,最后落到了少阳手掌当中。
  此时,少阳能感觉到,这朵莲花的寒气还在继续消散。
  “不…冰儿,你怎么了?”少阳发疯的大叫:“冰儿乖,快变回来,哥哥现在就去烤小野猪给冰儿吃,快变回来呀!求求你了我的好冰儿,你变回来好不好?哥哥说好的会带你去看尽世界繁华的……”
  少阳双手捧着冰儿化成的莲花,一滴眼泪掉在莲花上面。就在这时,少阳脖子上的玉牌发出淡淡的白光笼罩住了冰儿所化的莲花,同时也阻止了寒气的继续消散。
  “少阳兄弟,或许冰儿还有救!”马丕荆突然说道。
  “你说什么?”少阳听到马丕荆的话,一下子就从悲伤中惊醒过来,看着马丕荆道:“你说冰儿还有救?你知道冰儿是什么吗?”
  马丕荆道:“不知道冰儿具体是什么,但我听师傅说过,一些修成人身的精怪都有天赋神通,刚刚冰儿使出的应该就是她自己的天赋神通。按常理来说,境界太低,强行使用天赋神通的结果就是耗尽本源而死。但你手中的莲花此时已经停止了散逸本源,所以我判断,冰儿应该还没有死。”
  少阳看着手里的莲花,确实如马丕荆所说,现在已经停止散逸寒气。
  少阳心中暗道:“也许冰儿真的没有死?那我蒲少阳,就算走遍世界每一个角落,也要寻得冰儿恢复之法。”
  马丕荆又道:“少阳兄弟放心吧,我师傅说过的话绝对不会有错的。”
  “我相信你,”少阳道:“谢了!不过我现在想去做一件事,你们就在这里等我好了。”说完少阳就化作一道残影,向着王家的方向奔去。
  马丕荆摇了摇头心道:“王家这下惨了,看少阳此时满腔的怨恨,估计王家有可能被灭门。”
  马丕荆猜的不错,少阳此时确实被王家给激怒了。王家一次一次的招惹自己,现在居然连冰儿都被王家逼得生死不知,这种恶人之家必须铲除。
  夜半,王家府邸,一道道寒光闪烁,王家的人的性命也随着寒光一一被收割。
  突然一道寒光发出,又瞬间被收了回来,王家一名只有十岁左右的小女孩,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少阳。
  片刻后,少阳转身离去,消失在了夜色中。
  此时,活下来的王家人,都聚集在了小女孩面前,恭恭敬敬的站立着。
  小女孩看着那些人道:“所有人回去收拾必带物品,半刻钟后这里集合,准备撤出王家。”
  “九小姐,杀手不是已经走了吗?我们还要撤出这王家祖宅?”一名王家老者突然问道。
  被称作九小姐的小女孩,道:“既然敌人已经杀到我们老窝了,那就说明父兄等人已经全部死了。我们留在这里也守不住这祖宅,最后还有可能被人家灭门。”
  那名王家老者听了小女孩的一番话以后,立马向九小姐行了一个大礼,道:“我王家有九小姐在,必能重新崛起,甚至达到前所未有的新高度。”
  王家其他人也纷纷点头。
  官道,小驿站外。
  “少阳兄弟回来啦,你没事吧?”见少阳归来,马丕荆立马问道。
  “没事。”
  “全部杀了?”
  “没有!”
  “为什么?”
  “因为一双眼睛!”
  “嗯?”
  少阳顿了片刻,道:“一双纯净的眼睛,一双夕儿和冰儿一样的纯净眼睛!就是那双眼睛,唤醒了我被杀气遮蔽的善良!”
  马屁精:“……”
  一旁常安平道:“进驿站休息一下吧,再过一两个时辰就天亮了。”
  少阳三人进入驿站,驿站的管事亲眼见证了今晚的大战,对少阳三人特别的恭敬,甚至还特地准备了一桌酒菜,不过只有马丕荆和常安平两人在吃,少阳没有什么心情,就拿了一壶酒,到了一间卧室。
  房间里,少阳捧着冰儿化成的莲花,轻声道:“冰儿,你能听见哥哥说话吗?如果能听见,就告诉哥哥,怎么样才能让你恢复过来好不好?”
  见冰儿没有反应,少阳又继续说道:“冰儿你不是很喜欢吃烤小野猪吗?只要你快点醒来,哥哥每天都给你烤小野猪吃;如果冰儿吃小野猪吃腻了,哥哥就烤小野牛、小野兔……给冰儿吃好不好?”
  “也许,我不该带着冰儿出来!”少阳心道:“这世间的人心多险恶,自己的爷爷和族人被人所杀,王家一个小镇大族都视人命如草芥,善良和单纯难道真的难容于世?冰儿是哥哥害了你呀!”
  良久,少阳知道,自己唤醒冰儿是不可能了,只能寻找其他的办法。
  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一个精致的玉盒,少阳轻轻的把莲花放进玉盒里,轻声道:“冰儿先休息一下,哥哥很快就会找到办法,让冰儿醒过来的。”
  收起玉盒。
  少阳从储物戒指里面,找出了不少对练气境修炼有帮助的灵药,一棵一棵的灵药被少阳放进嘴里嚼烂吞下。
  少阳快速运转功法,那些被少阳吞下的灵药,化成源源不断的真气,在少阳体内运转。
  清晨,随着大量的灵药被少阳吞下,再加上这两天连续不断的战斗,少阳体内一声闷响,顺利从练气八重进阶到了练气九重境界。
  少阳起身,伸出右手一握,充盈的真气汇聚于拳头上,少阳感觉这一拳打出,就算是一头老虎也会被打死。
  “咚咚……少阳兄弟醒了吗?”马丕荆的声音这时在门外响起。
  少阳打开房门,道:“要启程了?”
  马丕荆拉着少阳道:“少阳兄弟,走,下楼吃点东西,一会儿就出发了。”
  少阳点了点头,就随马丕荆下楼。
  常安平见少阳二人下楼,道:“两位兄弟快上桌,今天我让这里的管事弄了一桌酒菜,一会儿我就要和两位兄弟分别了,想借花敬神,感谢两位兄弟的救命之恩和相助之情。如果家妹这次能缓解病情,我就立马赶去县城和两位兄弟相会。”
  少阳点了点头,道:“常兄弟不必客气,大家有缘相聚相互扶持本是应该,非要说谢的话,我还得谢谢你们两位,小弟初入江湖,很多事情都不懂,全靠二位解惑。”
  “你们啰啰嗦嗦些什么?”马丕荆训斥道:“大家现在已经是兄弟了,扯那些有的没的有意思?以后谁再说一个谢字就是不把我马丕荆当兄弟。”
  “好!我蒲少阳今天敬二位兄弟一杯!”少阳被马丕荆的豪气有所感染,一扫阴霾,从新变成出村的那位意气风发的样子。
  一起喝了几杯酒,常安平拿出几枚储物戒指说道:“少阳兄弟,这些是王家人的储物戒指,马兄弟让我收集起来的,现在我们一起挑一下自己需要的东西吧……我只要火属性灵药,其他的二位兄弟拿去。”
  少阳摆了摆手,回道:“算了,我这次东山之行,收获不菲,你们自己分了吧。”
  少阳从传承洞府里得到的那一枚储物戒指,里面各种材料、灵药、灵石堆积如山,还真看不上王家的东西。
  马丕荆似乎看懂了少阳的意思,直接开口:“少阳兄弟不要算了,常兄弟我们二人分了,四枚储物戒指,我们一人两枚,火属性灵药全部归你。”
  “额,好吧!”常安平也没有继续礼让,也干脆的应道。
  三人痛痛快快的大吃了一顿,就分别开来,常安平赶着回家给妹妹送药,少阳和马丕荆也从驿站找了两匹马代步启程去县城。
  “少阳兄弟,你进阶到练气九重啦?”路上马丕荆注意到少阳此时的气势比昨天强了不少,就好奇的问道。
  少阳点点头道:“昨晚刚刚进阶的,不过还是太弱了,要是我能强大一些的话,和至于让冰儿变成如今的模样!”
  马丕荆叹息道:“你这家伙真是的,我们刚认识的时候你连练气一重都没有,现在就已经和我一个境界了,还不满足?是想逼死我们这些人是不是?”
  “还有冰儿妹妹的事情,你要看开一点;我敢说,只要我们能快点增长实力,很快就会找到帮冰儿妹妹恢复的办法。”
  “那还不是我们实力不行,我嫌自己实力不够有错?”少阳沉声道。
  马丕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