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体化道 > 第十九章借朋友吉言了!

  “找死。”
  见少阳不但不答应,还言语挑衅,狼主瞬间火气上头,又是一棒向着少阳砸来。
  见此,少阳立马后退,边退还边骂:“狼主,你这头老畜牲,干打家劫舍那样伤天害理的事情,不得好死,生儿子没**。”
  “小子,今天老子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被少阳一通乱骂,狼主有点气急,一边追打,一边威胁道。
  十几息过后,少阳停下脚步,看着已经追到阴阳迷幻阵里来的狼主,微笑道:“狼狗,今天这里便是你的埋骨之地。”
  “阵起。”
  少阳轻喝一声,一道精神力打出,那些埋好的阵基发出淡淡的透明光线,透明光线瞬间连成一片,最后组成了透明的光幕。
  “嗯?”
  狼主瞬间被眼前一幕给惊得清醒过来,发现自己眼前烟雾缭绕,分不清东南西北,少阳也从狼主眼前消失不见。
  知道自己着了道的狼主,心中恐惧顿生,急忙说道:“小子,有本事就和我用武力公平较量,耍手段只会让人不耻。”
  听到狼主的话,少阳差点被逗笑了,立马回道:“狼狗,你说这样的话不觉得脸红么?我一练气境的菜鸟怎么和你公平较量?”
  “现在你被我困在了阵中,最应该做的就是安安心心等死,不要再动其他多余的心思了。”
  事已至此,狼主只好服软,道:“小兄弟,有话好说嘛!我和你无冤无仇,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财富、美人我都能给你弄到。”
  “那些东西还是你自己留着吧,小爷我不需要……”少阳说话的同时转移到狼主背后,抓住机会就是一剑刺出。
  狼主被困阵中,心绪不稳,面对少阳这突然袭来的一剑没有完全避开,胸口被刺出一道血口。
  “啊…啊…混账小子快出来……”狼主此时有些抓狂,自己现在仿佛变成了瞎子,看不到敌人从何处攻击自己。
  “噗呲。”
  就在这时,一只弩箭突然出现,瞬间就穿透了狼主的胸口,狼主惨叫一声,已然受了重伤。
  见此,少阳寻得机会,又是一剑从狼主后背刺入,鲜血飞洒,狼主终于带着不甘的眼神倒下气绝。
  少阳把阵法收起来,狼主的尸体出现在了少阳面前,少阳蹲下摘取了狼主的储物戒指,轻声道:“真搞不懂,一身本事却要做打家劫舍的强盗。”
  马丕荆上前,道:“少阳兄弟,那些虾兵蟹将已经被我全部解决了。”
  少阳点点头,道:“这枚储物戒指给你,估计好东西不少,毕竟这狼主做的是无本买卖。”
  马丕荆接过储物戒指,顿了片刻就收了起来,也没有多说什么。
  少阳道:“走,到寨子里看看有没有漏网之鱼。”
  二人走进寨子,基本上都是空屋,小鱼小虾都被马丕荆给解决了。
  走到寨子深处,少阳发现了一间牢房,打开牢房以后,十几名女子出现在少阳二人面前,那些女子看到少阳二人全都露出惊恐之色,显然她们是那些山贼抓来平日里取乐的。
  马丕荆摇了摇头,道:“那些山贼真是可恶至极。”
  看着这些女子,少阳心里有些不好受,拿出了一些金币,看着她们说道:“这里的山贼已经被我们全部杀了,你们每人领一百枚金币回家吧!”
  “你说什么?你们杀了那些该死的畜牲?”一名女子情绪激动的看着少阳询问道。
  少阳点了点头,道:“没错全部被我们杀了,你们再也不会被那些畜牲欺负了。”
  听了少阳的话,那名女子立马冲了出去,过了片刻又冲了回来,大叫道:“真的!姐妹们,是真的!那些畜牲全部都死了。”
  这时其他女子也终于开始相信了少阳的话,有几名女子也出去求证了一番,最后确定是真的以后十几名女子哭作一团。
  “两位恩人,谢谢你们帮我们杀了那些畜牲,以后我们姐妹愿为奴为婢报答两位恩人。”哭完以后,这些女子全部跪在了少阳二人面前,其中一名女子向着少阳二人说道。
  少阳急忙说道:“你们快起来,我们不需要你们报答,你们快快拿着这些金币回家吧!不要让家人为你们再伤心你难过了。”
  “两位恩人,我们知道自己身子脏,不配伺候两位恩人!只是我们的家都是被那些畜牲给灭门了,已经没有家人了!”一名女子见少阳二人拒绝了她们,哭诉道。
  马丕荆道:“这下麻烦了,这么多人要怎么妥善安排?”
  少阳想了想,问道:“你们谁修炼过?”
  其中三名女子上前,“我们三人修炼过,不过现在我们三人只有练气一重和二重……”那名练气二重的女子回答道。”
  少阳道:“这样吧!你们暂时就住在这里,我给你们留下一些功法和修炼资源,除此之外,我还会给你们布置一座大阵保护你们,你们看如何?”
  “那好吧,就依恩人!”十几名女子互相看了看,最后一起同意了少阳的安排。
  决定好了以后,少阳和马丕荆把自己修炼过,或者从别人那里缴获来的功法全部留给了这些女子,又拿出了一大堆灵药灵石。
  最后,少阳又布置了一座阴阳迷幻阵才算结束。
  十几名女子,全都一脸感激的看着准备离开的少阳二人,其中那么练气二重的女子问道:“不知二位恩人此行要去往何处?”
  “县城。”
  少阳回了一句就和马丕荆渐渐消失在了众女子的视线中。
  下山路上,马丕荆突然问道:“少阳兄弟,经历今天这样的事情有什么感想?”
  “能有什么感想?”少阳不明白马丕荆什么意思,想了想,回道:“强者吃人,弱者被吃?”
  “妙啊!”马丕荆大赞道:“少阳兄弟简短一句话就道出了这世间真实的面貌!”
  二人重新回道了官道,很快时间就来到了半晚时分,天边的云霞今天格外的艳丽,鲜红如血,映的整个世界都红通通的。
  “终于到驿站了,终于可以歇歇脚了!”马丕荆看到不远处的驿站,激动的说道。
  驿站门前。
  “两位是官家人,还是商旅?”驿站小斯迎上少阳二人问道。
  马丕荆扔给小斯一枚金币回道:“商旅,替我二人把马喂饱。”
  小斯接过金币兴奋道:“好内!两位贵人里面请。”
  少阳二人进入驿站,在大堂找了一张桌子就坐了下来。
  驿站不大,大堂基本上就摆两三张桌子,而此时这里还有另外一桌子客人,也不知道是官还是商。
  “两位贵人有什么需要?”这时一名老者从里间走出来问道。
  马丕荆拿出十枚金币扔给老者,道:“给我兄弟二人弄桌酒菜,再准备两间房间。”
  “两位稍等。”
  老者见马丕荆出手阔绰立,接过金币立马就开始去安排。
  “两位朋友,你们这是赶去县城吧?”这时,旁边桌上一名长相粗犷的男子开口向少阳二人问道。
  嗯?马丕荆看了一眼粗犷男子,微笑道:“是呀!我兄弟二人准备到县城里做点小生意,不知道这位朋友怎么称呼,又去往何处?”
  粗犷男子道:“好说,在下易铁山,同样是在县城做点小买卖。两位朋友,听说最近去往县城的路不太平,二位可要当心一点呢!”
  少阳见对方话中有话,也微笑道:“这位朋友说得极是,今天我们兄弟二人在路上就碰到了山贼,不过最后山贼的老窝都被我兄弟二人给端了。”
  “看来是我多嘴了,希望二位下面的路也一样顺风顺水。”说完易铁山嘴角不易察觉得微微勾起。
  “借朋友吉言了!”少阳淡淡回道。
  没过多久,驿站管事就给少阳二人上了一桌子酒菜,而隔壁那桌人在易铁山的带领下上楼去了。
  马丕荆道:“少阳兄弟,那易铁山等人有问题。”
  少阳点点头道:“看出来了,怕是来者不善呀!”
  少阳二人酒足饭饱以后,也上了楼,进入到驿站管事安排的房间里休息。
  此时,驿站的另一间房间里,几人围在一起,一名矮胖男子道:“易老大,那两小子都是练气九重,应该是去参加青武大比没跑了。”
  易铁山点点头,道:“应该是,公子安排我等截杀这次参加青武大比的武者,我们宁杀错不放过,过一会儿你们和我一起潜入他们房间,杀他们个措手不及。”
  “记住,千万不能让他们逃走,不然让灵璧学院知道了,后果不堪设想。”
  “易老大放心,让两个练气九重的小家伙逃走,我巴戟勾的名字倒过来念……”矮胖男子信心满满的回道。
  夜半,易铁山带着几人悄悄来到少阳房门前,矮胖男子一脚踢开了房门,几人立马冲了进去。
  ”嗯?”
  冲进少阳房间,易铁山等人突然发觉自己身处一片迷雾之中,分不清东南西北,不论怎么走,都不能走出迷雾。
  “糟了我们中计了!”发现不对劲的矮胖男子大声说道。
  “咻…”两支弩箭突然射出,易铁山身旁瞬间倒下两人。
  “没错你们确实中计了,只可惜知道得太晚了!”这时少阳的声音在易铁山等人耳边响起。
  易铁山看着被弩箭直接穿透咽喉的两名手下,心中瞬间升起一股恐惧感,但还是被他强行压了下来。
  易铁山道:“朋友,这是什么意思?我等只是想来和朋友结识一番,为何要痛下杀手?”
  “咻咻。”
  又是两支弩箭发出,易铁山身边又是两人倒下,此时阵中就只剩下易铁山和矮胖男子。
  这时少阳的声音再次传来,“呵呵,深更半夜闯进我的房间,来和我结识一番?我信你个鬼哟!在不老实交代就,你就和你手下去地下团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