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体化道 > 第二十章见了棺材都不落泪?

  易铁山见少阳神杀伐果断,急忙说道:“朋…朋友有话好好说,今天是我等不对,不该贸然闯进朋友房间,只要朋友提出条件,我等愿意对朋友进行赔偿。”
  “那好,我问你,”少阳沉声道:“我兄弟二人与你们素不相识,你们为何半夜闯进我们房间偷袭?”
  “我想朋友是误会我们了,我们……”“咻,”又是一箭射出,矮胖男子也瞬间倒下。
  “还不老实?下一次就是你了!”没等易铁山说完,少阳二人就用矮胖男子的性命打断了他。
  “两位英雄饶命,我说我说…”易铁山现在害怕到了极点,颤抖着说道:“我们兄弟是附近的山贼,见二位英雄出手阔绰,想必是大富贵之人,所以就心生歹念。”
  “见了棺材都不落泪?”马丕荆道:“你们几人的佩刀和鞋子都是统一制式,你给我说你们是山贼?你他娘的是坟头撒花椒,麻鬼?”
  “啊!两位英雄饶命,两位英雄饶命呀!我这就招……”被马丕荆发现了破绽,易铁山不得不从实招来。
  原来他们是县城里马家的护卫,这次马家公子为了能顺利进入灵璧学院,就安排不少高手,在各处通往县城的必经之道上,截杀去县城参加青武大比的武者。
  而且,少阳还从他口中得知,马家和城主府有些关联,他们这些护卫都是城主府帮忙训练出来的。
  “唰,”少阳一剑了结了精神崩溃以后毫无防备的易铁山,转头看着马丕荆道:“这次青武大比怕是不怎么太平呐!”
  马丕荆点点头,道:“看样子的确如此,我等以后要小心一点行事了!现在还是把这些人的尸体处理了吧,免得被人发现了。”
  二人扛着易铁山等人的尸体到不远处烧掉,就回到驿站休息。
  次日。
  少阳二人吃了早饭就开始继续赶路。
  路上,马丕荆道:“少阳兄弟,昨晚易铁山元基境后期修为,而其余几人也是元基境中期,想必其他通往县城的路上,马家也是有这样的安排,不知道多少青年才俊会着了他们毒手!那马家公子如此大手笔,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隐情?”
  少阳回道:“管他有没有隐情,也不管他是马家还是牛家,只要不惹到我们就行,不然王家的结局就会同样变成马家的结局。”
  “说得也是,”马丕荆一脸不屑道:“用这种手段来赢取进入灵璧学院的名额,我马丕荆都觉得那县城马家丢了我们姓马的人的脸。”
  少阳想了想,道:“马丕荆,你对灵璧学院了解多少?从那马家的作为来看,灵璧学院应该是个实力不俗的势力吧?”
  马丕荆一脸向往的说道:“那当然,那可是朝廷花大代价建立的学院,虽然不如那些仙门强大,但却是很多人做梦都进不了的地方。”
  “而且我告诉你,灵璧学院有一块通灵崖壁,听说天赋好的人可以在崖壁下面悟道,而灵璧学院的名字也是从此而来的。”
  “这么神奇?”少阳又道:“那灵璧学院有通灵崖壁这样的至宝,岂不是高手如云。”
  “呵呵!”马丕荆笑了笑,道:高手如云不假,但和通灵崖壁没有多大关系。在通灵崖壁下成功悟道的现在就算是在灵璧学院里也基本属于传说了。”
  “原来如此!对了,马丕荆你怎么对灵璧学院如此了解?不会又是你师傅告诉你的吧?”少阳对马丕荆口中的师傅都有些好奇了,马丕荆这一路来的表现,让少阳这个菜鸟真的是受益匪浅。
  “这还真是,”马丕荆道:“几年前师傅带我到灵璧学院求过药,灵璧学院有一位很厉害的炼丹师是我师傅旧友。嘿嘿,少阳兄弟我告诉你,那还是一位非常漂亮的女炼丹师哟。”
  “呵呵…”少阳干笑一声,直接就是一个白眼。
  就在少阳二人瞎聊得起劲时,前方突然出现了打斗,一群黑衣人围着一辆马车和十几名貌似在保护马车的的护卫。
  黑衣人带头的是一名元基境后期,不过那边的护卫中也有一名元基境后期,所以形成相持不下的局面。
  马丕荆道:“卧槽,搞什么呀?打群架约个没人的地方嘛!这在大路上就干起来了,还让不让我们这些老实人有一个一路顺风的旅途呀?”
  “马丕荆,你过去让他们暂停片刻,我们通过以后他们再继续火拼如何?”少阳笑着对马丕荆说道。
  闻言马丕荆眉眼一缩,道:“少阳兄弟,你这建议不错,不过还是你去告诉他们吧,毕竟你看起来比较小,他们说不定会听你的话。”
  “切,我去就我去!”少阳心道:“自己可不怕这种场面,除非正在拼命的两帮人联合起来对付自己,但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少阳驱马来到火拼现场,微笑道:“各位,先停一下,小子我赶着去见未来丈母娘,耽搁不得,要是耽搁了丈母娘不把闺女嫁给我就麻烦了,所以想请各位暂时罢手,让我和我的管家通过以后你们再继续。”
  听到少阳一番胡诌,马丕荆目瞪狗呆,对拼的双方也停了下来看着少阳,从他们眼神中,少阳仿佛看到他们在说,这是哪里来的傻子。
  “小子,想找死是不是?”这时那黑衣人带头的男子一脸凶狠道。
  少阳也不发怒,右手两指一并,对着旁边一点,一道剑气瞬间击穿一块大石头,然后看着黑衣人微笑道:“你们确定不让路?”
  黑衣人看懂了少阳的意思,少阳的实力差不多能和元基后期比肩,如果现在把少阳逼到对方阵营,自己今天就会有大麻烦。
  “让路!”
  黑衣带头男子想到这里,立马让手下让开一条路。
  少阳嘿嘿一笑,道:“多谢各位今天成全了,等我娶媳妇那天记得来喝杯喜酒哟,管家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跟上?”
  马丕荆有些凌乱,还是配合道:“是,少爷。”
  少阳和马丕荆二人顺利从两帮人中间通过。
  不过就在少阳看向那辆马车的时候,一阵清风吹来,马车的布帘微微掀开了一角,一张白璧无瑕的俏脸映入少阳眼中,俏脸上尽恬静,没有丝毫多余表情,看得少阳都微微有些失神。
  二人顺利通过以后,马丕荆看着少阳说道:“少阳兄弟,我马丕荆今天算是服了你胡诌的本事了!”
  “切,谁告诉你我是在胡诌了?”少阳心道:“我会告诉你,小爷我这么积极的想变强,有一半原因就是我要去看我的夕儿老婆么?”
  马丕荆道:“你小子还不承认,那你说说你要去哪里见丈母娘?兄弟我陪你一起去如何?”
  “你真要陪我去,可千万别反悔?”少阳笑着说道:“那我告诉你吧,我丈母娘在招云州,去不去?”
  马丕荆鄙视道:“越扯越远了,招云州那么远,我们这样的速度估计要走一年才能到达。”
  “什么?那么远吗?那如果要去那里不是真的要拿一年时间来赶路?”少阳好奇问道。
  马丕荆摇了摇头,道:“你小子应该不知道飞行灵兽那种东西吧?用高级一点的飞行灵兽很快能到达,只是一般人可没有机会搞到高级飞行灵兽。”
  “原来如此!”
  少阳突然想起夕儿走的那天,那位老伯好像就是召唤出一只大雕,最后带着夕儿直冲云霄。
  见不远处,路的两边都是小山,少阳道:“我们在那隘口处停下。”
  马丕荆看了一眼,了然道:“少阳兄弟,我发现谁如果惹到你小子,可能是就是他这辈子做得最错误的事情!不过你搞事情可以,但还是尽量在保证自己安全的情况下去搞。”
  少阳点点头,二人就快速向隘口赶去。
  “到了。”
  少阳看着这个地方,感觉很满意,下马就开始倒腾一些材料。
  半刻钟左右,少阳就把一颗颗刻画好阵图的寒渊石和太阳石埋入土里,然后一道法决随着精神力打出,让阴阳阵彻底成型。
  马丕荆一直在旁边观摩,虽然他口中说着没有兴趣,但还是挺羡慕的,谁会拒绝多一门绝技呢?
  当然他非常清楚自己情况,目前把修为提上去才是他眼前的第一目标。
  少阳搞定以后刚好看到马丕荆此时的样子,便调笑道:“不要羡慕我的才华,因为你也很快就会拥有。”
  “嗯?什么意思?”马丕荆好奇的问道?
  “当然是我想把阵法传给你勒,不过不是现在,因为还需一样丹药才行!”少阳回答道
  少阳是觉得有必要还马丕荆一个人情,毕竟人家帮了自己那么多,还救过自己的命。
  马丕荆好奇的问道:“阵法跟丹药有什么关系?”
  少阳摇了摇头,道:“没有关系,但我学阵法的时候就是因为吃了一颗丹药才学会的,到县城我会把“封天阵图”复制一本给你。”
  这时马丕荆突然道:“少阳兄弟快看,那辆马车过来了,而且后面还有黑衣人在追赶。”
  “和我估计的差不多,黑衣人一方明显稍稍强一点!”少阳道。
  当然,少阳知道,那些护卫需要保护马车里的女子,多多少少有些被掣肘。
  “驾…驾…”
  转眼马车已经来到少阳二人面前,七八个护卫一边对抗着追击而来的黑衣人,一边随着马车后退。
  这时,护卫当中那名元基后期境武者高喊:“陆铭、小安,你二人驾马车护送小姐快走,其余人随我在此隘口阻挡敌人。”
  “是。”
  那些护卫虽然每人都已经受伤,但气势不减,俨然都是训练有素的忠义之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