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赘婿之我是幕后大BOSS > 第二十八章 查账

  “是的没有错!”
  “我现在开着的就是一辆宾利雅致!”
  孙丽颖大大方方的承认。
  “说!”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你怎么开得起这样子的车?!”
  “你哪来的钱买这样子的车?!”
  孙权怒气勃发,伸手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像是一只愤怒的狮子一样。
  “爷爷,你不要生气,这件事情其实很简单,这辆车不是我买的,我没有钱买这样子的车。”
  孙丽颖非常淡定,人正不怕影子歪,根本用不着担心。
  “好!”
  “既然你说这辆车不是你买的,那你就告诉我这辆车是怎么来的?!”
  “难不成是别人送给你的吗?!”
  “什么人会有这样子大的手笔?”
  “竟然会送给你这么样子的一辆车?!”
  孙权努力压下自己的怒火,不过两只眼睛还像是牛一样瞪得老大,一副想要吃人的样子。
  “爷爷!”
  “你这话倒是说错了!”
  “小妹在我们圈子里面可是一朵美艳的玫瑰花,只要她愿意,有的是真想要,送一辆这样子的车,没什么出奇的!”
  孙美的这一番话,表面上看起来是解围事实上恶毒无比,分明就是说孙丽颖的车是用身体换来的。
  孙丽颖看了一眼孙美,懒得理会。
  “这辆车不是我的,是徐永宁的一个朋友,他说给徐永宁代步,你们都知道徐永宁很少出门,干脆就我来开了!”
  孙丽颖这一句话刚一说完,孙美和孙姿包括坐在一旁的张铁和宋石,全都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
  “孙丽颖,你这话是骗傻子呢?!”
  “你家的那个窝囊废老公,怎么可能会有这样子的朋友?!”
  ……
  “孙丽颖,你就算是想要骗我们,拜托你折腾一个好一点的故事,难不成身为哈佛毕业生,连一个像样一点的故事都编不出来?”
  ……
  “可笑,实在是太可笑了,如果说有哪个公子哥儿送你这么一辆车我们还相信。”
  “扯到徐永宁那个窝囊废的身上,这怎么可能呢?!”
  “我们又不是傻子,如果连这样子的话都相信,你当我们的智商都是负数吗?!”
  ……
  孙姿和孙美还有张铁和宋石疯狂大笑,他们根本不相信孙丽颖说的话。
  孙权脸色铁青,非常难看,孙姿和孙美她们的话虽然非常难听,不过这就是事实,徐永宁怎么可能会有这样子的朋友,这可是一辆宾利雅致,我是什么雅阁,至少得1000万,怎么可能随便就送给别人,特别是送给徐永宁这样子的一个废物。
  “孙丽颖!”
  “难道你真的不把我这个爷爷放在眼里了吗?!”
  “不可能有人会把这样子的一辆车送给徐永宁!”
  “就算是想要骗人,难道就不能够想一个好一点的借口吗?!”
  “你真的是太让人失望了!”
  孙权指着孙丽颖破口大骂。
  孙美和孙姿非常高兴,这就是她们想要看到的局面,孙权越是生气就赵好,说不定怒火中烧的情况之下,直接就把孙丽颖赶出去,发生这样子的事情的话,简直不要太好。
  “爷爷,现在事实已经很清楚,孙丽颖之所以有钱买这么样子的一辆车,唯一的可能就是贪了制衣厂那里的资金,除了这个办法之外,没有任何别的途径。”
  “上个星期孙丽颖说过,制衣厂那里亏损了500万,这还是今年的事情。”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孙丽颖负责制衣厂一共有两年的时间,算起来刚刚好。”
  宋石落井下石,痛打落水狗。
  “是的是的!”
  “肯定就是这样子的!”
  “不用说,孙丽颖就是贪污了家族的钱,爷爷这样子的事必须得要严肃处理,否则的话,以后每一个人都这样子做,孙家就算是在家大业大同样扛不住这些蛀虫,长此以往,孙家这一棵大树说不定就得倒掉。”
  “爷爷!”
  “我们孙家的繁荣昌盛,请你一定要痛下杀手,不管是什么人犯了错,都必须得要严格对待!”
  张铁不甘落后,站了起来慷慨激昂,痛声批评。
  “说!”
  “你到底还有什么好说的?!”
  “今天这件事情,如果你不解释清楚的话,别怪我动用家规!”
  孙权用力拍着桌子,这个时候已经七孔生烟。
  孙丽颖没有生气,一点都没有,一直到孙权骂累了之后才开口说话。
  “爷爷!”
  “我说的都是事实!”
  “这辆车不是我买的,确实是徐永宁的朋友送过来的,如果你们不相信的话我也没有办法。”
  “我是不是贪了制衣厂那里的钱,这个问题并不难查清楚,只要把账目调出来,仔细的查一下就知道。”
  孙丽颖非常淡定,根本不在意孙姿和孙美说什么,就算是孙权现在说话在她看来远远没有以前那么的可怕,原因很简单,以前只有自己一个人拼搏,老公根本靠不住,现在突然之间发现原来是一棵参天大树,完全没有什么好担心。
  “爷爷!”
  “既然孙丽颖这么有信心,那么我们就去查账,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孙姿根本不相信孙丽颖的话,如果不是有人送车,那就肯定是从市场那里贪污来的钱,徐永宁的朋友,这样的解释早就已经被抛在脑后,直接忽略。
  “是的是的!”
  “爷爷,这件事情必须得要严查,就像张铁之前所说的那样,如果这件事情不查清楚,人人都学的话,我们孙家怎样成为华夏最顶尖的豪门根本不可能。”
  孙美站了起来,走到了孙权身边,俯下身去,在耳朵边上说了几句话。
  孙权的脸色变了一下。
  “好!”
  “既然这样子,那我们就把这个事情查个水落石出!”。
  “你们这些人哪一个都不准离开会议室,我们直接去制衣厂,众目睽睽之下,大家一起来看一看,到底有没有什么猫腻!”
  孙权双手撑在桌子上,站了起来,怒气冲冲地走出了会议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