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九八一年 > 第四百五十章:有意义
    沈晓蓉的学习游刃有余,她还就真没把升学考试当回事。
  
      况且她是注定要离开三水县的,她一心想着能用最后的时间在这里留下点什么,一道美丽的廊桥足以让她全力以赴。
  
      张春梅等等同学和沈晓蓉不同,取得高分进入实验中学初中部是自己的目标,也是家长的愿望,在这紧要关头搞文娱,不合时宜。
  
      沈晓蓉一脸失望,她看了看黄瀚,道:“张春梅说得很有道理,我估计朱校长和马支书都不会支持这件事!”
  
      “未必!我认为朱校长包括绝大多数老师都会支持这件事!”
  
      张春梅道:“你怎么这么自信?我们是学生,应该把学习放在第一位,哪有可能眼看着临近升学考试,却要抽大量时间排练文娱节目。”
  
      沈晓蓉道:“我们其实可以推迟实施计划的时间,可以利用暑假排练,表演时间放到八一建军节呀!”
  
      “八月一号?你等得及?”黄瀚疑惑道。
  
      “我,我,没有我你们一样的可以表演。”
  
      “那多没劲!”
  
      黄颦道:“是啊,是啊!没有蓉儿姐姐参加肯定没劲。”
  
      张春梅不知道沈晓蓉将要永远离开,她道:“蓉儿放暑假都是要回杭城的,你又不是不知道!”
  
      黄瀚没有解释,道:“因为我知道,所以才计划在七月一日演出。我肯定能够获得学校的支持!”
  
      “你说说原因呗!”
  
      “通过演出募集资金修建廊桥,人人都知道这是大好事,我们这时就开始排练,七月一号演出,这份荣耀理所当然属于实验小学。”
  
      “对呀!我们考上初中就不是小学生了。”
  
      “我们做成了这件大好事,县里包括教育局都得表扬。
  
      参与演出的同学即便在升学考试时发挥不好不能达线,想来县里和实验中学应该予以照顾,所以我能够肯定参与演出的同学们吃不了亏。”
  
      成文阁、钱爱国、刘晓丽、张倩等等没有什么把握考上实验中学的同学顿时恍然大悟。
  
      钱爱国道:“大哥,你其实是为了我们才决定搞出这个文娱晚会对不对?”
  
      “不是,这只是搂草打兔子顺带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家乡有座美丽的桥,让邱老师能够完成一件有意义的事,让沈晓蓉心里留下美好的回忆!”
  
      小伙伴们惊呆了,萧蔷满眼都是小星星,钱爱国道:
  
      “大哥,你比诸葛亮还要厉害,一个计策能达到这么多效果,肯定就是传说中的连环计。我对你的敬仰之情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啊!”
  
      “哈哈哈……”所有人都笑了。
  
      “大家先别笑,我丑话说在前头,参加演出排练有可能很辛苦,我不强求任何人,这是志愿的行为,没有报酬都是义务劳动。”
  
      “我们都知道啊!都自愿参加!”
  
      “咱们说好了,选择不参加我没有一丁点意见,开弓没有回头箭,没有不可抗拒因素半途退出的同学我会跟他绝交。”
  
      “半途退出的我也永远不要理睬他!”张春梅力挺黄瀚,大声道。
  
      “我也是!”
  
      “我同意!”
  
      张倩、刘晓莉等等都表了态。没有一个人主动放弃这一次的集体活动。
  
      黄瀚几个经常去看看邱老师,所以邱老师见到来了这么多孩子一点点也不奇怪,只可惜家里的凳子、椅子不够。
  
      “邱老师您不用张罗,让他们站着就行。”黄瀚拉着邱老师的手坐到太师椅上,道。
  
      “是啊,邱老师,您别忙了,我们都不累用不着坐。”钱爱国没有坐下,他和成文阁一起站到了黄瀚的后面。
  
      “邱老师,你看看我,再看看我身后的成文阁和钱爱国,有没有什么想法?”
  
      “你是不是说你们像桃园三兄弟?”邱老师笑道。
  
      跟着来玩耍的萧蔷小声问张春梅道:“谁是桃园三兄弟呀?”
  
      “我也不晓得!”
  
      沈晓蓉道:“刘备、关羽、张飞知道不?”
  
      “知道啊!我爸爸天天都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评书《三国演义》。”
  
      “黄瀚三个像不像刘关张?”
  
      “一点点都不像,刘关张一个白脸、一个黑脸、一个红脸,还应该有青龙偃月刀……”
  
      “额!”沈晓蓉很后悔搭理萧蔷,此时无语了。
  
      “邱老师,我们今天来是准备请您领导我们做一件有意义的大事?”
  
      “你又准备做什么,还要拉上我?我不喜欢抛头露面你是知道的呀!”
  
      “我当然知道您淡泊名利不喜欢出风头,但是我还知道你有一腔热血,有一颗善良的心。”
  
      “呵呵!别先拿好话堵我的嘴,说说吧,究竟是什么事?”
  
      黄瀚把自己的计划和盘托出后,邱老师沉默了许久,才道:
  
      “那个渡口我熟悉,以前繁忙得很,现在虽然摆渡过河的人少了,停了也会影响不少人。
  
      你计划筹集八万块钱修座桥,能够一劳永逸解决这个问题,我赞同。可是你确定这没有超出我们的能力范围?”
  
      “邱老师,我们团队的知名度很高,肯定有号召力,八万张门票其实并不多,我相信我就能推销出去几千上万张。”
  
      “你应该是让你爸爸妈妈的单位买一些门票,再请成文阁、钱爱国、张春梅的爸爸妈妈联系单位来买票对不对?”
  
      “对啊!丰富了职工业余生活的同时还能够做好事何乐不为?”
  
      “全靠亲朋好友帮忙,做这样的好事有意义吗?”
  
      “亲朋好友是否帮忙不强求,绝大多数门票面对企事业单位和个人发售。
  
      我完全可以组织一部分人沿街叫卖,让一部分人一家家单位、乡镇跑,保证能够卖出八万张门票。”
  
      沈晓蓉举手,道:“邱老师,我也可以帮着卖门票,跑单位,上街卖都行,我有信心和黄瀚一起把八万张门票全部卖掉。”
  
      黄瀚这时瞧向张春梅、刘晓莉等等,相处足两年有了默契,她们立刻明白了,纷纷开口,或说怎么沿街叫卖,或说跑哪几家比较熟有亲戚在那里工作的单位。
  
      黄颦道:“我卖过茶叶蛋,卖过电子表和计算器,肯定能卖好多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