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们即是天灾 > 第两百六十一章 怂人不发威,真当我不敢跪下?

第两百六十一章 怂人不发威,真当我不敢跪下?


  一高一低不断摇摆晃动的躺椅突然停下来了,保持着一个静止的状态,彷佛是躺在椅子上的东西坐直身体了。
  一股被窥视和盯着的感觉从我爱狂战士的心里油然而生,他死死的盯着躺椅,在他的目光注视下。
  躺椅上突然多了一个人,多了一个老人!
  这老人凭空出现,一眨眼的功夫就出现在躺椅上。
  老人的身形看起来有些模糊,带着一个草帽让人看不清脸,但枯瘦的手掌和身上破烂布满血迹的衣物,无不透着诡异恐怖的气息。
  “鬼!”
  我爱狂战士从嘴里挤出了这个字,他很慌,慌的在心里大骂策划。
  不过就是个游戏而已!
  搞的这么逼真做什么!
  万一把玩家们吓出事情来怎么办啊!
  “离开这里,不要靠近医院。”
  一股彷佛从九幽深处传来的沙哑声音响起,躺椅老鬼在警告我爱狂战士,诡异恐怖的声音里充满了威胁。
  这也惊醒了沉浸在害怕之中的我爱狂战士,他大吼了一声:“谁怕谁啊!不就是鬼吗?当初老子也是鬼!”
  吼完这句话,我爱狂战士从裤兜里掏出一个黑色的瓶子,扭开瓶盖,朝着躺椅老鬼迎头泼了出去。
  “哗啦啦!”
  这黑色的液体果然有奇效,居然能碰到鬼物,直接泼满了老鬼全身。
  我爱狂战士忍不住大喜过往:“有效果!”
  空气里弥漫着一股刺鼻的恶臭味,躺椅老鬼低头看了看自己,原本已经布满血迹的破烂衣物染上一层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黑色液体,更显得诡异肮脏了。
  躺椅老鬼抬起头,阴测测的开口:“这是什么东西?”
  我爱狂战士一愣,这东西难道没用吗?
  “你居然还活着!你没有感受到痛苦吗?或者想要挣扎的感觉?”
  我爱狂战士很震惊,他抬起头,看了一眼老鬼的头顶,血条没有出现,伤害跳字也没有出现。
  很显然,他刚才泼出去的这玩意儿无效。
  躺椅老鬼的语气更阴沉了:“我问你,这是什么东西!”
  我爱狂战士干巴巴的开口:“黑狗血,今天下午上号的时候在路边买的......”
  这一瓶,二十块钱呢!
  那道士NPC信誓旦旦的说有效果,厉鬼中招了都得跪地求饶。
  看现在这样子,阿狂哥哥应该是被奸商骗了。
  我爱狂战士拿着空瓶子,站在原地有些尴尬,心里还有些抱怨:“为什么游戏里,也会有奸商骗子呢?”
  “黑狗血......”
  躺椅老鬼又看了一眼字身上的黑色液体,沉默了好久,慢慢的开口。
  “你在羞辱我?”
  “额......”
  我爱狂战士浑身僵硬的站在原地,这话他真的没办法接。
  躺椅老鬼站了起来,缓缓摘下了草帽,露出了恐怖诡异的一张老脸,这张脸上布满了伤痕和脓疮,两个眼眶黑洞洞没有眼球,汩汩流着黑色的鲜血。
  它丢下了草帽,没有眼球的眼眶死死盯着我爱狂战士,一步又一步向着我爱狂战士走过来。
  “别过来!”
  我爱狂战士把身后背负着的木剑取了下来,大声喊着,挥舞着木剑威胁着:“你别靠近我!我这是从六台山大师亲手开光的桃木剑!专门杀鬼的!”
  躺椅老鬼没有开口,只是微微转过头,看了一眼我爱狂战士手上的木剑。
  “噶擦。”
  一声脆响。
  木剑凭空碎了。
  只留一个木柄在手里。
  “这老鬼实力太强,千年木剑都碎了!我不是对手!”
  我爱狂战士满脸煞白,丢下一句场面话:“你给我等着!”
  说完,他头也不回的窜出去了医院,跑的速度比来的时候快多了,刘翔看了都得捂额叹息一声:“是个运动健儿。”
  “这个活宝。”
  徐二聪叹了口气,这么怕死,真是太丢玩家的脸了。
  “狂哥!你这不行啊,这剑太脆了,遇到奸商了吧。”
  “我打赌,这把千年桃木剑起码要30块钱!少一分都买不下来!”
  “黑狗血哪里买的?快递包邮吗?我怀疑主播不是在玩游戏,而是在带货。”
  “主播,你让我见识到了什么是从心。”
  “怂人不发威,真当我不敢跪下?”
  “完了,第一次个人任务还没开始,就卡进度了,狂哥你真的太弱了。”
  直播间里气氛很欢快,水友们纷纷表示节目效果很不错,可怜的我爱狂战士吓的心脏扑通扑通乱跳,根本没心思和水友们互动了。
  他跑了一截,回头看了看,那躺椅老鬼没追出来,好像跑出医院后,它就不追了。
  冷静下来的我爱狂战士觉得有点丢人,又壮着胆子跑回了医院门口。
  躺椅老鬼带上了草帽,躺在椅子上,就这么一晃一摇的在医院门口呆着。
  即便我爱狂战士又出现在了医院门口,它也没有重新追出来。
  很显然,它不太想杀我爱狂战士,就只是拦着他无法进入医院。
  “这老鬼,死了还要当免费的保安吗?”
  我爱狂战士愁眉苦脸的站在医院门口:“我现在咋办啊,进不去医院,完不成任务啊。”
  “别怂,以死明志!”
  有水友起哄:“大不了跟它拼了,一条命不行就两条命,堆也堆死他了!”
  “不行不行,只能智取。”
  我爱狂战士连忙摇头:“我现在就1级,我死了复活要一个小时,估计我磨的那点血皮,一个小时它就自动恢复了。”
  而且,我爱狂战士觉得自己可能连一点伤害都打不出来可能就会挂掉,这老鬼给他的心理冲击力有点大。
  我爱狂战士有点后悔了,当初为什么要听龙哥的话,投票选了恐怖悬疑的新资料片世界呢?
  恐怖世界,这一点都不好玩。
  ......
  我爱狂战士任务也卡住了,徐二聪也就没再继续观看了。
  他又点开了其它的直播间,了解其他游戏主播的个人任务类型和任务进度,为自己的个人任务提供一些情报支持和信息分析。
  时间流逝,渐渐的到了晚上11点多。
  夜深了,外面的月光都已经渐渐开始暗了下来,月亮彷佛也要睡觉,藏在了云朵后面。
  在不开灯的客房内,没有了窗外月光的照射,四周一片漆黑,整个别墅彷佛已经坠入了无尽的地狱深渊之中,四周寂静和沉默的黑暗疯狂挤压而来,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
  “很真实的游戏体验。”
  即便徐二聪已经体验过无数次死神天灾的硬核游戏环境,此时还是忍不住感叹了一声:“狗比龙傲天,当初非要号召我们选什么恐怖悬疑的世界资料片,高魔神明世界它就不香吗?”
  玩个游戏,都得考验玩家们的心理承受能力。
  不管怎么说,个人任务还得做。
  “这只是一个游戏而已。”
  徐二聪安慰了自己一声,特意下线调整了心态,在温暖的现实世界灯光里呆了半个小时,然后再重新上线,准备开始新的别墅搜索活动。
  徐二聪现在只想尽快、尽可能的搜索到更多的别墅区域,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找到灵魂碎片。
  在离开客房之前,徐二聪特意从积分商城里兑换了一瓶【耳聪目明】魔法药剂,可以让使用者在短时间内拥有极为敏锐的听觉和视觉,具有一定程度的夜视效果。
  价格实惠,很便宜。
  本来以徐二聪的家底,自然不用这样抠搜的兑换只有限时效果的魔法药剂道具。
  但经过第二资料片的积分大战之后,即便有徐小凡提供的阵营积分折算规则,玩家们手里的商城积分也都不太多。
  豪如徐二聪,号称死神天灾的策划之子的男人,现在也得计算着消费商城积分,不敢太大手大脚的花钱。
  毕竟第三资料片里肯定不止一个任务,他不能在第一个任务里就把积分花光了,至少在出现新的积分获取方式之前他得省着用积分。
  服用【耳聪目明】药剂之后,徐二聪在客房里侧耳倾听了一会儿,确保二楼没有任何动静,这才慢慢的打开了客房,悄无声息的窜出了房间。
  他一步一顿,思考了一下,又兑换了一张【轻身术】魔法卷轴,确保自己不会闹出什么太大的动静。
  做好这一切准备之后,他这才来到一楼厕所门口。
  “先打开这个厕所,再去二楼搜查,找到灵魂碎片马上就撤退!”
  徐二聪的计划早就准备好了。他严重的怀疑那个红衣老头也不是什么好人,可能这老头不是抓捕红衣小鬼的正派,而是一个炼制鬼物的邪恶修士。
  徐二聪觉得自己在别墅里如果呆得太久,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甚至徐二聪都很怀疑自己之前利用手机搜集到的有关于别墅的一切信息,包括脱下红色大衣就能让鬼物怨气消散的消息,他也不敢完全相信。
  因为这是他在别墅附近打开手机搜索到的消息,天知道别墅的鬼物有没有能够影响网络信息提供假信息,从而误导进入别墅的人。
  还有徐二聪突然自己在别墅门口换上红色衣服的行为,他自己转而想了想也觉得很奇怪。这好像是一种突如其来的冲动行为,跟自己平常的性格和行事作风不太符合,怎么看都好似被什么奇怪的东西影响了自己的判断和行为。
  基于这几个疑点和猜测,徐二聪现在只相信神格系统和自己的游戏技能,其它的东西,他一概保持将信将疑的态度。
  徐二聪蹑手蹑脚的靠近一楼厕所,从积分商城里兑换了一个新的道具【万能钥匙(一次性)】。
  500点积分啊!
  就为了开一个厕所的门!
  果然锁匠真的很赚钱。
  徐二聪有些肉疼,但为了任务,他还是咬牙把万能钥匙插进了厕所的锁孔里,然后轻轻一扭。
  “噶擦。”
  一声脆响打碎了黑暗中的沉默,门锁开了,徐二聪心里一喜。
  他连忙推开厕所的门,准备进去搜索一下。
  “吱呀......”
  厕所的门彷佛年久失修,发出轻微让人牙酸的挤压声音,缓缓打开。
  徐二聪探头,看向厕所里面。
  等他看清厕所里面的事物时候,表情忍不住变了,瞪大的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