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们即是天灾 > 第两百六十二章 七血衣的传说

  由于魔法药剂的缘故,虽然厕所里黑暗一片,但徐二聪还是可以看到厕所里模糊的样子。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笼罩着狭小的厕所空间,厕所里站满了人!
  七个人,清一色穿着大红色的衣服,鲜艳的红色在厕所里格外的显眼,彷佛是鲜血染成的衣服。
  他们低着头,身体僵硬,以不同的诡异姿势拥挤的站在厕所里。
  徐二聪一时间愣住了,瞪大了眼睛。
  饶是他自认为心脏强大,猛得看到这样诡异的画面,也忍不住心跳漏了半拍。
  “这群人,真的是人吗?”
  徐二聪心里有些犯嘀咕,他推开了门,一时间不确定自己要不要进去。
  “就这样进去的话,会不会有点冒犯这七个家伙?”
  徐二聪站在厕所门外,拿起手机,借助着微弱的灯光扩大魔法药剂的效果,他仔细的打量着这七个穿着红色衣服的东西。
  厕所的面积并不大,这七个东西站满了厕所,连马桶盖上都站着一个,可能它是被其它东西挤上去的。
  这七个东西大致能看的出是人形,或站或靠,身体的姿势看起来有些怪怪的,彷佛是没有骨头一样,被红色的大衣强行拖拽的站着。
  “都是死人,是尸体。”
  徐二聪皱了皱眉,经历过第一资料片和第二资料片之后,他自然能通过视觉观察分辨出死人和活人的差距。
  这七个东西没有呼吸和心跳的微弱声音,身体软趴趴的彷佛没有骨头一样。
  “是单纯的尸体。”
  徐二聪用了天眼术,确认了这七个家伙的身份,心里松了口气,都是死人,不是鬼物。
  但为什么,别墅的一楼厕所里会有七个尸体,而且还都穿着红色的衣服。
  很显然,这七个人死于同一个人或者东西的手里。
  那到底是谁杀了他们?
  是那个红衣小鬼,还是红衣老头?
  又或者,是别的东西。
  接踵而至的问题困扰着徐二聪,让他一时间不敢轻举妄动,他觉得自己的第一个任务复杂程度有点超出了自己的想象。
  二楼的神秘修士和红衣凶灵,一楼厕所的七个红衣尸体,这两者有什么关联吗?
  就在这个时候,徐二聪的神格系统突然传来了提示音。
  【尊敬的玩家,发现您的灵魂碎片,请尽快获取。】
  神格系统的提示音过后,徐二聪的视线就变了,在他的眼中,这七具尸体身上的红色衣服都冒着淡淡的奇异光芒。
  每一个红色大衣的旁边,都虚空漂浮着标记物品的名称【徐二聪的灵魂碎片】。
  “七个!”
  徐二聪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人品爆炸了!这里有七个碎片!”
  这七具尸体身上的红色大衣,都是徐二聪的灵魂碎片。
  徐二聪原本以为在一个任务里只能获取到一个灵魂碎片,没想到他竟然在第一个任务里发现了七个灵魂碎片。
  虽然不知道每个玩家的灵魂碎片总数有多少个,但至少一次发现七个碎片显然是很不错的结果。
  “拿走碎片!离开别墅!”
  这是徐二聪目前唯一的想法,别管这个别墅有什么古怪的地方,但至少他可以顺利的完成了任务。
  就在这个时候,徐二聪眼角的余光看到了一个本不该出现的东西。
  一个红色模糊的矮小身影出现在自己身侧的一旁,站在厕所门口的角落里。
  徐二聪连忙转过头看了过去。
  红衣小男孩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厕所门口的墙角处,他双手抱着膝盖蹲着,全身卷缩在角落里,满脸苍白,可怖的眼神直勾勾的看着徐二聪。
  “卧槽!”
  徐二聪心神剧震:“他什么时候出现的?”
  “看来你发现了很重要的东西啊。”
  苍老的声音与此同时也在徐二聪的背后响起了:“我一直好奇你为什么会突然来到这里,现在我明白了。”
  红衣老者的身影也出现在了徐二聪的身后,他那张满是老人斑和皱纹的脸庞出现在徐二聪耳边,声音似笑非笑,低沉又沙哑:“我们都是同一种人啊,我们都为了这七件血衣而来。”
  果然,这小东西是他炼制的鬼物!这两个家伙是一伙儿的!
  “前辈,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徐二聪一动不敢动,额头上有一丝丝冷汗渗出:“我听不懂你说什么,我可不知道什么血衣,我只是单纯想上个厕所。”
  “哦?”
  红衣老者走到徐二聪的身边站着,看着厕所里的七具尸体,丝毫不掩饰眼神中的贪婪和渴望:“那你为什么会穿着同样红色的衣服来到这栋别墅?你难道不是为了血衣而来吗?只有同样穿着血衣的人,才可以看得到血衣。”
  “前辈,这不是您的别墅?”
  徐二聪一边说话,一边脑海急转弯,同时思考着有什么样子的积分道具可以挽救局势。
  这个红衣凶灵就蹲在一边盯着自己,徐二聪不敢轻举妄动。
  “当然不是。”
  红衣老者的笑声很低沉,阴测测彷佛阴风扑面:“三年了,这间厕所的门,我一直打不开,我很好奇你的手段。”
  “但很可惜,你虽然打得开门,但你未必拿得走血衣,因为你的鞋子不是红色的,你和血衣不般配。”
  我这个游戏角色的行李箱里,根本就没有红色的鞋子好吗?
  徐二聪在心里怒吼:“你个老变态,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穿着一个女款红色绣花鞋啊!”
  “你帮我打开了门,我应该要谢谢你,但我还是会杀了你。”
  红衣老者突然扭头看向徐二聪,脖子有些不正常的歪斜,老脸上挂满了让人心里瘆得慌的笑容:“血衣只能是我的。”
  “前辈,这是个误会!”
  徐二聪心里一抖,然后斩钉截铁的开口:“我真是碰巧打开这扇门,我真的是想上厕所,什么血衣不血衣的,我根本不知道。”
  “前辈想要,这七件衣服都给你了!晚辈绝对不碰!”
  红衣老者有些狐疑的看着徐二聪:“你真是这么想?”
  “真的!”
  徐二聪点头,满脸的诚恳:“前辈,这七件衣服看起来就很邪乎,晚辈嫌弃都来不及,怎么还会要呢?”
  不管怎么说,先稳住这老头。
  万一死掉了重新复活还不知道复活在哪里,到时候再赶回来的话,血衣多半也被这老头拿走了。
  徐二聪觉得,自己得想办法活着把血衣带走。
  红衣老者有些沉默,他看了一眼徐二聪,对着厕所点了点头:“你去取一件血衣给我,证明你的话。”
  “额?”
  正在心中思考对策的徐二聪突然一愣,他没想到这老头这么信任自己。
  NPC都这么单纯的吗?
  他就不怕我拿到血衣,实力大增,然后完成绝地反杀吗?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你不要妄想有什么小动作。”
  红衣老者冷笑的看着徐二聪:“血衣不是什么人都碰,也不是什么人都能掌握,你趁早死了这条心吧。”
  老头,可这是我的灵魂碎片啊。
  根据策划爸爸的游戏设定,玩家获取灵魂碎片就获得随机的继承奖励,提高玩家的游戏角色实力啊。
  徐二聪心里默念着:“老头,怪就怪在你是NPC,你不懂什么是玩家。”
  “前辈,我真不会跟你抢!”
  徐二聪连忙拱手:“我这就去把衣服给你拿来。”
  徐二聪不敢抬头,他怕这红衣老头看到自己眼里的一丝喜悦和激动。
  死神天灾里的NPC真是太可爱了,如果这个资料片世界里的所有NPC都这么单纯可爱就好了。
  徐二聪试探的往前走了一步,果然没人组织他。
  红衣老者没有下令,这个红衣小鬼只是盯着徐二聪,却没有动作。
  徐二聪心中一喜,向前快走了几步,然后伸出左手抓住了身边的第一具尸体上的血衣,与此同时伸出了右手抓住了身边的第二具尸体上的血衣。
  徐二聪都想好了,他要以最快的速度触碰到所有的灵魂碎片,最快的吸收获取继承灵魂碎片,提高自己的实力。
  提高实力后的自己,搞不好能反杀这个老头,再不济就算是打不过他,死掉了,自己也成功拿到所有的血衣了,不算太亏。
  徐二聪的反应计划很正常,他甚至都已经做好了听到神格系统的准备了。
  然而在他两只手掌的手指触碰到第一、第二件血衣的那一刹那。
  两具血衣尸体突然变得僵硬起来,原本干瘪柔软无骨的尸体突然正大,血衣的领口突然伸出了两双干裂苍白的瘦弱小手臂!
  这两只手臂,就是徐二聪曾经在别墅窗户前看到的血衣鬼手,两只鬼手迅若闪电一样,从血衣领口窜出来,死死抓住了徐二聪的脖子。
  徐二聪根本来不及反应,更谈不上躲避。
  鬼手勒住他的脖子,看似瘦弱不堪的鬼手居然有惊人的力量,把徐二聪硬生生的抓起来了,让他双脚离地。
  “嗬嗬!嗬嗬嗬!”
  肺部的氧气在不断消失,徐二聪感觉脖子剧痛,呼吸困难,整个人瞪大了眼睛,面部逐渐变青发紫。
  无与伦比的难受感觉涌了上来,这是至今为止徐二聪最能切身感受到死亡的一次游戏体验。
  他甚至觉得,自己真的已经快要死掉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的灵魂碎片应该是我在前几个资料片世界游戏角色所具备的装备、技能、潜力、游戏属性啊!
  为什么我没有成功吸收继承灵魂碎片,反而被陡然出现的鬼手袭击了!
  难道,我之前的推测都错了?还是策划的游戏规则出现了漏洞?
  这是徐二聪脑海中唯一的念头,他更没有氧气思考更多的问题了,只能用力的拍打着鬼手的胳膊,用力扯着尸体上的血衣,但鬼手和血衣纹丝不动,他的力气也逐渐变弱了。
  徐二聪的视线逐渐模糊,呼吸越来越微弱,挣扎越来越无力,甚至连嘴里发出的出气声音也越来越轻了。
  他知道自己的血条再不断减少,他快要死了。
  在这一刻,他隐约听到了红衣老者传来的冷笑声:“七血衣出世,必定要有生灵祭品,触碰血衣的第一个人类的精血和生命就是最好的祭品。”
  “可怜的孩子,看来你确实不知道七血衣的传说,我相信你说的话,但我也需要祭品。”
  “你就安心地死吧,等你死后,我会把你的灵魂炼制成鬼灵,成为我最忠心的手下......”
  老者后来的声音,徐二聪听不清了。
  徐二聪被鬼手掐着脖子高举着,歪着头,瞪大了眼睛,满脸青紫之色,他已经停止了呼吸。
  在死亡的最后一刻,徐二聪只来得及听到一连串神格系统的通知。
  【尊敬的玩家,您已经被七血衣的厉鬼攻击!】。
  【您受到致命伤害!】
  【您已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