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打手系统 > 50、小白蛇的功力

  “有你如此的朋友,我还真的是三生有幸啊。”于吉没好气道,汉末三仙同气连枝,虽说他被坑了,内心恨不得将左慈按在地上打,但却没有是以而有什麽龌cuo。
  “那还用说嘛?我们汉末三仙素来是同气连枝的,不坑你坑谁啊。”左慈自满洋洋道。
  “笑个屁!”于吉一脚踹在了左慈的脸上,直将他踹飞出去。
  “今日是什麽日子啊?昔日干系号称一起扛过炮的汉末三仙今日居然打来打去的?”九叔等人都面面相觑。
  “有什麽可笑的,我们汉末三仙此时已经是全军淹没了,如果一个不当心再让剑圣王八蛋得了分店长的宝座,你说我们会不欲仙欲死吗?”于吉痛斥道。
  “我懂了,你之于是买女帝是由于女帝学会了风云世界三大bug之一的摩诃无穷。”左慈的脑壳总算是开窍了。
  “否则你以为我会不支持华神医啊,老实说虽说华神医的功力大大胜过了我们的预料之外,足以位列顶级打手的队伍,但我们不晓得华神医可否对抗剑廿三啊,而且此时剑圣老王八还融会了更高一档次的六灭剑廿三。
  要对于如此的bug必需要用一样的bug才稳当的啊,我们汉末三仙此时已经全军淹没了,于是不行再冒险,必需要稳。”于吉说。
  “对不起,兄弟,没想到你那麽深谋远虑,深谋远虑,我居然还错怪了你。”左慈两眼泪汪汪的。
  “算了,也可以这一次错有错着吧,华神医的确是深不行测,我们此时也只能期望华神医能像之前扁你一样再给我们一个惊喜,将剑圣按在地上狂扁。”于吉的话让左慈的面庞刷的一下变得漆黑如墨,被华佗按着打这全部不是一件色泽的事儿啊。
  “我看华神医才是扮猪吃老虎的宗师,也可以他真的有什麽能对抗bug招式的秘密兵器呢。”南华也走过来说。
  “那为什麽里压的是剑圣赢了?”于吉和左慈用凶狠的眼光盯着南华。
  “别这么看我嘛,我这也是为你们着想,俗语说得好,鸡蛋不要全部放在一个篮子上,而且我们之前把剑圣获咎得那麽狠,这一次也当做是买一个保险,万一他真的做了分店长,至少看在我这一次押注的份上也不会将我们整得太惨。”南华有点为难道。
  “二五仔啊,果然是日防夜防家贼难防,我们在这里想尽办法,你倒是好,直接去投敌了。”左慈和于吉对视一眼,立马冲过去将南华ya在地上,一个拿着砖头,一个拿着水管对着南华的便是一阵海扁。
  “看来他们是受到太大的刺激,于是才会如此。”江流瞥了一眼他们三人组后,将眼光回笼来“那第二轮比赛,此时正式首先吧!”
  “华佗vs九叔!”
  “大局已定了。”看到对手是这两人后,所有人都觉得胜败以分了。
  如果没有之前华佗的惊艳表演,他们还会觉得九叔会赢,但此时谁也不会觉得了。
  “华神医,你出手吧!”九叔最淡定的说。
  “好!”华佗在所有人膛目结舌的表情下从背后拿出了一块板砖的,而后势如猛虎般扑向九叔。
  “天子,给我上!”九叔向后一跳,他的金甲尸倏地从华佗脚下的地皮里伸chu两只手抓向华佗。
  “僵尸再怎么炼制,是险恶,污hui之物,对于此等u秽之物,最适用的便是至刚至阳的功力。”华佗脚步一转,满身罡气勃发,一股至刚至阳的气味发作开来。
  所有人都看到,华佗的身子化作了一条蛟龙,龙爪一拍,直接将还在地皮里面的天子拍入了地底深处。
  “好机会,宇宙五雷,听我号令,斩妖除魔,仓促如律令。”九叔快速的拿出了诸多法器,借助法器之力布下了一个大阵,宇宙五雷汇聚,一道又一道的劈在了蛟龙身上。
  面对这壮大的茅山五雷,华佗所化的蛟龙淡定得很,满身焚烧出了阵阵龙炎,将雷电逐一对消。
  “九幽鬼王,出!”九叔大喝一声,华佗的背后倏地发觉了一道含混的身影,这一道身影一发觉直接将蛟龙都覆盖在体内“华神医,至刚至阳之力的确可以禁止妖邪,但凡间万物是没有全部的,但阴邪之物胜于正气,刚阳之后,就能反过来禁止刚阳之物。
  这九幽鬼王最擅长的便是吸纳全部至刚至阳至气,经由我的炼制,就算是你所化的蛟龙的功力都能吸取的。”
  “扮猪吃老虎的本来不华佗啊,陆续给人感觉都是打酱油的九叔居然这么有货的啊,一具金甲尸就不说了,居然这么锋利的鬼王。”左慈惊呼道。
  “感觉好像就我们三个最不争气啊。”于吉xiu愧道。
  他们是很早进入滴滴打人店的,但居然全部被镌汰了,反而是九叔和华佗,他们两个却是大放色泽。
  “这九幽鬼王的确锋利,但九叔你别忘了我,我大夫。”蛟龙口吐人言。
  “什麽意义?”九叔表情微微一紧。
  “为了能医治全部范例的疾病,伤势,医治所有范例的患者,我不钻研过蛟龙,还钻研过鬼怪,僵尸,对他们的了解我比你犹有过之呢。”蛟龙话音一落,一道含混的影子从蛟龙的身子里飞了出来。
  “是华佗的魂魄,他居然能魂魄出窍!”剑圣大吃一惊,他虽说也能元神出窍,但靠的是剑气互助,可华佗呢,不需要任何赞助,就直接让魂魄出窍了。
  “这华佗真的是惊才绝艳啊。”江流也为华佗层见叠出的手段而赞陆续口。
  “莫非你钻研了鬼怪这一种人命,还将之融入到了五禽戏里!”九叔放佛想到了什麽,立马用惊怖的眼光看着华佗。
  “不愧是九叔,这么快就发觉了!”华佗的魂魄倏地之间产生变更,也犹如九幽鬼王一般阴气森森,但华佗魂魄上发放出来的阴气却是比九幽鬼王加倍壮大,垂手可得的压倒了九幽鬼王。
  “我服输!”九叔毫不迟疑的举手尊从。
  华佗也放开了九幽鬼王,魂魄重新回到身子里面,蛟龙之身也变回了之前仙风道骨的华佗模样。
  “什麽时候大夫也那麽能打的?我要不要转业去做大夫啊?”作为在场唯逐一个不属于打手,不属于店里成员的萧焱被惊爆了眼球。
  “我怎么感觉华佗修炼的好像不是五禽戏,而是七十二变一样。”江流不由得说。
  “东主,我们这个华佗不会是传说中的孙悟空转世吧。”剑圣也听说过孙悟空的神话。
  “不是!”江流摇了摇头,他身为东主,关于任何到达滴滴打人店的人命的全部都了若指掌。
  “华神医,你果然技高一筹啊。”九叔回笼了九幽鬼王,心服口服道。
  在适才气佗可以直接吞噬了九幽鬼王来壮大魂魄,让功力更上一层楼的话,但他没有这么做,只是纯真的制服了九幽鬼王而已。
  “荣幸而已!”华佗谦虚道。
  “下一场比赛,由剑圣vs纲手!”听到这两个名字,所有人包括江流在内都下意识的伸直了身子,一个个都睁大了眼睛看着两人。
  “这个,东主,你们那麽严峻的模样,莫非剑圣很锋利?”萧焱问。
  “就像你们世界的负气修炼者有强弱之分一样,我们滴滴打人店里的打手也有强弱之分,纲手和剑圣都是面前我们店里的顶级打手之一。”江流回答道。
  “纲手的功力适才我看过了,放置了那一只狐狸后简直便是核武级,那这个剑圣能和他齐名,又是何等的了得呢?”萧焱也是睁大眼睛生怕错过了两人的精美战争。
  “我的剑是冷血之剑,你此时服输还来得及。”剑圣最装逼道。
  “还请剑圣见教。”纲手虽说是新人,但却半点不怕剑圣。
  “好胆色,此剑剑名无双,乃世界利器,剑锋四尺七寸,净重八斤十三两,已经是跟从我屠过蛟龙,你可要当心了。”剑圣话音一落,人和剑已经情同手足,一股可骇的剑意已经直冲云霄了。
  “朋友们都说剑廿三是bug一样的剑法,进入此剑的攻打局限就肯定任人宰割,比起艾斯德斯的摩珂钵特摩都要可骇,而适才剑圣还融会了更高档次的剑廿三,看来我必需要和他拉开间隔。”
  纲手第临时间施展瞬身术,有多远跑多远,而后进入仙人模式,一口气生产出了覆盖全部比赛园地的树界到临。
  “尾兽玉!”在纲手的放置下,九尾立马发射出数颗尾兽玉。
  以尾兽玉的可骇毁坏力,一旦打中剑圣的话,就算剑圣再强也全部必死无疑。
  “如此的战术对我是没用的,如果是之前几分作用,但此时不管你做什麽,都只能成为我剑下败将。”面对尾兽玉,剑圣镇定自若,滔天的剑意发放开来的,笼罩全场,剑意所到之处,剑气伴随而来,无际的六灭剑气将一颗颗尾兽玉定格在虚空之中
  “仙法”纲手双手合拢想要施展最强的木遁,但却惊怖的发觉她的双手变得无比惨重,查克拉变更起来无比的困难,完全难以施展木遁
  “怎么会如此?莫非他的剑术晋升之后,覆盖局限大了那麽多!”
  “胜败已定了,这六灭剑廿三真的是太霸道了。”江流叹息道。
  “bug,果然是惟有bug才气对于啊。”所有人的眼光都下意识的看向女帝,由于她手里握着的是风云世界的bug之一,摩诃无穷。
  “我输了!”纲手摒弃了,她适才已经用尽方法,变更庞大无比的查克拉去攻击,但却也没用,在六灭剑廿三的可骇剑气空间之下,她真的是只能任人宰割。
  “呼!”剑圣的表情有点苍白,鲜明就算身怀先天道体这一招的负荷关于他来说也是不小啊。
  “只是一下子就结束战争了?”萧焱惊怖的看着下方的两人,亲眼目睹过纲手那毁天灭地般毁坏力的他,本来以为两人的比武全部会打得不知不觉,无比光耀的,却没想到只是一刹时就分出胜败了。
  “看来真的惟有波雅的摩诃无穷才气对于剑圣的剑廿三。”左慈说。
  “女帝真的是好运啊,不必打就升级了。”火云邪神才刚说完却发觉,没有对手,肯定会升级的女帝居然发此时屏幕上,而除了女帝之外,一个对手,但她的名字却是???
  “怎么回事?不是只剩下华佗,剑圣以及女帝三人吗?接下来应该是进入了他们三人之间的比赛才对啊,怎么倏地来了一个???对手?”经纪都最不解,因而将眼光看向江流。
  “东主,这个???是谁?又是怎么一回事?怎么她不必参赛比赛就直接进入第二轮比赛呢?她不会是作弊的吧。”南华问。
  “在本东主眼前没人可以作弊的,这一次的比赛也是公开公正公正的,这位???选手之于是没有列入第一轮比赛就直接晋升到第二轮里和波雅比武,不是她真的没列入,而是第一轮比赛里她最好运的轮空了。”江流回答道。
  “那???又是谁?怎么连个名字也没有?”剑圣问。
  “我们店里的打手朋友们都晓得,朋友们都见过的啊,怎么倏地冒出了一个???”南华百思不得其解。
  “艾斯德斯,你是东主的妻子,你晓得这个???是谁吗?不会是东主的恋人吧!”左慈才刚说完就被江流一脚踹飞出去了。
  “居然敢这么质疑本东主的品德,你是不是想重新发育一次。”江流拍了拍鞋子上的尘埃
  “我很明白朋友们的心境,虽说你们没见过这位选手,但不代表她不存在,也不代表她不是我们店里的打手,实际上她一早就进入了我们店里,只是其时她还小,需要本东主亲身照望,于是你们才没见过她,事实上她比纲手更早进入我们的店。”
  “那她是谁?快点带她出来让我们明白一下啊!”众人都最好奇,居然有一个神秘打手在身边这么久,他们都不晓得。
  就算是作为旁观者的萧焱此时也来了乐趣,想晓得这位神秘打手的身份。
  “既然她来了列入比赛,自然会出来和朋友们相见了。”江流说。
  “等等,东主,我们都给了报名费,她好像没给吧,这里不会有什麽内幕吧。”剑圣不由得跳出来说。
  只是这一话一出他就感觉到不对劲了,倏地之间他发觉周围的人看他的眼光变得不对劲了,那是一种同情的眼光。
  “居然敢质疑本东主的公正公正,最好,我记着你了。”江流一句话就让剑圣内心凉飕飕的。
  有了剑圣这个前车之鉴,没有人敢提报名费的事儿。
  “这个白痴,出来混最重要的便是眼光嘛,没看到东主对这位???打手很看重吗?你还在这里质疑东主,真是没有死过啊。”最高兴的要属汉末三仙了,这三人此时在内心已经是笑翻了。
  “来,既然朋友们都那麽想要见你,你就出来和朋友们见个面吧。”江流说。
  “东主?你没事吧?怎么对着空气说话?”纲手走过来将手放在江流的脑壳上,确认体温正常后更是不解。
  就在众人都万分不解的时候,只见一条可爱清秀的小白蛇从江流的袖子里爬了出来,落在地上,而后慢慢的爬到了园地上。
  “小白蛇!”华佗等人异口同声的惊呼起来。
  “不会吧,东主,我还以为你收起来了一个什麽神秘宗师,居然是一条小白蛇。”左慈无语了。
  “东主你不会是存心逗我们玩的吧,这个小白蛇真的是好运啊,一场比赛都不必打就直接升级第二轮比赛了。”被女帝补葺了一顿的于吉用倾慕妒忌的眼光望着小白蛇。
  而小白蛇放佛发觉到于吉的眼光似的,猛地回头,那一双可爱的眸子倏地变得凌厉起来,那凌厉的眼光简直比霸王色霸气还要可骇,让于吉看了都有点心惊胆跳。
  “不容易,这全部不是一般的小白蛇!”看到于吉被的反应,在场的人都清楚过来这条小白蛇全部不是容易之辈。
  本来他们还想说这不会是东主计划的余兴节目吧,可此时他们都说不出口了。
  “这条小白蛇的身子里全部隐藏着毁灭性的功力,我敢用我的金漆招牌来做包管。”华佗说。
  “此时白痴都看得出来这条小白蛇不容易了啊。”剑圣没好气道。
  “她的对手女帝啊,这条小白蛇只是小蛇而已,怎么样能和人类比智商和比功力。”九叔说。
  女帝可不是一般人,她滴滴打人店的最顶级打手之一,就算这一条小蛇不容易,也险些没人觉得她会赢。
  “男子,你确认她真的是妾身的对手?”波雅看着慢慢的到达自己当面的小白蛇,很稀饭养蛇的她看到小白蛇的可爱模样都不忍动手了,因而回头看向江流
  “你不会是搞错了吧?”
  “没有搞错,她便是那位???选手,没忽悠你的。”江流包管道。
  “你的节操一贯很值得质疑。”女帝说。
  周围的人都捂嘴偷笑起来了,全部店里会这么说的也便是横行霸道的女帝了。
  “扁她!”江流嘴角抽搐了一下,直接丢下了一句狠话。
  本来乖乖坐在波雅当面的小白蛇双目变得凌厉起来了,一股类似于龙威的压迫笼罩全场。
  功力最差的萧焱更是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脑壳一片空白的看着小白蛇。
  “这真的是一条小白蛇吗?”不管是谁,除了早就晓得小白蛇身份的江流之外,所有人都骇然的望着小白蛇。
  “比霸王色还要强的威压,是蛟龙的龙威吗?”波雅眼光微微一缩,虽说小白蛇的里头没有半点变更,但在她眼里,面前的不再是小白蛇,而是一条行将腾空而起,翱翔于九天的龙。
  面对小白蛇那龙威的压迫,波雅也端庄起来了,作为滴滴打人店最早的打手,她清楚地晓得世界无限大,什麽样的强人都可能存在,哪怕是一条小白蛇也全部不行小看。
  当下波雅施展出霸王色霸气,霸王色和龙威的碰撞让所有人都听到了一道惨重的撞击声,简直和两辆高速行驶的超载货车撞在一起一样,声音穿云裂石不说,虚空之中还发觉了肉眼可见的闪电。
  “只是气焰的比武居然就那麽夸张!”萧焱都快被吓尿了。。
  “她的威压居然可以对抗波雅的霸王色,这也太惊人了。”九叔惊呼道。
  “这只是前奏而已,这么快就惊奇,等一下还不吓死你们。”江流内心一笑,作为一手一脚将小白蛇喂养起来的饲育家,没人比他加倍清楚小白蛇的功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