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魇境西行纪 > 481、他回来了

  而与此同时,与她有着婆娑之影的宸羽也猛然吐出一口鲜血,直直地倒了下去。然而,就在倒下昏厥的那一刻,他的眼睛也从未离开过白曼华的眼睛。
  白曼华看着倒在地上的两个人,愣了片刻,“游戏中人竟如此不经打?”
  白曼华蹲下身子探了探小静的鼻息,又探了探宸羽的鼻息,皱了皱眉。
  “受了这么重的伤还来闯地宫,真是不要命了。”白曼华叹了口气,复又皱起了眉头:“雪琉璃里怎么会有孩子?这个人又是……”
  白曼华盯着宸羽的脸瞧了许久,突然失神起来。这个人,为何瞧着他的脸,她的心里会莫名的难受?
  白曼华侧头望向那一道水银似的结界,那里,因为这个人的闯入,已经有了新的裂痕。
  为何,他要不顾一切地闯入这里?
  这里,可有他想要的什么?
  是什么……
  她的手颤抖着,心颤抖着,仿佛有一个人忽然跃然于心上,让她不顾道义地揭开了那一面银质的面具。
  当她看到那张绝美的脸上那一块无法抹去的疤痕时,她的手一抖,手中的面具铿然落在了地上。
  是他吗?是他回来了……
  四周一片黑暗,疼痛在黑暗里蔓延,每一寸伤口像是被雪轻轻抚过,冰凉中带着刺痛。他静静地蜷起了身体,仿佛当年那个被人遗忘在雪窟里的孩子,那一种从骨子里渗出的冷寂将他包裹,仿佛天地间就只剩下了他一人。
  雪静静地渗入肌肤,有一双手轻轻抚过他的伤口,“原来是你?”不知何时,他模糊的意识中响起一个轻柔的声音。
  宸羽微微睁开眼睛,却只握到了一只温暖的手。他挣扎着想要起来,看清那个人的脸,可是他睁不开眼。
  “鸢儿……”他紧紧地握住那只手,紧张地问:“鸢儿,鸢儿,是你吗?”
  然而,他没听到任何回音,只感觉手停滞在那里,许久没有动弹。黑暗中,有冰凉的东西一寸寸滑过他的伤口,直到他沉沉的睡去。
  一切如梦,过影无痕。
  宸羽醒来之时,发现自己躺在一间华丽的宫殿里,雪白的纱帐上绣着银色的曼陀罗华,银质的灯具上是新换的蜡烛。窗外下起了细细的小雪,铺满了窗台。
  这里是——
  青冥王宫?
  是在做梦吗?
  宸羽惊得坐了起来,然而,身上立马发出了轻微的嚓嚓声,且伴着撕裂般的疼痛。
  小静呢?
  小静怎么样了?她在哪里?
  宸羽惊慌地跳下床,不顾全身伤口已尽数撕裂。
  屋外有人推门进来,见他独自下床,慌忙过去将他扶住。
  “你怎么下床了?”
  宸羽抬起头,发现扶他的女子正是将他打伤的人,他一把将女子的手反手扣住,冷冷质问:“你把小静怎么了?”
  他用的力很大,手背上出现了清晰的裂纹。
  白曼华见他如此激动,忙道:“你别急,她在偏殿,我已看过她的伤,并无大碍。倒是你,被反噬得很厉害……”
  宸羽皱眉地打断她:“你也是雪琉璃,岂会不打小静身上雪琉璃碎片的主意?”
  白曼华瞧着他冷漠的神色,忽而一笑:“你和她说的一样,虽然冷着一张脸,然而心里却是关心着别人的。”
  宸羽手一颤,目中闪过一道难以捉摸的光。
  “只是……”白曼华瞧着那神色,轻轻叹了口气,像是喃喃自语般:“你因何回来呢?”
  那样轻而远的声音,像风一样传入宸羽的耳朵,却如雷霆一样震动了他的心。
  他因何而来呢?
  因游戏?
  因恨??
  还是因,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