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烟火是你 > 第四十九章 没有及格

  选了最后一排,也是她最喜欢的地方。
  以前她不喜欢。
  她想,现在她唯一笃定她最喜欢的,就是最后一排的座位了。
  “坐下!”
  物理老师说了一声。
  伴随着凳子哗啦啦地响动,不少叹气声从她耳膜穿过,同学们陆续坐了下来。
  阿涴抬眼望着窗外,操场上还有一些人顶着烈日在上体育课。篮球场上,还有几个不听话的学生在投篮。
  梦想总会被击破。
  两个保安正往篮球场跑去,那些学生被吓到,抱着篮球就向那边那栋教学楼飞奔而去,比兔子还快。
  他们追不上,只得停下来叹了一番,继而又走回了保卫室。
  多好啊!
  他们可能只是吓吓他们。
  不上课,在篮球场上瞎闹会耽误学习。
  这是他们想的。
  上了高中,所有人都认为,学科难度加大,需要使劲的用功,才能稳住自己的成绩。
  他们都以为,进了火箭班,一切都万事大吉。
  他们以为,只要成绩好,考个好大学就万事大吉。
  是啊!他们都这么以为。
  可阿涴的心,皆是茫然。
  她不知道她从哪里来,要往哪里去。
  她不知道,自己这行尸走肉的日子要过多久。她不知道,她这样每天战战兢兢想他的日子,还能维持多久。
  她睨了一眼站在讲台上漂亮的物理老师。
  白得发光,容貌温和,说话好听磁哑,穿着一身裙子好看极了。
  可是,她说的:“这道题,关键是要学会受力分析。看看这个小球,它总共受了几个力,分别是什么力?要用什么样的解题方法?”
  同学们异口同声地说:“六个力。重力,绳子对它的拉力,地面对它的支持力,木板对它的压力,上面一个小球对它的压力,还有一个外加力F……”
  “那解题方法是什么呢?”
  他们又道:“先整体法,再隔离……”
  她瞄了一眼她在黑板上画的受力图,便垂了头趴在桌子上胡乱地画着草稿本。
  这些,她不喜欢参与了,他们爱怎么说,爱怎么做,都与她无关了。浑浑噩噩地听了一节课,她几乎是半眯着眼发呆完的。
  偶尔假装撑头小睡了一会儿。
  她这嗜睡的毛病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反正现在挺严重的。下课后,就是令人厌倦的眼保健操。监控里应该有人在查看,还有值文明岗的学生不断从教室外走过。
  她也跟着应付性地做了做。
  等那几分钟过去后,她就直接瘫在桌上补眠。
  睡梦中有人推了推她,阿涴睁眼不耐烦地看去。
  班主任那张苍老可怕的脸立在她面前,她的心抖了抖。
  班主任见她醒了,有些不屑地说着,还把手里的测试卷粗鲁地扑在阿涴面前,不停道:“看看,看看,又是你不及格。你上课都干什么了?都不好好听课。我们班的整体水平,可不是这样的。考得这样差,还睡什么觉,多看看书,没准儿成绩就上来了。真搞不懂你们这种人,怎么进的火箭班。”
  她很是嘲讽地盯着阿涴。
  阿涴的脸烫了烫,面无表情地地看着她,没有说话。
  终于,她似是嫌弃地再看了阿涴一下,又亲自去打发下一个人的试卷了。
  阿涴松了松心神的同时,有种屈辱感不断蒙上心头。
  二年级后,她一直都是优秀的好学生,怎么会沦落到被别人瞧不起的地步?
  厌烦的心思一旦生成,阿涴对她,从此多了厌恶和讨厌。
  她就是一个凡尘的老师,好学生就是以成绩为标准,差生便连睡觉的资本都没有了。
  阿涴又垂头趴桌上,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上课铃响后,她抬眼看着讲台上的人,没有表情,有的是无边无际厌恶的情绪。
  可她藏住了,就无声地望着她。
  班主任抬了抬手,摆放了会儿粉笔盒。满脸皱纹的样子,略带似笑非笑的表情,一身染花的半身裙子,并不能给她五十多岁的年纪带去几分鲜活。
  只听她道:“这次测验,总的来说,还是不算太差。九十多分的,我们比2班多了8个,照这样发展下去,我们班还是可以超过他们班。我们班90多分的,有15个,80多分的,有38个,七十多分的,有12个,六十多分的,有10个。
  剩下的两个,一个52分,一个56分。2班上80分的,还是少了我们3个,70分多的,多了我们2个,60分的,多了我们2个。至于没及格的,他们班只有一个。
  这一点,还请我们班那些没有及格的同学。”她的语气顿了顿,阿涴感觉她正盯着自己看。
  阿涴收回了目光,垂头望着鲜红的52分,久久不能平静。
  “稍稍努力一把,上课好好听讲,不要把心思放在什么没用的地方上,争取下次全部及格,考个好成绩。这样,我们班的整体水平就会上来一大截。校领导对我们两个火箭班的成绩很重视,所以啊,大家所做的努力,他们都是看得到的。好好听课,不要走神啊!”
  阿涴伸手擦了擦嘴角,盯着试卷发呆。
  她说好好听讲,她也没有了心思。
  考的内容是基因遗传定律,什么显隐性遗传。在生物的所有内容中,这部分算是比较烧脑的。
  她从来没有认真听过她讲课,几乎都是在发呆和半听半不听的状态,考试也不看书不复习,不及格也很正常。
  只是出乎了她的意料,成了倒数第一。
  只能说,他们太过优秀了。
  她,望尘莫及。
  她原本也不在乎平时成绩,只有大考的时候才会复习,她爱说便说吧。
  只是这被人瞧不起鄙视的眼神和语气着实让人喜欢不起来。
  索性,爱咋咋地,她开心就好。
  班主任在黑板上写写画画,阿涴的心却早已飞出了教室,遨游天际。
  心不在这里的人,怎么强求,也没用的。混到了下课,她几乎是低着脑袋从教室跑出来的。
  那里太压抑了,太死板了,永远只是学习。回到住处的时候,桌上摆满了一堆肉。
  有鸡肉,鱼肉,还有好多素菜和水果。
  “回来了?饭刚好没多久,估摸着你要回来了,我才踩着点做的。是不是饿坏了,快点吃吧!妈给你盛饭!”
  她将书包放了,走到桌边。
  看着满眼好吃的,她有些饿了。接过碗来她便夹了一块鸡肉吃进嘴里。入口的味道好吃极了,比起她平时老在外面随便吃又恰好寻着不好吃的店的状况,或者自己煮粉煮面条随便和着吃,这种感觉,真是前所未有的香甜。
  喉咙微堵,阿涴深咽了口气,才慢慢吃着东西。于嫃一边给她夹东西,一边问:“上课还顺利吗?有没有听不懂的地方?”
  阿涴的心像是被划开了一个口子,疼得麻木。
  她吞了嘴里的肉,面无表情地说:“还好!”
  还好就是她还能接受,还好就是班主任没有在班上举着一面大旗高呼,“慕檀涴是个差生!脑子不行。”还好就是,她还能好好地坐在这里吃饭,尽管内心已经烦躁崩溃得要命。还好的是,到了这种地步,她居然还没有想要一飞冲天,用功学习的打算。还好的是,她真的,不再是一个让老师夸赞的好学生了。
  “真的吗?可你们班主任说,你的成绩下滑得很厉害,精神也不太好的样子,还有整天不说话,像是不在听课的状态。”
  于嫃试探地问,目光也一瞬不瞬地落在她的脸上。
  阿涴扒了一口饭,模糊地回:“不知道她怎么看的。爱怎样就怎样,我可能是撞邪了吧!”
  “真的……撞邪了?”于嫃紧紧看着她,面色焦急担忧。
  阿涴的筷子停住,又若无其事地吃起了饭。
  或许班主任说得对,她的确是那个样子,可又能如何呢?她控制不了,从心而发的,逃脱不了的。
  “你看呢?”她一直在吃着饭,于嫃也没动几筷子,几乎都在望着她吃。
  “说啥也得先吃饭,书上说,食不言寝不语,就是吃饭的时候不要讲话,睡觉的时候也不要讲话。”
  于嫃犹豫了几秒,还是开始吃饭了。
  这趟远行很不愉快,几乎没有什么交流,但很快要画上句号。
  于嫃得赶回去,那里很忙。
  为阿涴买了好多水果,又买了些零食和生活用品,第二天中午做完午饭,见阿涴回来叮嘱一番后,她还是急匆匆地走了。
  “好好吃饭,好好学习。家里的事,别担心,我和你叔叔他……没事的。都会好的,考了一所好大学就好了。”
  “老师说你很正常的。不开心的时候给妈妈说说,都会过去的。多跟同学交流交流,别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多出去走走!”
  “手机玩多了对眼睛不好。不如出去看看风景,散散心,能看进书去。”
  “还有啊!妈给你买了一本菜谱。外面的东西不好吃又贵,周末你去菜市场买菜回来做着吃。菜谱你识字,看得懂,照着做就好了。想吃什么,就多买一些。但也别买太多,现在天热,容易坏。冬天的时候,可以多买一点。”
  “钱的问题,你不用担心,妈都会解决的。你妈也不是那么脆弱,还能为你遮风挡雨呢!别想太多,照顾好自己,保重身体。看看你,脸色都白了好多,一点儿也没有年轻人的活力。”
  “别整天阴着脸。你看这些衣服,是妈买的,颜色也鲜活些,凑合着穿吧!你老是买黑色的,看着就不好看。”
  “脏衣服已经帮你洗了,以后,洗衣液过敏的话,洗衣服一定要记得带手套。”
  ……
  她所有的话语,都在她走出房间关上门那一刻,陡然停止。
  阿涴的眼泪刷刷地往下掉,怎么也止不住。她偷偷往窗台边望着她离去的背影,再也忍不住大声哭了出来。
  于嫃忽然回过了身,阿涴猛地往旁边挪了挪,捂住了嘴小声哭泣。待到她感觉于嫃已经离开后,移动身体看去,她果然是走了。
  这里,又只有她一个人了。
  这世界,又只剩她一个人了。
  她坐在窗下啜泣好久。
  这顿饭终是含着泪水咽了下去。
  生活还得继续,尽管她走了,她还是要重复着她暗无天日,不知何时是尽头的生活。黑白颠倒,惶恐度日,没有尽头的感觉,是那样的心慌和绝望,布满了她生命的每个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