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位面道君 > 第十章 九叔

  “阴人上路,阳人让道。”
  入夜,任家镇的街上突然响起一个声音,然后一列排的整整齐齐的死尸,双臂伸直,头上贴着黄色符咒,蹦蹦跳跳地从街上走过,在夜色下,显得稍有几分惊悚。
  天刚黑不久,街上偶尔还有几个行人路过,但一看到这一排死尸,也都吓得远远的躲开。
  “师父!还有多久到师伯家里?”
  仔细一看,原来这排死尸身旁还跟着两个人,一人五十岁左右,穿深黄色道袍,一人二十岁上下,穿青黑色道袍,正是四目道长和秦宙师徒二人。
  “前面没多远就是了。我怎么感觉你比我还着急!”四目道长无语道。
  “风餐露宿半个月,我是真的怕了!”秦宙闻言抱怨道。
  从四目道长的道场出来后,秦宙跟着四目道长到处去接死尸,足足走了半个月的时间,风餐露宿,昼伏夜行。
  哪怕秦宙有修为在身,也感到疲惫不已,不是身体上的疲惫,是心累,半个月都是这样枯燥的日子,秦宙差点要疯了,难怪嘉乐不愿意陪四目道长出来赶尸。
  “快了,快了!”四目道长飞身而起,就像骑马一样,坐在队伍中间的死尸手臂上,抬手指了指前面,说道。
  看到四目道长又在搭便车,秦宙心底无语至极。
  这半个月一来,四目道长可不是第一次这样做了,大部分时间都是坐在死尸身上,让死尸载着他。
  秦宙可就惨了,要一直负责赶尸,虽然不用像原著里一样陪着死尸跳,但也是摇一下铃铛死尸才会跳一下,秦宙差点没把手给摇断了。
  秦宙低着头正暗自埋怨,突然就听见四目道长的声音传来:“停!到了!”
  秦宙抬头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街道尽头,在街道尽头的右边,孤零零地竖立着一所房子,稍显得破旧的大门上,写着两个字:义庄!
  四目道长从死尸身上跳下来,道:“我去叫门!”
  说完走到义庄门口,梆梆梆地敲起了门。
  “谁啊?”
  没过一会儿,从门后面传来一个憨厚的男声。
  接着大门开了一扇,从门后面冒出一个脑袋,待看到四目道长以后,惊讶叫道:“师叔!”
  “嗯!文才!”四目道长打了个招呼。
  文才赶紧把大门全部打开,然后热情地说道:“师叔,快快进来,您可好久没来了!”
  四目道长含笑点头,一副长辈的做派:“嗯,最近有些忙。”
  接着对秦宙道:“把客人带进来!”
  “这位是?”文才也发现了秦宙,有些疑惑。
  “文才师兄好!我叫秦宙,是师父新收的弟子!”
  秦宙上前自我介绍,也趁机打量了一下文才。
  文才跟电影里面基本没什么两样,梳着一个妹妹头,长得比较显老。
  文才看了一眼四目道长,见四目道长点头,才对秦宙点头道:“师弟好!”
  秦宙点头回礼。
  “好了,别站在外边,赶紧把客户带进来!”四目道长站在门口,不耐烦地说了一声,然后走进门去,扯着大嗓门喊道:“师兄!我来了!”
  接着里面响起一声中气十足的男声:“来了就来了呗,这么大声干什么,我耳朵又不聋!”
  压抑住心底的激动,秦宙转身对着一排死尸施法念咒,摇动铃铛,开始驱使死尸。
  “师弟,我来帮你!”
  文才在一旁热情地帮死尸跨进门槛。
  在文才的帮助下,秦宙快速地把死尸搬到停尸房停好,然后跟文才去客厅拜见师伯。
  一进门,就看见四目道长坐在椅子上,旁边是一个看起来年纪比他稍大一点的中年道士,身穿灰蓝色长衫,面目严肃,长着一对一字眉,正是九叔无疑。
  九叔和四目道长正在谈话,看到秦宙文才二人进来,四目道长还没有多大的反应,反倒是九叔饶有兴趣地抬头打量着秦宙。
  可是感受到秦宙身上那磅礴的法力波动,九叔当即震惊不已,转头问道:“师弟,你说这是你新收的徒弟?”
  四目道长嘴角翘起,装模作样地嗯了一声,才对秦宙说道:“徒儿啊,还不给师伯问好!”
  又来了!
  秦宙无奈地撇嘴,但还是上前恭敬地向九叔行礼:“弟子秦宙,见过师伯!”
  九叔这才慢慢回过神,但还是有些不敢置信,看向秦宙,问道:“你真的才入门半年?”
  “不止半年了!”秦宙答道。
  九叔闻言刚松了一口气,但秦宙接着道:“已经七个月了。”
  九叔闻言,脸色一黑,转头看了一眼四目道长,酸溜溜地说道:“师弟倒是好福气啊!”
  “师父,师叔,师弟,请用茶!”
  文才懂事地泡了三杯茶,端给三人。
  四目道长接过茶,笑眯眯地说道:“哪里,哪里,让师兄见笑了。”
  九叔闻言脸色更黑,瞪了一眼四目道长,但看到候在一旁的文才,心中也稍稍欣慰。
  文才虽然天赋不行,但老实憨厚,为人孝顺,自己膝下无子,将来也好有人给自己养老送终。
  秋生天赋也还是不错的,只是性格太过跳脱,但如果好好用功练习,将来继承自己的衣钵还是没问题的。
  九叔心里下定主意,今后一定要好好管教一下秋生跳脱的性子,好好教导他修炼,追上秦宙是没有希望了,但也不能落后太多。
  打定主意,不再理会得意的四目道长,九叔端起茶水喝了一口,岔开话题道:“这次来打算待多久?”
  闻言,四目道长正色道:“一两日就走,我还要把顾客送回家乡。”
  接着,四目道长郑重地起身向九叔作了个道辑,继续道:“而且,此次前来,师弟还有一事劳烦师兄!”
  九叔闻言抬头,笑道:“难得你还有这么正经的时候!说吧,什么事?”
  “是关于我这徒儿的。”四目道长指着秦宙说道。
  九叔疑惑地看了一眼秦宙,然后看向四目道长,等着他继续说。
  四目道长继续道:“我这徒儿天赋异禀,半年功夫,不仅修为已至法师境,就连我的独门秘籍请神术也练到了第三层,斩妖诀更是练到第四层,对于他,我实在是没有什么能教的了,只能前来麻烦师兄,指导他一段时间。”
  说到这儿,四目道长苦涩的摇摇头。
  “这……师弟你说的是真的?”九叔骇然地看着秦宙。
  请神咒和斩妖诀,九叔也有所了解,其修炼难度可不小,但秦宙不过半年时间,就练到这么高的层次,九叔实在有些不敢置信。
  别说九叔,就是四目道长,至今都还有些恍惚,这样的天赋,四目道长从来没有听说过,别说现在,就是整个道教修炼史上,都没人有这样的修炼天赋,简直是天生的修道之才。
  四目道长点点头,说道:“这样的天赋,绝对有机会问道天师境,甚至超越天师境都不是没有可能,我不想耽误他。”
  超越天师境?
  九叔脸色复杂地看着秦宙。
  要知道当今世上,真人境就已经是是各派的顶梁柱,法师境就是一方高手,已经可以出师坐镇一方了,超越天师境,谈何容易。
  但想了想秦宙的天赋,九叔也不敢肯定了,这样的天赋,不说超越天师境,达到天师境是绝对没问题的,要是有生之年,教出一个天师境的弟子,那是多么大的荣耀?
  想到这儿,绕是以九叔修道多年的心性,也不禁有些火热,于是点头道:“好!秦宙就暂时留在我这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