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位面道君 > 第二百零五章 四目道长出事了?!

  知道九叔他们这些年的情况之后,秦宙心里感慨不已。
  光阴如水,岁月如莲啊!
  时间总是可以改变许多东西!
  当然,和九叔他们叙旧过后,秦宙也不忘向九叔打听一下抓走老爸那人的消息,毕竟这才是自己来此最主要的目的。
  于是便向九叔描述了一下那个人的穿着打扮,还着重言明,那人是个天师境的强者,能御空飞行,擅使火攻。
  在僵尸位面,天师境的修士绝对不会太多,想来以九叔如今的修为,应该会知道那人的消息。
  可是描述之后,据九叔所说,他竟然完全没有听说过修行界有这么个人,秦宙当即疑惑不已。
  而后突然想起了老者抓走老爸之前说是为徒弟报仇那句话,秦宙立刻又想到了真火道君,便告诉了九叔,让他帮忙分析一下。
  九叔听后,也是惊讶不已,但随后便猜测,如果那人真是真火道君的师父,那就一定是一个邪道修士,或许只有如今修行界各大派的掌门可能会有所了解,让秦宙可以先去茅山寻找茅山当代掌门询问一下。
  秦宙考虑片刻,便答应了下来。
  随后又顺便询问了一下四目道长此时的情况,毕竟,对比九叔,四目道长才是自己的师父,引领自己入道的人!
  但没想到,得到的消息却是,四目道长,这些年,过的……很不好!
  秦宙听了,当即大惊,忙问怎么回事。
  九叔也没有隐瞒,犹豫了一下,便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告诉了秦宙。
  事情是这样的……
  在秦宙走后不久,茅山召开了十年一次的同门聚会,互相探讨道法,交流经验。
  本来这也是一件好事,有利于同门之间的关系促进和道法提升。
  但毕竟茅山创派已久,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同门交流大会,早已没有了当初的味道。
  除了一些关系好的同门师兄弟会在一起交流修炼心得,其余大多都只是为了炫耀卖弄自己这十年间的收获,比如道法又精进了多少啊,又给哪个有钱有势的大户人家看了风水啊,或者就是抓了多少厉鬼妖魔之类的。
  而有炫耀,自然就有攀比,然后自然又免不了一番争执比斗,输的人在同门面前丢了面子,自然又会怀恨在心,随着时间的推移,仇恨越积越深,矛盾自然也越来越重。
  茅山弟子之间,早已没有了当初的和谐景象。
  而九叔一向不爱争夺这些虚名,亦不会与同门攀比,但真算起来,九叔却是茅山这一辈修炼天赋最好的人,而且他平日里广善积德,在任家镇一带威望显赫,名声甚至传到了湘南省城。
  慢慢的,就是在修行界,也几乎大多都听过九叔的名字,久而久之,只要提起茅山,大家首先想到的都是九叔。
  但这样一来,茅山的大师兄,也就是凭借五雷咒,在修行界创出赫赫威名的“雷电法王”石坚,不高兴了!
  修炼门派,讲究首徒为重,但九叔的名声却超过了他这个大师兄,更重要的是,石坚的道场,正好就是在湘南省城,平日里靠抓鬼、画符、看风水和做法事维生。
  但由于九叔的名声太大,传到湘南省城后,许多人家里有些什么灵异事件,或者需要看风水墓葬之类的,竟然也会闻名不惜长途跋涉来请九叔帮忙。
  正所谓,同行是冤家!
  同门之间也同样存在,所以大家修炼有成,可以出师以后,大多都会选择一处没有修炼中人坐镇的地盘开辟道场,九叔也是如此做的。
  但他也没想到自己的名声能传到湘南省城里面去,更没想到会因此得罪了大师兄石坚。
  而就在那次茅山同门交流大会上,石坚便借此发难了,说了些阴阳怪气的话,想逼迫九叔动手与他决斗,让大家看看谁才是茅山道法最强的人。
  可九叔一向心底宽广,不喜争斗,更何况当时石坚已经是一位真人境的修士,九叔却是刚达到法师境圆满不久,自然不会自取其辱,便没有理他,可是石坚一直不依不饶,咄咄逼人。
  石坚和九叔都是茅山弟子中的代表性人物,二人的矛盾,自然引起了极大的轰动。
  而刚好在这等万众瞩目之下,一向与九叔交好的四目道长,见此便看不下去了,出声嘲讽了一句:堂堂茅山大师兄,气量竟然如此狭窄!
  但石坚正有一肚子的火没地方发,四目道长却刚好撞了上来,石坚如何还忍得住,当即就不顾门规直接向四目道长出手了!
  四目道长当时只不过法师境初阶的修为,如何会是石坚的对手,仅仅一个回合之间,便被石坚一掌打飞出去,而石坚也顾忌茅山同门不得相残的门规,只是为了出口气,没有下重手,但那一掌却是正正地打在了四目道长脸上。
  在这等万众瞩目之下,被如此羞辱,以四目道长一向爱面子的性格,怎能咽的下这口气,但他也知道自己不是石坚的对手,再起争斗也是自取其辱,便强行忍了下来。
  但石坚那一巴掌他却是深深地记在了心中,从那以后就一直刻苦修炼,希望有一天能报这一巴掌之仇。
  可是石坚能当上茅山收徒,靠的自然不只是入门较早这一点,其天资也是不弱的,甚至比四目道长还要强出一线。
  因此,四目道长修行虽然刻苦,但由于天赋的差距,还是和石坚越拉越远,反而因为那件事,在之后的几次交流会上,石坚反倒是把挑衅的对象换成了他,每次遇见都是各种嘲讽讥弄,四目道长却是不得不强行忍住。
  一连多年下来,一直如此,四目道长修炼愈来愈刻苦,人也变得愈来愈颓废,据九叔所说,最近一次见他,是在半年前,但四目道长整个人已经苍老的不成样子了,眉宇间尽是一片消沉,他的心……已经死了!
  听到这个消息,秦宙的脸色瞬间就阴沉了下来。
  四目道长虽然没有教导自己多久,但引领自己入道,在龙门山那半年多,他也是把自己当做了亲人看待,不论做什么事都不会避开自己,对自己亦是关怀备至,丝毫不弱于他从小养到大的嘉乐。
  人心都是肉做的,如此情形之下,秦宙怎会对四目道长没有感情,就算如今过了这么多年,但那份情义,秦宙始终记在心中。
  如今听到这件事,秦宙如何还忍得住,当即就决定,先前往龙门山看看四目道长。
  至于救老爸这件事,既然那个黄袍老者都只是抓走老爸,想必也是为了引自己出来,老爸暂时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
  于是便告别了九叔他们,直接御空赶往了龙门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