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航海之钢铁舰岛 > 第一三二章 高深莫测的瞎眼老头

  不多时,
  一个形容枯槁,面目黧黑的佝偻小老被人领了进来。他一身洗的浆白的粗麻长衫,靴上破洞,看上去甚至比那些普通贵族家里的老仆还寒酸太多。
  这是一张饱经风霜的的脸庞,普通的和前世那些老小区的门房大爷没什么区别。
  雷蒙还刻意观察了一番老头的眼睛。其眼角双侧隐有疤痕,看上去像是被刀剑利器横向割瞎。
  “这小老头一点超凡者的气势都没有,真是达鲁要托付的人?会不会不是这个瞎子,而另有其人?”
  雷蒙有些放心不过,毕竟刚才阿芙拉细碎念叨的几句话,可都被他听在了耳里。这家伙,似乎还真就是一个普通看门老头。
  【叮!是否使用‘真视之眼’探查目标。】
  【是!】
  想了想,他还是使用了探查技能。
  【瞎眼的埃里克松】
  ???
  详解:你的窥视,已经引起了一位感知灵敏的强者反感。
  “全是问号?”雷蒙看到系统提示,反而心头一喜。
  这也就意味着,这个看上去丁点儿气息都没外漏的老头,还真是一个隐藏高手。
  就这同时,瞎眼老头似乎有所察觉,眉头微微一跳。他没说话,就那么像仆人一般,安安静静地站在角落里,也没坐下的意思。
  “感知灵敏?眼都瞎了,他是怎么发现我窥视他的?”
  即便没察觉到瞎眼老头脸上的异样,雷蒙看着系统提示,也知道知道自己刚才的小动作被发现了。
  这也让他更是好奇,能被实力剑术超群的吉本称呼一声“大师兄”,实力还高深莫测,怎么就看门去了?
  ......
  这时候,
  阿芙拉冷笑道:“现在人给你找来了,又按你的要求清场了,你还有什么花样要玩?”
  雷蒙也没多废话,直接就说道:“我学的怒风剑法确实不是黑市买来的,而是达鲁前辈留给我的!”
  “你说谎,达鲁师叔就只有邓恩师兄一个徒弟!何况,你剑法根基不足,显然是没有名师教导,自己摸索出来的野路子。这种谎话你偏偏别人还可以,根本骗不了我们!”
  阿芙拉冷哼一声,立刻揭穿道,“何况,邓恩师兄确认他恩师已经不再人世...你还真以为我们不能求证,就想把你那蹩脚剑术扯到达鲁师叔头上?”
  “呵呵,你对你那邓恩师兄还真够信任的啊。”
  雷蒙语气有些古怪,毫不留情道:“可你知不知道达鲁前辈的死,就是你口中的师兄搞的鬼?”
  “拿不出事实辩驳,就污人清白?你这种品性恶劣的杀人凶,连狡辩的水平都让人觉得如此低劣啊。”
  听到这话,阿芙拉根本没在意,反而冷笑道:“何况,你要弄清楚,我们现在问的是你从哪学来的怒风剑法!你提邓恩师兄来混淆视听,就能让我们不追究这事儿了?两件事儿有什么关联?”
  “两件事儿还真有关联。”
  雷蒙神秘一笑,道:“我也没说我的剑法是达鲁前辈传授的。我只是发现了他的遗物,得到了剑招谱...”
  阿芙拉鄙夷道:“这个谎言一点都不高明!”
  一旁吉本看着雷蒙神色平稳,不像是说谎的样子,也赖着兴致听了下去。
  就这时候,
  “当然,我知道这样说不足以为信。下面这血书,你们看了自然就明白了。”
  雷蒙说道,拿出那份遗书说道:“达鲁前辈的死因上面写的很清楚...正是你口中那个谦谦君子邓恩师兄下毒谋杀了恩师!”
  “简直可笑!”
  阿芙拉根本没去看那分遗书,她觉得这简直是天方夜谭。邓恩师兄那种温文儒雅的人,怎么可能会去干这种欺师灭祖事儿?
  在她看来,这份遗书即便真写了什么,也肯定是作假的!
  “当然,和遗书一起还有这份‘奥义·雷蛇’的剑招!”
  雷蒙不急不缓地又拿出了另外一张密卷。
  他知道没有这东西,单凭一份遗书根本不值得让人取信,索性就把那张技能页也拿了出来。
  遗书可以造假,可奥义剑谱却造不得假!
  “奥义·雷蛇”更是索德罗斯家族的不传之秘,非嫡系弟子能够接触到的顶级秘密。
  这就是一个重磅的证据,证明雷蒙说的话是真的。
  当初达鲁留下这份奥义剑招,恐怕也是存的这个印证身份的目的!
  “什么...你有雷蛇的剑本?!”
  听到这话,吉本和阿芙拉果然同时色变。
  只有那门边的老者依旧完全没有半点波动,似乎根本和自己毫不相干一般。
  吉本谨慎地问道:“阁下这剑本,可否给我看一下?”
  雷蒙耸了耸肩:“自便。”
  听到这话,吉本慎重地起了两份皮卷扫了一眼,瞬间就呆在了哪里。
  果然是雷蛇的剑本!
  待得看完那遗书,他脸色更是变得铁青,口中呢喃自语,“怎么可能...达鲁师弟居然会死在这种毒妇手中...”
  难道...
  一旁的阿芙拉看到自己三叔如此震,心中依旧隐隐猜到了什么。她虽然极力抗拒去看那份遗书上的内容,可还是忍不住瞄了一眼。
  毒妻劣徒合谋害我...
  看见开头那几个血字瞬间,她如被雷击地瞪大了双眼,嘴里喃喃自语:“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肯定是假的...肯定是你这杀人犯早有预谋做的假...邓恩师兄怎么可能是那种人!”
  雷蒙冷笑一声,说道:“既然你不相信你那个邓恩师兄和莫罗夫人有染,这里有份东西你可以拿去印证一下。”
  说着,他掏出了一个早就准备好的信封,递给了阿芙拉。
  邓恩和那个莫罗夫人名义上还是徒弟和师母的关系,即便他们再饥渴,也不可能会大庭广众下暴露他们的奸情。二人平日里几乎没有什么交集,也没有什么出格的举动,外人确实不知他们私底下还有这些苟且。
  而这却骗不了号称无孔不入的玩家们。
  他们更是发现了一个规律,每月有固定几个日子,这个两奸夫婬妇会在一栋秘密小楼里幽会。游戏里,这是玩家们最大的福利之一!几乎每个在菲利普领诞生的新玩家,都会去观摩一下二人的活春宫。
  游戏里雷蒙不知道内情。
  他还以为是达鲁失踪后,两人干柴烈火触碰出了火花。可没想到因果调转,二人居然是早就搞在一起了,后来合谋造就了“达鲁失踪的谜案”。
  而雷蒙给阿芙拉的信里,就是观摩的最佳地点。望远镜角度都架好了,时间也标注得很清楚,就等她自己亲眼去见证那火辣一幕。
  算好时间,应该是今天傍晚就有一场热辣表演。到时候,他还真想看看这傲娇女见了她口中那完美的邓恩师兄和师母缠绵,到底会是什么表情。
  ......
  如今已经证据确凿,吉本虽然嘴上不愿意承认,可心里已经完全相信了雷蒙的话。
  毕竟是师门内部的丑事,他脸色也有些难看。
  犹豫了片刻,他朝雷蒙说道:“这上面记载的消息确实事关重大,鄙人还要慎重研究一下。”
  雷蒙点了点头,“可以。但我不希望耽搁等太久。”
  吉本:“在此之前,我希望阁下能不要宣扬此事...”
  “这我也可以答应。”
  雷蒙点了点头,又把目光投向了站在门边的瞎眼老头,说道:“但是,我更希望由这位前辈主持这件事儿。毕竟达鲁前辈留下的遗书写的很清楚,他要让我把东西交到他手里。”
  “可是,这个...”
  听到这话,吉本面露为难,有种一言难尽的感觉。
  自从当年那事儿发生之后,大师兄就颓废了下去,再没有参与任何门内的议事,甚至再没有再和往日的师兄弟们说过话...即便这次“剑堡”遭袭击,门徒亲友死伤无数,他也再没拔过剑。
  可是...偏偏达鲁师弟的遗愿又指明要大师兄帮忙。
  就这时候,
  站咋门口那小老头突然开口了,“吉本,你们先出去吧。”
  吉本听着这话,突然一愣,以为自己听错了。
  他扭头盯着瞎眼老者,似乎比刚才看到达鲁遗书更为震惊,“大师兄,你...”
  将近二十年没开口说话的大师兄,居然主动开口了?
  显然,他知道大师兄和这光头少年有话要谈。
  “是,大师兄。”
  ......
  吉本拉着失魂落魄的阿芙拉离开了议会密室,转眼就只剩下了雷蒙和瞎眼老者两人。
  “前辈...”
  雷蒙想主动开口搭话,
  可瞎眼老者却摆了摆手,但见他耳蜗微动,像是发现了什么。然后他就那么缓缓地走到了墙边,伸出了他那犹如鸡爪一般的枯瘦手掌,三指作抓,猛地在墙上抓出了一块砖来!
  石屑飞溅,看得人心头一颤。
  “好厉害!”
  雷蒙眼前一亮,随即意识到了什么,瞳孔一缩。
  就这时候,他就看着这老头捏碎了砖石,然后从里面弄出了一个鹅蛋大小的金属仪器。
  “炼金窃听虫?”
  他显然认出了这东西。
  游戏里玩家对这种东西没什么兴趣,听说那些谍报组织喜欢用这东西收集情报。
  “差点走漏消息了,索德罗斯这些后人选地方还真够大意的啊...”
  雷蒙脸色微微有些难看,幸亏这个东西只能被动录音,还没把信息传输出去,否则今日谈话的内容怕是早要外泄。
  “看来一直有人盯着索德罗斯的这些后人啊。安放这窃听虫的会是血骷髅的人,还是这个饭店的金主巨鲸商会?”
  他有些搞不明白,既然都干出灭门这种事儿了,还弄这些窃听这种胡里花哨的玩意儿干嘛?真要杀人灭口,直接来硬的不就行了?
  雷蒙猜测,大概是幕后之人,还想在索德罗斯的后人这里得到什么又价值的信息,这才时刻监控他们的言谈。
  更让他惊讶的是,这瞎眼老头怎么发现墙壁砖石里有这东西的?
  这明明是一个死物,又不会动,怎么可能被一个瞎子发现?!
  雷蒙看着老头的眼神有些古怪了,心道,“不会是这老头自己安装的吧...”
  “眼瞎了,就对声音敏感了一点。这东西的锻造技艺不太高明,运转的时候略微有些杂音。”
  瞎眼老头似乎猜到了雷蒙又疑惑,自言自语地嘀咕了一句。
  顿了一顿,他一把捏碎了窃听虫,没再提这个话题的意思,又说道:“你把达鲁师弟的遗书再给我读一遍。”
  “哦...”
  雷蒙不明白他要做什么,就照着遗书上的内容读了出来。
  听完,瞎眼老者脸上露出了一抹感慨,轻轻摇头道:“达鲁啊...当年你我师兄二人势同水火,没想到到头来你还要我这个老瞎子给你收拾残局...”
  雷蒙知道这老头是个隐藏BOSS,肯定有任务可以触发。
  而且现在看来,索德罗斯的后人根本不如这老头靠谱,实力也相差太远。
  他试探着像游戏里一样触发任务,道:“前辈,我按照达鲁前辈遗愿把东西送来了。您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开口...”
  好半晌,老头完全没反应。
  雷蒙这货居然又不要脸地胡诌道:“在下与达鲁前辈虽然未曾谋面,可也因为他留下的剑谱入了剑修之门,也算有授业之实...称得上半个恩师。如果前辈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在下原尽绵薄之力。”
  瞎老头终于有了反应,“呵呵,你小子倒是心机圆滑。如果不是你没对阿芙拉存什么坏心思,我早就拆穿你的谎言了。”
  雷蒙一愣,说道:“前辈,我何时说谎?”
  他从这话中捕捉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这老头似乎特别关心“阿芙拉”!
  瞎老头反问道:“你现在还一口咬定你的怒风剑法是达鲁遗留剑谱学来的?”
  “您...怎么发现的?”
  雷蒙眸子一转,没打算隐瞒,说道:“那剑谱确实是在拍卖会上买的,可是他们又不信,只能出此下策。”
  刚才系统提示,这家伙是一个感知超强的高手,肯定有他自己的一些手段辨别谎言。
  果不然,
  “不用乱想了,人可以说谎,但‘炁’骗不了人。”
  老者冷冷地说道:“我虽然眼瞎,可心还没瞎。不要妄图用谎言蒙骗我。”
  雷蒙略微有些惶恐,任务没接成,反而这是和隐藏BOSS要交恶的感觉。
  “不过,你能一个月时间就将怒风剑法熟练,想来剑道天赋不差,也还有其他奇遇...”
  这时候,老头话锋一转,似乎根本没有探究别人秘密的意思,说道:“说吧,你还想告诉我什么消息。”
  雷蒙觉得和这老者交谈有种面对测谎仪上的感觉,
  他没隐瞒,直接抛出了最重磅的消息。
  “邓恩家族极有可能就是‘血骷髅海贼团’的幕后操控者!”
  “我知道了,你可以走了。”
  瞎眼老头淡淡说道,直接下了逐客令。
  ......
  半刻钟后,
  雷蒙站在大街上,回头望了望巨鲸饭店的大门,有种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感觉。
  他本以为能从那瞎眼老头身上发掘点隐藏任务,却没想这孤僻老头根本没和人交流的意思。
  大概,最好的情况是明天能顺利拿到怒风心法,彻底和这群人不再有联系。
  至于那奸夫婬妇的烂摊子,他也不想管。
  应该就这两天,邓恩家族勾结海盗的事儿就会曝光,到时候即便邓恩不死,雷蒙也会落井下石。
  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
  还没等到第二天,
  晚上的时候便传来了一个轰动领地的劲爆消息。
  索德罗斯的传人阿芙拉被人谋杀!
  因为那封信,
  雷蒙自己又成了谋杀案的最大嫌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