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航海之钢铁舰岛 > 第一三三章 阿芙拉的蹊跷死因

  “奥列格,前几天给你的些密信你回去看了么。”
  “看了,大人!我也去调查了,血骷髅的事儿的确有我家族里一个挺重要的长辈参与了。密信上的那些证据,也算是‘证据确凿’了。不过那种程度的干预,还操控不了血骷髅海贼团,那贪婪的老家伙只是掉进了别人设好的金钱陷阱罢了...”
  “看来那人已经早在两年前就开始布局谋划今天了,心机当真不浅啊。”
  “公爵大人,属下监管不利,还请大人责罚。”
  “我自然是信得过你的。否则也不会让你全权接管领地防卫。不过,最近几天,估计幕后的家伙就会把这事儿曝光出来,你要有心理准备。到时候,你们古斯塔夫家族必定要遭一场大变,你的防卫大臣位置恐怕你也要交出来。”
  “大人,属下倒不是贪恋这点权力。可是...若是领地的防卫权落入旁人的手里,恐怕我们会陷入很被动的局面。”
  “事已至此,元老院那边肯定会乘机施压,不放手麻烦更大。那人谋划这么久,断然不会善罢甘休,接下来肯定还有更狠毒的计划针对领地...”
  “大人,是王都的人要动手了么?”
  “这些事肯定有天澜王室在背后推波助澜的...不过,‘求和派’那些老牌贵族恐怕也不安分。这次你下野后,谁在‘防卫大臣’这个位置得利最多,大概不是主谋,也八九不离十了。”
  “那...属下要不要提前做一些安排?”
  “安排是一定要有的。对了,‘海王炮’建造进度如何了?”
  “那份图纸的科技水平太过尖端,我们领地的工匠锻造起来难度很大...现在能用的只有五门。”
  “嗯,差不多足够了,战争就要开始了...过几天你下野后把家族内部清理一下,然后直接去‘秘密机纵队’吧。”
  “是,大人!那个...敢问大人,这消息究竟是出自何人之手,会不会有其他阴谋?”
  “一个绝对信得过的人。”
  “知道了。”
  ......
  没等几日后。
  次日清晨,菲利普领紧急议会召开。
  一位不愿意透露身份的神秘人给议会每位元老都寄了一封密函,爆出了这个惊天丑闻。
  领地各大势力都接到了一份紧急通报。
  防卫大臣兼战争部长奥列格·古斯塔夫涉嫌暗中资助海贼团“血骷髅”,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元老院全票通过决议,罢免其职务,彻底清查此事。其子邓恩·古斯塔夫涉嫌谋杀恩师达鲁,事情败露逃匿,贴榜通缉。
  同时,领地防卫权暂时移交于罗德尼家族。
  而另一方面,平民区也发生了一件大事。
  十九号街区昨日发现了发现了一粒疑似“瘟疫”的感染者,导致全区戒严、宵禁、隔离。
  整个十五区后的所有平民陷入了一片恐慌,引发了一波又一波的抗议浪潮。
  城防部队为了防止“暴民”冲击贵族区域,暂时断开了十五区链接平民街区的海上铁路和船舶。
  换句话说,菲利普领的数百万平民,彻底被那群贵族老爷们投票放弃了。
  一夜之间,菲利普领陷入了空前的危机之中,领地决策层的公信力也降到了极低。
  ......
  “现在贫民区那边已经闹起来了,古斯塔夫家族已经交出了防卫大臣的位置。机会正好,梅耶大人,我们还不发动么?”
  “时机还没到。奥列格才卸任,换防需要些时间。何况...我还要等到本部那边的一个消息传过来,才有十足把握。这次行动,不动则已,一动必定要彻底覆灭菲利普领!那个...龙蛋到位了么?”
  “已经捕获完毕,正在送来菲利普领的路上!”
  “抓紧时间,必须赶在那个消息传来之前布置到位。”
  “是,大人!”
  ......
  与此同时,领地治安总处。
  雷蒙无暇去关心领地发生的其他大事,因为他自己也陷入了一个巨大的麻烦中。
  “我现在真的怀疑是不是穿越附带了‘柯南光环’,走哪儿哪儿死人,躲都躲不掉了...”
  他真的觉得自己就不该多事儿,手贱给了阿芙拉那封信。
  现在好了,那头铁女人还真按照信上的地址想去证实情况,预想的效果没达到,雷蒙却听到了她的死讯。
  本想在她身上挖掘一点隐藏任务,套几手索德罗斯的家传奥义。
  现在偷鸡不成,反而莫名其妙地牵扯进了一个谋杀案,转眼又成了头号嫌疑犯。
  一大清早,
  雷蒙瞌睡还没睡醒就被领地治安处的官员请带到了领地治安处总局。
  现在他是领地伯爵,实打实的高等贵族身份,因此也没有任何不公对待。否则,昨夜案发的时候,他就应该就被带来连夜审讯。
  这次没有在审讯室,而是在治安处的议事大厅。
  会审的主官还是个熟人,朱蒂的父亲,领地总治安官巴顿伯爵。
  “你小子该真不消停啊,费伦的案子现在都没查清,又闹了这么一出...”
  刚一见面,巴顿有些哭笑不得地打趣雷蒙。
  他也有些感慨和惊叹。
  上次见面,这小家伙还是只能在审讯室任人宰割的羔羊,转眼就已经是和自己一样平起平坐的伯爵了。
  他这恐怕还是菲利普领这几百年来,爵位晋升最快的记录了。
  一旁的雷蒙也很无奈,叹道:“巴顿大人,这凶案真不关我的事啊。”
  “呵呵..”
  巴顿看着雷蒙那张脸,脸上虽然没什么异样,可心中却有些酸酸的。
  这小子究竟哪里好了?
  自己闺女一大清早就不知道从哪儿知道了这桩凶案,又是撒娇又是闹的要替这小子担保...听得他这个当爹心里很不是滋味。这家伙铁定是领主大人的乘龙快婿了,咱家这闺女啊...怕是注定没有结果了。
  想到这里,巴顿瘪了瘪嘴。
  “即便我相信你,那也得看证据啊。”
  他道揉了揉眉心,又道:“现在菲利普学院很多贵族学员都指正你和死者阿芙拉前天在学院闹过矛盾,还因为比剑受了伤。现在动机你有了,那封信又是最好的证据...这些证据摆面前,要换别人,我还真觉得这案子都没必要审了。”
  雷蒙苦涩摊手一笑,“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么凑巧。”
  “这里是凶案的卷宗,你仔细看看吧。毕竟死的是索德罗斯的亲孙女...她那些舅爷什么的闹腾的很厉害。”
  巴顿说着,递给了雷蒙一大本案件调查卷宗,又道:“一会那些索德罗斯后人来了,你最好好好想想怎么应对。现在菲利普大人因为瘟疫和古斯塔夫家族的事儿已经忙得焦头烂额...即便领主大人想保你,恐怕这次都很难了...”
  “哎...”
  雷蒙长叹一声,接过了卷宗袋,拆开线封,仔细地翻看起来。
  许久,无人说话。
  巴顿想了想,还是打算帮自己那苦命的女儿挣挣表现。
  他想想,说道:“那个...雷蒙伯爵,你和我女儿的关系好像还不错?”
  “嗯。她是艾琳的朋友,自然也算是我的朋友。”
  雷蒙点了点,目光却一直在卷宗上,也没去想巴顿这话有什么深意。
  “哎...怪不得...我那闺女一大清早就嚷嚷着让我给你想办法脱罪...”
  巴顿眸子一转,患者芳儿把话题转到了朱蒂身上,继续说道:“我提前把你叫来,还让你看着卷宗,本来就不太合规矩。哎,可谁我答应了那丫头嘛...”
  “谢谢大人了...”
  雷蒙这憨货,哪里听得懂这些拐弯抹角的话。
  他此刻心思已经完全沉浸在了卷宗之中,很快他就从那些细节之中发现了问题。
  突然,他惊喜拍着大腿打断道:“大人,阿芙拉是中毒死的?”
  巴顿本来还想替女儿说些什么,突然就被打断了。
  他尴尬一愣,点了点头:“是的。尸检结果已经出来了,‘鸢尾花和黑腹海蛇混合毒素’。”
  雷蒙显然也听说过这种毒素,眉头一皱,道:“我没记错的话,这种毒素并不是一种急性致命毒素。”
  巴顿抬了抬眉,也认可道:“是的!这也是我之前看卷宗的时候,最疑惑的一点。所以,这也是我一会打算替你脱罪的重要根据之一。”
  “脱罪?不,这事儿根本就和我没什么关系。而且...我想对这案子大概有些思路了。”
  雷蒙突然觉得脑子里灵光一闪,很多线索都串联在了一起。
  他看到案情卷宗的时候,就觉得很奇怪。
  毒杀阿芙拉这种毒素虽然能致死,却并不是一种烈性毒药,反而会让整个死亡的过程拖得很长。甚至用毒高手还能通过控制剂量,从而精确地达到控制目标死亡时间的目的。
  凶手的目的如果只是想毒杀阿芙拉嫁祸于人,很显然不会选择这种延发性毒药。
  那么,
  多此一举,
  凶手必定别有目的!
  ......
  不多时,索德罗斯后人们齐聚治安处。
  他们一个个表情冰冷,恶狠狠地盯着雷蒙,像是要把他生吞活剥了一般。
  除了这些人,还有领地里的几个老牌贵族也携手前来。
  “议会元老都请动了,能量够大啊...”
  巴顿瞧这阵仗,略感不妙,附耳朝雷蒙小声说道:“看样子,这些家伙怕我拉偏架,特地了些帮手来。有那些老家伙在,我一会想偏袒你,恐怕很难...”
  巴顿是“强硬派”的中流砥柱之一,众人都知这位治安总长是领主派系的人。索德罗斯的后人们,自然也听说了,上次费伦一案雷蒙之所以没被调查,除了领主大人担保,这位巴顿伯爵也是出了很大的力。
  听到这话,雷蒙摇摇头,轻松笑道:“本来人就不是我杀的。”
  巴顿奇怪地瞥了他一眼,似乎猜到了什么,笑道:“既然你已经有了应对之策,我也不用多操心了。”
  ......
  来人雷蒙大都认识,除了昨天见过的吉本三人,几乎所有索德罗斯家族幸存者都来了。
  不过,那个瞎子老头却没在人群中。
  伯爵是高等贵族,在没有定罪之前,雷蒙享有贵族的一切贵族豁免权。即便作为这次凶案的最大嫌疑人,他此刻依旧悠闲地坐在柔软的沙发上,喝着热茶,全然没有半点嫌疑犯的待遇。
  这可是激怒了那群索德罗斯的后人们。
  果不然,询问会一开场就咄咄逼人。
  阿芙拉的舅舅赫德森直接就开口问道:“雷蒙伯爵阁下,请问你为何要谋害我侄女阿芙拉!”
  他夫人玛拉也朝着旁听的那些元老们示意,指证道:“昨天我们亲眼看到这位雷蒙伯爵给了阿芙拉那信件,她才会到那个地方去被人算计谋杀。诸位大人,请为我等做主,把这个杀人犯绳之以法!”
  “对,他就是凶手!”
  “把他抓起来!”
  “他杀害了阿芙拉!”
  一众索德罗斯的后人们群情激奋,若不是有卫兵在场,估计他们会亲手动手把雷蒙给千刀万剐。
  这时候,跟着来的一个老牌贵族也开口道:“巴顿伯爵,此次凶案影响极其恶劣,不仅仅是一个学员涉嫌谋杀助教的恶劣事件,更是破坏了索德罗斯家族和我们菲利普领的友谊。我们代表议会,前来监督此次会审,希望总长大人能秉公执法!”
  “准。”
  巴顿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他哪里还听不出这些老家伙的威胁之意。议会是领地最高的权力机构,有这些老家伙在场,他这个治安总长也算是被架空了,彻底失去了决策权。
  他看了看一旁面色平静的雷蒙,开口问道:“雷蒙伯爵,大致案情你已经了解了,那么请你回答一下刚才那位先生对你的指控是否属实...”
  雷蒙淡淡地回应道:“我没有杀阿芙拉,我昨晚整晚都在家里睡觉。”
  玛拉立刻反驳道:“如果不是你给阿芙拉的信,她根本就不会去那种地方,你根本早有预谋!”
  “想来你们已经知道达鲁前辈的死因了...”
  雷蒙又解释道:“那么也应该可以理解,我给阿芙拉那份信件也是出于好意,想要她认清邓恩的真面目。那地方你们也去看了,应该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
  赫德森比玛拉要冷静地多,他说道:“邓恩弑师的事儿和阿芙拉遇害是两回事!这个借口,并不能为你洗脱罪名。”
  巴顿也适时说道:“雷蒙伯爵,你也有权利提出对于整个案件的异议,我们会酌情处理...”
  雷蒙耸了耸肩,本来也没打算救这么容易让人信服。
  “刚才我仔细看了一下案情卷宗...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们发现阿芙拉的时候他,她还没死。那么,我有一个疑惑...”
  他眯着眼看了看玛拉,沉声问道道:“我想问一问,这位玛拉夫人,阿芙拉在死之前...到底给你说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