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航海之钢铁舰岛 > 第一三四章 大师兄,你终于回来了

  “什...什么都没说!”
  玛拉脸上闪过了一抹不自然,转而怒喝道:“你这个杀人凶手,别想狡辩了!如果不是你预先在那个望远镜上放置了毒药,阿芙拉根本就不会中毒。一切都是你算计好了的!”
  雷蒙当然知道这个结果,因为卷宗上她就是这么回答的。
  他敏锐地捕捉到了玛拉脸上的慌乱,不急不缓地问道:“那么...你们口口声声说我是凶手,请问我的杀人动机呢?”
  玛丽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雷蒙冷笑道:“你们真不会以为就因为学院那一场比试,我就对从来没见过的人起了杀心吧?”
  玛拉愤愤不平道:“哼!你这种因为一点小矛盾都能残忍谋杀同学的家伙,什么事做不出来?!”
  虽然众人觉得这个理由也很牵强,可现在似乎也只有这么个解释。毕竟就他们了解的情况,这个叫雷蒙的家伙在学院里的名声很不好,保不准就是什么内心变态的家伙。
  听到这话,巴顿打断道:“玛拉夫人,请你不要陈述与本案无关的话题!”
  他刚一开口,一旁的议会元老就开口打断道:“巴顿伯爵,我觉得玛丽夫人说这话也没问题。毕竟就杀人动机这个问题来说,引用旁证也不无不可。”
  整个议事厅的气氛火药味有些浓。
  这次凶杀案,不仅仅是索德罗斯后人和雷蒙的交锋,也是领地贵族两个派系的交锋。
  “换你想杀人,你用这么明显的手段?”
  雷蒙依旧一脸风轻云淡,又说道:“那封信是我给阿芙拉的,那么你们觉得我如果是凶手,会蠢到用这种方式杀人?”
  玛拉似乎早有准备,应答如流,“听说你本来就是一个胆大妄为的狂徒,连高等贵族都敢杀,还有什么不敢?或许这正是你的计谋呢!”
  其实稍微有理智的人都会认为这事儿有些蹊跷。
  但即便是蹊跷,也改变不了雷蒙参与了谋杀的事实。毕竟没有那封信,阿芙拉也不会去那凶案现场,更不会被人暗中下毒。
  毕竟如果雷蒙对阿芙拉没有别的目的,他根本就不会递出那封信。
  这个举动很可疑,也是索德罗斯后人怀疑他的最大原因。
  “听说?呵呵...”
  “我作为领地伯爵,你们没有明确证据证明我杀了人之前,我也根本就没义务来陪你们解释这么多。”
  雷蒙对胡搅蛮缠的玛拉也有了些怒意,不悦道:“我之所以今天来治安处陪你们议审,只是不想你我都成了被人利用的棋子罢了。”
  听到这话,玛拉顿时感觉到了一种以势压人的羞辱感。
  她尖喝道:“呵呵,你还真仗着你的高等贵族的身份,就能为所欲为了?真以为我们索德罗斯家族落魄了,就能任人宰割了?”
  那几个议会元老也适时开口,表明态度,道:“阿芙拉小姐同样是公爵大人册封的贵族,无论是谁谋杀了她,我们都会严惩凶手,绝不姑息!”
  巴顿冷哼一声,也说道:“雷蒙伯爵,你会得到公正的对待,不用担心其他的。”
  这时,
  雷蒙又平静地说道:“既然你们找不到一个确切的动机证明我为什么要杀阿芙拉。那么,现在我帮大家推测出了一个凶手的杀人动机,说出来大家看看是否能解释这一切...”
  听到这一说,
  巴顿眸子一亮,道:“你有权利陈述你的想法,请继续。”
  雷蒙朝他点了点头,接着说道:“我之前听说索德罗斯家族被海盗灭门的事儿就很疑惑...‘血骷髅海贼团’历来的袭击计划都是出了名的缜密,若是灭门行动,就绝对不会留活口,无一例外。就凭阁下几位的实力,说的不太好听,我并不认为你们能从那群穷凶极恶的海贼手里逃生!”
  玛拉立刻质疑道:“呵呵,既然那群海盗不留活口,你又怎么知道的?难不成你和那些海盗还有往来不成?”
  雷蒙多次被这妇人打断,也来了脾气,冷冷道:“我自然有我的消息渠道。而且...我也没义务给你解释那么多!如果你再打断我,那么诸位就自己调查吧,恕不奉陪。”
  巴顿冷着脸说道:“玛拉夫人,请你不要打断雷蒙伯爵的陈述!”
  这话一出,索德罗斯那群后人们这才安静下来。若是雷蒙一心要走,他们除非能拿出确实证据,否则还真没有半点办法留住他。
  雷蒙双眼微眯,继续说道:“海盗打劫,必定有所图谋。索德罗斯家族虽然富裕,可真论钱财,毕竟比不了一些富商,相比灭门的风险要大很多。而我猜测,你们能让血骷髅这种大海贼团窥视,肯定不是钱财,最大的可能是因为你们是索德罗斯的后人!”
  这句话一出,无论是谁,都觉得合情合理。
  赫德森那几个灭门案的幸存者也露出了沉思的神态。
  “可是...既然已经灭门了,那么该得到的应该都得到了。为什么一向不留活口的海盗们,会放你们几个逃出来?”
  雷蒙扫了众人一眼。
  停顿了片刻,他这才又说道:“最大的可能是海盗没完全到达目的,这才故意留下了活口!”
  “那么海盗们的想得到什么呢?”
  “所以,我假设你们手里有一件海盗迫切想得到的‘东西’,不,确切的说更可能是一个不是实物的存在,我暂且称作‘秘密’!当初灭门,海盗们没得到那个‘秘密’,才选择放你们几个活口离开...你们觉得,我说的这个猜想是否合理?”
  听到这里,赫德森几人都露出几分复杂。
  很显然,这个问题他们之前就想到了。
  玛拉不知道想到什么,眸中闪过了一抹慌乱,她打断说道:“你说的这些有用什么用?我们现在讨论的是阿芙拉的死。别狡辩了,你这个杀人凶手!”
  再次被人打断,巴顿也来了火气,怒喝道:“这位夫人,如果你再次打断议审,我有权把你驱逐出去!”
  “不!巴顿大人,这位夫人还不能让她离开。我接下来的某些猜测,和这位夫人还有莫大关系呢。”
  雷蒙冷笑道:“我说这么多,当然是为了解释杀人凶手的动机!”
  众人不明所以,
  巴顿也适时挑起话题,说道:“雷蒙伯爵,你可以继续陈述。”
  这时候,
  雷蒙又继续说道:“据我所知,索德罗斯家族嫡系后人从小就受过严格的防催眠魔法训练,潜意识层设有被催眠的应激魔法...换句话说,旁人根本不可能通过精神法术控制,而得到阿芙拉口中的任何秘密。”
  赫德森此刻已经没了之前的决绝,问道:“你怎么会知道这个秘密?这又和这案子有什么关系?”
  雷蒙没理会他,又继续说道:“阿芙拉又是索德罗斯的唯一孙女。那么...我假设她知道一个不为外人所知的‘秘密’。为那群灭门的海盗,就是为此而来。当然,现在你们已经知道了,那群凶徒是‘血骷髅海贼团’的人!而实际超控的却是邓恩所在的古斯塔夫家族...”
  “海盗们不能通过强迫手段得到阿芙拉知道的‘秘密’,这才制造了灭门案,故意留了几个活口。他们也猜到你们会选择来菲利普领投靠达鲁。按原计划,应该是邓恩会选择取得阿芙拉的信任,然后再慢慢套取那个‘秘密’...”
  “昨日我没有来见你们之前,邓恩弑师的消息之前根本没有外人知晓。而恰巧昨天我给你们说了过后,阿芙拉就被人杀了...”
  说道这里,雷蒙看向了赫德森几人,意味已经很明显。
  巴顿眼中闪过一丝精芒,已经大致猜出结果。他适又时开口,道:“雷蒙伯爵,请直接陈述你想表达的意思。”
  雷蒙道:“很明显,我怀疑你们中有人透露了我给你们说的消息。这才导致邓恩知道事情败露,提前下杀手。昨日那场抓捕行动,莫罗夫人当场被杀。虽然不能从她口中得到更多的消息,可也掩饰不了她是一个擅长用毒的超凡者。而恰巧阿芙拉就是死在中毒上,你们不觉得太过凑巧么?”
  “回到之前的话题...假如我是那个杀人凶手,我的目的只是为了杀人嫁祸,那么我一定会选择快速致死的毒素。而根本不会让阿芙拉还有活到给人说话的机会...”
  说道这里,雷蒙的目光再次落在了玛拉身上,笑的意味深长。
  “如果一个人知道自己要死了,在弥留之际,她见到自己的亲人,你觉得她会干什么?”
  “无非就托付心中的执念。能让阿芙拉放不下的,估计就只有那个‘秘密’了。”
  “我更是大胆猜测,凶手使用慢性毒药的目的,就是为了让阿芙拉心甘情愿地说出心里的‘秘密’...甚至,某些人是专程等待她毒发了,才‘恰巧’出现在凶案现场。”
  说道这里,所有人都看着玛拉,眼中的震惊越来越浓。
  “所以...玛拉夫人,你是阿芙拉在临时前接触的最后一个人,我觉得她应该对你说些什么...”
  雷蒙嘴角微微一样,质问道:“那么,请你解释一下,你为什么会跟着阿芙拉去那个地方?还有,她临死前,究竟给你说了什么!”
  玛拉被这一问,显然慌了神,结结巴巴道:“我...我就是看她状态有些不对劲,这才跟上去的...她...她什么都没说...”
  显然,
  雷蒙刚才说的那一番话震撼了所有人。
  虽然都是猜测之语,可众人都不得不承认这才是最接近事实的一种说法!
  雷蒙盯着玛拉的眼睛再次逼问,字字铿锵。
  “我怀疑,昨天给你们说的那些消息,就是玛拉夫人你透露出去的!是你勾结邓恩,杀掉了阿芙拉,还想把罪名诬陷到我头上!”
  “不...我没有!我没有泄露消息,我也没有杀阿芙拉!”
  “那么...阿芙拉临死前给你说了什么,你为什么要隐瞒!”
  “我...我...我...”
  玛拉已经彻底乱了阵脚,很显然没想到这个谎言该如何去圆,一时竟结巴地说不出话来。
  一旁的赫德森几人也震惊地看着玛拉,瞧她这副模样,哪里看没看出她心中有鬼?
  他们不敢相信,难不成她真的是内鬼?
  吉本心中本来早就有些猜想,阿芙拉恐怕知道些什么秘密。刚才雷蒙说的那一番猜测,实际上他也早就想到过。现在把线索都串联起来,显然真相马上就要水落石出了!
  玛拉此刻的慌乱表情,更是侧面印证了自己的猜想。
  这时候,
  雷蒙哪里会给她思考的机会,乘胜追击道:“这位是领地治安官总长巴顿大人...我觉得我们可以换个方式,能更快捷的的出真相。巴顿大人擅长各种审讯,当然也精通精神控制法术...你既然口口声声说阿芙拉没给你说任何遗言,可否请巴顿大人用法术询问一番?”
  顿了一顿,他胸有成竹又道:“当然,作为公平,我也愿意用同样的方法接受审问!人是不是我杀的,到时候一问便知!”
  这话一出,屋子里所有人都把目光转向了惊慌失措的玛拉。
  高等贵族有豁免权,即便犯了罪,他们也根本不用接受这种精神拷问。现在雷蒙既然主动用想用这种方式来证明自己的清白,那么...谁是谁非,似乎一看就很明了了。
  巴顿哪里瞧不出这个女人慌乱的表情代表了什么,他冷冷地问道:“玛拉夫人,我再问你一遍,阿芙拉小姐临死前,究竟给你说了什么!如果你不说实话,我们治安处不排除会强制对你使用精神拷问...毕竟这关乎到一个高等贵族的清白!”
  “我...”
  玛拉还想狡辩,可她自然也知道自己再也瞒不下去了。
  她扭头一脸苦兮兮地盯着丈夫赫德森,想要求助。
  这时候,吉本已经把她当成了内鬼,甚至也同时怀疑起了她丈夫赫德森。
  他哪里会容许这妇人再狡辩,直接说道:“玛拉,你直接说吧!为了查清阿芙拉的死,即便你不愿意说,我们也会选择同意巴顿大人的提议。”
  众人没想到情势一下陡转直下,明明今天是索德罗斯家族后人来逼问真凶的会审,却没想到雷蒙简单几句冷静的分析,一下子就将危局逆转。
  他不仅仅洗脱了自己的罪名,甚至还有将整件事情剖的水落石出的迹象。
  虽然在场众人不知道雷蒙从哪里得到哪些隐秘的消息,可无论是谁,都不得不承认他这番应对简直无懈可击。至始至终,他们都没从这个年轻人脸上看到任何慌乱。
  那几个旁听的议会元老们更是面面相觑。
  本以为这个雷蒙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色,可现在看来嘛...菲利普大公如此看中他,原来此子不仅魔药天赋,超凡天赋不凡,甚至心机智慧也远超同人...在这些老家伙看来,或许他成长起来,日后又是“强硬派”的一大助力!
  “阿芙拉的死真的和我没关系啊...”
  自己人都不帮自己说话了,玛拉此刻已经完全崩溃了,哭丧道:“她确实给我说了一句话,但那关乎我们家族的最大秘密,不能说啊...”
  吉本听到这话,眸光有些阴晴不定。
  他不确定这个玛拉似乎是在做戏。
  可他能确定,玛拉确实掌握了一个“秘密!”
  这样一看,之前那个叫雷蒙的小子猜测的一切,似乎都成了现实。
  如此冷静的分析,如此缜密心机,这少年心机着实可怕!
  这时候,雷蒙也适时开口,问道:“玛拉夫人,你可以不说阿芙拉给你说了什么。但是,我像确认一点,她留下的那个‘秘密’,你觉得是否是你们被灭族的根本原因!”
  有了台阶下,玛拉哪里还敢犹豫,颤颤巍巍道:“应该...是!”
  听到这话,所有人都愣住了。
  那些索德罗斯的后人们,也终于明白了为何会被人灭门,原来是因为阿芙拉知道的那个“秘密”。
  可究竟是何等惊天秘密,会让血骷髅海贼团付出这么大代价灭门呢?
  这时候,巴顿思忖了片刻也开口道:“玛拉夫人,现在我们怀疑你是‘阿芙拉被毒杀’一案的重大嫌疑人。我们把你留在治安处询问一些情况,直到我们调查清楚整个凶案。”
  听到这话,索德罗斯的后人们虽然觉得屈辱,可也没人开口帮玛拉辩驳。
  即便是她丈夫赫德森,此刻也阴沉着脸,万分悲痛地怀疑自己的夫人是否真的是那个泄露了消息的内鬼!
  玛拉一脸绝望,哭丧道:“阿芙拉的死真的和我没有关系啊...”
  事关重大,吉本毫不留情,冷冷道:“既然阿芙拉临死前给你托了话,为什么你昨天不给我们说?你究竟是何居心?”
  这话让玛拉彻底被孤立了出来。
  她之所以隐藏那个秘密,本来就有私心。本想抱着侥幸独吞这个消息,没想到却把自己逼上了绝境。
  赫德森脸色极其难看,他长叹一声,也对自己的夫人柔声说道:“玛拉,你就老实交代好么?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想隐瞒什么?如果真是你泄露的消息,你说出来,我陪你一起承担...”
  多年夫妻,他终究还是没忍心看自己夫人落到如此境地。
  他已经决定了,若是真是玛拉是内鬼,他立刻自戕谢罪。
  玛拉看着满脸绝望的丈夫,终于忍不住淘淘大哭,说道:“我隐瞒那个消息,只是为了我们的孩子啊...阿芙拉的死,我真不知情啊!我也没有向任何人透露过消息啊...”
  原来,玛拉夫妇有一个剑术天赋极佳的儿子在天澜王都皇家海军学院学习。昨天她听到阿芙拉临时说的那个秘密,立刻就意识到这是他们崛起的机会。她就想着把这个天大的机缘私藏下来,留给自己的儿子...
  没想到,
  弄巧成拙,
  反而让自己成了凶案的最大嫌疑人。
  现在,
  即便是玛拉说出了这番话,已经没人再会相信她了。
  索德罗斯家族的人脸色都变得极其难看。
  无论玛拉是否和阿芙拉的死有关,这个自私的妇人已经让他们的颜面丢尽了。
  吉本气得脸色青紫。亏得他还各方跑关系,求得了几个元老来主持公道,现在看来...一场逼问真凶的议审,却变成了“贼喊捉贼”的闹剧。
  所有人明白,一切的一切,“血骷髅海贼团”恐怕才是幕后真凶。
  即便雷蒙还有些嫌疑,可阿芙拉的死八成和他没有关系。
  反而,玛拉的内鬼嫌疑却越来越重。
  事情到这个地步,那几个议会元老脸皮也挂不足了,纷纷把把火气撒在了索德罗斯后人身上,气急败坏地转身离开。
  “哼!你们家族的这些丑事自己解决就好...还有脸叫我们来主持公道?”
  “吉本啊,看在多年的老友份上我才来帮你,没想到你们居然闹出这些笑话...”
  “哎...你们好自为之吧。”
  “...”
  ......
  赫德森看着已经哭得不成人形的妻子,又望了望身边众人。
  他一脸羞愧,自责道:“对不住大家了...这事儿既是我夫人惹出来的,我自然也脱不开责任...”
  说着,他像是做出了什么决定,咔嚓一声抽出了腰间长刀,根本没有半点犹豫,一刀捅在了自己的腹部,自戕当场。
  “哎...”
  吉本早就察觉赫德森要干什么。
  不过,他也没有阻止,只是叹息着闭上了眼。
  闹出这事儿,
  必定是要有人要站出来承担后果的。
  “赫德森,你别抛下我啊!”
  玛拉见着倒在血泊中的丈夫,后悔莫及。
  她没想到因为自己的一时贪念,竟然害死了自己的丈夫。她惨叫一声,像是浑身力气被抽干了一般,瞬间就瘫软在地,晕了过去。
  雷蒙看着眼前一幕,脸上始终毫无波澜。
  .......
  众人以为事情就以这样闹剧收场的时候,
  突然,
  议会大厅外外缓缓走进来一个瞎眼老头,
  “凶手在这里,阿芙拉的死和玛拉没关系...也和那个小子没关系!”
  说着,
  老头把肩上那个不知死活的黑衣人丢在了地上,
  引的众人面面相觑。
  这不是家族里看门扫地的那个瞎眼老头么,他...不是哑巴?
  居然还抓住了凶手?
  只有吉本愣在了那里。
  他瞧着犹如出鞘利剑的瞎眼老头,眼中闪烁着激动的神采,口中喃喃自语。
  “大师兄,你终于回来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