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航海之钢铁舰岛 > 第一五九章 安娜

  “喂喂喂...马修,你有没有搞错!”
  伊利亚还没玩尽兴,气鼓鼓地被马修拉出了酒馆。
  她嘟着嘴,嚷嚷道:“怎么这就走了,我还没玩开心呢!听说酒馆午夜还有兔女郎表演呢...”
  马修却没理她,急声说道:“改天带再带你来,我现在回去有急事!”
  瞧自家哥哥这严肃的表情,伊利亚知道拗不过,嘟嚷道:“哼!那你下次带我去‘枪火玫瑰酒馆’玩。我听我同学说,那里才是天澜最好的酒馆。不然...我现在就不回去!”
  “好!”
  马修着急回去弄藏宝图,随口就应下。
  一秒后,他才回过神来,
  他脸色猛然一变,果断改口拒绝道:“不行!我绝对不会带你去王都的酒馆,老爹知道了一定会打断我的腿的!”
  伊利亚气鼓鼓地说道:“可是你刚才答应了!”
  “哎哟,伊利亚,酒馆有什么好玩的?我们这次不是来冒险的么...”
  马修像是想到什么,眸子一转,喜道:“我给你说啊...我们家传的那张臧宝图上的信息已经被解读出来了,明天我们就可以去寻宝探险了!真要找到宝藏,哥哥我的‘三年家族考核’直接就可以宣告胜出了,哈哈哈...”
  “啊?你说的是祖母奶给你的那张藏宝图么?”
  伊利亚也瞬间被待了兴趣,眨了眨眼说道:“可是,之前你是不找了王都最厉害的【博学家】们都没办法...怎么会突然就解读出来了?”
  她像是猜到了什么,又追问道:“难道是刚才那个瞎了一只眼的奇怪剑客?”
  这时候,马修身边那个身材火爆的年轻女孩也开口道:“马修,你怕不是遇到了骗子了吧?刚才那家伙我也看见了,他身上衣服都是几年前的款式了,还洗的颜色都掉了...八成是什么落魄贵族,或者是没钱的穷鬼,故意买了的旧衣服撑台面,混在酒馆等着钓大鱼呢...”
  “那个人...很厉害的。”
  马修撇了苏珊娜一眼,毕竟是自己的未婚妻,他也没好多说太难听的话。
  本来不想给她们说得太详细,可看这架势,自己要是不解释清楚,估计伊利亚的话题又得跳到“枪与玫瑰酒馆”上去了。
  “今天我在佣兵工会...”
  想着,他便把今天碰到雷蒙的事情简要叙述了一遍。
  伊利亚听着双眼冒着崇拜的金星,惊呼道:“哇...居然有人真的通识尼克斯古文的啊!太厉害了...他这么年轻,难不成已经是【大博学家】了么?”
  听到这番叙述,一旁的苏珊娜眼中闪过了一抹奇异的光芒。原来,这胖子这么火急火燎地要走,居然是想回去检验那张藏宝图!要是真的成功了...
  她再看向马修,眸子一转,居然第一次主动将手挽了上去,显得格外亲密。
  待得几人回了饭店,
  临别时,苏珊娜居然罕见地亲了马修的脸颊,送了他一个风情万种的晚安吻。
  待得看着人都进了房间,
  伊利亚扭头看着哥哥马修那久久回味的猪哥样,瘪了瘪嘴。
  “我说我亲爱的哥哥,你不会真的觉得苏珊娜那个女人爱上了你吧?”
  在她看来,自己这个哥哥身材矮胖,还长得挺丑。若不是他是“雷鸟商会”的未来继承人之一,他哪里能有这么漂亮火辣的未婚妻。
  平日里那么精明的一个家伙,怎么就看不穿那个爱慕虚荣的女人根本没把心放在他身上呢。
  “这你就不懂了...家族联姻本来就是先有婚姻,再慢慢培养感情的。”
  马修却不以为意,傻呵呵的笑着,像是在回味刚才那美妙的触感,又道:“你没发现最初苏珊娜确实很讨厌我,可现在她已经慢慢不排斥,反而有点喜欢上我了么?”
  “没发现...”
  伊利亚扶了扶额叹道:“马修,你没救了...”
  “算了。”
  马修也不打算继续争论下去,耸了耸肩道:“伊利亚,你以后嫁人也就懂了。”
  “哼!我才不愿意呢!”
  伊利亚不满道:“要我嫁给一个不喜欢的人,我宁愿像‘兰斯姑姑’一样孤独终老!”
  ......
  午夜至,
  红龙酒馆人头攒动,气氛已经浓郁到了极致。
  雷蒙一边喝着酒,一边用手指在吧台上敲击着,嘴中还用自己才能听得清的细语嘀咕着,“三名序列6的、八名序列7...天澜海军的阵仗不小啊。金牙那边会是谁来的呢?”
  他已经感知到那几个拥有强大的炁的超凡者通过贵宾通道上了酒馆三楼。
  不过片刻后,楼上传来了气息暴起的动静,不过转瞬就被另外三道同样强大的的气息给瞬间镇压了下去。
  显然,短暂的交锋这就已经结束了。
  雷蒙砸了咂嘴,略显无趣地嘀咕一声:“啧啧...看来金牙来的人实力不太强啊。”
  酒馆的音乐很大,
  三楼的这点动静还并没有吸引旁人的注意,便消停了下去。
  雷蒙脸色微醺,又灌了一口酒,这才缓缓起身。
  自从他之前从酒保口中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就猜到了这个结果。
  天澜王室谍报机构的人都知晓了这次秘密会面,有埋伏也理所当然。
  ......
  红龙酒馆后门的小巷。
  这里堆满了空的酒桶和玻璃酒瓶,垃圾桶里有只流浪的黑猫正在翻找丢弃食物,它找到了半条海域,叼在嘴里跳上了矮墙。而墙角的那泡尿迹还冒腾着热气,一分钟前,这里的两个醉鬼被人丢到了另外一条街区。
  月光倾洒而下,墙角的阴暗处,隐约可见几个黑衣人正全神戒备地警戒着。他们是天澜王国最精锐的谍报机构“皇家海军军情五处”的精锐战力。
  不多时,一辆蒸汽机车突突开了过来,堵在了小巷口。
  三个穿着黑色斗篷的军官神色严肃地从酒馆后门走了出来。他们手中还拎着一个麻袋,装着一个还在挣扎的活人。
  “嘿嘿...金牙海贼团九番队队长【联络官】约瑟琳,没想到居然掉到了这么一条大鱼。”
  “除了金牙古列夫,这是金牙海贼团最后一个逃掉的重要干部了。”
  “啧啧,居然妄图贿赂王国皇家监狱典狱长卜诺德大人的秘书,这家伙还真够大胆啊...你说她这么做到底想干嘛?”
  “不知道呢...说不定金牙还有什么秘密计划吧。”
  “丧家之犬罢了!没了金牙舰队,还断了一条手臂的古列夫,再也掀不起什么大浪了。”
  “...”
  布劳斯是天澜“军情五处”这片区域的总负责人,这次秘密抓捕计划就是他在负责主持。从布局到抓捕整个行动完全没有任何意外,也很顺利地就抓到了这条大鱼。
  此时此刻,他的心情不错。
  “好了,行动完美结束!我现在把这个金牙余孽押送去王都交差,多谢两位同僚!”
  “客气了。路上小心一点。”
  “嗯。”
  另外两个序列6的高手完成了任务,也没打算多耽搁,各自掉头离开了。
  “啧啧,这次任务还真容易啊...”布劳斯拍了拍还在挣扎的猎物,将麻袋放入蒸汽机车厢里。他刚想锁上后备箱的门。
  可突然,他觉得劲风袭来。余光一瞥,惊恐地发现自己身边突然多出了一个戴着狰狞鬼面,罩着黑斗篷的人来!
  “危险!”
  布劳斯刚想有所应对,突然就觉得脖子一凉。他面露惊恐地想要捂住那转瞬又变得温热的脖颈,却发现生机已经瞬间被这断头一刀抽干了。
  “这是什么阶位的高手,怎会如此恐怖?”
  布劳斯从来没想过自己会一个照面就丢了性命。
  “好快的刀...”
  这是他生前最后一个念头。
  ......
  “糟糕,布劳斯有危险!快回去!”
  另外两个还没走远的序列6的高手在雷蒙动手的瞬间也感受到了那股强烈的气息波动,可当他们回头的时候,就已经看着布劳斯的身首异处,倒在了地上。蒸汽机车旁,流了一大滩猩红刺眼的鲜血。
  而机车的后备箱,那个被捆的严严实实的金牙余孽也不见了踪影!
  “罪犯被劫了...能瞬间干掉布劳斯,空怕是序列5的高手!”
  “刚才动手到我们发现,最多不超过五息世间...现在一点都感知不到动手人的气息了,恐怕不仅仅有掩盖气机的手段,逃遁速度也超乎想象!”
  “哎...上报总部吧。”
  ......
  约瑟琳是绝望的。
  今晚她来约见一个已经秘密沟通了几个月的天澜王国高层,可没想到还是中了埋伏。她被捆绑装入麻袋,意识却还很清醒。
  她知道,三个序列6的高阶超凡者,除了金牙老大没人能救的了她。可惜...老大还在天澜,而且自身状况很非常不妙。
  约瑟琳本以为这次栽定了,却不想刚被人放入车厢,像是听到了一声剑气破风的声音,然后...她发现自己居然又被人扛了起来,然后以一种近乎恐怖的速度奔跑逃离了很远...
  待得麻袋被人解开,约瑟琳再次见到了光线。
  这是一间逼仄的小屋,屋里的油灯很昏暗。
  她的面前,蹲着一个带着狰狞鬼面面具的家伙。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
  “没想到居然是金牙的联络官...”
  雷蒙打开麻袋,看到里面的人也微微有些意外。
  他解开了约瑟琳口中的封铁,让她能够开口说话。
  约瑟琳有着一头黑色的漂亮头发,高鼻梁,身材婀娜高挑。如果不是她右眼上有一条蜈蚣一般的狰狞疤痕影响了颜值,大致也算得上一个大美人。
  雷蒙再打量她,约瑟琳也在打量雷蒙。她略带惊恐地看着面前这个带着鬼面面具,完全摸不到气息的斗篷人。
  “你是谁?”
  约瑟琳脸色不太好看。显然这戴面具的家伙从军情五处手中救了自己,可他却并没有给自己松绑的意思。
  显然,对方的目的也不是救自己那么简单。
  这时候,
  她听着那个面具男突然开口了。
  声音低沉而沙哑,听上去像是故意如此。
  “问你几个问题,回答让我满意了,我就放了你。”
  “哼!”
  即便是脖子上带着【禁魔圈】,浑身被捆绑的结结实实,此刻的约瑟琳晶眸中也始终流露着一股桀骜。
  在她想来,如果对方是想通过她知道古列夫船长的下落,简直是痴心妄想!她自己就是精神力强大的法师,也根本不惧各种精神拷问。
  约瑟琳啐了一口,“呸!你们这些卑鄙的家伙,休想从我口中得到任何消息!”
  雷蒙没理会她,直接问道:“安娜·坎贝尔死了么?”
  约瑟琳听着一愣,她本以为这家伙也是军情五处欲擒故纵的把戏,可不想这人居然问出了这么一个问题。
  她晶眸一转,问道:“你不是天澜王室的人?”
  雷蒙冷冷道:“不是。”
  约瑟琳想了想,又问道:“你认识小公主?”
  两年前小公主被天澜海军活捉,天澜国所有人都知道这事儿。她想不出编造这种信息有任何意义。
  “认识。”
  雷蒙点了点头,“她现在还活着么?”
  约瑟琳越来越疑惑了,不答反问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如果说眼前这面具人是天澜的人,这种问题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可如果不是,他问这个问题的动机又是什么?她可不觉这个世界除了他们这些前朝遗臣,还有人会关心小公主的死活。
  雷蒙语气中毫无任何感情,道:“你只用回答我的问题就好。”
  “哼!你不说你想干什么,我再不会回答你任何问题!”
  约瑟琳享用沉默抗拒这种问题,
  却下一刻,她却听着那面具男说道:“我奉劝你不要耽搁时间。天澜军情处的人有擅长气息追踪的超凡者已经开始循着痕迹搜捕了过来,大概还有一刻钟就会查到这里。你的气息已经被锁定,多耽搁一分钟就多一分危险...”
  听到这话,约瑟琳脸色微微一变,这个带面具的家伙把自己拿捏得死死的!
  “小公主还活着。”
  “安娜真活着?!她现在在哪儿?”
  这接连两问,约瑟琳明显察觉了这语气中的惊喜与期待。
  听这语气,这面具男似乎还是小公主的旧识?
  约瑟琳好奇道:“你问这个干吗?你到底是谁?”
  雷蒙语气中略有几分急切,“你不用关心这么多,给我说她在哪儿就行了。”
  约瑟琳眸光一闪,也没隐瞒的意思,说道:“据我所知,她现在被关押在天澜王都某个秘密的监狱中。”
  “具体的哪座监狱?”
  雷蒙追问道。
  就他所知,整个天澜王都就不下十座监狱。
  约瑟琳摇了摇头,说道:“这也是我想知道的...我们调查了两年,也没有多少线索,只知道她还活着。这次好不容易通过关系贿赂到了一个天澜王朝典狱处的高层,想通过他了解一些情况。没想到还出了意外。”
  “好,你可以走了。”
  “???”
  就这样?
  约瑟琳完全没想到,这家伙居然就问了这么几个简单的问题就放了自己。可她还在愣神的片刻,就看到自己身上捆绑的铁索已经松开。
  再一定定睛,屋里再没了那个面具男的人影。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他是什么人?
  ......
  次日清晨,
  一则劲爆短讯传遍了整个“提亚路棕熊领”。
  昨日午夜,天澜军情处抓捕行动遭遇神秘高手袭杀。天澜军情处棕熊领最高执行长官,序列6高手布劳斯·奎克被凶徒杀害!同时,凶手劫走了王国重犯,原金牙海贼团九番队队长约瑟琳·帕西。现通告如下,悬赏1500万夸克通缉昨日劫案的凶手,提供关键线索者获得100万夸克...
  “什么?!昨天那家伙还杀掉了序列6的布劳斯?!”
  当约瑟琳看到报纸上的短讯时候,惊讶的无以加复。昨天他可是和那个几个天澜局军情处的家伙交过手,那些人有多厉害,她一清二楚!
  那个戴面具的家伙,居然在那几个强者眼皮底下杀了人,还把自己救了出来?
  约瑟琳觉得这一切都有些梦幻。
  她昨夜稀里糊涂被救了,然后被问了几个无关痛痒的问题,又莫名其妙地被放了...
  她本以为这是天澜军情处欲擒故纵的把戏,可等了一夜也没见到任何人上门来找自己。
  反而一大清早还看到了这条劲爆的短讯。
  ......
  “喂,哥哥,你快看今天的报纸!出大事儿了!”
  伊利亚也不避讳,直接推开了马修的房间,然后看见了少儿不宜的一幕。
  大床旁的地毯上,各种衣服乱丢了一地,
  自己那胖子哥哥睡得死死的,而他旁边还躺着一个光溜溜的女人。
  定睛一看,不是苏珊娜又是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