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航海之钢铁舰岛 > 第一六一章 一言不合就想抽刀的坏毛病

  棕熊领有专门往返尼格尔火山群岛的大型战争渡轮,排水量差不多相当于前世的巨型远洋轮。这种大型海船,不仅能抗巨型风浪,更重要的是遇到大型海兽袭击也有强大的火力能将其击退。安全系数比小船高很多。
  雷蒙跟着马修一行人上了船,佣兵们则扛着帐篷绳索一类的探险装备跟在后面。
  从这里到尼克尔火山群岛大概有三天的航程,他们会在船上渡过这几天。
  伊利亚这还是第一次出海远航,也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探险。她上了渡轮后,整个人就像是放飞了自我般,兴奋地上蹦下窜。
  马修对这个妹妹也无可奈何,朝着雷蒙笑了笑,说道:“尼古拉斯兄弟,让你见笑了。我这妹妹没出过远门,日后有冒犯的地方,你可要多担待一点。”
  “嗯。活泼一点挺好的。”
  雷蒙也没在意,反而余光瞥了一眼胖子身边形影不离的苏珊娜。不知道为什么,这女人从见面到现在,对自己的敌意也越来越浓。
  “兄弟,你昨晚给我说的那个法子还真神咯!”
  这时候,马修兴奋地说道:“昨晚我把那藏宝图拿回去拿火一烧,然后浇了太阳花汁,居然真就出现另外一幅地图...”
  说道这里,他那肥硕的身躯贴了上来,神神秘秘地说道:“地图上标注了一个从来没有被人发掘过的古代遗迹。这次,我们发财了!”
  这家伙似乎对武技魔法什么的没兴趣,谈到遗迹首先想到的都是钱,这和其他超凡者探险目的很显然不太一样。
  雷蒙有些疑惑,笑着问了问:“你好像很缺钱?”
  按理说,这家伙既然是“雷鸟商会”的继承人,应该是不缺钱的。即便是探险寻宝,也用不着他本人来的。
  “我家里倒是不缺钱...不过我挺缺的!”
  马修解释了一番,略显苦闷道:“这不,‘三年家族考核’马上要结束了么?这次我要是没挣够足够多的钱,输了就会很难看。或许连主家继承人的身份都要被人给剥了...”
  听了一阵,雷蒙才明白了其中缘由。
  原来掌控“雷鸟商会”的贝勒家族是一个庞大的族群,马修这胖子虽然是主家的唯一继承人,可并不代表其他旁系的族人们愿意把生意掌舵权交给他,暗中争夺也不断。所以,这才有了为期三年的考核。
  贝勒家族中所有适龄的继承人都会参与,他们不能向主家寻求资源支援,只能依靠自己的经营手段赚取利润。而且整个考核过程每一笔账都要求有详细的进出记录,最终成为评判胜负的结果。
  如果马修这个贝勒主家第一继承人的身份没有绝对优势的钱财获得第一,那么其他族老们或许会质疑他是否有能力继承整个大家族。
  “家族旁系里还有个基茨·贝勒的家伙,他两年多的时间内已经赚取了好几亿利润了,我现在才不到一亿。现在距离考核结束还有不到半年时间,我想用正常途径赢他,几乎不可能。所以才想到了家里的那张藏宝图,来这里碰碰运气...”
  雷蒙不解道:“文物也算利润?那不是容易作假?”
  这考核规则看上去很严格,可细想能作假的地方也挺多。
  “当然不算...可是可以作为运作资金啊!”
  说道这里,马修指了指随行的那个老头,瘪嘴道:“那边那位就是家族里的考核官,我的所有资金来源他都会记录下来。自然,他也会监督整个挖宝过程,防止我作假...”
  顿了顿,他继续说道:“只要我真的挖到了宝藏,然后卖个几十亿,我再拿这笔钱随便去倒腾点大宗货物转个手,想弄个几亿利润就很简单了。”
  “原来是这样啊。”
  雷蒙也恍然了。想了想,他又说道:“那就是说,即便现在又一大批很便宜的魔药卖给你,也不能算你的考核业绩?”
  “是啊!除非我真挖到了宝藏,然后有充裕的资金吃下货物,转手卖出去的利润才算是考核业绩。”
  胖子说道,又皱了皱眉,嘀咕道:“魔药的确是一个暴利行业,可也不用考虑了...现在天澜的高品质的大宗魔药都出自‘天澜魔药师工会’,分销权也全被像是巨鲸商会那样的一流商会掌控得死死的,根本不可能有外流的。”
  雷蒙听到这话,不知想到了什么,眼底浮现了一抹异色。
  这时候,
  马修又换了个话题说道:“兄弟,你看今天的报纸了么?”
  雷蒙故作不知,“还没呢,怎么了?”
  马修听着小眼一亮,一脸八卦之火熊熊燃烧的表情,“我给你说啊,昨晚棕熊领发生了一件天大的事儿!就在我们昨晚去的红龙酒馆后巷!”
  说道这里,他停了一下,兴奋地问道:“对了,尼古拉斯兄弟,你是什么时候走的?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动静?”
  “你们走了没多久,我就走了。也发现没什么动静啊...”
  雷蒙耸了耸肩,大概猜到了这家伙准备说什么。
  “哎呀,那就太可惜了。你没听到动静,大概也错失了看到一个绝顶剑客的好机会...”
  果不然,这胖子又神采奕奕地说道:“我给你说啊,昨晚天澜军情处棕熊领最高执行官就在红龙酒馆后面的小巷被人给杀了!据说是一刀断头,杀人的是一个高序列的超级剑客...我还听小道消息说啊,那家伙手持一柄三米长的神兵大黑刀,从天而降,唰唰一刀斩断的机车,又是一刀斩了数十个军情处的高手。还有啊,听说那个神秘剑客头生双角,胳膊比我腿还粗...”
  “...”
  雷蒙先听得还对劲,可听着听着,突然就觉得味道有点变了。
  他低头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胳膊,虽然很健壮,可也根本没这胖子的大象腿那么粗啊。
  还有...自己手里这把破铁剑,什么时候成神兵了?
  马修说完,还有些意犹未尽的样子,叹道:“哎哟,可惜了...要是我再晚走一会,说不定能一睹那绝世剑客的惊世风采呢。”
  雷蒙听着眼皮一抽。
  原主就在你眼前,你不是看了很久了么?有你说的这么玄乎么?
  二人在甲板上有一句没一句地聊了一会,
  这时候,伊利亚那丫头也跑了过来。
  雷蒙看着这丫头毫不顾忌地盯着自己的脸看了好半天,像是研究什么艺术品一样仔细。
  她一双美眸像是会说话一样,欢快地眨呀眨,看得雷蒙很不自在。
  可偏偏,这天真烂漫的性格又让人心生不了不悦。
  伊利亚看了好一会,这才说道:“大叔,你的眼睛是怎么受伤的啊?”
  顿了一顿,她像是发现了什么稀奇的事儿,语气欢快地补充道:“要是没有左眼上的这块疤,我觉得大叔你还是挺帅的!”
  “...”
  雷蒙没理会这小丫头。
  一旁的马修却板着脸,出言喝止道:“伊利亚,不许无礼。”
  “略略略~”
  伊利亚朝哥哥做了一个鬼脸,根本没把这话当回事儿。
  “马修,我有些乏了...”
  而这时候,马修身边的未婚妻苏珊娜也一脸困意,表示要回房休息。说完,她也不待看旁人的脸色,自顾自地就转身离开了。
  胖子哪里受得了这等撩拨暗示,精虫上脑地点了点头。
  “兄弟,我先回房休息一下,晚点再见。”
  说完,这货一脸急不可耐,屁颠屁颠地跟着苏珊娜回了房间。
  伊利亚看着自己哥哥这猪哥样子,瘪了瘪嘴,嘀咕道:“哥哥真是没救了...”
  想了想,她问道:“大叔,你觉得那个女人真的喜欢我哥哥么?”
  伊利亚也觉得很奇怪,明明来棕熊领之前之前,这女人对自己的哥哥都还是一脸高冷的样子,怎么突然昨晚就钻上了马修的床?
  难不成真是哥哥说的那样,两人相处久了,日久生情?
  雷蒙自然也瞧出了一些门路,可他没兴趣去管别人私事,随口就道:“我觉得他们感情挺好的啊。”
  伊利亚显然对这个回答不满意,可她自己又想不出哪里不对劲。
  这时候,她抛开了自己哥哥的问题,转而又笑意盈盈地朝雷蒙问道:“大叔,昨天我哥哥说你再问我们家族有没有‘艾华利斯·贝勒’?你在哪里听说过这个名字的啊?”
  这丫头显然也很聪明,看着雷蒙不怎么想搭理她,便用这个问题挑起了话题。
  雷蒙看了她一眼,问道:“你认识那位夫人?”
  伊利亚歪着小脑袋想了想,说道:“嗯。我有一个姑姑以前就叫这个名字...不过,她现在更喜欢别人叫她‘兰斯夫人’!”
  “兰斯夫人?”
  雷蒙眉头微微一皱,只有已婚女士才会被称呼夫人。如果真的是马克老爹口中的那个人的话,这么多年嫁人了也不意外。
  他想了想,又问道:“天澜王都还有别的做珠宝起家的贝勒家族么?”
  “没有!整个王都只有我们这一个‘贝勒家族’,几百年的老商行了。而且做珠宝的圈子很小,如果有,肯定都相互认识。”
  伊利亚眨了眨眼,又好奇道:“大叔,你还没给我说你怎么知道我姑姑的名字的?”
  这样一说,大概率就是同一个人了。
  这下,老马克的嘱托也有了着落。
  雷蒙想着日后肯定是要去一趟这个贝勒家族的,便说道:“家族里的一个长辈曾经在王都游历,结识了艾华利斯女士。多年未见,他想我来帮他少捎个信。”
  “哦。姑姑现在可是很少见外人的...”
  伊利亚眸子一转,不知道想到什么,说道:“你可以跟我们一起回王都,到时候我给你引荐啊?”
  雷蒙想了想,道:“嗯...如果手头没其他事的话,也行。”
  伊利亚甜甜地笑了笑,又问道:“哥哥听说你懂尼克斯古语,你是博学家么?”
  听到这个问题,雷蒙只能继续编造自己的身世,说道:“我的祖上曾经专研古代文明的历史学家,所以我懂一些尼克斯古语。”
  “哦?祖上是历史学家啊...那就他的长辈肯定不是水手了。”伊利亚心中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绣眉微微一皱。既然如此,他口中的那个长辈,大概也不是姑姑苦等了二十多年的那个人了。
  伊利亚毕竟是出生商贾世家,她和哥哥马修一样,有些自来熟。
  雷蒙没怎么搭话,可这丫头却总能找到话题把天聊起来。
  不由地,他就想到噜噜那个总是一句话把天聊死的家伙。
  果然啊,要和这些情商正常的人待在一起时,才不会那么闷。
  这时候,伊利亚又问道:“大叔,你是剑客么?”
  说着,这丫头还大胆地伸着手指摸了摸他腰间挂着的长剑。
  雷蒙哭笑不得,“嗯...算是吧。”
  刚才他差点就条件反射地拔剑,要砍掉那只意图“夺走”自己兵器的咸猪手了。
  伊利亚又眨了眨眼,问道:“大叔,你剑法厉害么?”
  这丫头像是打开了话匣子,问题一个接一个。
  这一刻,
  雷蒙突然觉得话痨好像也不那么好了。
  他想把天聊死,便冷冷地说道:“不怎么厉害。”
  “哦!”
  可不曾想,听到这话,这伊利亚这丫头反而还来了劲儿。
  她突然就兴奋了,说道:“跟我们一起的库克学长也是剑客呢!有机会你可以向他请教一下剑术的...我给你说,学长剑法真的超级厉害的哟!他可是皇家学院名人榜排名前一百的明星学员呢...”
  “...”
  雷蒙脸皮尴尬一抽,不知道回应什么好。
  伊利亚瞧着雷蒙的表情并没有自己预想的那么激动。
  她想着大概这种偏远领地来的贵族消息闭塞,不知道“天澜皇家学院前一百名”的含金量。
  她晶眸一转,又问道:“大叔,你听说过大剑豪索德罗斯吧?”
  雷蒙挑眉奇怪地看了她一眼,“嗯,听说过。”
  听过就好!
  伊利亚晶眸中精光一闪,又解释道:“库克学长可是得了索德罗斯剑法的真传哟!他的剑快得让人看不清,真的超级厉害的...”
  又是一句超级厉害...
  听得人感觉怪怪的。
  “哦。”
  雷蒙皱了皱眉,回想了一下。天澜皇家海军学院似乎是有典藏索德罗斯一册完整的高级基础剑技。游戏里需要完成很麻烦的任务链,刷满天澜学院某位院长好感,才能学到这技能。
  这一想,伊利亚这丫头似乎说的也没错了。这个库克如果真是学到了这门剑技,剑法恐怕在序列8中也算是厉害了。
  “大叔,你怎么就一点都不惊讶的?”
  伊利亚整个人都不好了,她觉得莫名有种挫败感。
  像是自己满心期待地给人炫耀一个宝贝,本以为对方会惊呼连连,却不想那人却一脸见惯不怪的表情,平静地回应了一个“哦”。
  怎么可能?!那可是索德罗斯大剑豪的传承,黑海最厉害的剑法也!
  身为剑客的他,怎么会就没半点惊讶!
  难不成眼前这奇怪的大叔是个假剑客?
  “我为什么要惊讶?”
  雷蒙愣了一瞬,话刚一出口,这才觉得不对劲。
  自己不是要把天聊死么?
  想着,他努力做出了一个后知后觉的惊讶的表情,又改口道:“呃...其实我超级惊讶的!”
  “骗人...”
  伊利亚看着他这蹩脚的演技,目光幽幽冷冷地盯着他,像是看怪物一般,嘀咕:“大叔,和你聊天好无趣啊!”
  哟呵,无趣就对了!
  雷蒙觉得自己的战术很成功。
  可是...
  “不过...”
  就这时候,他就看着那丫头板着的脸突然噗嗤一笑,瞬间就炸开了灿烂的笑容。
  “哈哈...大叔,我从来没遇到你这么特别的人也!”
  然后,哔哩吧啦,这丫头兴奋地完全停不下来了...
  “...”
  雷蒙苦着脸,彻底无奈了。
  人家又没恶意,总不能一刀把她砍了吧?
  咦...
  我这是丧尸砍多了的后遗症么...
  怎么一不顺心就想抽刀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