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航海之钢铁舰岛 > 第一八二章 你没资格让我拔剑

  你们是一个个来,还是一起来?
  伊利亚听着雷蒙突然开口,先是愣了一瞬,随即满眼冒着崇拜的小星星。
  唷...
  这仇恨拉的,比自己可狠多了!
  这话好霸气啊!
  果不然,
  雷蒙这话一出,贾德那些人顿时觉得受到了一万点嘲讽暴击。
  “呵呵,也不怕风大了闪了舌头!就你,还用得着我们一起上?”
  贾德仿佛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冷笑着说道:“既然你自认剑术了得,那么就让我来领教一下阁下高招!”
  终于要打起来了!
  见此,伊利亚小脸一阵兴奋,手舞足蹈地摇旗啦喊,“老师,加油!我看好你哟~”
  雷蒙缓缓起身,抬眉看了贾德一眼,懒洋洋地说道:“那你出招吧。”
  贾德瞧到他这一脸没睡醒的样子,立刻又是觉得受到了羞辱。
  你这家伙居然如此轻视我?
  他怒喝道:“你不拔剑?”
  “看看你有没有资格让我拔剑吧...”
  雷蒙歪了歪脑袋,打量了一下他因为怒意而变得暴躁的炁,微微摇头。
  心中一叹,大概是没资格了。
  他想到了当初老瞎子的教诲,剑客的怒意可不是发在这种没用的地方上的,
  这种连自己的脾气都管不住的剑客,还没出手就输了三成。
  “你不要后悔!”
  听到这话,贾德此刻就像是一个被引爆的炸药桶,他心中已经愤怒到了极致。
  他好歹也是皇家学院小有名气的剑术高手,对面这个家伙居然敢如此轻视自己?
  既然如此,那么你就要做好为你的狂妄付出代价的准备!
  说时迟那时快,
  这嘴炮刚打完,战斗便一触即发。
  众人只见贾德浑身淡黄色真气暴涨外溢,翻滚的气浪震得衣袍猎猎作响。他捏着剑柄的刀手背更是青筋暴起,显然正在蓄力。只要这一刀抽出,必定要将那狂妄的家伙一刀劈死!
  而另一边,雷蒙像是完全没反应过来一样,浑身没有半点真气涌现的迹象。
  这一对比,显然其实就落了下乘。
  “哈哈...你看那家伙不是被吓傻了吧?”
  “大概是没被贾德那浑厚的真气给吓到了,连出手都办不到了。”
  “我听说那些偏远海域,序列8就算是高手了,魔药也粗劣的很。可能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同样序列阶位,会有这么大的真气量差距吧?哈哈哈...”
  “那家伙怕是不知道贾德的剑有多快!即便他真有些本事,现在这么托大,连真气都不运转,也输定了!”
  “是啊,本事到不见得多大,这眼力劲儿就太差了。贾德最擅长的就是‘蓄力斩’,现在家伙给了他足够的时间蓄力,这一刀的威力连序列7的超凡者都要吃大亏,那家伙肯定接不下来。贾德赢定了!”
  “...”
  那一群跟着来的贝勒家族年轻人们,瞧到这一幕,纷纷开口嘲讽。
  就这时候,
  蓄力到极致的贾德突然发力了!
  他右手猛一抽刀,就势要一刀斩下...
  咔!
  诡异的一声脆响。
  剑刃刚刚弹出了一寸,出鞘声便戛然而止,剑刃又被压回了剑鞘之中。
  “怎么可能?”
  贾德瞳孔一缩,体内那蓄积股想火山爆发的力量,突然像是被人堵住了一般。
  他低头一看,惊愕地发现一柄缠着布条的剑鞘压正在了自己拔剑的手臂上。他想发力,却被这剑鞘压得动弹不得,无论他想从哪个方向抽刀,那柄剑鞘始终巧妙转换力道,压得他连刀都抽不出来。
  好快!
  这剑柄是什么时候压在自己的手臂上的?怎么可能比我抽刀还快?
  贾德心头大为惊恐。
  这番场景,竟然和刚才被猴子抓住剑鞘动弹不得的境况一般无二。
  对面那家伙明明没有真气涌动,他是怎么办到的?
  瞧到这一幕,
  一旁伊利亚这个合格的人形嘲讽器再次发动,嚷嚷道:“喂喂喂...贾德,你算吧...我老师要是剑出了鞘,刚才那一照面,你命就没了。”
  说着,她还不忘补刀到:“都说了,你剑法差,要请教就得对老师尊重一点。这下被打脸了吧,知道我老师的厉害了吧?”
  这阴阳怪气的话听得雷蒙都略觉不适,更别说对面的的贾德。
  果不然,
  怒意冲头,力量陡增三分。
  “啊!”
  这时候,贾德猛地大喝一声,浑身外溢真气再暴涨几分。
  他知道强行拔刀不可能,握剑的右手立刻松手一抖,急速躲开了压在手臂上的剑鞘,迂回再次握住刀柄,又是猛地一拔。
  “咔!”
  这次刀刃多出鞘了一寸,
  可出鞘声再次戛然而止!
  众人定睛一看,贾德那抽刀的手再一次被那柄布条剑鞘给死死地压在了那里,分毫动弹不得!
  这一幕,同刚才的境况如出一辙。
  一旁的伊利亚是个合格的解说员,此刻适时地替这场战斗补充着旁白,嚷嚷道:“贾德,你已经死了两次了...”
  雷蒙微微一叹,抬眼看了贾德一眼,微微摇头。这家伙空有一把力气,但剑术破绽简直太多了,根本让自己提不起半点拔剑的兴趣。
  这就是当初老瞎子说的剑术理解上的差距。
  面对“极道一刀流”的雷蒙,这种程度的对手,还真的连拔剑的机会都没有。
  如果真是生死相搏,还真如伊利亚说的那样,对方已经死了很多次了。
  ......
  贾德仍旧不死心,抽身暴退,再抽刀。
  可无论尝试多少次,那股刀鞘就像是牛皮糖一样,黏在手臂上根本不给他任何抽刀的机会。
  越斗越是震惊,他身上的气势越来越弱...
  “三次...”
  “四次...”
  “五次...”
  “...”
  “十次!贾德你放弃吧,你已经死了十次了...”
  伊利亚兴奋地一次次数着,一次次火上浇油。
  无论尝试多少次,
  无论用什么方法避开,
  贾德惊恐的发现,他根本连一次刀都没抽出来。他觉得自己空有一身超凡的剑术,却没想连拔刀的机会都没有。
  “这是何等恐怖的对手?”
  贾德虽然冲动,可他并不傻。
  基茨族兄叫自己来试探一下那家伙的底细,现在自己在他面前拔刀的资格都没有,怎么试探?
  他是剑客,哪里不明白想要阻止人拔刀需要何等惊人剑技领悟!
  做到一次还可以说是偷袭巧合,次次如此,怎么能不让人惊恐?
  能做到让人拔剑都拔不出来,不仅仅出手快,更是对剑道的理解达到了极深的程度。
  虽然不愿意承认,可此刻贾德也认清了对面那个家伙的剑术造诣远超自己!
  而他身后那群小伙伴们,此刻也惊呆了。
  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外人看上去就像是两人相互推了几下,根本没有半点激烈可言。
  “贾德不是剑术很厉害么,他怎么不拔剑?”
  “不是他不想拔,而是对面那家伙根本没让他又拔剑的机会。太恐怖了...这剑术造诣已经远超贾德,怪不得他能成为伊利亚的剑术老师。”
  “可是...皇家学院序列8的超凡剑客能打的过贾德的没几个。那个家伙明明也才序列8,怎么会这么厉害?”
  “说不准是隐藏了修为的高手。至始至终,你没看他连真气都没外溢么么?能做到这一步的,怎么可能是只是一个序列8的低阶剑客。”
  “哎哟,叔伯们也看走眼了...怪不得能成为伊利亚的剑术老师,还有些真本事的。”
  “可我也没觉得他多厉害啊...剑都不出,怎么知道剑术如何?我怎么看都像是只会点借力打力的取巧手段罢了...”
  “...”
  贾德败的毫无悬念,又羞又怒,摔剑离场。
  他身后那群人贝勒家族的年轻人带头大哥走了,也一哄而散。
  本以为会有一场龙争虎斗的激烈决斗,却没想连刀光都没见到就草草收了场。
  看着贾德那群家伙灰溜溜地走了,
  伊利亚瘪了瘪嘴,显然没有尽兴,嘟嚷道:“这就走了啊?真没意思...我还以为那些家伙要一起上的。”
  人走了,一旁的马修略带歉意地朝雷蒙解释道:“尼古拉斯兄弟啊...你别往心里去。贾德那些家伙倒不是真有恶意,八成受人唆使给人当了枪使...大概也是有人想摸清你的底细。”
  “嗯。”
  雷蒙点了点头,自然明白。
  刚才闹腾的这么厉害,贝勒家族却没有长辈出面制止。除了本来就是年轻人之间的矛盾,他们不好出手,更重要一层原因便是存心想看热闹。
  毕竟,他们也很好奇,一个外人有什么资格能在贝勒家族的晚宴上和族老们坐主桌。
  这时候,伊利亚又瘪嘴嘟嚷道:“好没劲儿啊,还以为能看热闹的。”
  “...”
  突然,雷蒙感知到了什么,神情一变。
  “大概,马上有热闹看了。”
  他偏头看了看伊利亚,眉头微微一皱,道:“不过,你们贝勒家族或许也惹上大麻烦了...”
  听到这莫名其妙的话,
  伊利亚先是一愣,随即也感知到了什么,脸色微微一变。
  唯独只有马修愣在了哪里,一脸茫然,问道:“怎么了?”
  他这话音还没落,
  人影一晃,
  雷蒙和伊利亚已经不见了踪影。
  饭桌边,
  就剩下一头雾水的马修和吉吉,
  一人一猴,大眼瞪小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