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航海之钢铁舰岛 > 第一九四章 菲利普领的故人

  “八号,快杀了那个娘们!你要是这场给我赢了,我还你自由...”
  “啧啧...撒皮尔伯爵,我这次挑选的十九号一手快剑也没那么简单,你想赢我,可不那么容易。”
  “怎么,萨力克大少还想和我场外再赌一把?”
  “赌就赌咯...小赌个五千万如何?”
  “...”
  八角笼的格斗还没开始,场外一个油头满面的大胡子中年人和一个阴柔的恶金发青年先较上了劲。
  雷蒙认识那个金发青年,巨鲸商会会长家的小少爷,王都恶名昭彰的纨绔大少,萨力克·安德森。
  唐尼以为雷蒙不认识那两人的,便开口解释道:“那两位就是今晚角斗的赞助人,巨鲸奴隶商行的萨力克·安德森,八号就是他的人。自从他哥哥乌姆莫名其妙始终后,他也就成了巨鲸商会的第一继承人,最近挺高调的...而另外那个大胡子是撒皮尔伯爵,他是近来声势最旺的右相克莱夫家主的亲弟弟,也是一个职业奴隶商人,十九号的主人。”
  “克莱夫家族?”
  雷蒙听到这个姓氏,双眼微微一眯。啧啧...当年毒计陷落菲利普领,死伤数百万领民,换来了你一家族的荣华富贵,可还真够狠毒啊。
  “老克莱夫是才前两年特封世袭大公爵,当年他们家族助王国收服了菲利普领有功,不仅家主老克莱夫成了王国右相,他们那些族人也跟着狠狠发了一笔战争财。”
  唐尼以为他没听说过这个新晋贵族,解释道:“这个撒皮尔伯爵,就是克莱夫家族的摇钱树,奴隶生意做得很大,听说还和某个大海盗有联系,能拿到很多优质的奴隶呢...”
  “哦。”
  雷蒙淡淡地应了一声,眼底闪过了一抹冷芒。
  他已经大致想明白了当年的阴谋,“血骷髅海贼团”的实际掌控者八成就是这个克莱夫家族。有这个大海贼团在,奴隶生意当然稳赚不赔。
  他余光瞥到那个大胡子身边还有一个气息不弱的白面剑客,问道:“那个佩戴宫廷细剑的家伙又是什么人?”
  唐尼顺着目光瞧了过去,挑眉道:“那位啊...他的来头可不小。”
  雷蒙也来了一点兴趣,“哦?”
  唐尼语气带着一丝对强者的崇拜,道:“黑海第一剑客,剑道第一流派‘花剑流’的当代宗主,大剑宗狄奥尼索大师,您听说过吧?”
  “狄奥尼索?黑海第一剑客?”
  雷蒙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嘴角露出了一抹玩味,“他...我倒是听过。”
  不仅仅听过,当初还差点死在了这老匹夫的剑下呢。
  “眼前这位是狄奥尼索大师的亲传弟子,宫廷御聘剑术导师,盖伊子爵。”
  唐尼颇有些显摆的意思,说道:“您甭看他年纪不大,可是货真价实的序列6超级高手呢...当初他在收服菲利普领一战可是立下了赫赫战功,亲手干掉了不少菲利普的高手,这才特封王国世袭子爵。现在他是克莱夫家族的奴隶生意的合作伙伴...”
  “呵呵...原来是狄奥尼索的弟子啊?”
  雷蒙轻笑一声,还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呢。
  这下,他似乎今晚知道该杀谁了呢。
  ......
  “铛!”
  一声清脆的铃响,
  “决斗开始!”
  八角笼里的的格斗拉开了序幕。
  斯巴达的左手持小圆盾,右手持矛,身体要害都躲在圆盾之后。她的目光像是潜伏在洞中的毒蛇,只要圆盾一旦格开对手的攻击,尖矛立刻就能发出闪电一击。
  而剑客九成以上的杀伤都在手中那一口剑上,就像是鳄鱼,只要躲开了它的嘴,造成的威胁就十分有限。
  盾战流职业对剑客有一定克制,这也是为何刚才唐尼会说斯巴达的胜率会高一点的原因。
  “呔!”
  两个女角斗士气势不比任何男性超凡者差,这一开场,双方就是一声娇喝,像是两头出笼的猛虎扑向了对方。
  铿~
  一声脆响,两人一触即退。
  “咦...这杀人练出来的剑术路子,也有那么几分意思了...”
  虽然这一击,那剑客一剑斩击被圆盾挡了下来,可雷蒙也看出了那个剑客的招式打法明显走对了快剑流的方向...宛如毒蝎之尾钩,迅捷而致命。
  铿!
  又是一声梦想。
  就在雷蒙还在愣神的瞬间,网箱内两人又进行了一次试探攻击。
  两人都是角斗场生死战出来的狠角色,打发都相当亡命,出手也很谨慎。看不到什么势均力敌的缠斗,两次试探后,雷蒙就知道要分出胜负了。
  “要结束了啊...”
  他淡淡地说道:“十九号要赢了...下一击就能分出胜负了。”
  “啊?”
  一旁的唐尼听着一头雾水。
  他看了看场中八号完全没有落败的迹象,疑惑道:“你怎么知道十九号要赢了?她不是两次攻击都被八号给成功拦下来了么?我怎么觉得八号还占了上风...”
  雷蒙微微摇头,没有多解释。
  他刚才看着那十九号女剑客的闪避长矛的敏捷身法,就猜到她还留有余力。那种迅捷反应,明显压制了斯巴达的格挡速度。两人的战斗经验相差无几,技巧也没什么好挑剔的,可明显剑客的超凡底子要好很多。虽然同样是序列8的超凡者,大概是因为十九号以前是贵族,服用的魔药品阶差距让她在上敏捷属性上比对手好一大截。
  盾战流虽然对轻剑客有一定的克制,可明显十九号的剑法已经快到了压制对方的反应速度的程度。仅仅是这一点,几乎就让十九号利于了不败之地。
  这就是雷蒙断定下一回合会分出胜负的最大原因。
  就这时候,
  八角笼中两人第三次交锋在了一起!
  “嘭!”
  一声闷响,十九号一刀突击猛斩,正好砸在了圆盾之上。
  那斯巴达也抓住机会,就势缩在盾后右手猛地刺出...
  可那剑客像是早有预料,娇柔的身躯诡异一扭,那长矛贴身刺过,仅仅在她的下肋留下了一道血痕,并不致命。
  这一击看似两人都没给对方造成致命伤害。
  “结束了!”
  可雷蒙却瞧出了刚才十九号挥刀的时候,明显留了二连挥刀的余力!
  果不然,就在女剑客避开长矛的一瞬间,她单手持剑挽了一个剑花,剑刃顺着圆盾的边沿快若流光地掠过,直接割断了斯巴达持矛的右手手筋!
  唰~
  众人只看见银色的剑花在视野中闪过,一束鲜血飙射在了圆盾上。
  哐当...
  斯巴达右手手腕刺痛,长矛落地,身形一滞。
  八号失去了她唯一能给对手造成致命伤害的长矛,仅凭一个圆盾根本但不住对手的快剑。何况,这种程度的生死搏杀,大家练的都是一击必杀术,除了杀人,根本没有多余的招式。
  十九号哪里会再给她喘息的机会,就在斯巴达长矛松手的一瞬间,那剑光急速变招又朝着下路挥砍而去。
  唰!
  又是一刀血箭飙射而出,那斯巴达大腿被割开了一刀恐怖的血口,脚下一软,痛苦的单腿跪地。
  “好一招‘Z字回杀’...完全没有任何脱离带水,没有浪费任何一分多余的力气。”
  雷蒙瞳孔微微一缩,这快剑的路子和当初老瞎子教导自己的一模一样。
  快剑是拿来快速致敌人死地的,而不是要那些华丽的剑招来显摆。角斗士每一场战斗都是死战,她们练出来的自然都是杀人的技巧。这女剑客已经深得快剑流的精髓!
  就在觉得大部分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十九号就已经连出了三刀。而那个斯巴达此刻痛苦的哀嚎,想要拿盾阻挡自己死亡的结局,反手砸在了女剑客的脸颊上,打飞了她的面具...
  可惜,剑光就已经抹在了她的喉咙。
  下一瞬,血柱喷涌,斯巴达的尸体无力地垂倒在地。
  唐尼地看着八角笼中的战局,偏头震惊地看着雷蒙:“你...你真的猜中了?”
  他瞧到了雷蒙腰间的【樱雀】,难不成眼前这位也是一个厉害的剑客?
  否则他这么可能刚才就断言和第三招两人就会分出胜负?
  “是她?!”
  就这时候,面具落地,雷蒙瞳孔猛然一缩,一股凛冽的气息爆发了出来!
  “您...怎么了?”
  唐尼显然察觉到了那一瞬气息的变化。他看着身边雷蒙身上的气势爆发了一瞬,身体不觉一颤。像是看到恶虎露出獠牙一般,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致命危机感。
  这家伙...这么感觉像是要暴走的样子?
  这可是大王子的秘密产业火枪与玫瑰酒馆啊,谁敢在这里闹事?
  难不成...
  他看着雷蒙把手已经发在了剑柄上,突然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
  八角笼中,十九号女剑客角最后击杀的斯巴达时候,脸上也挨了圆盾一击,面具被打落在地。
  “噢,她这样子也太恐怖了吧...”
  “那伤疤简直太恶心了...”
  “啧啧...我以为这奴隶身材这么好,脸也该很漂亮的。本想买来玩玩,这鬼一样的相貌,吓得老子差点不举...”
  “我说还没玩过女角斗士呢,这下好了,原来是个丑鬼,钱也省了...”
  “...”
  就馆内的一众酒客们也看到了十九号的面容,立刻露出了厌恶厌恶之极的表情。
  “怎么会是她...”
  雷蒙看清她那张冷漠的像是死人一样的脸,眸子震颤地厉害,显然内心不平静。
  面具脱落那一瞬间,她露出了那一张原本应该俏丽无暇,此刻却因为两道横贯脸颊的狰狞疤痕,容颜尽毁的恐怖面容。
  即便那张脸毁得不成人样,可雷蒙还是一眼就认出了那张曾经熟悉无比的面孔。
  她是菲利普领总治安官的女儿,朱蒂·纳尔森!
  她也是...
  雷蒙在这个大航海世界为数不多可称得上的朋友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