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航海之钢铁舰岛 > 第二一八章 快乐风男

  萨罗一世的寝宫前,禁卫军的盾阵蓄势以待。
  雷蒙看着穿着华丽首相长袍的克莱夫,也略微有些惊讶,他也没想到,如此关头,这老家伙居然会主动露脸。
  他冷笑着,远远地打了个招呼,“克莱夫大人,好久不见。”
  老克莱夫眼底闪过了一抹苦涩,要是能避开,他绝对不愿意在这里碰到这个家伙。
  他想想,回应道:“‘幽灵’,你意图刺杀国王鼻下,其罪当诛,还不束手就擒。”
  雷蒙听到这冠冕堂皇的话,直翻白眼。他毫不客气地回应了一句,“你是傻逼么?”
  听着这一声怒骂,王宫内所有人都是一愣。‘幽灵’不仅认识右相克莱夫,似乎还有私仇?
  老克莱夫不惧不怒,依旧那副不温不火的表情。
  雷蒙突然眸子一转,显然也意识到这老狐狸怕真是故意来送死了。
  他眼中浮现了一抹揶揄,看穿了他的小心思,咧口冷笑道:“老匹夫,你就这么着急,要为萨罗一世尽忠送死么?”
  听到这话,老克莱夫眼底闪过一抹异色。他脸上完全没有看到半点波动,一脸大义凛然道:“你这等乱臣贼子要刺杀国王陛下,我身为王国首相自然尽臣子之责。即便是死,又有何惧?”
  显然,这话更是像是在激怒对方动手杀人。
  “乱臣贼子?你怕是没资格说这话...”
  雷蒙也没打算跟这种老匹夫绕那些弯弯肠子,直接说道:“当初拜你克莱夫家族所赐,菲利普领陷落,领民伤亡百万之巨,我恩师长辈皆死在那场战争之中...而我呢,你看到我的左眼了么?”
  众人这才明白,原来这两人还真有旧仇。
  顿了顿,他继续说道:“我本与你克莱夫家族毫无干系,你小儿子费伦·克莱夫买意图谋杀我之事暂且不谈,大儿子梅耶·克莱夫更是多次设计次陷害于我,最终还亲手置我死地。若非我命大,逃了半条性命,恐怕不是瞎掉这只眼睛这么简单了...”
  雷蒙眼中闪烁着寒芒,歪着脑袋质问道:“请问,克莱夫大人,现在你觉得我杀你的理由足够么?”
  克莱夫这老狐狸显然早有应对,淡淡地说道:“我克莱夫家族至始至终都忠于萨罗陛下,菲利普领一事,鄙人问心无愧。”
  “啧啧...真不喜欢你们这些玩弄权柄的,死到临头都这么虚伪!”
  雷蒙挑了挑眉。
  他哪里不知道,老克莱夫这是做给别人看的。明知道自己绝对不会放过他,与其苟且求生,不如表现的尽忠尽列,日后他克莱夫家族还能继续收益。
  若不然,真让刺客当着他这堂堂右相的面把国王给杀了,他即便苟活了下来,口水都能淹死他。那些政敌们也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说不定还会让他们整个克莱夫家族好不容易“卖主求荣”争取来的荣耀付之一炬。
  笑了笑,雷蒙继续说道:“我现在说的话,你儿子梅耶日后肯定是能知晓的...我说这么多,只想告诉你们所有人...我不仅仅今天要杀你,日后也要杀掉你儿子梅耶·克莱夫,当然...还要灭你克莱夫家族满门!”
  停顿了一下,他冷冷地说道:“我倒要看看你这老狐狸处心积虑才为家族某来的世袭大公爵之位最终断送我手,会不会心痛。”
  杀人诛心。
  “你...”
  听到这话,老克莱夫眼角一抽,显然内心不平静。他不怕自己的一人之死,但如果整个克莱夫家族真因此断送,一切都完了。对于他这种即便被夫人戴了绿帽子,连男人尊严可以不要,都要维护家族荣誉的人来说,这简直比死还难受。
  可事已至此,无法挽回,只能指望这些家伙被王国禁军围杀在王宫中!
  老克莱夫一声爆喝:“禁卫军听令,不必管我性命,全力绞杀刺客,保护陛下!”
  “是!首相大人!”
  千人禁卫军一声暴喝。
  ......
  军团作战能发挥出远超当前超凡阶位的惊人战力。
  眼前这一队最高序列5,最低序列7的千人银甲护卫队更是组成了一个四四方方的战阵。盾牌之间严丝密缝,将战阵外包裹的严严实实。
  在游戏里,这些禁卫军身上随便拔一件下来都是白银装备,盾牌更是稀有极品防装备。
  雷蒙还记得当初在游戏里,这套白银铠甲已经是黑海顶尖的盾战铠甲。职业代练们如果能刷到几件,那些大公会绝对会开出一个好价钱收购!
  可惜...游戏里即便是单个的禁卫军都需要一队同阶玩家配合才能击杀,何况眼前这一堵千人组成的钢铁城墙?这种禁卫军团凝聚的顿阵,即便是三两个奥解高手都拿他们完全没法!
  “第一轮火炮,齐射!”
  就在雷蒙五人刚进入最佳射程的时候,突然盾牌间隙露出了无数黑压压的单兵火炮口瞄准了他们。这一轮火炮齐射,覆盖面极广,要是被击中了,即便是序列5的肉系超凡者都要饮恨当场。
  “大家小心,这炮阵齐射很厉害!”
  古列夫一脸凝重,他毕竟是前王朝禁卫首领,自然清楚这火炮军团的杀伤。即便是现在奥解状态的他,也不得不暂避锋芒。
  “不就是几门初级火炮嘛...”
  一旁的噜噜兜帽遮脸,看不清楚表情,他选择无视了这些火炮。而柯林则将机械臂横在了身前,显然也没多大惧意;猴子吉吉也知道那火炮不好惹,更是鬼精地躲在了众人后面,毫不客气地把主人们当成了肉盾。
  “噜噜你们还是别出手,我来试试吧...”
  雷蒙看着火炮口火舌喷溅,眼中浮现了一抹轻蔑的笑意。若是前几天还是序列8的时候,面对这种火炮齐射的场面,他该跑多远就跑多远。可现在嘛...真气够多,技能也满级,也正好试一试那一招奥义剑招。
  说时迟,那时快。
  炮口火舌亮起,众人眼中已经清晰地看到火药浓烟腾腾冒起的时候,他突然动了!
  雷蒙微微踏步,侧身挡在了安娜身前,顺势急速抽刀,如大鸟展翅般猛地朝着身前虚空一招横斩。只见他浑身剑气涌动,像是江河倒灌般狂暴地涌入了【樱雀】的剑刃之上,无数剑气挤压空气,肉眼可见地凝聚加厚,浓郁的像是浮动着一层猩红鲜血。
  斩!
  这一刀斩下,就真有种划破虚空之势,让人清晰地听到了“撕拉”的裂空声。电光火石间,剑光寒芒在虚空中切开一线白芒,一堵无数火焰剑气汇聚的厚实风墙赫然凝聚!
  “奥义·罗生门!”
  地狱十二景奥义中唯一一招防御奥义剑技。
  剑气凝聚的风之屏障能阻挡下来自正前方的所有攻击。剑客的剑技修为越深厚,屏障能抵御能力越强!
  雷蒙现在技能满级,真气浑厚如斯,使出这招抵御单兵火炮的攻击简直绰绰有余!
  就这一瞬,无数炮弹击中风墙,劈啪作响。那些碗口大小的炮弹瞬间陷入了无数剑气的包裹碾压,还没射穿风之屏障,就消耗完了势能,纷纷掉落在地。
  一旁的安娜简直看呆了,她满眼兴奋地看着雷蒙,美眸中再一次露出了迷妹般的小星星,“哇...”
  “剑...还能还能这样使?”
  “金牙”古列夫看到这一幕,震惊的下巴掉了一地。他万万没想到雷蒙居然会用出这么让人匪夷所思的招式,轻松格挡下了炮弹群攻。
  剑气还能挡炮弹的?这简直闻所未闻!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索德罗斯“地狱十二景·奥义”中后面那失传了的几招?
  不过敌人既然已经发动了攻击,他自然也不能坐以待毙。宫廷禁卫盾阵,他再熟悉不过,哪里不知道这炮火轮换的间隙,就是最好的攻击时机!
  “奥解·赤龙!”
  就火炮弹被风墙挡下的那一瞬间,突然猛一蹬地,像是离弦之箭般弹射了出去,身后一条巨大狰狞火龙虚影瞬间浮现,青烟袅袅的灼热真气在他拳头上凝聚出了一团烧红岩浆般的厚实拳套。
  “熔岩·龙拳!”
  格斗家序列5【碎颅者】古列夫本来走的就是大开大合的拳法路子。这一拳有着火龙奥解的狂暴加持,更是威能无匹。拳风突进,宛若流星坠地,空气也被拳头摩擦出了一串火焰长尾...
  拳风呼啸,惊若龙吟。
  这一拳落下,像是熔岩巨龙口喷了一口熔岩龙痰,“嘭”的一声爆响,拳劲儿实实在在地击打在了那战阵法的盾牌之上。
  轰的一声,人仰马翻。
  拳风覆盖的的那四五块巨盾因为承受不了这股狂暴拳劲儿而四分五裂。被拳劲儿波及的那几个银甲禁卫们更是狂吐鲜血,倒飞了出去。整个军团战阵,更是被这一拳轰然砸开了一个巨大的缺口!
  “破阵了!”
  古列夫眼中一喜。
  可就这时候,突然从军阵中阵脚一变,眼前的银甲卫士瞬间裂阵,挪开了一条空隙。转瞬后,战阵中央,一柄寒光熠熠的双刃巨剑挥猛地砍了下来。裂风声响起,月牙剑气已至。
  那锋锐剑气像是能斩裂大地一般,势不可挡,直直斩了出了军阵,朝着金牙面门袭去。
  “不好!”
  偷袭突如其来,古列夫瞳孔猛地一缩。他极力避让,可还是被这一剑霸道剑气砍在肩膀上,闷哼一声,吐出了一口浊血,暴退数十米。
  禁卫军中藏有奥解高手!
  “咦...原来掩盖气息藏在了人堆里啊,怪不得刚才没发现。”
  雷蒙自然瞧清了刚才那个浑身重铠覆盖,手持双手巨剑的偷袭的家伙。那人自然便是廷第一供奉【暮色骑士】阿方索,王宫中常住的奥解高手。
  就这时候的,那禁卫军的军阵反应也是极快。古列夫被击退的瞬间,他们立刻就像是蠕虫一样动了快读动了起来,将伤员拉进了战阵内,前排缺口替换,转眼就重新又组成了那个密不透风的“铁乌龟”阵法。
  这一回合,天澜禁卫军死伤了几个无关痛痒的普通卫兵,而雷蒙一方却伤了一个奥解级战力,高下立判。
  知道火炮奈何雷蒙几人不的,禁卫军们也没敢再做无用功,就那么龟缩在盾牌后,让人无从下口。战阵里除了几个序列5的禁卫队长,还有藏着一个奥解高手的杀手锏。
  这种铁甲城墙,即便有三两个奥解高手来了,也完全奈何不得!
  ......
  看到古列夫狼狈躲开,噜噜和柯林这两个家伙非但不关心队友伤势,反而没心没肺地一阵哄笑。
  噜噜:“哈哈哈...大块头,叫你大意,吃亏吧...”
  柯林:“就是...刚才那家伙出招都暴露这么明显了,你居然都没躲过,真逊...”
  “我那是被人偷袭了!”
  古列夫一脸愤愤不平,眸中闪烁着仇恨的光芒,道:“阿方索那家伙那老阴逼真敢出盾阵来,老子这次保证不把他锤出屎来!”
  他可没忘记,当初就是这家伙砍断自己手臂的!
  古列夫虽然狠话连连,可也明白自己孤家寡人肯定干不过人家人多势众。有这千人军阵在,无论他冲多少次,吃亏的总是自己。即便自己能打死一些小喽啰,那个藏在人群中的阿方索必定会给他造成致命威胁。
  转脸一瞧,噜噜和柯林那两个臭小子还等着看笑话,显然指望不上。
  想着,他便只能转脸求雷蒙,说道:“雷蒙,一会把这铁乌龟阵法破了,那个阿方索交给我。我今天非得报断臂之仇!”
  毕竟是小公主的男人,总不能看着老部下吃亏吧。
  “哦,那一会你小心点。”
  雷蒙笑着点了点头,又说道:“阿方索身上那套黄金铠甲是萨罗家族珍藏了几百年的卓越铠甲,很厉害的...”
  他哪里不知道这套游戏里名头极大,号称黑海第一的重甲黄金套装,【黄金狮子铠】。
  ......
  闹归闹,可他们几个要杀掉萨罗一世,这堵在门口的禁卫军遁阵必定是要打破的。
  柯林知道噜噜不能轻易出手,一旦暴露会很麻烦。古列夫又打不过,好像就只有自己出手。
  他看了一眼雷蒙,问道:“船长,要我出手么?”
  “不,还是我来吧。”
  雷蒙眯眼盯着眼前的重甲盾阵,摇了摇头。反正自己已经暴露了,再多显露几招也无所谓。至于柯林他们两个,还是当成杀手锏藏着,以后能阴一下敌人才好。
  他想想,说道:“既然这些家伙龟缩不出,那么...我正好也想试试新招。”
  说着,雷蒙眼中浮现熊熊火焰,浑身真气突然就涨了起来。
  这是一招蓄力剑招,蓄力越久,招式威能越大,平日找不到合适的释放时机,对付眼前这情况就最好不过!
  换做其他招式,轻剑客对上重甲盾战,无论剑技多精妙,伤害就先会被那护甲给格挡了七七八八。
  可当初索德罗斯创出这一招奥义剑法却另辟蹊径,根本无视重甲防御!
  这招...好像还是某个快乐风男的绝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