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航海之钢铁舰岛 > 第二三零章 锯齿蛙 恶魔果实能力者

  “那谁...你们的船,靠这边来,所有人下船接受检查!”
  码头上一个海盗番队长级别的家伙朝着雷蒙他们嚷嚷了一嗓子。穿着【黄金狮子铠】的古列夫也不客气,直接就跳上了码头。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他冷眼看着眼前的“血骷髅”团长奥尔加,冷笑道:“奥尔加,别来无恙啊...”
  当初就是这家伙,害的他们“金牙海贼团”全军覆灭,今日,必定是要拿人头相见的。
  若是换做其他地方,这话,必定是一场火爆的战斗开端。
  血海深仇,奥尔加也知道自己再遇到古列夫,必定是要分出个生死的。
  “你这家伙还真够倒霉的啊,居然这个时候来找我报仇...”
  可偏偏,这一刻,奥尔加听到这话,不惊不怒。
  他看着古列夫一脸杀气腾腾的样子,反而露出了一副像是死缓罪犯的苦涩表情,诧异道:“呵呵...古列夫,都到这鬼地方了,你还准备找我报仇?”
  古列夫眼中闪过了冷芒:“不然呢?”
  “别折腾了...哪怕你真能杀了我,就能活着出去了?看在相识一场的份儿上,我去给那位大人说说,先留你一条命。你让你那些属下准备出航吧...”
  堂堂“血骷髅海贼团”的团长奥尔加一身傲气都被磨得干干净净,像是一个已经习惯了压破的奴隶,再心生不起半点反抗之心。
  古列夫赖着兴致问道:“什么意思?”
  “都到这儿还能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你还指望能活着出去?”
  奥尔加挖苦道,又有气无力地指着了身后墙上挂着的海图,说道:“看到这张海图了没?那条虚线就是给你们准备的。一会,你安排你的属下从这条航路驶入...”
  古列夫没搭腔,瞧着他看了半晌,这才摇头道:“奥尔加,你这状态,让我觉得杀了你很没成就感呐...”
  这时候,雷蒙也缓缓走了过来。
  他瞥了一眼墙上的海图,露出了微微震惊。这海图,和他之前画给安娜的地图有着惊人的相似。
  海图上面密密麻麻用各色彩笔标注了各种尝试过的航路,暗流礁石都标注的清清楚楚,每一条航路都代表着一艘船的沉没。这群海盗就凭着这种拿人命去试探的方式,还真探清了这噩梦鬼蜮的一小块区域...
  他们用这种不计成本地探索方式,估计再耗个一年半载,或许还真能让他们接触到“噩梦鬼蜮”的核心区域。
  奥尔加没有半点战意,像是给了一个老朋友诉苦般,徐徐讲述了这半年的非人折磨,“我们已经再这鬼地方待了大半年了,拿命探索出了这些航路...”
  听了一会,雷蒙这才终于明白了事情了来龙去脉。
  原来血骷髅和战旗两个海贼团之所以在这里被人强迫干苦力,还全是因为他当初一句话。
  那时候在菲利普领血之试炼的时候,雷蒙为了在七武海霍克手下活命,胡乱吹了个什么精灵族“月亮泉”,还说月亮泉在噩梦鬼蜮中...
  霍克堂堂一“王下七武海”,自然没时间一直待在黑海这偏远之地耽搁。他就随手在距离黑海最近的索加本海域抓了几个名头挺响的赏金猎人当壮丁,来完成这个任务...
  而这几个壮丁就是“维京猎人团”。
  一行来了六个粗糙大汉,盲目闯了“噩梦鬼蜮”死了两个,这才学了乖。然后他们想到了就俘虏了黑海两大顶尖海贼团,威胁他们卖命探索噩梦鬼蜮的计划...
  这才又了“血骷髅”和“战旗”来个倒霉海贼团在这里困了大半年的事儿。
  ......
  “这么说,霍克已经不在黑海咯?”
  雷蒙听着眸子一转,心中一稳。感知了半天,除了远处小屋里睡着的那个序4监工,这里没有其他高手存在。
  他最担心就是这里还藏着什么高手,现在从奥尔加的嘴里也确定了,这“噩梦鬼蜮”好像就那几个维京巨人。
  雷蒙在墙壁上的海图前驻足了一阵,发现了一些细微差别。想了想,他还是将海图给揭了下来,准备拿给安娜看看是否有什么遗漏的地方。
  “你干什么?!”
  奥尔加一直在迷雾区,没关注最近的报纸,自然不认识雷。
  瞧着有个面生的剑客揭掉了海图,他皱眉怒道:“你小子是谁?谁让你随便动地图的!”
  雷蒙瘪了瘪嘴,没打理一个将死之人,朝古列夫说道:“动手吧,早点完事儿出发了。”
  “你们想再这里动手?”
  听到这话,奥尔加大惊失色,怒喝道:“你们疯了!一会惹得那位大人动怒,我们都得死!”
  他倒不是惧怕同为序列5的古列夫,更不怕这个剑客小鬼,而是怕惊动不远处礁石小屋里的那位大人物。
  “好!那就安计划行事。”
  古列夫也没客气,嘴角扬起了一抹狞笑,咔哒一声,将黄金头盔的面罩盖了下来。他知道,一会面对序列4的高手,稍有不慎都可能有性命之危。
  “这难道是...天澜王室的‘黄金狮子铠’?它怎么会在你这里?”
  一旁的‘战旗’团长布鲁姆本来就是天澜高层秘密资助,他们和萨罗王室也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刚才他还觉得这套黄金铠甲有些眼熟,现在看着全副武装的古列夫,立刻就认了出来。
  咦...传闻古列夫不是断了一臂么,怎么会好了?
  虽然他心中有诸多疑惑,可瞧着一触即发的战斗,大惊失色道:“古列夫,你别发疯!你就是杀了奥尔加,也只有死路一条!你们真忍不住要动手,换别处去,别他妈连累老子!”
  顿了顿,他怕古列夫不明白他的意思,沉声说道:“上面有一位来自无尽之海的大人...”
  回应他的,是一声龙吟。
  “奥解·赤龙!”
  布鲁姆话音未落,突然就看着古列夫浑身真气凝聚成了一头狰狞的龙形,赫然出手便进入了最强奥解状态。
  如此近的距离,让古列夫这种格斗职业的超凡者抓住机会,哪里会给对手机会?
  他猛一跺脚,急速位移贴身一桩,重重一拳就击打在了奥尔加的小腹上。
  奥解状态下的这一拳,夹杂着龙威,力量何其威猛。
  “呕~”奥尔加浑身真气还没提起来,就已经被击溃。剧痛从小腹袭来,他没忍住就是一口浊血喷出,整个身子都像是大虾一般蜷缩了起来。
  这一拳过后,古列夫根本没给对手反抗的机会,然后以全换爪像是掐小鸡一般,左右掐住奥尔加的脖颈,右手拳头犹如雨点般密集地轰了下去...
  古列夫的实力早已今非昔比...
  当年的奥尔加或许和他还能大战三百回合,可现在站在序列5巅峰的古列夫比鼎盛时期的战斗力高了数倍。今时今日,那怕不是偷袭,这奥尔加在他手里也根本过不了几个回合!
  就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瞬间,古雷夫就宛若暴龙一般讲奥尔加锤的半死,他们脚下的礁石更因为承受不了拳头的巨力,四分五裂...
  ......
  最为震惊的还是靠的最近的布鲁姆,他这么也没想到这个疯子真的敢再这里动手!
  “这是...奥解?古列夫这家伙什么时候领悟奥解了?!”
  联想到眼前这套【黄金狮子铠】,布鲁姆隐隐也猜到了什么。怕是在他们没关注的时候,外面的世界发生了大的变故。
  可是!
  即便是奥解高手又如何?
  这种程度,在那位大人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他一声怒骂:“混蛋!古列夫,你害死老子了!”
  果不然!
  一声爆喝,
  “居然敢在老子眼皮下闹事...不想活了!”
  就古列夫动手暴起的转眼后,不远处那高台上一道人影像是炮弹一般冲了过来!
  风声呼啸,眨眼便至。
  ......
  “果然是这家伙么...”
  雷蒙瞧着那飞速从来的人影,瞳孔微微一缩,认出了来人的身份,心中也有了几分底气。
  战系超凡者,还不算太棘手。
  “维京赏金团”的兽系恶魔果实能力者【黑爪锯齿蛙】鲁帕特。这也已知为数不多的几种不惧怕海水的能力者!
  “惨了...那位大人动手...死定了...”此时此刻,布鲁姆眼中露出了绝望。虽然他没想到古列夫现在强到了一个照面就能将奥尔加锤的半死,可即便如此,结局也已经注定了。
  这可是序列4的超级强者,何况还是一个恶魔果实能力者啊!
  古列夫那莽夫,怕是天真的以为自己实力暴涨,便就可以横行黑海了吧...
  这一瞬间,他脑中闪过了无数念头,可怎么也不会想到,接下来会看到让他们更加瞠目结舌的一幕。
  “铿嚓!”
  一声清脆的刀剑出鞘声响起。
  布鲁姆之觉得眼前闪过了一抹红芒,还以为自己眼花了...可定睛一看,他居然发现跟着古列夫来的那个序列6剑客居然朝着那位大人拔刀了!
  “奥义·雷蛇!”
  就那剑客拔刀挥斩的一瞬间,布鲁姆顿觉热浪扑面,一股排山倒海的真气吹得他险些没站稳。然后,他竟然发现那个剑客居然化作一道闪电,直直地就冲着那位大人冲了过去...
  天啊,疯了么!
  古列夫这家伙疯了,他同伴也疯了么!
  可一瞬之后,惊疑变成了震惊。
  “铿锵~”
  听得像是金属兵刃一触即退的刺耳锐响。
  一红一黑缕两道人影一触即分,冲撞的距离让二人各自弹开了数十米之距,稳稳又站稳在了礁石之上。
  “天啊...我看到了什么...”
  布鲁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看到的一切。刚才一个序列6的剑客居然和那位大人硬碰了一招,还平分秋色了?
  太疯狂了吧...即便他拔刀时爆发出来的那股真气量确实惊人,可那位大人可是货真价实的序列4绝顶高手啊!
  一个序列6的剑客,怎么可能和序列4的超凡者硬拼一招?
  即便是自己都做不到好吧!
  ......
  “哟...没想到黑海还能碰到这种妖孽剑客,序列6就有着如此惊人的剑技。再假以时日,恐怕还真诚大患呢...”
  【黑爪锯齿蛙】鲁帕特身形高大,脊背却略微有些佝偻。
  他稳稳站立在礁石上,双手双脚已经变化成了锯齿薄蹼的蛙掌状态,脸上也浮现出了一些像是虫卵一般的恐怖肉瘤。而他小臂的皮肤上此刻正浮现着一层流光熠熠的黑色晶体。刚才雷蒙那犀利一刀正中手臂,也仅仅是在晶体表面砍出了一道浅浅的白痕。
  “武装色霸气前置技能之一的【真气凝晶】,果然防御力超高啊...”雷蒙虎口微微发麻,倒吸了一口凉气。
  虽然刚才那一刀没能能建功,可这一番试探,他也大致推算出了这个时间段,眼前这个维京猎人的大概实力。
  超凡者序列6能领悟【真气化铠】,化铠之后再将真气已秘法凝聚成犹如实质的黑色结晶覆盖体表,防御力几何倍增长。
  而这个【真气凝晶】的进阶技能“武装色霸气”更是能对自然系能力者都造成真实伤害的神技!
  之所以说序列4和序列5超凡者的实力差距犹如鸿沟,最大的原因便是这一层薄薄的黑色晶体。
  真气铠甲的超凡者根本挡不了雷蒙现在一刀,可这黑色结晶,即便他现在属性力量都极强也丝毫奈何不得。
  因为高阶超凡者之间的战斗,很大程度就是真气凝练度的比拼。他现在序列6的真气松弛的就像是一盘散沙,根本不可能切入密度凝实到了极致的黑晶状态真气!
  就这一点,已经让序列4超凡者对上低阶超凡者有了近乎“绝对防御”的优势。
  ......
  “啧啧...原来这就是你向我动手的底气?”
  鲁帕特眯眼盯着雷蒙,嘴角浮现了一抹嘲讽,“到此为止了...”
  阶位差距摆在哪里,剑道天赋再妖孽都只是一个低阶剑客罢了。
  “哦?是么...”
  雷蒙瞳孔微微一缩,脸上却并未浮现出半点惧意。他的目光,也时刻盯着对方的下肢...
  突然,就看着视野中那一双腿肌肉急速膨胀了起来。
  “来了!”
  根本没有半点犹豫,雷蒙看到鲁帕特大腿的这个膨化迹象,立刻知道那家伙准备动手了。
  “嘭!”一声爆响。
  鲁帕特猛蹬地,脚下礁石咔的一声四分五裂。
  “嗖”的一声...
  那高大的身影就加速成了一道流光,炮弹般撞了过来。
  百米之距,不过眨眼便至。
  “铿!”
  又是一声金属脆响。
  两道身影再次一触即分。
  这个距离,鲁帕特的速度和雷蒙的瞬移相差无几,换做其他人根本反应不过来,就会被那炮弹一般的速度给砸中。
  【黑爪锯齿蛙】兽形态对能力者的速度和力量有着巨大的加成,特别是他那一双牛蛙腿,杀伤极强。即便是穿着圈套黄金重铠的古列夫,正面硬抗一下,也必定要受重创。
  “呼...好险。”
  惊险避开,雷蒙心中也疏了一口气。
  眼前这家伙的能力虽然强,并不代表没有弊端,游戏里这家伙的能力被摸得清清楚楚。
  力量系增幅位移技能,只能直线加速弹射。弹射位移发动的时候,大概还有0.1秒的蓄力时间,越是距离远,蓄力时间越长...最明显的迹象就像是他重心会微微蹲下,大腿肌肉会膨胀起来。只要提前预判到这点,就能避开。
  当然,若不是雷蒙会瞬移,序列4以下超凡者能躲得开这一招不多。特别是战系,几乎没有可能。
  第二招都没干掉对手,
  鲁帕特也终于露出了非常惊讶的表情,轻咦道:“咦...血族的瞬身之术?”
  不用他去猜,
  这时候不远处的雷蒙已经变身成了青面獠牙的恶魔状态。
  面对这种程度的高手,稍有不慎就有性命之危,必须全力以赴。
  ......
  “这家伙【气化黑晶】的面积还很小,大概只能覆盖两尺...”
  第二刀试探,雷蒙也看处了对方深浅。
  刚才那一刀,他并不想伤敌,而是尽可能让刀刃触碰的对方身体的面积更广,从而试探对方的防御极限...
  虽然这一刀同样只是被黑晶真气完完全全地当了下来,可他也推测出了对方化晶的覆盖面积。
  序列4的超凡者只能做到局部真气化晶,这便是突破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