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航海之钢铁舰岛 > 第二三七章 海王河童

  安娜浑身湿漉漉的,像是刚从海里出来。
  而她身后,古列夫正扯着嗓子招呼着船上的的塔吊吊起了数十吨重的财宝,哗啦啦地倾倒在了甲板上...这一倒,目测又是数十亿夸克到手。
  雷蒙像是做贼心虚一般,尴尬地笑了笑。他可没忘记,自己堂堂一船长,还欠自家航海士小姐一大笔钱呢。
  “这不,我也想帮忙清点一下大家的打捞的收获如何嘛...”
  他厚着脸皮打哈哈,又幽幽地说道:“万一你的储物戒指装不下,我还能帮帮忙装一装。”
  安娜一脸笑意地盯着雷蒙,说道:“哎哟,船长大人,你好像忘了你说过,这次来噩梦鬼蜮就还钱的哟...打捞上来的财宝,是不是该先该把造船的钱还了啊?”
  雷蒙大手一挥:“那必须的!”
  “那要还钱的话...你手里的金币现在好像就该是我的私人财产咯?”
  听到这话,安娜美眸满是戏谑道:“我亲爱的船长,你好像对你美丽航海士的私人财宝有某些非分之想?”
  雷蒙一脸正气:“你船长我...是那种见财忘义的人?”
  “呵呵...”
  安娜笑而不语。她美眸中的意思很显然,你就是。
  “你是我的航海士,你的就是我的咯。”
  雷蒙求生欲也是极强,眼见安娜晶眸寒光一闪,连忙又补充了一句,“当然...我的也是你的。”
  “咯咯咯...”
  听到这话,安娜笑的眉眼弯弯,点了点头,似乎认可了这个说法。
  她没再纠缠这个问题,转而问道:“怎么样,你和伊利亚在神庙相处的愉快么?没想到你们呆了三天才出来也~”
  末了,她美眸中满是狡黠的笑意,挑眉瞥了一眼雷蒙的下身,意味深长地砸了咂嘴,“啧啧...体力还不错嘛。”
  “哈?三天?”
  雷蒙明白,自己一觉睡了三天了?
  “你不知道?”
  安娜看着雷蒙自己都一脸懵逼的样子,立刻就明白了什么。她耸了耸肩,又露出了一脸意兴索然的样子,看来是没什么好八卦的了。
  顿了顿,她又说道:“好啦,船长大人,请你帮忙把这些财宝装起来,然后我们准备出发返航了。”
  雷蒙:“已经打捞完了么?”
  安娜说道:“是啊!容易打捞的都打捞得差不多了,海床上还有些零散的金币没去管它,想要全部清理干净很得花很多时间。”
  她又指着甲板上的财宝,说道:“这些都是我储物戒指装不下的,只能让你暂时帮我保管咯。记得,是暂时保管哈...”
  “哦?这只是装不下的...”
  雷蒙听得眼前一亮,看来这次的打捞的收获还远超想象啊!
  看样子,想打这笔钱的注意,日后得好好做做这小财迷的思想工作了...
  咦,不对啊!
  我和安娜的好感度都刷满到“亲密无间”了,还怎么做工作?
  是不是...有什么理解岔了?
  ......
  不多时,所有人都上了船。
  “黄金猎食者号”蒸汽动力锅炉再次喷出了滚滚白烟。伴随着清脆的咔咔声,巨大的铁锚缓缓收了起来,这趟“噩梦鬼蜮”的旅程也终于宣布到了尾声。
  安娜一声令下,“航速35,方向60,出航!”
  战舰加速,以一个微妙的角度成功地切入了海漩壁。一阵剧烈震颤之后,它平稳地契合了漩涡的旋转角度,然后众人就像是搭乘缆车一般,缓缓上行。船越来越高,这座神秘的海底城市也就尽收了眼底,越来越远...
  众人和才来的时候忐忑惊险不同,此刻他们眼里都流露这兴奋和惊喜的神情。
  这神奇的海底世界,这辈子,大概不会再来了。
  但,这正是一次足以让任何人终身难忘的奇异旅程。
  船还在不断随着海漩上行,
  就这时候,突然有人大喊了一声。
  “你们快看,海里有个巨大的怪物!”
  从高处看去,这座“庞贝尔斯城”就建立在一座削平了顶的大山顶上,往海底还不知有多深。而这时候,那蓝得发黑的深海区域,一个巨大的黑影正顺着山峰攀缓缓爬了上来。一眼看上去,像是一个巨大的圆形怪物...
  “海王类?还是深海巨妖?”
  雷蒙看着心头一惊,可不愿再最后关节遇到麻烦。
  所有人都紧张了起来...
  就这时候,那神秘海怪也终于靠近了海面,露出了真容,那是一张像是向日葵一般的巨大人脸。
  有人认出了这海怪的来历,惊呼道:“那是...海王河童!”
  不过,好在那河童似乎并没有追赶雷蒙他们的意思,也没表露出任何敌意。它爬在平顶山的边缘,就没再移动了。而它手里,正拿着一艘不知从海底哪里捡来的沉船...像是“黄金猎食者号”这种大船,在它手中也仅仅是巴掌大小的玩具...
  它像是一个自娱自乐的孤独稚童,自顾自地将沉船堆放在了那一堆沉船遗骸中,又挪动了一下因为雷蒙他们打捞宝藏,位置有些混乱的其他沉船。
  像是搭积木一般,乐此不疲。
  众人这才明白,怪不得那些再“噩梦鬼蜮”失事沉没的船只都会密集出现在那“庞贝尔斯”古城之外,原来,这一堆沉船都是那巨大河童收集的小玩具。
  就这时候,它像是发现了正随着漩涡缓缓上行的船,抬头一看。
  这一眼,看得船上众人心头一惊。
  可随即,看着它脸上流露出的憨厚笑容,众人又都不约而同地松了一口大气。
  它朝着上行的海船摆了摆手,像是再告别。
  “它...好像是在看我...”
  安娜莫名觉得对那河童有些熟悉,晶眸中波光一闪,她想了想,也朝着它挥了挥手。
  那河童显然看见了,咧着满口白牙,开心的手舞足蹈。
  众人这才明白,它是再向安娜告别。
  船离渐渐接近海平面,
  海底那个默默守护了古城不知道多少年的大家伙,终究消失在了视野尽头。
  ......
  “那些家伙真进去‘鬼蜮’了?”
  “嗯,我看着他们的船驶进去的。”
  “老四,你说一个序列6的剑客,刺瞎你的眼睛...还有一个很邪门的小姑娘,能隔空将你控制住?”
  “嗯,若不是我跑得快,差点就死在里面了。那剑客的实力还好说,毕竟阶位太低,不足为惧...可那个能‘隔空摄物’的小女孩就有点古怪了,难不成是什么能力者?”
  “黑海这种小旮旯居然能出那种妖孽,莫不是无尽之海某些古老家族的来冒险历练的怪物?”
  “我看了悬赏令,那些家伙都是黑海本土的人,不是无尽之海来的人,那小姑娘的实力也应该不会太离谱。否则,之前我们强迫他们进迷雾区的时候,他们就该动手了。”
  “可他们既然了手得逞了,为何还继续往鬼蜮深处跑?会不会是他们有知道安全通过这鬼蜮的方法?”
  “很有可能...反正我看他们使出了很远没沉没,显然是对噩梦鬼蜮很熟悉...”
  “可是...就算是他们正的能从这鬼地方活着出来,这迷雾区这么大,也不见得他们会从这里出来吧?”
  “哎,耐心等等吧。好不容易抓的两个海贼团长苦力都死了,黑海这地方,想要再在抓到合适的劳力不容易...到时候耽搁了探索进度,霍克大人怪罪下来,你我怕是要倒大霉...”
  “...”
  维京猎人们正堵在“血骷髅海贼团”的舰岛上守株待兔好几天了。巡逻船已经放出去了,迷雾区这及百海里之内一旦有船出来,他们立刻就能发现。
  这一天,刚过正午。
  突然,【鹰蛮】阿里克一双鹰眼盯着迷雾中某处,轻喝一声:“有船出来了!”
  闻言,其余三人纷纷露出了惊喜的神色。
  【象抢】蒙的举着他手中的魔能加农炮瞄准了从迷雾中缓缓出现的战舰,待得看清船号,他又惊喜道:“哟,还真是之前那艘船!那些家伙居然原路返回了?”
  “难不成在迷雾中困了几天,找不到路,就原路返回了?”这是几人心中推算出最大的可能。
  显然对面船上的人也看到了他们。
  瞄准镜中,蒙的看到了一个年轻剑客正站在甲板上朝着他们咧口一笑。
  他舔了舔嘴唇,“啧啧...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剑客?要不要先轰上一炮呢?”
  一人道:“嗯...先开一炮试试。”
  “好...”
  话音未落,
  突然,蒙的刚想扣动扳机,可他看着镜头中的人影突然就不见了!
  【鹰蛮】阿里克的感知极强,自然也知道那人的气息出瞬移出现在了舰岛上:“小心!那剑客会瞬移!”
  “呵呵...”
  其余三人脸上都浮现了一抹轻蔑的冷笑。
  也不是这几人盲目自信大意,而是他们之前听鲁帕特的描述,那剑客也就瞬移身法需要戒备一点,剑法什么的虽然精妙,可毕竟阶位差距在哪里,对他没这种程度的超凡者来说根本没多少威胁。
  瞬移逃走还好,真要来敢来船上,保准让他有去无回。
  可是,让几人万万没想到的是,那剑客还真的胆大包天地瞬移出现在了他们身后!
  “小心那个小姑娘!”
  毕竟是战斗经验丰富的老牌赏金猎人团伙,他们第一时间并没多在意瞬移过来的雷蒙,而是紧紧锁定着“黄金猎食者号”上的其他人。
  在他们想来,这大概是一次“声东击西”的战术。
  【鹰蛮】阿里克早在船只出现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准备,此时此刻,他衣袍无风自动,身体四周滚滚劲风呼啸缠绕。当雷蒙的身影瞬移出在舰岛上的瞬间,他口中的咒语也恰好吟唱完成,赫然是发动了他最拿手的控制技能,
  “风之秘法·空气囚笼!”
  这个六阶法术能够瞬间将空气压缩,限定一个区域的人物移动,像是囚笼枷锁一般,将目标牢牢控死在原地。
  “抓住你了!”
  别人怕瞬移,阿里克这种感知系强者却不怕!
  因为四周无处不在的风,就是他的感知触手,像是蛛网一般,只要有猎物撞进来,必定会被黏上动弹不得!
  “果然是这个法术啊...”
  雷蒙毫不意外。
  中招的瞬间,他立刻觉得胸口一闷,像是四周的空气凝成了实质,要将他的内脏都挤压出来一般。此时此刻,他被压迫的连手指都抬不起来,更别说拔刀...换做其他近战职业,中了这招“空气囚笼”,就只能等死!
  这么容易就抓住了?
  而另外三个维京巨人看着同伴的手,也露出一丝惊讶。可他们多年配合,早就形成了一套默契的击杀连招,根本不会有半点犹豫。就在阿里克施法的瞬间,三人的攻击就已经出手...
  可是,他们没发现,空气中却多出一柄凌空激射而出的银色飞刀!
  “控制系脆皮法师...啧啧,让人近身了你还想活命么!”
  被四人围攻,雷蒙脸上没有浮现出半分惊慌,他操控着飞刀,直刺【鹰蛮】阿里克的眼眶。
  “嗖”!
  飞刀速度快到了极致,宛若一道流光!
  若是之前,雷蒙用念力控制“三手刀”,或许还会被序列4的高阶超凡给躲过,可现在有“念力果实”的精神力加持,飞刀的速度快得让人根本反应不过来!
  何况,此时此刻阿里克那家伙,还在专注地维持控制法术“空气囚笼”...
  这偷袭,打的他措手不及!
  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一个被困住了的近战剑客,居然还会使用念力飞刀...
  “唰!”
  飞刀如梭,急速刺透眼膜,眼见就要一刀毙命。
  这一瞬,阿里克的反应也是极快,他的魔力急速凝晶,堵在了脑颅之中,瞬间让那柄飞刀陷入了密度越来越厚的真气泥潭中,只要再有一瞬,他就能顺利凝晶将飞刀挡在脑颅外!
  “好险!”真气黏住飞刀的一瞬,阿里克心头浮现了一丝喜色。只要没让他一击毙命,敌人就休想再得逞!
  可就这时候像,异变陡生!
  像是有人握着飞刀猛地加力一般,一把将整个刀柄都锤入了他的颅脑内...
  雷蒙现在的精神力有若实质,操纵飞刀,就像是自己的手捏着一般,怎么可能会让人轻易当下来?
  那刀尖刺入颅脑上的剑气轰然炸裂,在颅脑内蛮横乱窜,搅得大脑稀巴烂...【鹰蛮】阿里克瞳孔一放,脸上的生机瞬间消散,已然气绝。
  【叮!你击杀了‘鹰蛮’阿里克,潜能点+785,灵魂强度+333;】
  “干掉一个!”
  系统提示响起的瞬间,雷蒙就觉得身体四周的束缚一松,已然脱困。
  他再次一个瞬移脱离了包围圈,出现了【象抢】蒙的的身后,脆皮火枪手,同样是击杀的第一选择!
  另外三个维京巨人看着同伴死的这么诡异,虽然没明白为何一个剑客能控制精神力飞刀杀人,可他们第一时间还是在身体各处要害布上了一层黑色流光晶甲。
  “奥解·六臂阎魔!”
  就这时候雷蒙嘴角浮现一抹狞笑,面上突然就变成了青面獠牙的状态,而他身后也出现了一尊三头六臂凶煞虚影。
  恶魔状态配上这看上去的威武霸气的奥解状态,他浑身的气势瞬间拔高了数倍!刚才在几个维京巨人眼中还不起眼的人畜无害的小剑客,此刻变成了收割性命的死神...
  “这是...奥解?”
  “这是什么奥解?”
  “他不是序列6的超凡者么...怎么可能会使出奥解!难不成他进阶序列5了?”
  “哪怕真是序列5,这气势也太恐怖了吧!”
  三个维京巨人脸色猛变,他们心头瞬间浮现了一连串的疑问。
  雷蒙火红长剑砍像颈后,飞刀直刺眼眶,双路齐下,火枪手瞬间危在旦夕...
  【酒桶】古拉加斯更是心中一声怒骂,想要救人已经来不及了,“该死!老四,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完全奈何不的你的敌人?一招就秒杀了阿里克的弱鸡剑客?现在...还特麽用上奥解了!精神力飞刀,三头六臂奥解...你一个都没说?敢情人家跟你打一场,根本没用全力?”
  鲁帕特同样大惊失色,明明之前那场战斗,这小子手段尽出也就那个程度了,可为什么几天没见,实力就变得这么变态了?
  就在几个维京巨人脸上的惊恐还没舒展开的时候,雷蒙根本没有半点犹豫,一刀就斩在了火枪手的脖颈上。
  若是那只皮糙肉厚的蛤蟆,可能这一刀还不见得能破开他的晶化铠甲,可这家伙一个脆皮火枪手,修行重心根本不在防御上...哪怕是有那一层薄薄的晶铠,这一刀叠加了奥解的剑招也也势如破竹地斩了过去。
  唰,一刀两断!
  击杀的系统提示再次响起。
  转瞬时间,雷蒙连杀两连个序列4的高阶超凡者。
  六臂阎魔状态下的他,宛若杀神,势不可挡!
  ......
  “逃!”
  鲁帕特早已被吓破了胆。
  不说这突然实力暴增数倍的邪门剑客自己应付不了,那船上还有一个手段更诡异的小姑娘,他哪里敢有半点恋战,瞬间萌生了退意...
  就在他看着队友头颅被切断的瞬间,鲁帕特突然就变成了一支大蛤蟆,猛地一蹬腿,一跃而下,准备跳入海中逃遁...
  在他想来,敌人就是再厉害,也不可能在水里追上自己!何况,舰岛上还有一个老大再给他吸引火力!
  “咕咚”入水,大蛤蟆猛一蹬腿,深潜数百米。
  他想再潜入深海,躲避感知追查,就彻底安全了。曾经他用这招,躲过了数次致命危机...
  可就他觉得安全了的时候,视野远处的海水中,突然出现了一红一银两条巨大的尖头毒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