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航海之钢铁舰岛 > 第二六二章 一物降一物

  皓月当空,如银月光倾洒在“花熊餐馆”的小院里。
  酒桌上还是一片狼藉,而桌子边的青石板上躺着烂醉如泥的一人一熊。
  “啥情况...”
  雷蒙挣扎着醒了过来,他揉了揉太阳穴,像是宿醉后断了片,隐隐有些头疼。
  清醒的这一瞬,他立刻又绝的不对劲啊,自己可是吸血鬼血脉,按理说酒精根本不可能麻痹他的,怎么会醉成这样?
  呼噜...
  而他身边,此时此刻,一头仰面朝天打着呼噜的肥熊猫睡得正酣。怪不得刚才觉得睡得挺暖和,原来是枕着这肥猫的毛绒绒的肚子困了一觉。
  翻了翻系统提示,雷蒙这才明白了缘由,记忆也断断续续闪过一些。
  【叮!你饮用了‘山珍猴儿酒’,真气上限+222,经脉畅通+1...】
  【叮!你不胜酒力,眩晕+1...】
  “那老头的酒有古怪!”
  雷蒙终于明白了什么,之前喝的一直都是他带来的朗姆酒的,可几大酒桶喝完后,“三叔公”也把他腰间的葫芦给摘下来倒了些酒香浓郁的黄酒来喝...
  “那葫芦也有古怪!”
  当时雷蒙喝蒙了没察觉什么异样,现在才回过神来。
  下午他们喝到高兴的时候,桌子上就只有他自己、肥猫和那老头。三人连数吨的朗姆酒都给喝干了,那一尺多高的葫芦再怎么能装也不不够三人喝的。
  可偏偏黄酒喝了一杯又一杯,他居然把自己喝醉了...
  “糟糕,喝酒误我大事啊!”
  高手不见了!
  雷蒙扭头一看,院子里就只剩下了他和烂醉的肥猫,神秘高手“三叔公”早就不见了踪影。
  这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隐藏人物,这次遇到已是极大机缘,下次想见还不知道猴年马月。
  顿时,他猛一拍大腿,顿觉得自己错失了几个亿。
  “亏大了!光喝酒去了,什么话都没套出来,神技啊、神兵啊、惊天宝藏啊...那种级别的大人物,随便拔跟腿毛,都能让人受益无穷,我特麽怎么就光喝酒去了?”
  可转念一想,
  雷蒙又瘪了瘪嘴,“咦...不过第一次见面,人家那种高人前辈能屈尊和你一桌喝酒就不错了,还要啥自行车...”
  想到把自己灌醉的黄酒,雷蒙突然又觉得抓住了什么,心中闪过了一个念头。
  “朗姆酒再贵也不可能比得过那能加属性的“猴儿酒”,这老头对自己似乎还不错啊...那老头怕是不好意思占一个小辈的便宜,才拿出那‘山珍猴儿酒’。这么一想,似乎这老头似乎也是个不欠人情的性情中人啊。可是,这次错过了,下次要怎么才能再碰到他呢?”
  嘶~
  酒劲儿还没褪去,雷蒙越想越觉得着脑壳仁疼。自从觉醒超凡之后,他还是第一次有这么大的困意。反正再多想都改变不了“三叔公”不见了的事实,索性他就又躺在肥猫的柔软的肚子上蒙头大睡了起来。
  美梦无边。
  ......
  一晃数日,海伦的事情似乎还没有处理完,依旧没有现身。她答应雷蒙的事情还没着落,“幽灵海贼团”的船员们也就安心在城里住下了。
  噜噜这几天都在各处拜会青鸟城里的纯毛族“巫医”,他想搞明白那传说中的“巫术治病”究竟是什么原理。这一头扎了某位纯毛巫医长老的家门,便一直没出过门...
  而安娜则在城里四处闲逛,买买漂亮的衣物饰品,记录一些纯毛族领地里的风土人情,写写海航日志,这是航海家的必修课,她想在抵达世界尽头之后,编撰出一本完整的“幽灵团的航海冒险日志”...
  而机械工程师柯林对这城里的砖石木瓦建筑也非常好奇。他很好奇没有大型钢铁器械的辅助,纯毛族们的工匠们究竟是用什么方法完成这恢弘的城池建设。机会难得,他也没在实验室带着,跑到城里那些修新房子的纯毛族家里搭手帮忙建房子...
  渐渐的,
  青鸟城里的纯毛族也都熟悉了这几个海伦大人带回来的人类朋友。他们也意识到了,似乎人类并不都是邪恶的海盗,也有善良的朋友...
  “幽灵团”里只有雷蒙一个闲人。
  每天除了修炼,他的任务就是泡在“花熊餐馆”和肥猫唠嗑刷存在感。他想招募这个憨憨的大熊猫上船当厨子,还有不少的好感度要刷。
  而且他也想在餐馆里守株待兔,等那位神秘的“三叔公”再次上门。
  不过,雷蒙也知道他们不可能一直呆在青鸟城。
  就这样瞎等,显然也不是办法。
  所以,他打算主动出击。
  两人渐渐熟络,雷蒙也从肥猫嘴里知道了三叔公的三大爱好,好色、贪吃、喝酒!
  自己能拿出最好的酒也就“金朗姆”,现在也喝光了也没了买处。何况,那种酒对那老头来说也就久了没喝解解馋,大概是入不了他的法眼的。
  而“好色”他也没办法入手,纯毛族的审美只喜欢有皮毛的美女,“三叔公”也是如此。肤白貌美的安娜小姐,在这群不识货的家伙眼中,居然属于“很丑”那一挡。
  如果不是老头还“贪吃”,差点雷蒙就听了肥猫建议,去城里的女澡堂蹲守那糟老头子...
  纯毛族这种战斗民族连海王类都是日常食物,寻常食材根本吸引不了那老头。
  而且有肥猫这种高级大厨,“三叔公”大概口味也养的很叼。山珍海味,也不见得一定能入他法眼。
  虽然海里的其他顶尖食材雷蒙没办法弄到,可他包裹里却正好还有一具保存的十分新鲜的熔岩火龙尸体。
  而碰巧【祭神食谱】里也记录了一道名菜【炭烤龙肉】。
  无论在哪儿,巨龙都是稀有生物,无论那个阶位的龙肉,都是顶级食材。
  这一日...
  “花熊餐馆”热闹了起来。
  熔岩巨龙的尸体足有数百米,在餐馆小院根本摆不下,雷蒙就只能把它放在餐馆门口的大街上。这一放,立刻就引来了众人围观。青鸟城里的纯毛族们虽然见惯了各种海兽,海王类,可是几乎所有人都没见过真正的巨龙,更别谈吃过龙肉。
  这些日子,他们“幽灵团”众人受到青鸟城里的纯毛族的热情款待,雷蒙想着也该回礼,便请蒙邀请了街坊邻居来吃烤龙肉串儿。纯毛族民风淳朴,也热情好客。他们受邀之后,自带着锅碗瓢盆和一些食材,纷纷加入了烹饪的过程。本来计划的小规模烤串派对,转眼变成了桌子铺了一条长街的“万人宴”。
  巨龙的皮革十分坚韧,可在肥猫那锋利的菜刀下也很快就被剥皮、抽筋、剔骨...雷蒙留下了那些有用的材料,然后这条熔岩龙就被分割成了无数大块大块的紧致红肉,足足有上百吨。
  炭火、香料、龙肉串,果酒...
  在肥猫那精妙的厨艺下,火龙肉串被烤的外焦内嫩,焦香流油...一股不同于其他烤肉的浓郁香气溢散到了数条街之外...
  果不然,
  这场轰动整个青鸟城的龙肉宴,成功吸引了“三叔公”那贪吃老餮。
  ......
  “哎哟,三叔公,您来了?”
  青鸟城所有人都叫这老头三叔公,雷蒙也厚着脸皮跟着这样称呼。
  他早就翘首以盼,时刻盯着人群中是否有一个油亮光头。这不,刚一看到了那猥琐老头露面,他就赶紧绕道后厨,端出了藏着的好东西。
  “三叔公,来试试...专门给您留的‘剁椒龙脑’,您尝尝合不合胃口...”
  雷蒙一脸憨笑,可怎么看都觉得有些谄媚。
  “唷,有心了。”
  老头也不客气,直接就开始动起了餐具,“这味儿不错,还挺新鲜。”
  说着,他取下了腰间的葫芦,倒了两碗黑黝黝的酒,说道:“吃你龙肉,你也尝尝我这新酒。”
  “三叔公,这酒不醉人吧?”
  “不醉人的酒,喝着有啥意思?”
  “...”
  上次喝的误了事儿,这次雷蒙长记性了,直接抛出了“真视之眼。”
  【五毒酒】
  真气值上限+50
  真气恢复+10%,持续30分钟;
  舒筋活血+2
  毒素抗性+2
  详解:纯毛族秘法酿造的毒酒,酒中臻品;多次饮用,效用递减;长期饮用,你会拥有超高的毒素抗性;
  果然,又是一种特殊的酒。
  虽然是好东西,换做平日,必定敞开狂饮,可雷蒙此刻却不敢贪杯。要是又给喝醉了,下次有龙肉都不见得再能吸引这老头来了。
  他就这么有一口每一口地喝着,时不时地帮老头拿拿肉串儿,添添菜,服务热情周到。
  雷蒙知道这老头虽然看上去就是个糊涂的糟老头子,可实际上心里什么都么明白着呢。他知道即便自己掩饰再好,这老头肯定知道自己的动机,索性也没藏着掖着,直接就开口问了。
  “三叔公,您今年贵庚啊,为什么大家都叫你三叔公啊?”
  “年龄?我自己都记不清了...”
  “三叔公,您是武道大师么?”
  “不是。”
  “...”
  “可我听石头说,您会‘水上漂’...”
  “这话肯定不是石头那小家伙说的。”
  “...”
  “三叔公,传说纯毛族秘传‘气功’自成一派,到底是什么啊?”
  “就是气功呗...”
  “三叔公...我也学了些粗浅剑术,您点评点评?”
  “你小子倒是有自知之明...你这剑法确实挺粗浅的。”
  “...”
  雷蒙就这么有一句没一句地和老头聊着,这鬼精老头可不像肥猫那样好忽悠。无论他这么把话题扯到武道上去,这老头就是一脸不爱搭理的样子...
  显然三叔公对雷蒙这个不是纯毛族的外来人,并没有多大“指点”的兴趣。
  这让雷蒙有种宝山就在眼前,而不得入门的无奈。
  ......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城里各处的亮起了红灯笼。“万人宴”还在火热的继续着...这帮淳朴的纯毛族人们,又吃又喝,还载歌载舞...一片欢腾喜庆的气氛。
  哪怕是雷蒙可以控制,可喝着喝着,也觉得微微有些醉意。
  也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听着耳边一个稚嫩的女声响起。
  “三叔公...”
  雷蒙扭头一看,这才看到了一只漂亮蓝色羽毛的肥鸟闺女站在了的桌子边上,自然是海伦·芙尔雷雅。
  她朝着老头喊了一句,小脸幽怨地说道:“三叔公...找你好几天了,你干嘛老是避开我啊。”
  两三岁的海伦现在还没凳子高,雷蒙想着,便把她抱起来坐在了自己身边,挨的近点,也好一只手护着,也免得这位现在自己连餐具都握不稳的大佬一会给摔了,就不太好看。
  不知为何,老头见到海伦的时候,脸上露出了一些不自然,说道:“小海伦啊,不是我不想见你,而是你的伤势三叔公也没办法啊...你涅槃后强行出手,伤了本源,只能重修了...”
  雷蒙一听,原来是这回事儿。
  他本以为海伦听到这个结果会知难而退,可不想...又听着一声奶声奶气的蛮横娇喝!
  “哼!我不管,反正三叔公你肯定有办法的!”
  海伦鼓了股腮帮子,一脸不开心的这样子:“现在地魔岛那边出了这么大状况,要我这个当长老的在城里窝着重修几十年,眼睁睁看着族人们去送死...我才不要!”
  这...?
  雷蒙听着满脸不可思议,这像是小丫头一般天真撒娇的海伦,还真是自己认识的那个“灾厄女王”七武海?
  老头老脸满是无奈,“三叔公真没办法啊...”
  可他话还没说完,更让雷蒙吃惊的一幕出现了。
  海伦一脸气鼓鼓的,居然爬上了桌子,一双莲藕般的粉嫩小手直接就一把揪住了老头的胡子,威胁道:“三叔公,你要是不帮海伦,我就把你胡子给扒光!”
  “哎呀...你这小丫头片子,怎么这么多年了一点都没变呢。诶、诶、诶...胡子掉了,别拔了..”
  三叔公胡子被拔疼的呲牙咧嘴,又无可奈何,“小海伦啊,你现在好歹也是族里的十大长老了,怎么还小时候的丫头脾气。快下来,三叔公的脖子要断了...”
  他一边说着,还又怕这丫头给摔了下来,只能皱着老脸把她给架在了脖子上骑着。
  此刻的海伦像是只傲娇的小公鸡,小脸一歪,“哼...就不下来!”
  老头一把鼻涕一把泪,“哎哟...你的伤势,三叔公确实没办法啊,你只能慢慢重修...”
  海伦依旧蛮横,“我不管!反正我就要尽快恢复实力,不然我就把三叔公你的眉毛也拔了!我还要去告诉青柳巷的狐娘,说你在这儿...反正你今天不答应海伦,我肯定不会放手的!哼哼~”
  一旁的雷蒙彻底看呆了,心中不知道怎么居然有些窃喜。这老头刚才对自己一脸高冷,这下遭报应了吧,哈哈哈哈....
  可是...
  这死皮赖脸撒娇的小丫头,真是海伦大佬?难不成她的性格也返老还童了?
  还别说,她这一招是撒娇卖萌还真管用。
  老头满脸苦涩道:“哎哟,小海伦啊。你的本源伤势如果有高阶寒冰法则之力的至宝,或许还能加速恢复,可那种东西可遇不可求。即便是老头子拉下老脸不要,去求那些老家伙,也不见得能找到啊...”
  “三叔公...你帮帮海伦。”
  听到这话,海伦更是一脸委屈巴巴的样子。她那双闪亮的晶眸中立刻就波光涌动,委屈的像是哭出来一般。
  “哎哟...丫头片子,”
  老头终于妥协了,又说道:“要不,明天老头子我去问问海底的那个老妖,看它这些年有没有找到什么好东西,给你先应付着?”
  “...”
  海伦嘟着嘴,显然不满意。
  ......
  听了半天,雷蒙大概也明白了,海伦需要回复修为,需要某些寒冰至宝。
  他想了想,开了口。
  “那个...三叔公,你们说的蕴含‘高阶寒冰法则之力的至宝’是什么都可以么?如果是的话,我手里有一件东西,或许能帮得上忙...”
  欲将取之,必先予之。
  雷蒙决定赌一波大的!
  就这老头喝酒都不会占人便宜的性格,让他承情,必定换回来的价值跟高的回报!
  何况,真要能让海伦恢复实力,这位前七武海大佬也算是欠了自己一个天大的人情。
  没错!
  雷蒙指的就是系统包裹中那件拿不出来的神器,【喀俄涅之凛冬锁神链】!
  这东西对他现在来说就是一件只能摆在包裹中看的鸡肋。
  如果真能这么一件鸡肋神器换取一个七武海大佬和一个疑似终极BOSS的人情,怎么都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