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航海之钢铁舰岛 > 第三三七章 千依百顺的‘天下第一刺客’

  噜噜抢救了一夜,“小泰坦”索尔和【刺神者】亚诺都活了下来。
  不过,情况却也出了一些小意外。
  “什么,你说那个亚诺是个女刺客?”
  让人所有人意外的是,这位“天下第一刺客”从未揭开过的兜帽下,居然藏着一张虽然冷漠,却美艳绝伦的俏颜。
  听到这个消息,雷蒙也大感意外。
  因为没人见过她的真面目,所以即便是游戏后期,玩家们也都一直默认这个亚诺是个男性刺客,却绝对没人想到她居然是个女的!
  “是啊,船长。”
  一旁的噜噜点了点头,略显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地说道:“我以为你是知道的。”
  在“幽灵团”所有人眼中,船长雷蒙就是那种应该什么都知道的“先知”。
  顿了顿,大头儿子继续说道:“她的伤势很严重。虽然我已经她身上的外伤和脏器上的裂痕都处理好了,可还是阻止不了她的生命流逝。有一种非常厉害的‘诅咒’正侵蚀着她的生命,让她的脏器急速衰竭...我预计了一下,照这个速度衰竭下去,她最多还能活一个月。”
  “她要死了?”
  雷蒙听着眉头微微一皱。
  虽然这个【刺神者】亚诺是个女的让他大感意外,可也不想自己好不容易才“捕获”成功的一个“灵魂奴隶”就这么死了。
  他想了想,说道:“走,带我去看看。”
  ......
  噜噜的医疗实验室中,雷蒙孤身一人走了进去。
  解剖台上,正用五花大绑的绑着一个穿着黑色刺客皮甲的女人。此时此刻,她戴着的兜帽已经被取下,露出一张精致无暇的脸庞。她的皮肤呈现暗青色,光滑而细腻,尖尖的竖耳,精致的瑶鼻...种种迹象表明,这赫然是一个混血的黑暗精灵。
  《大航海》游戏里,黑暗精灵是邪恶种族,也是最擅长杀戮的种族。传说他们祖上是被远古高等精灵族放逐的一支堕落血脉,他们是贪婪、冷酷的掠夺者。
  游戏里有这个种族的相关背景介绍,当初黑暗精灵一脉被放逐之后,他们找到了“三大神泉”之一的“黑暗之井”,并放弃了自然女神的信仰,获得了黑夜的力量,渐渐成了这肤色暗青的样子。他从“黑暗之井”中获得的黑暗血脉天赋,让他们能轻易掌握各种潜行刺杀技巧。
  这个种族,也是天生的“刺客”一族。
  “居然是黑暗精灵...怪不得她的潜行能力如此出众,原来是血脉天赋的能力。”
  雷蒙看着眼前这个依旧在昏迷中的亚诺,神色微微有些凝重。
  因为她成了自己的“灵魂奴隶”,现在系统版面上显示出了很多详细数据。
  雷蒙之所以敢留她活口,孤身面对,也是因为这面板上显示的满点“忠诚度”属性!
  【亚诺·多里安】(传奇人物)
  超凡阶位:序列0【刺神者】
  血量:33451/66810(重伤、诅咒、虚弱)
  【力量:S(68574)】
  【敏捷:SS(118554)】
  【神经反应速度:S+(996)】
  【精神力:B(8874)】
  【体质:C(3321)】
  【魅力:8】
  【忠诚度:100】
  【幸运:...】
  【负面状态:巫毒诅咒‘死亡葬花’...】
  血脉天赋:
  【昏暗视觉】它能让人在混乱感官中依旧感知灵敏;
  【敛息潜行】无与伦比的刺客天赋,它能让人被感知忽略;
  【自然之力】超强的自然亲和力,能更好掩藏行踪;
  【黑暗之力】黑夜,才是主场;
  装备:【花刀龙鱼·双锦鲤(史诗)】、【刚德尔的血腥软胸甲(史诗)】、【麦卡贡的疾行者之靴(史诗)】、【夜游神的潜行兜帽(传奇)】...
  详解:这是一个巅峰刺客的属性面板;她是一名黑暗精灵血脉浓郁的半精灵;
  “啧啧...几乎全套史诗,游戏里的传奇NPC果然名不虚传。”
  雷蒙看着数据化的装备,眼中浮现了一抹精芒。
  全套顶级刺客超凡装,这即便是当初在游戏里,顶级神豪玩家都不曾拥有这么奢侈的装备。
  在游戏里,要是能推掉这种级别的传奇BOSS,随便爆出一两件装备,盗贼职业玩家都是能起飞的节奏。
  不过,即便是他穿越之前,这位神形迹出鬼没的【刺神者】亚诺都不曾被人给推掉。
  她是真正的杀戮机器,这种顶级刺客对于任何超凡者都是噩梦级的存在。一刀一个小朋友,这是游戏里无数作死玩家拿命去尝试过的结局。
  亚诺这一身的“唯一史诗”装备,也是曾经雷蒙这种小代练在游戏里做梦都想爆出一件的。
  可现在,它们却都安静地摆在眼前,唾手可得。
  “呼...万一不能为我所用,杀了拔装备也不亏了。”
  雷蒙看着她这一身堪称豪华的刺客装备,不由地吞了吞口水。
  他不确定那个“灵魂奴役”是否真的完全有效,所以孤身进了实验室。万一这位顶级刺客醒来表现出了敌意,他一个人,也好辣手摧花。
  “呼...但愿技能说明书没坑我。”
  即便这五花大绑的钢筋铁锁牢牢套住了亚诺,也给不了雷蒙半点安全感。对于一个顶级刺客来说,这种物理锁具,脱困只在瞬息之间。
  他心中祈祷了一句,缓缓将一直“清醒药剂”推入了她的脖子。
  不多时,这位“天下第一刺客”缓缓睁开了双眼。
  这是一双漆黑的清澈眼眸,像是黑宝石一般熠熠明亮,深邃地像是夏夜的星空。配上她这张毫无瑕疵的俏脸,这还真是让人惊艳不轻。
  “嗯?”
  亚诺醒来,满眼疑惑。
  她看了看自己被结结实实的困在解剖台上,神情略微有些诧异。可她再看来一眼面无表情的雷蒙,突然脸色就平静下来了。
  “没有敌意提示!”
  雷蒙不动声色地看了一下系统,确认没有敌意。他也没从那双绝美的俏脸上看到任何杀意,反而有种“任君蹂躏”的温顺?
  “主...主人...我这是?”
  亚诺仿佛对于“主人”这个称谓说的也有些拗口,可她脑海中,却也没能再找的出更合适的称呼。
  “你受了很重的伤,我在帮你疗伤。”
  雷蒙脸不红气不踹地睁眼说着瞎话。
  眼前这情况,换做任何人肯定都会怀疑。
  治疗需要玩“捆绑”的?
  还又是龙筋绳,又是铁锁的?
  你特么当我傻?!
  可这亚诺仿佛就真的信了雷蒙的鬼话,点了点头,一脸任君采撷的温顺表情。
  “你也可以叫我‘船长大人’...”
  雷蒙总觉得“主人”这个词儿听得有些羞耻,特别是她那酥酥软软的声音一喊,总让人不自觉地就联想到某些岛国动作片的家庭女仆系列。
  还别说,这女人原本的声音蛮好听的。
  “你现在还很虚弱,不要妄动真气。”
  这时候,雷蒙确定“忠诚度”和“敌意提示”两项数据都没有任何波动后,他这才一步步将捆在亚诺身上的捆绑的装置一一解开。
  “多谢主...船长大人救了我。”
  亚诺像是全然忘记了自己是那个让人胆寒的杀神超凡的身份,反而就真像是一个忠诚的私人女仆,神情娇弱,目光温顺,语气平和...
  难不成她失忆了?
  雷蒙眸子一转,心中猜测。
  瞧她这千依百顺的样子,怎么看都不像是那个心狠手辣的【刺神者】。
  想到这里,他问道:“你受了很重的伤,可能记忆受损了...我问你,记得你是谁么?还记得你的身份么?”
  诺亚毫不犹豫地说道:“我叫‘亚诺·多里安’,是船长大人最忠诚的仆人。我也是世界總府CP9的队长,代号‘NO.2’...”
  没失忆?
  雷蒙听着脸色微微一变,她既然记得所有的东西,现在为何对自己没了半点敌意?
  她堂堂一个顶级刺客,成为一个序列5菜鸡的女仆居然没有半点心理抗拒,没有察觉半点不合理?
  想到这里,他心中不由地想到了海英斯笔记中记载当年那些邪神座下的“虔信徒”的描述,心道:“这【灵魂奴役】技能还真是恐怖的能力啊。还真如海英斯笔记中所述,它能从灵魂上扭曲了人的‘认知’!我现在说的话,对亚诺来说,就是‘真理’,她永远不可能置疑真理。”
  沉吟了片刻,为了确认这个亚诺是否真的记得所有事情。
  雷蒙再次问道:“你还记得为什么要来这艘船上么?”
  亚诺如实说道:“我在之前刺杀巨人族‘山岳部落’酋长【黑山】鲁特的时候受了伤,中了诅咒..然后我从CP9的情报网中得之,有一个高级医生‘噜噜·Y·弗利兹尼罗’就在附近海域,所以我就来了,想要治疗伤势。”
  听到这话,雷蒙也没多少意外。
  这位CP9的队长,肯定不是冲着他们“幽灵海贼团”来的。
  可他意外的是,CP9的情报网,怎么会知道“黄金幽灵号”就在这片海域藏着?
  想道这里,他又问道:“CP9的情报系统是怎么知道我们‘幽灵海贼团’的确切位置的?”
  亚诺平静地说道:“因为主人船上有一个總府标注A级关注目标‘诺诺溚·米尔纳维·妮可’,她曾是海克斯城‘上古兵器遗失事件’中很重要的一个人物。之前‘NO.9’跟着她调查了很长一段时间,选择撤离之前,他留下了定位器,并将‘幽灵海贼团’的报告提交到了总部情报系统中...只要权限足够的CP9成员,都能调取。”
  “原来是这样!”
  雷蒙听到这里,眼中露出恍然,可同时也是一惊,原来他们的行踪居然随时都被世界總府掌控在手里。
  而且这一问,他们船上居然有五个隐秘的定位装置!
  而且不仅如此,妮可的身上也留有某种高阶炼金标记!
  这一想,还真让人毛骨悚然。要是真的哪一天世界總府要觉醒要清缴他们,岂不是分分钟钟就能定位他们‘幽灵团’的位置,派人点杀?
  “主人,你也不用太担心。”
  诺亚似乎渐渐习惯了这个“主人”的称呼。
  她虽然一脸顺从,却也很聪明。
  她显然领会了雷蒙眉宇间的忧色意味着什么,又很体贴地解释道:“这是世界總府实验室研制出来的超新型定位装置【天眼】。这种标记制造成本很高,CP9也只是针对某些重要人物才会使用。现在这种秘密定位方式现在还不为外人所知,所以它只是用来收集情况,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暴露。而且能有权限调度这种‘S级’绝密情报的人,很少...”
  “这样啊...”
  雷蒙一想也在理。
  CP9这种像是“GPS全球定位”的装置直到他穿越之前都不曾暴露过,必定是世界總府故意藏拙的一项绝密的情报收集手段。
  真要真用来定位击杀海贼什么的,有些大材小用。
  而且用不了几次,就会被有心人发现猫腻。
  到时候真让反總府组织的人们有了防备,再尖端的科技都藏不住。世界總府花大价钱研制出来的这种绝密定位手段,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不过,更让雷蒙意外的是,现在这CP9的队长亚诺,似乎对于自己背叛组织完全没有任何心理负担?轻易地就将CP9的绝密给自己说了?
  有这么一个CP9总部队长级别的“消息库”,世界總府的很多绝密消息,岂不是要曝光在自己眼皮底下了?
  一直被世界總府凭借超强信息网络算计,现在,终于有了打入敌人内部的突破口!
  估计连世界總府高层也怎么都不会想到,会有一个CP9队长级别高级成员,被雷蒙以几乎同样的灵魂印记手段给策反了!
  ......
  为了确认这亚诺是否真的完全听从自己的话,雷蒙又开始询问起某些他知道结果的“敏感事件”来。
  这一问,还真让他确定了这诺亚对自己“绝对忠诚”!
  除了亚诺这个CP9队长真不知情的事件,她几乎将雷蒙问出的所有事情,不管是何等机密,都毫无保留地地说了出来。
  渐渐地,
  雷蒙也才完全相信了他的这个“灵魂奴隶”来。
  “这次暗杀‘山岳部落’酋长的计划,我也知道得不多。每次行动都是由总部的参谋处计划安排,我只用听命行事...但我们的情报里,确实早就知道了‘山岳部落’会来突袭。”
  “【战皇】不是我们CP9的成员,不过我曾经也和他们的番队长有过几次联和任务。我肯定他们的团长和世界總府高层有密切联系...”
  “CP9的队长之间相互了解很少,我们平日都有自己的‘伪装身份’。只有接到总部命令才会集结行动...至于其他几名成员,我知道一部分人的身份...”
  “总部的位置在XX,这巨人之国有三个A级暗点,八个B级联络处...总部里的高手很多,有些是我也觉得很棘手的存在。”
  “我们加入CP9会去总部有一个宣誓仪式...据我所知,无论海军还是CP9,新成员加入时都会对‘正義雕像’宣誓忠诚...”
  “...”
  这一番对话,也让雷蒙弄清了很多“隐秘”。
  原来一直被称为“未解之谜”的CP9居然是以这样的严密的组织结构方式存在的。
  即便是CP9的队长级别人物,也不完全清楚整个组织的运作。
  CP9总部有专门的参谋部发布命令,那是直接和世界總府总参处联系的超级权利机构。
  这不了解还好,
  一了解了,雷蒙顿时觉得压力山大。
  诺亚的口中讲述了一个很恐怖的事实,那就是世界總府已经在大航海世界根深蒂固!
  他们几乎渗透了无尽之海所有大中型势力,革命军、“无尽八皇”、各大王国皇室...强大得让人望而生畏。
  这一番促膝长谈,
  很多困扰雷蒙多年的疑惑,都迎刃而解。
  越是深入询问,
  雷蒙也越发能体会这个【灵魂印记】的恐怖之处。
  受控制的人,还真会将主人当成不可背叛,不可违逆的“神”。
  哪怕是现在就让这个“天下第一刺客”自杀,她也会毫不犹豫地选择执行。
  不过,
  除了对雷蒙这个“主人”完全顺从以外,这个【刺神者】亚诺其他方面并没有任何异样,同样战斗力卓绝,同样的思维敏捷,同样的心狠手辣...
  ......
  聊着聊着,雷蒙还想多问一些情况。
  可突然,眼前亚诺脸上突然浮现了一抹不正常的潮红,没忍住又是一口浊血喷了出来。
  雷蒙身神色微变:“你怎么了?”
  “对不起,主人,弄脏了你的衣服。”
  她看着雷蒙,一脸平静地陈述了一个事实:“主人,我的身体状况现在很糟糕,我可能活不了多久了...”
  这淡漠的语气,仿佛受伤的不是她自己一般。
  雷蒙眉头一皱,“到底怎么回事?”
  亚诺显然很清楚自己的状况,说道:“这是巨人族的巫毒诅咒...我之前在刺杀【黑山】鲁特的时候,沾到了他的血液。我也没想到那他身上有巫毒祭司下的‘死亡诅咒’。无论谁杀了他,都会被诅咒缠身...”
  雷蒙看着亚诺属性面板上的显示的状态,赫然是有一个“葬花诅咒”的提示。
  他眉头一皱,似乎也想到了什么。
  沉吟了一瞬,
  雷蒙命令道:“你把衣服脱了,我帮你检查一下身体...呃...伤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