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敌从我是特种兵开始 > 第135章 边防部队驻地

  武警部队驻地门口。
  “你们是干什么的?”哨兵将几人拦了下来。
  “你们部队的姑爷来了!还不快点开门?”为了调笑小庄,聂飞直接开口,并且将事情的主人公完完全全的当做了小庄。
  “嗯?”哨兵看了看几人的穿着,顿时反应过来,“特种部队的吧?快来登记吧!”
  “呦呵,不灵喽!”聂飞连同其余人都一同起哄。
  “说的好像你不是来看媳妇一样!”小庄瞪了一眼聂飞,没好气的说道。
  “得!这小子,会反击了!”聂飞耸了耸肩,掏出自己的士兵证,然后在纸上登记了一下自己以及其余几人的信息。
  “聂飞?你对象是谁啊?”哨兵微微一笑,看着这帮特种兵,觉得还挺有意思的。
  “杜菲菲!”聂飞微微一笑道。
  “原来是杜菲菲啊,我们部队的两朵花之一,不错不错!你小子,有前途!”哨兵恍然,点了点头,拍了拍聂飞的肩膀。
  “我猜你们这的另一朵花是林小影对不对?”聂飞问道。
  “咦?你怎么知道?”哨兵有些惊讶的看了聂飞一眼。
  “呵呵,我不但知道林小影,我还知道啊,林小影那混蛋对象,就在车上!”聂飞故意放大了声音。
  这时候,小庄再也忍不住了,下了车来。
  “你不会跟我说,这便是小影的对象吧!?”哨兵看了小庄一眼问道。
  “没错,你猜对了!”聂飞耸了耸肩,“就是这个小混蛋!”
  “去!谁是混蛋!”小庄没好气的瞪了聂飞一眼。
  “对了,你们带实弹了吗?”哨兵开口问道。
  “当然,我们肯定要带实弹的。”陈排开口理所当然的说道。
  “也没啥太大问题,注意安全,不要惹出什么事情来!”哨兵好心提醒道。
  “放心吧班长,我们会小心的!”陈排笑了笑,点了点头。
  “那好,你们进去吧,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哨兵看了聂飞和小庄一眼,玩味的点了点头。
  “谢谢班长!”几人道了声谢,而后开车驶入部队驻地!
  “年轻人啊,活力十足的年轻人!”看着几人离去的背影,哨兵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姨母般慈祥的笑容。
  ……
  边防部队的大院里,环境整洁,部队的战士们一个个也都是十分的精神,口号喊得十分响亮。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越野车上,满是负重背囊,载着8个光头特种兵,呼啸着驶过部队的主干路!
  看到一队战士之后,几人嗷嗷叫了起来:“同志们好——”
  嗯??
  当场所有的武警都有些懵,这是什么情况?
  而很快的,几人又开口:“同志们辛苦了——!”
  见到几人的样子,武警们轰然大笑,甚至有的直接说道:“陆特过后,鸡犬不留,赶紧通知炊事班的师傅,让他把炊事班的鸡鸭都看好了!”
  听到了这句话,几人转而又开口大叫:“提高警惕,保卫祖国!”
  这下子,武警们一个个笑得前仰后合,这帮特种兵,实在是太有意思了!
  小庄驾车高速掠过,而几人则是一本正经地喊着口号:“政治合格!军事过硬!作风优良!纪律严明!保障有力!”
  武警大校站在办公楼的台阶上,看到他们经过,苦笑一声,摇了摇头:“这帮臭小子!”
  一旁的军官倒是瞪大了眼睛,自家首长这表现倒是不多见,换做平时,不早就炸毛了?
  “政……政委,就让他们这么胡闹下去?这是咱们的部队啊!”
  武警大校则是笑了笑,不以为意:“他们刚刚从战场上扯下来,需要释放一下,尤其是他们还是特种部队的,让他们闹腾一下也没什么,更何况,不再咱们这闹腾,他们也会去别的部队闹腾。更何况,这五句话这帮小子能喊出来,就说明,他们只是在恶作剧,翻不了天的!”
  “打的赢,不变质!”似乎听到了这大校的话,几人再次喊了起来。
  卫生队,女兵们洗白床单。
  孤狼B组的口号声远远传来:“政治合格!军事过硬!作风优良!纪律严明!保障有力!”
  一群女兵皱起了眉头,小影更是直接站起来想要去看看:“谁啊,这么没有素质!”
  “就是,就是!这是土匪啊?”其余的女兵也都点头附和。
  “看样子,他们还是奔着我们这里来的!”听着口号声越来越近,杜菲菲开口道。
  “不行,我去给军务科打个电话,他们也不知道管管,这样下去还得了?”小影摇了摇头道。
  不过,很快的,小影的脚步就滞住了,因为在高速驶来的车上,她看到了那个让她心心念念的那个人!
  而一旁的杜菲菲在见到了车上的人之后,哭笑不得,这帮坏家伙!
  “摸爬滚打锻精兵,千锤百炼造英雄!”随着最后一句口号喊出,车来到了女兵们的面前。
  “这是什么部队啊?好帅啊!”女兵们开口问道。
  “是特种部队的!”杜菲菲面上带着微笑。
  “哐当!”
  车停下来了,但是光顾着耍帅的鸵鸟,则是直接被从车上甩了下来!稍显狼狈的落在了地上。
  鸵鸟这一举动,直接让所有的女兵都捂嘴直笑。
  “鸵鸟,现在我很郑重的跟你说,一会儿,无论如何,你要管好你家夏岚!”聂飞沉声说道,声音严肃,认真。
  鸵鸟听了这话,微微一怔,随即似乎意识到有什么严重的问题了,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小飞,有什么问题吗?”陈排有些疑惑地问道。
  “我也只是猜测,并不确定,所以,我们要保持警惕!”聂飞沉声道。
  几人还是有些迷糊,不知道聂飞究竟再说什么。
  “马云飞!”聂飞简单的说了一句,“很有可能会在这里耍花样!”
  “嗨,原来是这个!小飞你想多了吧?这都多少天了,要向耍花样,不是早就耍了?还能正好赶上现在?”鸵鸟有些不相信的摇了摇头。。
  “现在战斗刚刚胜利,之前的时候,马云飞应该是被关押的,没有机会耍花样,现在开始审问了,正是他耍花样的时机,虽然我们来的是不是凑巧我不知道,但是直觉上告诉我,他一定会耍花样的!”聂飞沉声道。
  其余几人都点了点头,似乎聂飞分析的有道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