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1章 回忆杀

  暗幕的夜色落寞无彩,深邃无边的暗夜,星光都寥寥无几。城市的霓虹灯璀璨又闪烁,那么拼命,也融不进这清冷寂寞的夜。
  33层的总裁办公室里,漆黑一片,寂静无声,让硕大的办公室,更显空旷。
  男人微眯着深邃的双眸,透过干净的落地窗望向窗外的夜。
  整座城市的景色尽收眼底,的确绚烂,看一眼就让人觉得繁华至极。
  这么温暖的景,怎么就侵蚀不了这颗枯冷的心呢?
  指间传来灼热的温度,冥枭低头看着夹在指间已经燃尽的烟蒂,猩红的光点已慢慢熄灭。
  才恍惚发现,不知何时,他的思绪又陷阱回忆里,那么久。
  抬手将指间的烟蒂丢进办公桌上的烟灰缸里。
  借着窗外的夜色,冥枭低头看向拿在左手中的手机。
  手机的画面依旧定格在之前打开的页面,那是微博最近更新的一条娱乐圈消息。时间就在37分钟之前。
  「娱乐最新报道:当红国民男神司煌亲口证实,将会在一个月后回国。据司煌经纪人罗永佳提供的消息,司煌日后的事业重心也将放在国内。我相信陛下的骑士们对于这个消息一定非常开心。期待陛下回归华夏」
  这条消息不出一个小时,转发就已经突破三百万,评论区更是爆满,满屏都是“欢迎陛下回归”“我的陛下,我终于等到你回归祖国的怀抱。”的字样。
  尽管早已做好准备,但国内的网站还是一度面临瘫痪的状态。
  那条消息下面的配图,是媒体拍到关于某人的最新照片。
  照片中的司煌应该是刚从发布会出来,面对众多媒体镜头,依然淡然至极。
  冥枭看着照片中的某人,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衣,衬衣的衣摆扎进黑色的修身九分裤裤腰中。
  衬衣的扣子被解开两颗,依稀可见某人白皙性感的锁骨。
  一张白皙精致的脸蛋,琉璃多情的桃花眼,眼角狭长,微眯的时候,总让人看不清眼底的情绪,却又勾人无比。
  坚挺的鼻梁下,微薄的唇瓣殷红如血,搭配着不带任何笑意微勾的唇角,性感又撩人。
  零碎的墨灰色短发被微微烫弯,额前的刘海被打理在两边,微微露出光洁的额头。
  照片中的少年拥有一张雌雄莫辨的脸,过度的精致如同画中的人物。
  修长的身材搭配着简单的服饰,依然给人惊艳的视觉。
  六年了,他都已经有六年不曾见过他了,自从他六年前离开华夏,便不曾再见过他。
  刚离开的两年,他的消息如石沉大海,任凭他动用全部的暗道力量,依旧杳无音讯。
  四年前,有关于他的消息才开始慢慢被他查取。可是关于消失的两年,他依旧查不到一丝一毫。
  他对自己避之不见,电话不接,信息不回,就连他飞去他的楼下,他也不肯见他一面。
  那个时候,冥枭才知道,那个一直以来被他庇护在身后的清瘦少年,是真的长大了。
  也真的变了。
  有了自己的脾气,也有了自己的秘密。
  即便是他们曾经那么亲密的关系,他也对他选择了隐瞒跟闭口不提。
  司煌真正步入娱乐圈是在两年前。他的出现,红的出人意料却又理所当然。
  无论是背后的势力还是自身的条件跟实力,只要他想,他红,是必然的事。
  只是看他自己愿意与否。
  冥枭再次见到司煌,是在两年前通过媒体知道的。
  从那以后,不看电视,不刷微博,不看新闻的人,为了见到心心念念的某人,竟然也慢慢成了一个网瘾少年。
  也会在午夜黄金时间,坐在沙发上,全神贯注的盯着电视,唯恐错过关于某人的镜头。
  司煌的微博第一个关注他的人就是冥枭。只是某人的微博动态真的是屈指可数。
  每每手机消息提醒,冥枭怀着激动的心情打开时,看到的都是司煌参加活动或者参演节目的转发。
  关于他个人的消息,还没有娱乐圈提供的多。
  到现在为止,冥枭还记得第一次见司煌的情景。
  那年,冥枭十岁,司煌五岁。
  小小一只,长得粉雕玉琢,精致漂亮,完全就不像个男孩子。
  那一天,冥枭刚从学校回军属大院。
  因为冥枭的爷爷,冥老爷子,冥振天要将冥枭在三天后扔到军部,接受军队的教育与磨砺。
  这也是冥家的男人必须接受的。
  也可以说,这是冥家的规矩。从冥家第一代当兵的祖辈开始,就已经存在。
  刚下车的冥枭就看到那个小小的人儿,穿着一身洁白的大衣,头上带着一顶毛绒绒的帽子,静静的站在院子里的梧桐树下。
  对面站着一个身穿红色蕾丝裙的小女孩。张着双臂拦在司煌面前。
  红着一张小脸,睁着大大的眼睛,眼里似乎还有着泪光。
  冥枭记得小女孩似乎也是住在大院中的孩子,却记不得是大院中谁家的孩子。
  只听小女孩大声的质问着司煌,“你懂不懂男孩子对女孩子要绅士,别人对你说了自己的名字,你也要告诉别人你的名字?这是礼貌!”
  那时的司煌虽然只有五岁,可是周身的气质高冷又清贵。
  淡漠的脸上,永远是冷冷淡淡的,似乎什么都激不起那张稚嫩的小脸上变出其他的表情。
  尽管,那时的他还只是个孩子。
  面对小女孩的质问,也只是淡淡看着她。
  很淡漠的反问,“所以呢?”
  所以呢?
  小女孩嘟着嘴,不满的再次提醒。
  “所以,我都告诉你我的名字了,你也应该告诉我你的名字,这才是男孩子该有的礼貌。”
  司煌掀了掀眼皮,很无奈的说。
  “我并不想知道。”
  是你自己主动说的,所以与我无关。
  听到司煌的话,小女孩眼里的泪光,终于流了出来。
  她看着司煌,委屈的哭着,“你怎么这样对女孩子,你太过分了。从来没有人对我这样,我要去告诉我爸爸,你欺负我。”
  说着,还瞪了司煌一眼,哭着跑走了。
  司煌看着离去的红影,微微皱了皱眉头,颇为无语。
  他就说,女孩子最麻烦!动不动就哭。
  那就是冥枭第一次见到司煌的场景。
  当时的冥枭在想,到底是什么样的环境,让仅有五岁的小孩子长成那样冷淡的性子。
  淡漠到,似乎什么对他而言,都可有可无。
  后来,冥枭知道,司煌是跟着父母来冥家做客的。
  也是那天,冥枭知道了,司煌从那天起,要借住在他家。
  与司煌一起留下的,还有司煌家的管家,名叫栾华的中年男人。
  从那天起,一向独来独往,冷漠至极的冥枭,心里住进了一个人,一个一住,就扎根的存在。
  也是从那天开始,冥枭,再也没有见过司煌的父母。就连他们的消息,也不曾有过。
  后来,在司煌七岁的时候,冥家突然收到关于司煌父母的消息。
  他们夫妇二人,在国外执行任务的时候,遭到战友背叛,惨遭敌人杀害。
  据说,两人死相极惨。
  被敌人饲养的狼撕扯啃食。
  死无全尸!
  冥家的人担心小小的司煌承受不住这突然的打击,一致决定将这一消息暂时瞒下。
  就这样,一直到了司煌十一岁。
  那一天,司煌走了。毫无征兆的,突然消失,杳无音讯。
  每每想起,冥枭心口都闷得生疼。
  那个他用生命呵护的小孩,竟然会有一天对他避之不见。
  这是冥枭无论如何都没想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