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7章 冥家

  第二日。
  司煌刚下楼。
  栾华从外面匆匆进来,脸上略带严肃。
  挑了挑眉,司煌将手插进裤带中,目光落在栾华身上。
  “少爷”栾华走到司煌面前,“冥老爷子派了蒙管家来接你,现在,人就在外面等着。”
  这倒不难想到。
  先不说依冥家的势力,只要是冥家想要探知的事,要想知道,绝非难事。
  别说在京都的地盘,整个华夏,都遍布着冥家暗势。
  之前的冥家,虽然势力也很厉害。但自从冥枭接手后,真的可以用一手遮天来形容。
  更何况,自己昨天在机场跟骑士粉的事,网上不可能没有动静。
  虽然昨天自己并没有刷微博,但这种事情,混娱乐圈的人,还是很敏感的。
  再加上,昨晚冥枭的出现。
  冥家人想知道,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想起冥老爷子,司煌的唇角勾起一抹微笑,很淡,却很真。
  就连冰凉的眸底,都有着淡淡的暖色。
  收回思绪,司煌对栾华说道。
  “栾叔,你找人把我带回来的那批东西,装到蒙管家的车上。”
  栾华点点头,应了声。
  招呼两个佣人,去储藏室将东西搬到了蒙管家的车上。
  蒙管家看着被塞得满满的后备箱。
  跟着冥老爷子几十年,什么宝贝他没见过。
  但看着眼前这些东西,还真让他这个见惯了大场面的老家伙,有些惊愕。
  见东西都装好。
  栾华对蒙管家微微一笑,“蒙管家,这是我家少爷带给冥老爷子一家的礼物。上面都有标备称呼。少爷说,请您先行一步,他随后就到。”
  蒙管家闻言,淡笑点头。
  “好,劳烦栾管家了。那我就先行一步回去告诉老爷子一声。”
  “好。”
  栾华微微退离车子几步,看着蒙管家上了车。
  直到看不到车子,才收回视线,转身进了别墅。
  冥氏大楼。
  33层总裁办公室。
  “咚咚”
  两声敲门声。
  办公室大门被推开。
  年轻的男人,身穿黑色西装。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
  有些苍白的面孔,没有病气,多了几分儒雅书香之气。
  如果近距离接触,还能闻到某人身上淡淡的药香味。
  这是冥枭的私人医师。
  魏林。
  “二爷,刚刚冥宅来电话。说老爷子今天派蒙管家去了司少别墅。”
  见冥枭批文件的手顿住,魏林伸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
  “听说司少让蒙管家带了不少礼物回大院。据说是司少亲自为冥家人准备的。那些礼物就连对奇珍异宝司空见惯的老爷子,都爱不释手。而且现在,大家都聚在老宅那边。就连大爷,听说也在往回赶的路上。”
  将文件合上,冥枭勾着嘴角,眸底闪着笑意。
  “倒是惯会哄人开心。”
  语气是十足的的宠溺。
  “那,二爷你……”
  抬头看了魏林一眼,冥枭挑着眼角,邪肆的很。
  “连大哥都回了,怎么能少了我。”
  看着消失在办公门外的身影,想着刚刚某爷傲娇的嘴脸。
  魏林啧啧感叹,笑得意味深长。
  冥家大院儿。
  司煌将车停好,刚从车上下来,就听见屋子里传来热闹的喧哗笑语。
  看着熟悉的地方,司煌有些感慨。
  几年的时光,像跟做了一场梦一样。
  站在大厅的蒙管家,一眼看到站在院子中的少年。
  俊隽清贵,容颜绝世。淡漠清冷,又心怀良善。
  与他们家某位爷,倒是异常绝配。
  察觉到自己走神,蒙管家掩饰性的咳了两声。
  没想到自己一大把年纪,也有这么腐的思想。
  对着客厅主位坐着的冥老爷子道,“老爷子,司少来了。”
  冥老爷子闻言,手中的拐杖猛的敲了一下地面,热闹的大厅瞬间安静下来。
  这才一脸笑意的说道,“快,快带小煌进来。”
  蒙管家好笑的看了眼冥老爷子,转身看向走进大厅的少年,亲切的笑道。
  “司少,欢迎回家。老爷子跟大爷二爷他们,一直等你呢。”
  闻言,司煌的脚步停了下来。
  欢迎回家。
  多温暖的四个字。
  如果说,这个世上还有让他感到有归属的地方,也只有这里了。
  被称之为家的地方。
  他在这里,生活了六年。
  离开了六年,再回到这里,恍如隔世,却仍旧熟悉的让他感到亲切。
  只是看到蒙管家头上的白发。
  终究,岁月匆匆。
  “蒙管家,好久不见。”
  司煌淡淡的点了点头。
  蒙管家咧着嘴,脸上的笑意更加,眼角的皱纹也显得深刻了些。
  走进大厅,一双双明亮的眸子,或惊喜或欣慰,落在司煌身上。
  不管如何,都让司煌体会到了,亲切。
  看着眼前走向自己的老人。
  六年不见,老人当初有些斑白的头发,如今早已变成如雪的颜色。
  当初如山一样的身躯,如今手中竟也握上了拐杖。
  司煌眼底有着酸涩。
  张了张嘴,有些哽咽的喊了声。
  “爷爷,我回来了。”
  冥老爷子激动的点着头,鹰利的眸子涌上泪光,威严的脸上,只剩心疼与慈爱。
  那个让多少人敬佩与爱戴,立下战功赫赫的老将军,此刻哽咽的像个受委屈的孩子。
  千言万语,说出口的,却只有三个字。
  “……回来好,回来好……”
  “爷爷”司煌上前扶住冥老爷子,抬手将老爷子眼角的湿润擦拭掉。
  “爷爷,司煌回来是高兴的事,怎么都哭了呢?”那边,冥萱走过来,掺着冥老爷子另一只胳膊,劝慰道。
  说着,冲司煌笑了笑。
  她的眼底,司煌也看到了湿意。
  冥老爷子闻言,摸了摸脸,声音洪亮的说道。
  “对,小煌回来,我高兴,高兴。小煌过来,跟爷爷到这边来坐,顺便给爷爷说说,你送来的那些宝贝,是从哪儿弄来的。”
  想问的话其实很多,只是什么都可以问。只是对司煌当初离开的原因,众人默契的选择闭口不提。
  冥老爷子握着司煌的手,往众人在的沙发那边走。
  看着紧紧握着自己的大手,皮肤松弛,有着浅浅的老年斑。
  即便如此,这双大手依然如记忆中那般,干燥,且温暖!
  “是啊,小煌,你这送来的礼物,可让大妈开眼了。”
  坐在司煌另一边的女人,一身合体的藏青色旗袍,挽起的鬓发,梳的一丝不苟。
  保养得宜的脸上,不见一丝皱纹。
  气质温婉大气,良好的修养让她总给人,如兰如菊的印象。
  这是冥萱的母亲。
  冥老爷子的大儿媳,冥盛的夫人,锦兰芳。
  锦兰芳轻轻拍着司煌的手,目光亲切的看着他。
  司煌淡淡的笑了笑,“都是小玩意儿罢了,只要大妈喜欢,司煌就高兴。”
  锦兰芳闻言笑得格外开心,“你这孩子,嘴巴还是这么甜。以后谁要是能让你放在心尖上,那可真是修来的福报了。”
  冥老爷子扫了一眼院子里走进来的身影,暗搓搓笑了笑,别有意味的接话道。
  “可不是。咱家小煌这么优秀,岂能让人家占了便宜。我看小萱跟小煌就挺般配。”
  此话一出,众人纷纷一脸错愕的看向主位上,调皮的自家老爷子。
  哎哟喂,我滴爹(爷爷),您老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吧。
  冥萱看向黑着一张脸走进来的冥枭,觉得自己快要被自家二哥的眼神给射死了!
  爷爷诶,您可真是我亲爷爷,有您这么坑自己孙女的吗?
  司煌哭笑不得的看着冥老爷子,老爷子这顽劣性,怎么还是这么重呢?
  “爷爷,您可别乱点鸳鸯谱了。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万一冥萱有喜欢的人,您这不是棒打鸳鸯吗?”
  闻言,老爷子看向冥萱,虎目一瞪。
  “小萱,你有喜欢的人了?你刚十九岁,小小年纪谈什么恋爱?我们冥家的子女,可不能挑些不三不四的人谈朋友。男方是个什么情况?哪里人?父母都干什么的?”
  冥萱扯了扯嘴角,看着冥老爷子这厚此薄彼的态度。瞬间感觉,自己这唯一的孙女地位,在司煌回来后,越来越没优势感了。
  “爷爷”冥萱无奈的叹气,“我哪有谈朋友啊?是您会错司煌的意思了。再说,刚刚您还硬要撮合我跟司煌,这会儿倒嫌弃我年龄小了。那司煌才十七岁呢,您怎么着急起来了。”
  冥老爷子闻言,顿时有些发窘,没好气的说。
  “你能跟小煌比吗?小煌多优秀,这么优秀的孩子,惦记的太多。不提早占着,被别人拐跑了怎么办?”
  说着,余光还扫了一眼站在一旁,已经怒火中烧的某人。
  冥萱感觉自己一口老血要喷出来了。
  生无可恋的看着冥老爷子,闷声道,“您可真是我爷爷。这么嫌弃自己孙女,真的好吗?”
  司煌看着热闹的场面,眼底带着点点笑意,使得整张脸都显得格外明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