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10章 这六年,他过得挺糟的

  两道修长的身影,笔挺的站在树下。
  中午的太阳悬挂正空。
  洒下的炙热光线,都被繁茂的枝叶阻挡在外。
  蒙管家从屋子里走出来,到两人身后。
  “大少,司少,老爷子说该开饭了。”
  两个人闻言转过身来。冥战颔首。
  “知道了。”
  看了两人一眼,蒙管家转身离开。
  见司煌抬步离开,冥战抿了抿唇,有些挣扎的开口。
  “小煌”
  “恩?”
  司煌侧过身,视线看过去。
  “如果可以”冥战道,“大哥希望你能多关心一下阿枭。”
  见司煌不解的看着自己,冥战笑了笑,有些无奈,也有些苦涩。
  “虽然有些事,阿枭不允许我们多嘴。不过,自从你离开后,阿枭身上发生了很多事。”
  “说实话,这六年,他过得挺糟的。”
  “所以,我希望,如果你发现他有些地方跟你记忆中不太一样,也请你试着理解一下。”
  冥战的话,让司煌眉头锁的更紧。
  为什么总感觉,有什么事,是所有人都知道的。
  而他,被置之度外的一个。
  这种明明跟自己有关,却瞒着当事人的感觉。
  实话讲,并不好。
  “走吧,大家都在等我们了。”
  没等司煌想明白,冥战走过来,拍了拍司煌的肩膀。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大厅。
  餐厅里,所有人都已经入座。
  冥盛跟冥昌因为军区还有事情,抽不开身。
  故此,他们二人并不在。
  冥老爷子坐在主位。
  餐桌前只有一个空位,就在冥老爷子右手边的位置。
  第二个位置,冥枭坐在那里。
  “小煌,快来。来爷爷这儿,爷爷给你留的位子。”
  冥老爷子高兴的冲司煌招招手。
  那模样,看着都有讨好的意味。
  司煌看着冥老爷子,无奈的笑了一下。
  为什么感觉今天的老爷子,格外的皮呢?
  是错觉吧?
  司煌坐到位置上。
  看见面前的盘子里,放着自己爱吃的菜品。
  扫了一眼桌上菜的位置,有些菜,距离他这个位置,并不太容易夹到。
  司煌挑了挑眼角。
  余光落在坐在自己身旁的男人身上。
  那张脸依旧惊艳。
  只是换了身米色的家居服,洗过的头发也柔顺的垂着。
  很简单的装扮,却让他周身的气息温和了不少。
  目光落在男人左手手腕上。
  那串跟他脚腕上同款的黑曜石链子。
  此刻,戴在男人精瘦的手腕上,倒是养眼的很。
  下一秒,男人的手突然进入少年的视线。
  司煌低头。
  眼前多了一只晶莹剔透的玉碗。
  碗里,是某人已经剥好的鲍鱼跟龙虾肉。
  勾了勾唇,司煌慢条斯理的开始进食。
  冥枭侧了侧脸,见少年优雅的吃着他亲手剥好的食物。
  深邃的眼眸,泛着点点星光。
  性感的红唇,微微扬起。
  心情,很好。
  见两人无声中的默契,坐在餐桌前的众人除了感到欣慰外。
  突然有种,肚子很撑的感觉。
  这种,无声无息被喂了狗粮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虽然氛围很甜,两个人之间,即便不说话,也让人根本插不进去的和谐。
  一个负责吃,一个负责投喂。
  可真是,让他们觉得有些刺激人了。
  明明以前两个人之间也是这样的互动,怎么今天,格外撩人呢?
  “咳咳”
  冥老爷子扫了众人一眼,佯装咳嗽两声。
  这群家伙,没见过世面一样。
  一个劲儿盯着看,还让不让两个人吃了?
  司煌听见老爷子咳嗽声,放下手中的筷子。
  将一旁装着水的杯子,递到冥老爷子手中。
  “爷爷,喝点水。”
  冥老爷子笑着接过,那目光落在司煌脸上,越看越满意。
  那火辣辣的目光,根本就是,看未来孙媳妇的眼神。
  众人见冥老爷子这么明目张胆的目光,纷纷抽动着嘴角。
  老爷子,您还能表现的,再明显一些不?
  没看见您孙子的眼神儿,都要放刀子了吗?
  司煌并没有注意到众人的神情,连冥老爷子眼底的神情也未留意。
  看着冥老爷子喝了几口水后,司煌伸手接过杯子,放在一边。
  又给老爷子夹了些爱吃的菜。
  冥枭看过去,皱了下眉头,随即继续为某人投喂。
  这顿饭,吃的最过瘾的,除了司煌,就是冥老爷子。
  冥枭,是投喂的开心。
  只要司煌吃的高兴,他,吃不吃,估计都无所谓。
  而其他人嘛,都是硬生生被狗粮吃撑的。
  晚饭过后。
  司煌陪着冥老爷子去书房下了会儿棋。
  后来,见冥老爷子脸上有些倦色。
  司煌便送老爷子回房休息后,自己也回了房间。
  门推开,司煌就见某人,身姿挺拔的坐在自己床上。
  挑了挑眉,司煌走了进去,关门。
  去衣柜拿了套睡衣,慢条斯理的进了浴室。
  直到浴室门关上。
  坐在床上的男人,目光才从自己手机上移开。
  视线在浴室门上落下。
  深邃的眸子里,有着晦暗不明的光在跳动。
  半个小时后,司煌从浴室出来。
  房间里,已经不见了某人。
  走到床边,才看见某人的手机,还落在自己床上。
  弯腰拿起手机,刚转过身,头就撞在一堵肉墙上。
  司煌掀起眼皮,淡淡的扫了某人一眼。
  将手机扔给他,自己坐在床上,一手拿过自己的手机,一手继续擦着湿发。
  手中的毛巾突然把抽走。
  接着,某人的手机被重新塞回少年的手中。
  冥枭拿着毛巾,动作轻柔,擦着少年的头发。
  擦掉多余的水分。又去衣柜下的抽屉里拿出吹风机,开始给司煌吹头发。
  司煌扬了扬下巴,看向冥枭。
  入眼的是男人精致的下巴。
  红唇紧抿,鼻梁翘挺。
  深邃的眼眸,微垂,睫毛显得更加长。
  此刻,某人正神情专注的给自己吹着头发。
  “什么意思?”
  某人闻言并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
  直到少年的头发,在自己手中变得柔软干爽。
  关了吹风机,将东西放回抽屉里,才重新回到司煌身边,坐下。
  眼睛直直的看着少年,轻声道。
  “你的手机号码,存进去。”
  司煌挑挑眉,看了冥枭一眼。
  把手机往某人眼前一伸,“打开。”
  看着少年淡漠又傲娇的脸,某人眼底蕴着少年不曾察觉的情愫。
  “自己开,密码,你生日。”
  皱眉看了某人一眼,少年不耐的撇撇嘴。
  输入密码,手机打开。
  只是屏幕上的画面,让司煌的瞳孔在不经意间放大。
  屏幕上,是某人刚刚看后忘记关闭的画面。
  画面停留的是,某人手机的相册。
  密密麻麻的一页图片。
  手指在屏幕上微微滑动着。
  全部……都是。
  他一个人的照片。
  很显然,这些图片,都是司煌从出道至今,两年来,媒体报道的所有照片。
  心脏的位置,似乎被人紧紧抓住。
  很闷,很疼。
  察觉少年微变的情绪,冥枭身子边往这边倾过来,边问。
  “这么了?”
  手指一划,进入通讯录。
  少年低眸,将眼下的情绪敛在眼底。
  “没事。”
  将自己的号码存进某人手机。
  返回桌面。
  一张熟悉的面庞出现在手机桌面上。
  熟悉的眉眼,熟悉的冷漠。
  从没想过,某人会连手机桌面,都是用他的照片。
  突然又想起之前在院子里,冥战说过的话。
  冥枭……
  似乎,有些地方,真的变了。
  司煌不是愚笨的人。
  相反,他很聪明。
  聪明的,让很多人,都不敢与他正面冲击。
  认识司煌的人,都明白。
  这个少年,淡漠清冷的外表下。
  有着破釜沉舟的决绝与狠厉。
  从回来开始,展现在少年眼前的一切。
  都让他心里,有了某些断定。
  如果之前是怀疑的话。
  此刻,他的确定度,已经到了百分之五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