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11章 试探与反试探

  将手机还给某人。
  司煌懒绵绵的靠在床头上,闭着眼。
  见少年皱着眉头,似乎不舒服。
  冥枭伸手过去,在少年额头摸了摸。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少年眼睛都不睁一下,软软的说道,
  “肚子难受。”
  闻言,冥枭将视线落在少年肚子上,良久,才低笑出声。
  “非要吃撑肚子?”
  眼睛睁开一条线,少年淡漠的眸子,扫向某人笑得诱惑的脸。
  懒哼哼着,“还不是你。夹那么多,不吃,难道浪费?”
  冥枭抿了抿唇,一本正经的点头,“是我不好,我的错。”
  手却已经隔着衣服,放在少年肚子上,轻轻揉了起来。
  只是眼底,却满是遮不住的笑意。
  司煌有些气恼,伸出脚,踹在某人胸前。
  结果某人身子,连动都没动一下。
  还把自己的脚咯的难受。
  冥枭接过司煌的脚。
  眉头一皱,“怎么这么凉?”
  刚洗过澡,脚丫子都凉冰冰的。
  边问,掀开自己上衣衣摆,将少年的双脚,放在自己肚子上。
  司煌抽了抽,没抽动。
  索性,随了某人。
  只是,落在男人脸上的双眸,半眯着。
  眼底的情绪,忽暗不明。
  半晌,少年突然拿过手机,对着某人抱着自己脚的方向,拍了张照片。
  然后打开自己的微博。
  也没理会闹哄哄跳出的消息。
  编辑一条微博:
  人体暖炉。配图。
  微博刚刚发送成功,下面的评论区就炸了锅。
  “我靠,我靠,就我闻到奸情的味道吗?”
  “啊,这是陛下第一次发关于自己私生活的微博。我想哭……”
  “脸呢?陛下,就算你不露脸,能把你这私人暖炉的脸露下,可否?”
  “我刚准备吃饭,看到这图,突然很撑!”
  “哈哈,根据此图透露的信息,本人分析如下:
  一,陛下口中的人工暖炉,是个男人。
  二,根据本博主对男人二十多年的观察跟了解,图中拥有这双好看的手的男人,一定很帅!
  三,根据图片中对房间信息的泄露,这绝对不是陛下的房间。
  最后,我代表广大骑士们,弱弱的问一句
  陛下,你这是要公布恋情的节奏吗?”
  “我去,楼上不说都没注意,似乎真是这样。”
  “陛下,不要冲动,你可是未成年。还有大把的时光可以去浪啊!!!恋爱什么的,还是不要哇!!!”
  “陛下,你这是准备出柜哇!”
  “哇,如果是真爱,作为陛下的忠实骑士,我双手支持!”
  “其实你们不懂,陛下这是活出了生活的真谛。俗话说得好:异性只为繁殖后代,同性才是真爱!”
  “好恶心。长得不男不女。作为公众人物,不传播正能量,在这卖腐。娘炮!变态!”
  “我靠,楼上哪儿来的疯狗在这乱吠。有种留下姓名,老娘人肉了你!”
  “又是谁的脑残粉!出来给你家爱豆招黑呢?”
  “东躲西藏,不敢见人。就会在这跳出来瞎蹦哒。是太丑,自卑呢吧。”
  “……”
  对于评论区的撕逼大战,司煌没有关注。
  发完微博,顺手将手机关上。
  “叮咚”一声。
  那是某人微博的私人信息提醒。
  冥枭闪了闪眸子,看了那边眯着眼的少年一眼。
  伸手,拿过手机,打开微博。
  少年半张开眸子,看到某人,低垂着侧脸,红唇上扬,笑意浓烈。
  确定度,百分之七十!
  此刻,冥枭是开心的。
  很开心的那种!
  整个胸腔,满是灼热的暖流。
  这是少年从出道以来,第一次发私人有关的微博。
  而这第一次,却跟自己有关。
  虽然图片中,只有少年白嫩的脚,跟他的手。
  但心底一直以来的顾虑,一瞬间,似乎安心了很多。
  关上手机。
  冥枭突然敛下眼中的笑意。
  紧抿着嘴唇。
  第一次呢。
  他可不认为,他的小孩,是那种做事全凭心血来潮的人。
  所以,这一次,应该是为了什么。
  是什么呢?
  缩了缩眸子,冥枭抬头,看向少年。
  此时的少年,灰色的眸子,淡淡的落在他的身上。
  四目相对。
  两人眼底,都有着很难让人察觉的试探跟深意。
  呵。
  司煌在心里轻笑一声。
  这个人,还是一如既往的聪明。
  抬手,在自己嘴边点了点。
  司煌斜眸看着冥枭,嘴角勾出浅浅的弧度。
  将不再冰凉的脚从某人衣服里拿出来,放进被子里。
  很随意的问道,“二哥,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
  冥枭看着司煌,双眸泛着冷光。
  明显感受到屋内气温下降的厉害。
  司煌缩了缩脖子,身子往被子里面滑去。
  盯着少年那张目光躲闪的脸,半晌。
  冥枭勾唇,笑得意味不明。
  突然俯身撑在少年身体上方。
  “很想知道,恩?”
  最后一个字,意味深长,还有着深深浅浅的暧昧感。
  少年转了转灰色的眸子,带着俏皮跟诡谲。
  “不想。”
  说着还摇了摇头,以示自己很认真的回答。
  “怎么办呢?”某人将自己的脸,压低了一下。
  灼热的气息喷在少年的脸上,笑得好不开心。
  “可我却很想告诉你。”
  “呵呵”
  司煌有些局部的扯了扯嘴角。
  某人得态度,跟他预想的,不一样。
  准确的说,是跟他认识的那个人,不一样。
  有些邪肆,轻佻,逗弄,暧昧不清。
  这跟他认识的那个,一向雷厉风行,果断,冷绝的人。
  真的差太多。
  少年挑了挑眉。眼底的疑惑,不经掩饰,落在某人眼中。
  “司煌”
  冥枭沉声唤道,脸色认真而严肃。
  他说。
  “我喜欢的那个人,自始至终只有一个。”
  “从很久以前,我就确定,我想要他。”
  “即使过了这么多年,依旧不曾变过。”
  “并且,经历了一些事后,这样的想法更加明显。”
  冥枭顿了顿,看着司煌微微睁大的眸子。一只手轻轻拉过少年捏着被子的手。
  抚开少年的掌心,五指嵌入,十指相扣。
  “现在,得到他,已经成为我的执念!”
  少年睁大的眸子里,有些惊讶跟错愕。
  这样的表情,是这么多年,冥枭第一次见到。
  心里涩涩的。
  抽回手,抚了抚少年柔软的发丝。冥枭翻身下床。
  背对着少年立在床边。
  高大的身躯,投下一片黑影,盖在少年精致的脸上。
  “我一直在给他足够的时间做好准备。”
  “所以司煌,如果没有准备好。就不要再试探我。不要把我想的太厉害,我的自控能力,并不是很好。”
  说完,冥枭抬脚,走出房间。
  房门关上很久。
  大床上的少年,依旧保持着之前的样子。
  双眼望着天花板。
  惊讶,错愕,迷惘。
  却唯独没有不安跟厌恶。
  他不太清楚自己此刻心里的真实感受。
  总归,听到某人的话。
  他的起伏并不大。
  只是心跳,有些乱了而已。
  半晌,少年白嫩的耳垂,悄悄爬上绯色。
  将被子拉起,盖住整张脸。
  细看之下,微露的眼角,还有些可疑的红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