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16章 司煌在某人腰上狠狠掐了一把

  推开包厢门。
  坐在里面正说话的穆奕承跟良辰希二人,闻声一同转过身来。
  瞧见门口的两人,并肩而立。
  少年冷隽清贵,面容精致如画。淡漠清凉,感觉不会觉得太过冰冷,却也让人走不近身。
  干净的白衬衣,黑色修身裤,白色的板鞋。很简单的衣着,却掩藏不了精贵的气质。
  过分漂亮的脸,让人看了就忍不住想欺负一下。
  站在少年身侧的男人,过于帅气的脸无论看多少次,都给人惊艳的视觉。
  宝蓝色的衬衣,灰色的西裤,隽贵优雅。
  挽起的袖口,露出左腕的手链。配着男人蜜色的皮肤,相得益彰的好看。
  唔,这两人,还真是配的一脸呢。
  穆奕承笑着走过来,“大哥,小煌,你们来了。”抬起得手落在司煌肩上,“小煌,真是越长越漂亮啊!”
  司煌目光凉凉的看着他,“这是帅,不是漂亮!不过奕承哥长得才美。”
  “噗嗤”
  良辰希抿着嘴笑了。
  “爪子不想要了!”
  某人冰冷又饱含警告的声音落在耳边。
  穆奕承条件反射的缩回手,讪讪的笑了下,“大哥,我把小煌当弟弟。”
  所以,你是不是想多了?
  冥枭眯着眼,冷冷的扫了他一眼。
  很明确的意思。
  不!是你,想多了!
  “他是独生子!”
  穆奕承捂着胸口,我靠,扎心了!好疼!
  “小煌,欢迎回来。”
  良辰希伸手,与司煌浅浅握了下手。
  “谢谢,辰希哥。”
  感觉有视线落在自己脸上,良辰希抬头看去。就发现自己大哥看向自己眼里,似乎透着无尽的凉凉。
  眼角一抽,良辰希不太有表情的脸上,难得露出一丝裂痕。
  握手也不行?
  这该死的占有欲!
  见某个男人拉开一边的椅子让少年坐下后,自己又坐到少年外面的位子上。
  站着得两人,目光相视一眼。
  眼里有着只有两个人能体会到的感同身受。
  这落差,真的是,好大。
  两人有些郁闷的坐下。
  良辰希喝了口茶,看向司煌,状似无意的问。
  “小煌,回来这几天怎么样?还习惯吗?”
  他可听罗永佳偶然间提起,这次的回国计划,是少年自己的安排。
  先前,他记得罗永佳向司煌提过几次,建议他回国内发展的事情。
  不过少年的回答,似乎都是,还不到时候。
  所以,这次是因为时机到了?
  这是不是跟他六年前突然的离开有关?
  这些,不知道,大哥知不知道?
  司煌点点头,“都还不错。”
  反正在哪儿,他都能生存。
  只是顺不顺心而已。
  对少年冷冷淡淡的模样,他们这些人也习以为常。
  就像对冥枭这个冰块的样子习以为常一样。
  良辰希点头,抿了抿嘴,又道。
  “听永佳说,近期你没有工作计划?不过今天离开公司前,我看他跟什么人打电话,似乎,在准备给你接工作的事。”
  闻言,司煌侧眸看向良辰希。
  轻挑着狭长的眼角。
  琉璃的桃花眼里,满是清冷。
  看少年的反应,良辰希愣了一下。转头看向冥枭。
  冥枭也留意到了少年一时的反应。
  拍了拍少年的脸,轻声说道。
  “罗永佳是阿辰公司旗下的经纪人。有些艺人的工作,经纪人在接之前,大多要经上层的手。像罗永佳这样的金牌经纪人,要给自己的艺人接工作,自然马虎不得。”
  闻言,司煌挑了挑眉。
  罗永佳是良辰希公司的经纪人?
  这点,他还真不知道。
  所以……
  司煌看了看良辰希,目光落在冥枭脸上。
  “这两年,你对我的事,算是了如指掌了?”
  某人反应极快的摇了摇头,“怎么可能?这事,我也是前段时间刚知道的。”
  “呵”
  司煌意味不明的轻笑一声。收回视线,没搭理他。
  接收到自家大哥暗示的眼神。良辰希无语的捏了捏眉头。
  “这点是真的。小煌,这事最开始我们确实不知。两年前,永佳做你经纪人的事,我并不知道。可能对我们公司你还不太了解。”
  “我的娱乐公司制度跟别的公司不一样。像永佳这样坐到顶级金牌经纪人的位置,公司会给一些便于经纪人行驶的权利。”
  “譬如,像你,永佳在最初签订做你经纪人得时候。这种情况,经纪人可以不用跟我报告。只要,按照公司要求签好合同。保证艺人在合同有效期内,为公司带来足够的效益。公司不会干涉经纪人的处理方式。”
  “当然,这样的权利并不是所有经纪人都有。目前为止,公司只有两个人有这个权利。而永佳就是其中一个。”
  留意少年的脸色,并没有不满的迹象。
  良辰希松了口气。
  “这两年永佳出现在你身边的情况并不多。原因,我想,你比我更清楚。”
  “直到一个月之前,媒体公布你要回国的事。你的经纪人出来证实,我才知道,永佳是你的经纪人!”
  说到这儿,良辰希脸色怪异的看了少年一眼。
  就因为这事,自己可没少被大哥拖去练武场当靶子揍。
  就因为自己订的这项规定,让某人白白错失了两年追人的大好机会。
  揍人的时候,下手不可谓不狠。
  司煌对良辰希疑惑的表情也未解释。
  他当然知道良辰希看自己那奇怪的神色是什么意思。
  “这点我可以作证!”穆奕承在一旁附声。
  小心翼翼的看了冥枭一眼,脸色有些纠结道。
  “因为这事,大哥当时把阿辰揍得在床上躺了半个月。”
  司煌闻言,有些诧异的看向一旁的男人。
  某人一脸淡定,端起杯子喝了口茶,冷冷的扫了两个人一眼。
  “玩忽职守,知情不报……呵,我觉得下手还是太仁慈了!”
  “……呵呵”
  “大……大哥……”
  两个人缩了缩脖子,一脸的后怕。纷纷将求助的眼神落在司煌身上。
  司煌有些尴尬的眨眨眼,干咳了声。不动声色的伸手,在某人的腰上狠狠的掐了一把,顺带还转了一圈。
  不等司煌将手收回,一只大手就将他作恶的手包在掌中。
  十指相扣。
  粗粝的拇指,在少年白皙的手背上摩擦了几下。
  痒痒的,有些酥麻。
  司煌感觉那一瞬间,心里升起一股说不清的异样感,连小腿肚子都有些没力。
  耳垂发红,少年脸上有些不自在。
  指尖在男人掌心抠了几下。
  似撒娇,似求饶。
  挠的某人心里痒痒的。
  侧眸看向身边微微垂着眸子的少年。
  绯红的颜色,在少年白皙的脸上,尤为凸显。
  某人心情很好的扬起嘴角。安抚性的捏了少年的手一下,随即放开。
  司煌松了口气,收回手。还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脏,跳的有些急切的样子。
  “砰”一声。
  包厢门被大力撞开。
  “啊,抱歉,我来晚了……我来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