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17章 E国皇室

  风风火火闯进来的人,单手掐腰,抓起桌上某个杯子,咕咚咕咚直往嘴里灌。
  一杯水见底,还有些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
  一张讨喜的娃娃脸,可能跑的太急切了,脸颊泛着微红。
  倒是有几分秀色可餐的味道。
  “哟,你这是让狗撵了?”
  “去去去!”景琛不耐的冲穆奕承挥挥手,拉开椅子刚坐下。结果看到坐在自己一旁的良辰希。
  猛的一下子站起来,跑到最里边的位置,紧挨着穆奕承坐下。
  看到景琛的举动,良辰希平静的脸上,有了很清浅的怒意。
  淡淡落在景琛身上的视线有些挫败和无奈。
  司煌挑眉,眯着眸子看了两人一眼。
  唔,这两人,气氛不对啊。
  他怎么闻到一股奸情的味道呢。
  唇角勾起一抹幸灾乐祸。
  冥枭边给少年盘子里夹吃的,边无奈的扫了他一眼。
  对别人的事,倒是看的比谁都明白。
  怎么到自己身上,就木讷的不行?
  坐在两个人中间的穆奕承,似乎对这种情况习以为常。
  脸上带着几分无奈,“你俩又吵架了!”
  不过,听这话里的语气,倒是并不明白内情啊?
  司煌单手托着侧脸,一只手往嘴里塞着某人投喂的食物。
  心情很好的选择观戏。
  景琛闻言,撇着嘴角冷哼一声,“我可没那本事!人家良总可是有志青年!全球五十强的成功人士!京都多少名门巴结的对象。”
  不知道想到什么,随即嗤笑一声,带着几分阴阳怪气。
  “哪儿想我啊,除了吃就是玩儿。目前除了嫖跟毒,就没有我不会的。”
  说着还怪异的看了穆奕承一眼,“怎么?你忘记京都贵圈里我什么风评了?”
  京都第一纨绔子弟!
  无恶不作,十恶不赦。
  整个一混世小魔王!
  提起他,都头疼不是?
  别人说什么都无所谓,反正他也不在乎。
  可现在,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的人,竟然也数落他,这可真够添堵的!
  外人不了解情况,他身边的这几位怎么会不明白?
  就因为这样,景琛才怒从心烧。
  如果不是因为大哥说是给司煌的接风宴,单凭某人在,他才不来!
  穆奕承见他一脸愤愤然。连吃个菜都咬牙切齿的模样,真有些让他摸不着头脑了。
  话说,景琛跟良辰希闹别扭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虽然他们都算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但景琛却是他们几个中年龄最小的。也就比司煌大个两三岁。
  不过以往每次闹别扭,两人不用多久就好了。最厉害的时候也最多也就闹个两天。
  虽然景琛比较闹腾,但胜在良辰希性子沉稳,话少,对景琛也比较包容。所以每次也没有大的问题,大多都是景琛耍孩子脾气而已。
  像这次这样,有些剑拔弩张,连人身都攻击,还是第一次!
  所以,这情况,是有些严重了。
  侧过身子,穆奕承凑到良辰希耳边轻声问,“我说,你们两个到底怎么回事?怎么看景琛这小子的情况,有些不太对劲?”
  良辰希没有回应他。只是那双沉寂的眸子,有些暗沉的锁着景琛自顾自生着闷气吃东西的样子。
  眼底似乎蕴藏了某些看不太清的暗流。
  穆奕承见他的反应,也知道自己问不出什么。
  随即坐直身子,岔开话题。
  “话说,阿召怎么今天没来?”
  “这个……”景琛吃了口菜,漫不经心道,“听说好像是因为E国皇室有个叫什么托斯还是什么的王子要来京都访问。国务部现在正在开会呢。”
  “访问?”穆奕承蹙眉,“华夏跟E国从来都没什么交集,突然间来华夏访问?呵,我看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说着转头看向冥枭。
  “大哥,这情况是不是战哥也有的忙了?”
  “那还用说。”景琛没等冥枭开口,就接话道。
  “我听说,那个E国王子之所以来华夏,是因为得罪了E国黑手党。好像是……杀了黑手党的二把手吧。总之,这事儿在E国不是什么秘密。听说动静还不小。有点不死不休的意味。E国皇室这段时间都受到好几次恐吓爆炸。反正挺惨的。”
  “所以,这是来避难了!”
  这事一说,房间里的气氛有些沉。
  没人发现,在景琛说到黑手党时,司煌拿着筷子的手顿了一下。随即,恢复如常。
  只是那双灰色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冷意。
  “唉,上面动动嘴,下面跑断腿!”景琛有些故作老成的感叹道,“这年头,官大一级压死人。像战哥跟召哥他们,明明依靠自家的背景根本不需要受这份罪。现在倒好,脑袋别在裤腰里不说,还得看人脸色伺候这种熊货。真憋屈!”
  这话,没人接。
  尽管景琛这话说的有些直白。
  不过也是事实,话糙理不糙!
  可没办法,像他们这种人,一出生,承载的就是整个家族的使命,不可能像普通人一样有选择的权利!
  这辈子的命运,是从出生前就确定了的!
  无从选择,没得选择!
  只因为,他们的名字所冠的姓氏,就是责任的象征!
  拿起湿巾擦了擦嘴,司煌看向景琛,淡淡的问。
  “知道E国王子什么时候到吗?”
  景琛闻言,蹙着眉头想了想。
  “听说是下周。不过具体时间还没定。估计这两天新闻媒体的,就得有消息了吧。”
  司煌闻言敛了敛眸子,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冥枭捏了捏他的手,轻声问,“还想吃点什么?”
  司煌摇摇头,已经没什么胃口了。
  心里有事,连自己放在桌上的手正在被某人厚颜无耻的吃着豆腐也没留意。
  对面三人一脸惊恐的看着两人。
  对自家大哥这厚脸皮的本事真是心服口服了。
  只是,这随时随地的撒狗粮,真的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