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18章 黑手党

  一直没有出声的良辰希突然开口道。
  “我觉,这次的事情不会太顺利。”
  见众人将视线落在自己身上,良辰希抬了抬眸子,看到景琛有些窘迫的移开自己的视线。
  抿了抿唇,良辰希道,“单凭黑手党这段时间对E国皇室的动作,也能看出,黑手党那边是要E国皇室交出始作俑者。死的可是黑手党的二当家。这事,不会那么轻易就摆平。”
  “E国皇室现在是抱着侥幸心理。认为把人送到华夏境内,就能多一层保障。有华夏的势力跟华夏军方的保护,怎么说,安全系数都要高一些才是。”
  穆奕承哼笑一声,“好一招引狼入室,借刀杀人!这手段,可真够卑鄙的!”
  “可不管怎样,华夏都不能拒绝这次的访问!尽管明知道他们的意图。现在E国已经放出消息,大肆宣扬,不用几天,不止华夏,全球都会关注这件事。你觉得,到时候,除了迎面而上,华夏还有的选择吗?”
  虽然生气,但,不得不承认,良辰希说的却是事实。
  这不是个人主义,所有的事情,都得以国家大义为主!
  只是……
  “你也说,黑手党不可能善罢甘休。你我都知道,那个组织,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E国皇室这算盘虽然打得精,黑手党却未必如了他的意!”
  “不。”一直聆听的冥枭突冷冷开口。
  他勾着唇,笑得有些冷血,“你们有没有想过,E国皇室能做到目前这一步,其实有黑手党在背后推波助澜的效果?”
  闻言,所有人眸子缩了缩,不禁有些心惊。
  如果真是这样,那目的就不言而喻了!
  景琛气氛的拍着桌子,“这群王八蛋,竟然用这样的手段!老虎嘴里拔毛,简直是不知死活!”
  穆奕承感叹,“现在说什么都没用。重要的还是上面的决断。一个祸水东引,一个将计就计。不得不说,这次可真是如履薄冰,棘手的狠呢。这事儿,也太憋屈了。”
  “能把个人恩怨发展成国家大事,也真是厉害了!”景琛冷笑道,话里话外都是鄙夷。
  “憋屈也得忍着!你别忘了,现在已经是国家大事,可不是个人矛盾!”
  “咚咚”清脆的两声敲击桌面的声音。
  垂着眸子的少年,眯了眯眼角,勾起一抹不以为意的笑意。
  清冷的声音幽幽的传来。
  “手段还算不错,却也谈不上多高明!”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死了二把手,黑手党的当家也只能想出这样鼠目寸光的伎俩了。”
  少年笑得淡漠,“那么紧张做什么?皮球嘛,不都是来回踢的。国家做的当然都是大义之事,换做个人嘛,可就未必了。”
  闻言,对面三人眸子均一亮。
  对呀,这么简单的道理,他们怎么没想到呢?
  少年身边得男人侧着脸,一只手搭在少年身后的椅背上。一手轻轻刮了下少年挺翘的鼻子。
  脸上挂着淡笑,眼底溢着宠溺跟骄傲。
  他的小孩,真是聪明的让人不喜欢都不行呢。
  掩下脸上的欣喜,良辰希沉思道,“只是能做这事的人得是个身手与头脑都要异常厉害的角色。而且,也不能是太见光的身份。还不能让人事后联系到华夏这边。”
  是啊。
  这事,的确不好办!
  司煌依旧一副讳莫如深的模样,挑着狭长的眼角,邪肆的看着他们。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过。现在的黑手党当家并不是原本应该执掌黑手党的当家人。”
  穆奕承点了点头,“传闻是有听过一些。不过版本太多,也无非就是弑兄弑父的狗血戏码。”
  “也不尽然。”司煌摇摇头道。
  “E国的黑手党是家族史。当年,黑手党的执掌人还是霍森·卡梅尔时,就曾定下规矩。黑手党日后的执掌人,只能是霍森家族的嫡系血脉!虽然当时霍森私生活很乱,情人床伴也不少,儿子女儿更是一大堆。但是,霍森真正承认是自己血脉的儿子只有一个。”
  少年喝了口水润了润唇,“当时的霍森对这个儿子非常疼爱。为了能让自己的儿子在日后顺利接手自己的位置,霍森可谓是煞费苦心。其实最初的霍森并不是后来人们见到的那样。据说,他曾经有个非常相爱的姑娘。甚至曾一度为了自己所爱想要脱离家族,与心爱之人过平淡的日子。”
  “而且有段时间,霍森的确是跟自己的姑娘平静的生活在一起。不过好景并不长。有一日,在霍森外出办事之时,当时的老霍森派人绑走了那个姑娘。知道情况后霍森自然回到家族。而且,当时那姑娘已经怀孕五个月左右。为了更好的牵制霍森,老霍森这一步棋走的不可谓不深。为了能让霍森心甘情愿的回到家族,执掌黑手党,连儿子都算计的毫不心软。”
  “就这样,为了更好的放松老霍森的戒备心,也为了自己心爱之人不受苦难。霍森同意了老霍森的要求。留在家族,并开始学习家族事宜。不过怎么都不会想到,自己一直在老霍森编织的网里。”
  “几个月后的夜里。老霍森给自己儿子设了个局。事情巧就巧在同天夜里,赶上姑娘生产。更巧的是,孩子胎位不正。赶在那个就算是在西方,医生也并不多见的年代,遇上这样的情况,可以说是相当危险了。”
  “身边的佣人都没见过这样的情况,一个个吓得惊慌失措。管家赶紧去找霍森,结果回来后,一脸难色。那个姑娘心思也是通透,见管家的反应,就已经有所怀疑。她不顾孩子即将临盆的危险,求着管家带她去见霍森。”
  “管家劝不过,便带她去了一个房间。房门紧闭,却依然挡不住里面传来的****。肚子的疼痛也抵挡不住心底的寒意吧。明知房内会是一副怎样的光景,她依然选择面对。”
  说到这儿,少年闭了闭有些酸涩的眸子,继续开口。
  “房门打开,她看到平时对自己疼爱有加,那个发誓对自己挚爱一生的男人,正跟五六个女人,赤身露体厮混在一起。场面简直让人犯恶。”
  “结果可想而知,经受不住这一幕的女人,尖叫一声,昏了过去。”
  “屋里的人也在瞬间被惊醒。看到门口躺着的女人,身下已经流了一地血。霍森如被当头喝棒,吓得脸都白了。衣服都来不及穿,抱着女人赶去医院。只是情况差强人意,孩子从肚子里抱出来的同时,他的母亲也没了呼吸。肚子都没来得及缝上。死的很惨很凄凉。”
  “这一晚的所有事,虽然被霍森家族封锁起来。不过还是有几个知情人的。也是从那天起,霍森变了。整天花天酒地,一副浪荡风流之态。老霍森又气又急,却也无可奈何。他知道,这是自己儿子跟自己在叫板。若不是自身还不够强,老霍森知道,他可能早就被自己儿子杀死了。”
  景琛一张娃娃脸,难得听得一脸惊叹,这一出大戏,真是比女人心计还深。
  却听得意犹未尽的问道,“那后来呢?后来怎么样?”
  “后来啊……”少年眯着眸子,眼神有些迷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