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19章 你是司命

  “后来,见霍森俨然一副破罐子破摔的趋势。老霍森又想出一记。”
  司煌勾起嫣红的唇瓣,配着那张精致如画的脸,当真撩人的紧。
  哪怕此时的脸上挂着满满的不屑与鄙夷。
  “古人说,虎毒不食子。可是,用在老霍森身上,真是半文不值。想着那么在乎自己心上之人的儿子,想来对那个人留下的孩子一定也是在意极了。老霍森便用自己的小孙子,威胁儿子霍森。”
  “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霍森才真正意识到。权利跟地位对一个男人的影响力是多么重要。老霍森终于如愿以偿。亲眼看着自己的儿子,一天一天向着自己期待的模样蜕变。”
  “一直到霍森的儿子霍森·费蒙德成人礼的那天。发生了件非常有意思,也非常戏剧性的事情。”
  少年舔了舔自己的唇瓣,笑得有些调皮。
  “那个一直以来给人软弱可欺形象的小男孩费蒙德,却在那天霍森家族的城堡里,当着所有E国上流社会人士的面,枪杀了自己的爷爷老霍森,并且废了自己父亲霍森的命根子。然后……举枪自杀了!”
  “这……”景琛有些入戏,狠狠吞了口口水。看着司煌淡笑的模样,缩了缩脖子。
  良辰希一脸沉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穆奕承蹙着眉头,“……那,霍森家族这下子就得面临内忧外患的处境了吧?”
  司煌点点头,“没错。一时之间,霍森家族成为E国上层人人都想撕咬的一块大肥肉。一时的突变,让黑手党内部也开始动乱。一天之内,霍森家族三代人,两死一残,不可谓不轰动。霍森自顾不暇,更是无暇顾及黑手党之事。此时,正是霍森那些私生子们蠢蠢欲动,喧宾夺主的好时候。”
  “几个月后,霍森家族内部经过一番残酷的内斗,终于剩下两人。霍森·沃夫跟霍森·安拉德。”
  “要说这两个人,不管是身手还是头脑,都旗鼓相当。唯一的差距可能就在于,安拉德太过刚直……直白点说,就是有些太单纯。这点,对于出生在霍森那样的家族,很是奇特。当然这并不代表这个人有勇无谋。相反,安拉德是个相当聪明且正义的绅士。而沃夫这人,却恰恰相反。此人诡计多端,城府极深。手段狠戾,却不够聪明。”
  “这些年,如果没有安拉德在身后为其善事,估计不被外敌杀死,也早被自己人弄死了!”
  “所以沃夫是黑手党的二当家,这次死的就是他?”穆奕承问道。
  不然,以沃夫那样的人品,不可能会做报仇这番大义之事吧。
  司煌摇摇头,“二当家是安拉德。死的,是他。”
  “那为安拉德报仇这事……确定是沃夫做的?”景琛心里呵呵冷笑,打死他都不信。
  司煌淡淡笑道,“报仇倒不可能是假的。但我估计,里面内幕不太好说。”
  良辰希抬头看着他,“可是,这些只能说明霍森家族内事有些乱,跟我们说的事有什么关联呢?”
  “哦。”司煌点点头,眨眨眼,一脸无辜问,“我刚刚没告诉你们,霍森的女人给他生的是双胞胎吗?”
  三个人一同汗颜。
  摇头道,“我确定,没有!”
  司煌抿唇一笑,“现在知道了。”
  冥枭见少年调皮的样子,忍不住觉得好笑。
  捏着他的手,“皮一下,很开心。”
  “唔。”司煌点点头,一脸诚实。
  景琛也不枉他的魔头头衔,司煌刚说完,他就反应过来。双手一拍,惊喜道。
  “所以,你的意思是让他们再来一次内斗?”
  “可是…我们并不知道霍森的另一个儿子在哪儿?叫什么?”良辰希提醒道。
  “还有短短几天时间。让我们去找这个一点信息都没有的人,无疑大海捞针!这并不切实际!”
  见司煌俨然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冥枭忍不住道。“看他们着急的样子,就不要憋着了。”
  司煌撇撇嘴,“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几年前在偶然的情况下,很凑巧让我见到了跟费蒙德一卵同胞的弟弟,并且很戏剧性的被我救了一命,仅此而已。”
  见司煌说的一副不以为然,对面三人纷纷一脸见鬼的表情望着他。
  这都不算什么?那怎样才算?
  哎呀,真是看不出来,狗屎运这种东西这年头这么不值钱。
  离家出走的人,说给碰上就碰上了!
  就连一向对任何事都觉得不过如此的冥枭,此刻落在少年身上的视线也带着些微的诧异。
  尽管司煌说的一笔带过不值一提的样子。
  但能危及到对方生命之危的事,并不会是太简单的事。
  更何况,对方的身份,可是霍森家族霍森的儿子,也是当今世上,最有资格执掌黑手党的当家人。
  尽管消息不多,但并不代表那个家族的人,没人知道这个秘密。
  现在,他可是越来越好奇司煌这几年的遭遇了。
  但目前为止,不管怎么说,情况对华夏是很有利的。
  手里有了一张可以扭转局势的王牌。众人的心情可以说,是相当好了!
  冥枭看了一眼手机,“该走了。”
  已经晚上十点半了,小孩该睡觉了。
  三人一脸深意的看了冥枭一眼,满满的八卦气息。
  这边冥枭已经跟司煌起身出了包厢。
  “诶,我说这俩人不会现在同居了吧?”
  穆奕承扫了一眼景琛那八卦的娃娃脸,一脸无奈。
  “你想多了!”
  “啊?”景琛撇了撇嘴,“大哥这么怂吗?还不抓紧把司煌拿下!同居是奠定一切基情的基础啊。只要住到一块儿,制造点抱抱亲亲举高高的小机会还不是顺理成章的事儿?这年头,追个人还不是睡一觉的事儿,如果不行,那就再睡一觉。”
  闻言,良辰希的眸子闪了闪,一脸深意的看着景琛,“你也觉得睡一觉就可以解决?”
  看了良辰希一眼,本不想搭理他。随后一想,说不定他是替大哥问。
  景琛便煞有其事的点头,“反正我看电视上都这样演的。身边这样的情况也不是没有,虽然人家都是正常的男女朋友,但用在大哥跟司煌身上,也没差吧?反正还不都是情侣这种事儿。”
  那句“用在大哥跟司煌身上”的话,被良辰希自动忽略。既然,景琛也这样认为,他觉得那就没差了。
  既然如此,有些事,的确该自己主动一些了。
  景琛此时跟穆奕承八卦着冥枭跟司煌的事,并没有留意身后,某人看着他的眼底,泛着狼一样的绿光。
  真身,马上要不保了!
  前面,已经走出宝味斋的两人,站在门口,看着挡在两人面前的男子。
  绕是见惯了美男的司煌,也觉得眼前一亮!
  眼前的男子穿着简单的黑T,深灰色的破洞牛仔裤,小板鞋。很干净,也很青春的打扮。
  只是,引人注目的是男子那张脸!
  一张不同于东方人的精致面孔,也不像西方人太过突兀的五官。那张脸是东西方都有的混血面孔。
  眸色属于东方人的深褐色,黑色头发,鼻梁较东方人高挺,嘴巴厚薄适中,五官深邃,且轮廓分明。立体感很强。
  皮肤略显苍白,那是常年不见阳光的缘故。
  男子携着一身清冷孤默的气息,站在司煌面前,只是静静地看着少年。
  只一眼,司煌便认出了眼前的男子。
  因为那双眸子,是他迄今为止,见过的,最轻灵的眸子。
  “你是,司命。”
  很确定的语气。
  司命闻言,嘴角微微弯起。
  “恩,是我。”很清浅的声音,却很好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