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23章 景小爷说,司煌,我们是好姐妹

  男人的话,让少年心底又惊又沉。
  他是真的没想到,冥枭的想法,这样极端!
  这不禁让他想起之前冥战说的话。
  他一脸错愕的抬头看向冥枭。
  未理会少年的反应。
  冥枭伸手从裤子口袋里掏出自己手机。
  开锁,打开通讯录,找到某个号码拨了过去。
  没几秒,电话接通。
  冥枭沉声,“将你刚刚在这里说的话再重复一遍!”
  说着,按开免提。
  电话里传来让司煌熟悉的声音。
  “臭小子,没大没小!”冥老爷子扯着嗓子喊了两声,“怎么?我刚刚说的话你没听清?那我就再说一遍!”
  “你这臭小子,招惹了小煌,就给我像个男人样儿,好好对待他。别给我朝三暮四!要是让我知道你做了对不起小煌的事,你就给我滚出冥家!我冥家丢不起这人!”
  “哦你妈说了。赶紧把小煌拿下,争取早点娶进门。你爸你妈还等着…”
  声音消失。电话挂断!
  司煌还一脸懵,有些消化不良!
  他听到的是他理解的那个意思吗?
  他是不是听错了?
  视线落在男人脸上。
  冥枭将手机放进裤袋里。捏了捏司煌的脸蛋。
  “如果听清刚才爷爷的话,那就是你理解的意思。”
  司煌看着他,眨了眨眼,有点单纯,有点萌。
  “所以现在,是不是不生气了?那,刚刚说的话,是不是该收回了?”
  “…怎么你们…都”
  这傻气的模样,估计也就只有在自己面前才有。
  冥枭想着,伸手捏了捏司煌的耳垂,解释,“小煌,从一开始,我对你的心思,所有人都看在眼里。对比起我这个真正的冥家子孙,好像对你,他们更喜欢也更在乎一些。你听爷爷跟妈说的话,不是很清楚明了吗?”
  “一直心心念念,希望我把他们的孙媳妇,儿媳妇,给娶回家!”
  面对某人的调侃,司煌涨红着脸,恼道,“你才是媳妇!我是男人!要做媳妇也是你做。”
  被这样一闹,倒是把刚刚心底的烦闷给真的忘记了。
  只是喊完才发现哪里不对。刚要解释,结果被某人给牵着手带进餐厅。
  “恩,我知道了。如果是小煌你的话,我做媳妇也没关系。”某人将他按在椅子上,一手撑着饭桌,一手搭在少年椅子的椅背上,低头,浅笑,“只是以后我们的性福生活,可能要辛苦小煌主动了!”
  少年将手里的勺子按在男人不断凑过来的唇上,狠狠推开,咬牙道。
  “幸不幸福跟我有什么关系?你别想什么都往我身上推!还有,我可没答应你什么哦,二哥…”
  二哥两个字,说的绵长又撩人。很让人蠢蠢欲动。
  如果忽略少年眼中十足的戏侃的话。
  看着少年一脸小人得志的傲娇样儿,冥枭抿唇,宠溺的勾唇。
  揉揉少年的头,直起身子。去厨房给少年盛了一碗粥,端给他。
  司煌接过,尝了一口。双眼发亮,紧接着又喝一口。
  双眼落在身旁的男人脸上,带着探索跟惊喜。
  “没想到,二爷这样的男神,不仅上得厅堂还能入得了厨房呢?不赖嘛。”
  “恩。”某人点头,一本正经开撩,“不仅煲得了汤,更擅长暖床。改天,我们深入交流,了解一下!”
  “噗”
  “咳咳!”
  冥枭见状赶紧伸手拍着少年的背。拿过一边的水递到少年嘴边。
  少年气的拍开他的手,接过杯子大口喝水。
  一张脸,带着羞恼的红意。
  某人摸了摸鼻子,一不小心撩过火了!
  这么纯情,可怎么好?
  外面院子里响起汽车引擎的声响,接着听见车门被用力关上的声音。
  两人抬头,就看见某小爷携着一身相当复杂的气势,耷拉着脑袋走了进来。
  将车钥匙往餐桌一扔,也没看两个人一眼,一屁股坐在两人对面的椅子上。
  某小爷此刻的情绪相当复杂。
  羞恼,气氛,尴尬,还有……自己都可能没察觉到的一丝甜意。
  再搭配着此刻一头乱发,衬衣凌乱,有些褶皱,扣子都好几颗没系。
  大片胸肌暴露,还有某些辣眼的痕迹。
  这么明显,只要不瞎,都能看出发生了什么?
  司煌拿着杯子的手抖了下,抿唇咽了下口水。
  “战况挺激烈啊!”
  没想到良辰希看上闷不吭声的样子,动起手来还真不含糊。
  果然是闷声哑巴办大事!
  冥枭眸色落在少年身上,唇线紧抿,眸底有丝饱含深意的光亮。
  景琛掀起眼皮,一脸幽怨的看着司煌。
  “你幸灾乐祸的意思可以更明显一些。”
  “呵呵”
  司煌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坐到椅子上,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景琛。
  劝慰道,“那个,其实只要两情相悦,这种事…”
  “谁他么告诉你老子跟他两情相悦了?”景琛炸毛的喊道。
  冥枭冷冷的扫向他,“你跟谁大喊大叫?”
  “我…”景琛看了他一眼,瞬间尤如斗败的公鸡,“大哥,我都这么可怜了,你能不能有点同情心?”
  嗤笑一声,冥枭讥道,“所以你以为你能坐这儿说话,是因为什么?你脸大吗?”
  我靠!
  “你又不是黄花大姑娘。摆出这幅清白大失的模样做什么?都是成年人,还玩不起了?怎么,难道以为睡一觉,真能怀孕?”
  我靠!!
  “我是被陷害的!你根本不知道,姓良的诡计多端,把我灌醉…”
  冥枭不理会景小爷的幽怨,赤裸裸的嘲讽,“所以,你不是活该?人家绞尽脑汁想着怎么上你,你却把人家当兄弟。你自己送到人家嘴边,阿辰为什么不吃?”
  景琛震惊,“你怎么知道?”
  “不只我知道。阿承也知道。所以一直说你傻,真不是看低你!”
  景琛感觉自己受到一万点的暴击!
  一口老血如鲠在喉!
  大哥,你的心是石头做的吗?
  我才是受害者!你们知情不报,这是助纣为虐!!
  一群损友!!!
  司煌也有些震惊的看着冥枭。
  他只知道这个男人在自己面前动不动就开车,荤话就跟不要钱似的,一句接一句。
  在外人面前又是一副冷漠果决的样子,就仿佛与生俱来,生性冷血无情一般。
  而在冥家人面前,又如同骄傲的孔雀,要么沉默寡言,要么孔雀开屏,傲娇的不行。
  却从来不知道,这个男人,面对兄弟,嘴巴竟然这么毒?
  真的是字字扎心啊!
  他突然有点同情景小爷了!
  景琛蔫蔫的耷拉脑袋,“大哥,你能离开会儿吗?”
  不能,这是我家!
  冥枭没等回答,就感受到司煌拽了拽他的手,对着他摇摇头。
  大哥,你可少说两句吧。你就不怕,风水轮流转,自己也有倒霉的一天。
  捏了捏掌中的小手,冥枭哑着嗓子说了句,“把东西都吃完。”
  然后深深的扫了颓败的景琛一眼,出了餐厅。
  司煌慢条斯理的吃着某人做的美食。慵慵懒懒却清贵又优雅。
  景琛哀怨的望着他,“司煌,你不担心吗?”
  司煌挑眉,不解,“担心什么?”
  景琛满含深意的扫了司煌一眼,视线落在少年那张只有漫画中才有的面孔,说道。
  “我这样都是被攻的一个。就你这样,跟大哥在一起,也一定是万年小受。所以,司煌,我们其实,是一对‘好姐妹’!”
  司煌张着嘴,惊愕的看着他。
  刚刚景琛说什么?
  他说,司煌,我们其实是一对“好姐妹”?
  “砰”,手中的筷子被少年狠狠拍在桌上。连带着桌上的碗盘都跳了下。
  司煌蹭的站起身,阴恻恻的看着某小爷,双拳对压,竟然嘎嘎作响。
  冷笑道,“琛哥,我想是时候该告诉告诉你,我司煌是不是你的‘好姐妹’了!”
  景琛眉心跟着一跳,咽了下口水,声音有些抖。
  “司…司煌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