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30章 不按套路出牌的司煌

  司煌睁开眸子,瞥了她一眼。
  道,“单姐,这可不是我故意不守规矩。之前,导演说的规则里,可没有说明不许带吃的出来。既然没有,那我就不算违背规则。
  还有,以徐导的一贯作风,这顿过后,下一餐在哪儿都是未知。别说我们嘉宾接下来的路不好走,恐怕你们跟拍的导演跟摄像大哥们,也不会过得很舒服。这里面最舒服的,恐怕也只有徐导自己了。”
  说着,视线在单雅芳跟另外一位跟拍导演身上扫过,然后又落在两名摄像大哥身上。有些颇为同情的说道。
  “所以,你们现在是不是应该搞清楚自己立场先。从这档节目开拍开始,我们才是一条船上的人。如果不出意外,接下来你们几位的食物,也是需要我们嘉宾负责的。这是徐导很擅长的套路,不是吗?我想这点,四位比我们这两个新人更清楚不是吗?
  总之,要怎么做,单姐你们四位决定。我是不知道景小爷怎么想的,不过我这人吧,平时都挺随意好说话。但如果谁让我不痛快,呵呵,我是不介意大家一起不痛快的。”
  恩,他一点都没有威胁的意思。
  这番话说完,四个人迷之沉默。
  “哦”少年突然拍了下额头,“忘了说了。单姐,你不用担心徐导知道。因为,我想…”说着凑近录着自己那台机器前,对着镜头眯了眯眸子,少年勾唇,轻笑道,“徐导现在正在监控里看的正起劲呢,是吧徐导?”
  没错!
  徐智此刻坐在最后面的车里,看着眼前电脑上,其中一个放大的画面中,少年突然凑近的面庞,笑得邪肆又张狂。
  却该死的撩人。
  徐智怎么都没想到,司煌竟然摸到了他的思路。
  挑拨离间被他说的这么大义凛然,他也是服了。
  虽然,他说的并没错!
  但是,明知道他在监视。明目张胆顶风作案不说,还敢这么嚣张,真的是,说不是挑衅他都不信。
  可是怎么办?这少年,却该死的对他的胃口!
  他有种很强烈的预感,这次特邀少年,是他有史以来做的最明智的选择!
  虽然确实不按常理出牌。但直觉告诉他,司煌将是这档节目中,最大的看点!
  此刻网上又炸锅了!
  “好嚣张的小哥哥,笑起来好坏好苏!!啊!!”
  “哈哈,这么明目张胆的撬墙角,谁都不服就服你!”
  “纯路人一枚。却掉进了小哥哥的坑!感觉小哥哥对景小爷真好!”
  “我有预感,导演挖的坑,可能后期都会被司煌反转!”
  “这就叫天道好轮回,看他饶过谁!导演上一次的节目造孽太多了,终于有嘉宾敢直面杠上了!”
  “就我好奇这个少年的身份吗?刚刚餐厅里,少年是有些伤心的吧?”
  “我劝好奇的人还是别自己挖坑自己跳!目测司煌跟景小爷的关系。初步断定,此少年绝对不是我等泛泛之辈可以招惹的。”
  “楼上+1”
  “+1”
  “跟父母有关吧。不然也不会说羡慕陆林的话了。”
  “陛下不难过,抱走我陛下!”
  “景小爷跟陛下好有爱!!!❤”
  “我曼女神好像睡眠不足。嗓子都有些哑了。”
  “导演,求你对我们好汉好点啊!”
  “导演才不会!导演口味好重,最喜欢看嘉宾被折磨的死去活来!精分一枚,鉴定完毕!”
  “我靠,楼上老铁真相了!哈哈!”
  “司煌,我代表b市市民发来贺电:干倒徐智!用你的智商,碾压他!”
  “我代表v市,附议楼上!”
  “我代表t市,附议楼上!”
  “……”附议中!
  网上的留言,嘉宾们并不知道。
  但作为在后台监视的徐智,却看的清清楚楚!
  有些头疼的咬了咬后槽牙!
  干倒他?
  哼!
  京都。
  私人会所。
  包厢内,三个男人坐在沙发上,看着前面墙上的电视。
  实时播放画面中少年的画面已经过去。现在播放的是迟丝曼跟陆林在车内状况。
  冥枭点了根烟,叼在嘴里。
  烟雾缭绕,将男人惊艳的脸遮挡的如梦如幻,看不真切。
  坐在一旁的良辰希,那张俊脸被嘴角泛着青紫的瘀痕稍稍破了美感。
  穆奕承看了看两个人,开口道。
  “当年司煌一声不响的离开,会不会跟他父母的事有关?”
  良辰希看了他一眼,扯了扯有些微痛的唇角,“应该是这个原因。不然,也不会突然不辞而别。离开那么久都不联系。而且当初,大哥找到他的时候,他不是也避而不见吗?”
  看了一眼冥枭的神色,良辰希抿了抿唇道,“这些年,我们也动用了不少关系去查。最后都无疾而终。而且,每次都是在快要查到什么的时候,突然没了踪迹。若说是巧合,我反正是不信。”
  “的确。”穆奕承点点头,“还有上次,司煌说他偶然救过霍森那个不怎么被世人注意的儿子的命。虽然说的轻巧,但当时的情况我想并不怎么和善才对。”
  “不管是霍森家族,还是黑手党,可都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外人不知道霍森那个儿子的存在倒还说得过去。但要说霍森家族并不知道,那才真是睁眼说瞎话。我想当时那样的情况,如果不是因为那个孩子出了意外,生存的机会渺茫,被遗弃的话,其实,作为霍森,想要将一个孩子偷偷送出去,还是很容易的。毕竟,当时的霍森,不管是霍森家族还是黑手党的掌控权,都还在他手里。”
  良辰希锁着眉头,突然问,“算算时间,E国皇室应该这两天就到了吧?”
  “恩。”穆奕承道,“应该明天上午抵达京都。”
  随即又道,“战哥跟阿召他们,估计得有的忙!”
  “只希望黑手党别轻举妄动。不然,华夏不仅背负着世界瞩目的压力,还会弄得国民人心惶惶!”良辰希叹了口气。
  他们不在军队,也不属于国家。有心分担,也没有那个身份。
  “不会有事!”冥枭突然开口。
  两个人目光落在他身上。
  将指间的烟蒂按在烟灰缸里,身子靠在沙发上。
  视线落在前面的电视上。
  “小煌离开前说过,黑手党不会动手。”
  穆奕承还是有些担心,“虽然司煌救过那个人。但是想要回到霍森那样的大家族,并且还要跟霍森·沃夫争夺黑手党执掌人的位置,这短短数日,不太容易!”
  良辰希没有说话,也认同的点点头。
  冥枭勾起唇角,露出很肯定的笑。
  “不,我想很容易。这件事,应该在很久之前,小煌就想到了。并且做足了准备。等的,大概就是今天这样的机会吧。”
  闻言,良辰希跟穆奕承相视一眼,眼里都有着难以置信!
  他们自然是相信冥枭的。
  但如果真如他所说,那司煌这个少年,真就没有那么简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