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32章 景小爷说,我不喜欢女人

  众人各自背上背包。开始结队往山上爬。
  郑秋年作为前辈,打头阵走在最前面。
  其次是尚卫,陆林,迟丝曼。
  然后是那个从开始到现在,都显得尤为没有存在感的余洋。
  余洋后面是景琛,司煌走在最后面。
  见众人开始往上爬,司煌低声喊住前面的景琛。
  “我把背包的东西一起放你包里。”
  景琛虽然不知道司煌要做什么,但也知道,司煌不是那种会占别人便宜的人。
  于是点头,将背包拉开。
  司煌将自己包里的东西全部放进景琛的包里。
  其实,节目组就发了几样简单的日常工具。
  两个人的加起来,也不重。
  不过看司煌的东西显然没有自己多。
  景琛疑惑的问,“你怎么就这么几件?”
  司煌淡淡的恩了一声,也没解释。
  倒是景琛见状,以为又是徐智的套路,不满的嘀咕着,“徐智这斯,忒讨厌了!”
  闻言,司煌勾了勾唇,“走吧。”
  中午十点多,还是在大夏天。
  虽然树木枝茂,太阳并没有太过直射在身上。
  但这树林里,蚊虫太多。
  并且,也不知道是不是周围不太有人烟的关系,没怎么被人开采的这老鹰山,据说有不少小动物。
  恩,蛇也不少。
  所以,树林里的味道,被太阳过高的温度这一蒸,至于发酵出什么味道?
  自己想吧。总之,不会是香味儿。
  虽然不是什么温室中的花朵,但也毕竟都是没怎么吃过苦的人。
  没走多一段路,就有人开始叫苦连连了。
  “哎哟,我去。这么个天儿,也不给我们发瓶水,这徐扒皮,比黄世仁还黄世仁!”
  前面的陆林听到后面传来的声音,停下脚步,双手叉腰,喘着粗气。
  “可别这样说人家,人黄世仁招谁惹谁了。”
  景琛扶着腰大笑,“好汉兄,我发现你嘴也够损的。”
  “我看你俩是真不嫌累,就这样了还有心情开玩笑。”迟丝曼轻笑道。
  景琛一屁股坐在脚边的石头上,正好被头顶的树枝遮在阴影下。
  “咱停一下歇会儿呗。反正那老匹夫说不定早到了。这会儿正坐在遮阳伞下面,边喝着啤酒边看着我们累的跟驴似的,然后自己笑得跟二傻子似的呢。”
  陆林走过来,挨着他坐下。
  “你这嘴也够损的。”然后扫了一圈,道,“怎么没见司煌?”
  单雅芳靠在一旁的树上,手当扇子在自己脸边扇风。
  闻言道,“司煌去解决个人问题。”
  闻言,众人也没多想。
  一群人在这边东一句西一句的聊着,边歇脚边等司煌回来。
  不一会儿,少年从一边的林子里出来。
  肩上还挎着那个背包,不过此刻,里面似乎装了什么东西,有点坠的厉害。
  只是众人并没注意。
  见司煌回来,一行人起身,继续前进。
  上山,下山,穿过不知多长的树林。一个半小时后,所有人终于走了出来。
  只是,看着眼前的景象,众人如遭雷击。
  十几间房子,断壁残垣的倾倒在一起。
  有些还没完全倾倒的墙壁,不知道经历多少岁月的洗礼,风吹雨打,此刻看上去,岌岌可危,随时都坍塌的可能。
  那些房子,墙上,灰蒙蒙的,蜘蛛网,杂草,交织在一起。
  房子前面,是半人高的乱草。
  尤其还是在老鹰山这样的地方。即使大白天,也让人感觉阴森森的。
  这场景,怎么看都像是,《荒野鬼村》剧组拍摄地才对!
  众人真的是,风中凌乱了。
  “徐智!你大爷的,史上最坑,你个坑货!小爷跟你死磕到底!”
  景小爷嘶吼的怒喊声乍然响起,惊的树中的鸟儿,纷纷飞离。
  “为什么会这样?”
  余洋喃喃自语。眼里有些崩溃,这是她目前为止说的第一句话。
  司煌闻言,轻飘飘扫了她一眼。
  半眯着眸子,看了看众人的反应,抓了抓肩上的背包带。
  开口,“走吧。”
  说着,人已走出去。
  单雅芳跟司煌的摄像大哥连忙跟了上去。
  郑秋年也跟上。
  然后是陆林跟迟丝曼。
  尚卫茫然的看着走掉的四人。
  又转头看了看气愤不已的景琛跟沉默的余洋,张了张嘴,最终,没说什么。
  然后也跟了上去。
  景小爷气的抓了抓头发,郁闷又烦躁。
  早知道,就该听姓良的话,不来凑这个热闹了。
  姓徐的,你等着,小爷跟你没完!
  气呼呼的抓起背包,就要跟上。
  手腕突然被抓住。
  景琛侧眸。
  看到刚刚还在那沉思的余洋,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自己面前,竟然还抓住自己的手腕。
  景小爷太阳穴突突直跳。
  不耐的甩了甩手,结果,竟没甩开!
  语气很不好,“放手!”
  余洋抿了抿唇,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却没有放开。
  抬头看着景琛,眼底有着淡淡的雾气,颇有几分楚楚可怜的味道。
  “景小爷,我是余洋。你可不可以带着我。我自己害怕。”
  本来就长得不错,声音此刻也怯怯软软的,做出这份姿态,一般男人见了,很容易引起保护欲。
  不过,景小爷,可不是一般人。
  闻言,眉头皱的更紧了。
  “你是谁?”
  “我…我是…”
  “我管你是谁!”景小爷嗤笑道,“刚刚怎么不跟上?不敢走?恩?怎么,你身边的跟拍导演跟摄像师,不是人?”
  余洋有些错愕,景琛猛的趁机抽出自己手。边嫌弃的在自己身上使劲蹭了蹭手腕,边不屑的扫了她一眼。
  “戏这么多,你戏精学院毕业的吧?”
  余洋回过神,更加泪眼汪汪的看着景琛,“不是的。景小爷你误会我了,我只是……”
  “呵”
  景琛嘲讽的笑了笑,冷冷的看着余洋,“是不是误会,你自己心里没点13数吗?”
  此时的景琛,哪里还有以往吊儿郎当的混样儿。
  精明又冷漠,完全就是一副高高在上,不屑的样子。
  “本来大家一起相安无事,挺好。你为什么非要跑出来找存在感呢?怎么?我看上去很好拿捏吗?”
  “不,不是!”
  余洋被景琛突然改变的样子,吓得有些发抖。
  “所以,记住,别来惹我。我虽然不挑,但也不是生冷不忌!更何况”
  景小爷突然挑了挑眉,很自恋的甩了甩自己的头发,“我可不喜欢女人。”
  侧眸,看着余洋,“尤其是上赶着的女人!”
  “景琛,再不走,我们不等你了!”
  前面突然传来司煌轻轻冷冷的声音。
  闻言,景小爷又恢复吊儿郎当的模样,大喊道,“来了来了!”
  边喊边跑了上去。
  余下的余洋,默默地看向跑远的背影。
  微垂的眸子里,薄雾未散的眼底,闪过一抹阴冷的光,转瞬即逝。
  再次抬起头的脸上,是欲言又止,楚楚可怜的委屈。
  这演技,真是绝了。
  “这女的,看面相就知道,不是个安分的主儿。”
  “这个景琛是不是有点过分了?作为男人,照顾女生不是应该的吗?就算不愿意,也不用说话那么刻薄吧?心胸那么狭隘,真给男人丢脸!”
  “楼上怕是出门不带脑子。谁规定男生必须照顾女人了!再说,照顾也不是照顾心机婊。还有你这样的。以为全世界皆你妈?惯的毛病!”
  “不过,站在旁观者角度。是有些说的重了。就算带着也没事啊,不就是一块走的事吗?”
  “错!什么叫一块走的事?你没看出来,她是想借景小爷的身份为自己造势吗?当观众都傻呢?拜托看的时候动动脑子!”
  “她要想走,可以跟迟丝曼他们一块儿走啊。毕竟迟丝曼是个女生,两个女生一起,不是更理所当然吗?留在最后,意图很明显啊。为什么楼上还有人给她找这么冠冕堂皇的理由?”
  “还能为什么?王八看绿豆,自家人看自家人呗!”
  “徐智从哪儿犄角旮旯拉来充数的。就这演技跟智商,如果人品没问题,不应该早火了?同样都是出道两年,跟司煌一比,这女的肯定没少作!”
  “导演切掉这女的!我们要看其他人!”
  ……
  余洋不知道,自己以为掩藏很好的心思,却被有心观众给剖析出来。
  所以说,这年头,除了有真才实学,还得脚踏实地!
  投机取巧,这事,最好别做!
  飞上枝头变凤凰这样不切实际的梦,也不要做!
  真正有权有钱的人,选择的还是门当户对的几率大!
  灰姑娘这样的情况,毕竟是童话故事里发生的!
  现实,终究是,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