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34章 论,脸的重要性

  徐智怒目圆瞪,一脸气懵逼的神情,呈现在荧幕上。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我是王者,虐你这个青铜!嘴巴好毒!”
  “徐智:我想把司煌送走!”
  “送走不可能了。徐智现在估计肠子都悔青了!”
  “果然不能造孽啊!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徐智VS司煌!完败!”
  “粉了粉了粉了!小哥哥,好坏好喜欢啊!”
  “陛下威武!”
  “这少年可真聪明!颜值,智商,情商,想不火都难!”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难道就我觉得只有少年自己在做事吗?其他人都是来打酱油的?不会都等着吃少年的东西吧?”
  “也不是没可能啊?谁让人家食材多呢?”
  “食材多有罪咯?难不成都饿肚子才是对的?这什么思路?都是来参加节目的,大家凭自己本事。占便宜这事儿最好别做。”
  “别人我不知道,看那个戏精,没有要去找食物的意思啊!”
  “徐智这二货,找人不能找点正常的吗?弄这样奇葩来,给节目招黑呢?”
  “没办法啊,为了收视率呗。都一样的,看着多没意思!”
  “景小爷在小哥哥面前好乖。像条哈巴狗!”
  “景小爷这是抱上大金腿了。现在谁都看出来了,跟着司煌有肉吃。”
  “这节目可比上一次有意思多了!”
  ……
  司煌不再理会徐智一脸便秘的表情,转身对郑秋年几个人道。
  “年叔,不介意的话,麻烦辛苦你,找些大块石头过来。搭个简易的灶台用。”
  郑秋年愣了愣,随即点头,“好,我这就去。”
  他是没想到,少年会选择跟他们分享食物。
  虽然没有明说,但正是因为少年用这样的方式,既保留了他们的面子,又顾全大局,没有显示刻意的设施。
  所以,少年的情商跟智商,连他这个混迹娱乐圈多年的男人都觉得很高。
  司煌又看向迟丝曼,“丝曼姐,你去景琛那边看看有没有需要帮忙的?”
  迟丝曼看着少年,热的通红的脸上有些郝然,感激的点头。“好。”
  剩下的陆林跟尚卫,眨巴眨巴眼,看着少年。
  像在等着投喂的萌犬。
  少年双手插着口袋,眸色淡淡,有些浅浅的笑意。
  “你们二位,麻烦有一位去帮年叔,一位跟我去捡柴回来。自己选吧。”
  最后,尚卫去帮郑秋年,陆林跟着司煌去捡柴。
  七个人,只有余洋一个人站在原地。
  小脸此刻也不知道是因为太阳晒的太红,还是心里想着什么有的没的的原因,总之看起来有些不太正常。
  看向司煌的眼里,有些或明或暗的光彩。
  司煌没搭理她。
  跟陆林一起进了树林。
  迟丝曼走到景琛旁边,蹲下身子。
  拿过一旁的矿泉水,打开,从上往下帮景琛倒水清洗干净。
  余光扫了一眼那边站着的余洋,有些无奈道。
  “景琛你说,余洋她在想什么呢?”
  “虽说参加徐导的节目,的确比较坑,但却不能否认,徐导的节目带来的影响力的确很大。只要别太过分,我想对于没什么名气的新人而言,会是个很好的契机。”
  “虽然我或多或少能猜到她真正的心思在哪儿?不过,我觉得,她真的是在毁自己。徐导都明确说过,这个节目是直播的,嘉宾所有表现,观众都会看到,可她竟然选择这样做?我真觉得,她还不如像最开始一样,保持沉默。或许,还能有些意外惊喜呢。”
  景琛低着头,听着迟丝曼的话,手中的动作也没有停。
  嗤笑道,“她倒是想选择沉默到底。可你是不是忘了,徐智还说过,如果没有演下整季的演技,最好不要伪装。她这不就是挺有自知之明的。”
  “还有,谁说她是想靠这个节目火起来的?”
  “那不然是为了什么?”
  景琛神秘的笑了笑,“对一个女人来说,这辈子什么最重要最实际?出名?火起来?能保证一辈子?嗤,丝曼姐,别告诉我,在娱乐圈混了这么多年,你还不如我这个门外汉看的明白?”
  迟丝曼闻言,迟疑的沉默了。
  接着听景琛又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奇怪的。这也算是正常人的心理。只不过,她的段数太低罢了。”
  迟丝曼抿了抿唇,“所以我才觉得她这样有点傻。毕竟,不说观众,这次节目的嘉宾,还有节目组的人,哪有傻得?她那点伎俩,瞧一眼,就能看的清楚。又何苦把自己逼到绝路上呢?”
  “唉”景琛突然老神在在的叹了口气,“这可能就要拼脸皮厚的程度了。可能人家打算孤注一掷。要么赢,要么完蛋。虽然几率不大,但活着嘛,总得有点不切实际的梦想,万一实现了呢?对吧?”
  迟丝曼见景琛一张娃娃脸做出这样老气横秋的模样,实在不符。
  不禁笑了一下,说道,“景琛,其实,这才是真正的你吧。”
  看问题犀利,敏锐。不管是对人还是事,都能一针见血看透问题本质。
  那个玩世不恭的形象,是他的另一面,也是他的保护色吧。
  景琛既没否认也没承认,眯了眯眸子,看着迟丝曼。
  “不管是不是,跟我对人对事的态度都没关系!”
  知道他不愿多说,迟丝曼点点头。
  想来也是,那样的家庭,出来的人,怎么可能会真的是个小白呢?
  话锋一转,“不过,我看余洋刚刚的神色,可别是对司煌起了什么心思?”
  景琛讥笑道,“不是我看不起她。惹到我还好说,但她如果敢招惹司煌…”
  “呵”景小爷冷笑道,“她的结局可就一言难尽了!”
  就他大哥那占有欲,不把人弄个怀疑人生,那才叫怪事呢?
  “更何况,司煌可别小瞧了。虽没成年,那家伙心可黑了。虽然看着冷冷淡淡的没什么脾气,但谁要不知死活去招惹他,呵呵,我就送他一首凉凉吧。”
  迟丝曼有些诧异,古怪的看着景琛,“你好像很了解司煌?”
  “我怎么…”景琛撇了撇嘴,改口道,“因为我们是好兄弟啊。”
  他怎么可能不了解?
  他就是感受最深的人之一,好吗!
  不过这话不能说,直播出去,他不要面子的啊!
  “不过”迟丝曼笑道,“我从来可没小看过他。”
  小小年纪,有那样的作为。
  在国外,只身一人面对那样的权势舆论压力,竟然都能从容不迫的直言他的爱国之心。
  她想,只要是爱国的人,都会被这样的人,与生俱来的魅力,所吸引吧。
  如果是她,易地而处,绝对不可能做到。
  不管是权势的诱惑,还是压力的胁迫,都很难让人有绝地反击的机会跟心计。
  这一点,相信大多数人,都做不到吧。
  可少年,做到了,不管怎么样,他都让他的国家跟国民感到骄傲和自豪。
  真的很扬眉吐气,也很振奋人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