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35章 作妖开始

  “哇哇哇!景小爷的话透露重点了!兄弟?那不就是说,司煌的家世也很厉害!”
  “可京都并没有司姓豪门吧?”
  “楼上是傻吗?谁说牛逼就一定是豪门?有些隐世家族,那才是真牛逼!都让我们知道了,还叫什么隐世家族?”
  大兄弟,你是真相了!
  “楼上,+1!”
  “果然,豪门的朋友都是豪门!”
  “期待某人作妖开始!”
  “作妖?怕是作死吧!”
  “提前送上一首《凉凉》!”
  “这女的怕是智障!当别人瞎还是傻呢?”
  “有个成语叫啥知道不?掩耳盗铃!这女的不就是吗?”
  “楼上大兄弟,成语用的相当贴切!”
  “我已经拿好马扎,抱着西瓜,坐等好戏开始!”
  “哈哈哈哈,楼上好逗!”
  ……
  景琛将东西收拾好,跟迟丝曼回到空地上。
  郑秋年跟尚卫已经搬了不少大块石头,正准备搭灶台。
  而余洋拿了瓶矿泉水将自己脸洗干净后,也跟了过来。
  灶台差不多搭起来的时候,司煌跟陆林回来了。
  一人手里拽着一大捆木枝。
  景琛见司煌手里抱着一个布包,边上去接过,边问,“这又是什么?”
  “我去。司煌你行啊。”
  景小爷叹道。
  众人闻声看过来。
  哟,还是罕见的红果呢?
  这果子生长环境极其特殊。属于纯野生品种,长得不好看,红红的,但是特别好吃。
  清凉可口,这个季节吃,真的是再合适不过了。
  除了红果还有一些绿色的小野果。
  景琛没见过,问道,“又是什么?能吃?”
  话都没说完,拿起一个在身上蹭了蹭,直接放嘴里咬。
  “我靠!好酸好涩!”
  司煌一脸嫌弃的看了他一眼。
  “能不能,别动不动就把你智商堪忧的问题表现出来?”
  景琛噎了一下,“这跟智商有什么关系?”
  少年勾唇轻飘飘看了他一眼,似笑非笑,颇有深意。
  没再搭理在一旁郁闷的某小爷。
  到灶台旁看了看,点了点头。
  走到一旁,看了看景琛收拾干净的食材。
  拿出自己的小刀,动作利落又迅速。
  将蛇肉切成五厘米左右的小块到食盒里。
  又往里面倒了三瓶矿泉水,因为人有点多,又是饭量较大的男人。
  所以司煌多加了平时一半的水。
  接着,从布包里拿过几枚绿色的果子,用小刀划开小口,将里面的汁液挤出,均匀抹在两只兔子的内里跟外皮。
  然后又从木柴中拿出两根之前削好的小指粗的竹子。
  用水冲洗后,将两只兔子分别穿在竹子上。
  随后又拿出几片众人叫不上名字的绿叶。同样用水冲洗干净,在上面撒了一层绿果子的汁,将剩下的一只鸡放在上面,然后又在鸡的表面撒了一层汁。
  最后用叶子把鸡都包裹好。放在一边。
  看向遮阳伞下,抻着脑袋正自己这边看的徐智。
  少年勾了勾唇角,对着景小爷勾勾手指。
  景琛附耳过来。
  听到少年在他耳边叮嘱几句后,挂着一脸奸诈的笑,迈着步子像徐智那边过去。
  其他人看这情景,虽然不知道少年对景小爷说了什么。
  但彼此明白,,导演可能又要被算计了。
  司煌没有理会众人的反应,也没去管景琛跟徐智那边的情况。
  从裤袋里拿出火机,在众人一脸懵逼的注视下,慢条斯理的,在灶台下点起火。
  然后把装满水跟蛇肉的不锈钢食盒放在灶台的通火口上。
  这时,景琛也抱着一把大遮阳伞,挂着得意的笑,走回来。
  众人不禁默契的把视线转向徐智那边。
  就看到某导演双手叉腰,一脸阴沉的盯着这边的景琛…还有自顾自忙的少年。
  而原本在他头顶的遮阳伞,已经被景小爷搬到众人这边来了。
  好!很好!
  徐智咬牙切齿!
  这哑巴亏,他总会讨回来的!
  一旁的小助理,韦甜甜看着徐智怒气冲天的样子,捂着嘴偷笑。
  将遮阳伞撑好。
  景琛见少年正从背包里拿出小的军工铲,在一旁的地上挖洞。
  “我来我来。”
  景小爷见状,自告奋勇。留意到一旁用叶子包着的鸡,自然明白司煌要干嘛。
  司煌看了他一眼,将手里的军工铲递给他。
  “小煌,你看我们要做点什么?”
  郑秋年见少年从开始一直是一个人在忙活,站在旁边看的他都不好意思了。
  虽然少年愿意把食物分享给他们,但也不能啥都不干光等着吃吧?
  少年淡淡笑道,“年叔如果愿意,可以帮忙把红果洗一下。味道很不错,你们可以尝尝。”
  “我去我去!”尚卫一把抱起地上的布包,拿了一瓶水,走到一旁洗果子去了。
  众人见状,有些好笑的笑了。
  这家伙,虽然心思单纯,但并不代表没眼力价儿。
  迟丝曼见少年等景琛挖了个洞后,把包好的鸡放进洞里,又在上面铺上一层泥土。
  然后将四根胳膊粗的木棍两两一组,用绳子固定好一端。
  然后分别支在埋鸡的地方两端。
  又在中间点好火,将穿好的兔子架在枝干上,开始烤。
  “没什么可做的了。洗洗手准备吃东西吧。”
  迟丝曼点点头,坐在一边的地上。
  看着年面前的少年,随意坐在一块石头上,不时伸手翻动一下。
  从头到尾,他做的速度很快,很利落。
  明明很粗鲁的动作,在少年做起来,却极其优雅,很是赏心悦目。
  可以看得出来,一定是经常做过这样的事,才会做的如此得心应手。
  只是,这个虽然有些清瘦的少年,明明一身贵气,怎么会有机会做这样的事呢?
  真的,跟他的气质很不符。
  迟丝曼又想起之前在酒店餐厅,少年落寞的表情。
  或许,这个看起来淡漠,对什么都无所谓的少年,心里,也有着自己不愿提起的往事吧。
  “司煌,你这小刀跟火机哪来的?我记得节目组并没有发这些给我们吧?”
  陆林洗过手后,也坐了过来。
  “恩。”少年轻声道,“我自己的东西。”
  “导演不是说不让带吗?而且,我记得你好像不抽烟吧?”
  司煌笑了笑。
  他是不抽但某人抽。
  这是他离开前,从某人展示柜拿的。
  还没等司煌说话,景琛在一边嗤鼻一笑,“他说不让带就不带了?他还说会有惊喜等我们呢?结果走哪儿都是坑!他说的话都能信,进出口也就不用分那么清了!”
  进出口?
  众人一脸懵,见少年眉眼带笑不语的样子,突然恍然大悟!
  我去,景小爷,你这嘴上,有刀子吧!
  “哈哈哈哈,进出口?我去,景小爷,你嘴巴上是不是装的刀片!”
  “论嘴巴毒,我就服你俩!”
  “导演要吐血了!本来这节目是导演挖的大坑。结果,被司煌跟景琛两个不按套路出牌的给自己坑里面了!”
  “陛下蔫坏蔫坏的!可是好帅!”
  “这生活技能,我给满分!”
  “这波技能,真是妥妥野外求生的套路!就冲这一点,司煌,我粉了!”
  “别人都干活呢,那个女人是来当花瓶摆设用吗?”
  “花瓶?楼上眼睛确定没有近视吗?这样的当花瓶,我家门神都没这么丑!”
  “我靠!楼上嘴巴好毒!怕是被这俩人传染了!”
  “司煌,景小爷,放手虐爆徐智,我在后方顶你们!”
  “哈哈!第一期就已经屡屡受挫,真怕撑不到最后一期的是徐智!”
  “徐智这变态,越挫越勇!”
  “戏很好看,瓜很好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