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36章 司煌你觉得呢?

  没一会儿,肉香四溢,香气弥漫,勾的人胃口大动。
  就连一旁的徐智跟节目组人员都忍不住靠了过来。
  摄像大哥的镜头全程对准了美食,各个角度都有。
  倒是把嘉宾给忘一边了。
  司煌见状差不多了,让景琛把蛇肉汤端下来。
  又从景琛包里掏出一个包着东西的保鲜袋。
  打开,捏了一小撮粉末状的东西,撒在烤好的兔子上。
  顿时,烤肉的香味更加浓郁了。
  “司煌,这是什么?”
  尚卫弯着身子,贪婪的盯着司煌手里的烤兔。
  “孜然粉跟辣椒粉。”
  少年淡淡的回答,将烤好的兔子放在一旁。
  众人闻言,一脸懵逼。
  “司煌!”徐智大声喊道,双手叉腰,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还真让看的有些可怜。
  “你这又是从哪儿弄来的?”
  少年抬了抬眼角,意味深长的看着他,笑得一脸嘲讽。
  徐智感觉自己眼皮都跳了不止一下。
  拉着脸,有些凄凄然的问,“不会,不会是你早上从酒店餐厅带出来的吧?”
  虽然话是这样问,但徐智心里查不多已经差不多确认了。
  不然呢?
  这一路,都在车里,后面他们爬山穿树林的,去哪儿弄这么现成的东西?
  少年很诚实的点点头,连一点要遮掩的意思都没有。
  “我去,我得看看,我包里还有没有其他宝贝。”景琛一脸崇拜的看了少年一眼,抓起自己包翻了个底朝天。
  结果…
  除了冷冰冰的工具,什么也没发现。
  少年一脸看智障的表情,其中意味,不言而喻。
  徐智站在一旁都快炸毛了,“司煌,这是节目啊。还是直播,你能不能按照节目要求来啊?你这样,我这节目还怎么继续?”
  这少年,怎么总不按套路出牌?
  而且这么聪明就算了,老用在对付他的身上就不喜欢了。
  重要的是,每次他做的事,为什么都没有人发现?
  司煌边把地上的火弄灭,用木棍将灭掉的火推到一边。
  然后用军工铲小心把土挖开,取出之前埋的鸡。
  绿色的叶子被高温闷成了深绿色,软塌塌的冒着热气。
  将表面包裹的叶子打开,一股夹杂着淡淡青草香气的肉味,散在空气里。
  徐智眼汪汪的盯着那只鸡,虽然刚刚吃过了午饭,可这会儿,肚子里的馋虫却被彻底勾出来了。
  司煌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将他脸上的表情看的一清二楚。
  边招呼旁边的郑秋年等人动手吃饭,边清声道,“徐导,既然你说到这儿了,那我们这会儿就在这儿把话一次性说清楚。免得你总做马后炮这事儿。
  一、前期您是说过节目规则。但徐导您说的是,节目录制过程与现场自己我们嘉宾该注意的情况。
  二、进山之前节目组为我们发配工具。不允许我们带私人物品。但,这包东西可不是我私人所有物,而是酒店的。既然是酒店,按理就算属于节目组的。但我离开之前,节目组并没有说不允许。所以,现在就不能说是我做错了!
  三、徐导让我按节目要求来?怎么,我们难道一直不是按照节目要求来的?如果不是,那我想,此刻面临我们这种窘境的事情根本不会发生。我认为,就目前娱乐圈中的真人秀节目而言,我们是最惨的嘉宾,没有之一。
  四、徐导,您是不是忘记这是什么节目了?真人秀,顾名思义不就是要真吗?能保持本真状态下,还能把节目秀起来才是真的。其他徒有其表的东西我觉得,最好不要。这不也正是徐导之前所说的规则之一吗?难不成徐导您对我们说的,用最真实的状态这话只是说说?
  所以,徐导您是想让我们演戏欺骗大众?
  并且,对比起徐导您对节目的编排,我个人觉得,这样的我可能更能为节目带来收视。
  综上所述,徐导,您觉得我刚刚所说,还有什么漏洞吗?”
  “漏,漏洞?”徐智还有些没回过神来。
  一向伶牙俐齿把别人说的哑口无言的人,这次竟然被少年,清清淡淡的一番话,给锤的头晕目眩的。
  这幅场景还真是难得见到。
  就连节目组的人都忍不住偷笑,默默将镜头移到徐智那张被雷懵的脸上。
  “我去,这口才,确定不是律师专业的?”
  “哈哈哈哈!徐智这厮,这次可真是碰上对手了!”
  “徐智:这话我不接,你说的都对,我没话反驳!”
  “司煌好给力!徐智要敢反驳,就是愚弄嘉宾在前,欺骗观众在后!这招,毒!真毒!”
  “陛下是聪慧!陛下威武!”
  “徐智一个活脱脱的资本家,硬是被司煌这个少年给连房顶都掀了!光着屁股被围观,这下只剩凉凉了!”
  “哈哈哈哈,楼上是奇人!受我等一拜!”
  “少年化身多啦a梦。关键时刻总能出其不意。果然是个王者!”
  “我赌五毛钱,司煌肯定私藏了不少东西。就等着关键时刻打脸徐智!”
  “说的对,我们就喜欢看这样真实的。演出来的东西看电视剧就可以了。”
  “徐智VS司煌,完败!”
  “可怜徐智三秒!”
  ……
  现场这边,司煌跟嘉宾们可没再管徐智有什么反应。饥肠辘辘的众人,这会儿也没了平时的矜持。
  把手一洗,直接开撕。
  “恩,好吃好吃!这味道真是绝了!”陆林边咬了一口兔肉,边含糊不清的夸赞。
  “恩!”迟丝曼也认同的点头,对司煌翘了翘大拇指,“真的很棒!”
  尚卫只顾着吃,没说话,但从极速进食的动作可以很明显的看出,一切以我的行动为准!
  郑秋年也有些感叹,这东西,看少年做的简简单单,没想到味道却真的不错。
  “啪”
  众人看向一端。
  见景琛将余洋正打算扯鸡腿的手打开,然后端起鸡,挪到众人另一边。
  余洋仰着脸,脸上有些委屈,眼底藏着不易察觉的怒意。
  “景琛,你这是做什么?”
  景小爷潇洒的大咬了一口鸡腿,十分嚣张的低头睨着余洋。
  丝毫都不遮掩的冷笑道,“哟,怎么?你以为不劳而获的食物是谁都能吃的吗?”
  将逼出的眼泪溢满眼眶,一副被欺的柔弱模样。
  余洋故作不解,“为什么他们都能吃,我却不能?景琛,你为什么要一直针对我?我并没有得罪你。”
  哟,这是打算飚演技?
  景琛悠然一笑,任你百般武艺,小爷我就是这么张狂。
  “看你不顺眼算不算理由?他们能吃,因为大家都付出劳动了,但你没有!别想着浑水摸鱼,景小爷的便宜可不是那么好占的!别人都不瞎,只是不跟你计较罢了。可别当我们都是傻得。”
  “可这也不是你的。你有什么权利阻止我。”余洋昂着头,有些讽刺道,“就算不可以,也是司煌才能对我说。你自己都是受人施舍,还这么狂妄。难道,景小爷就因为你的家世,想要对我,仗势欺人吗?”
  我靠!
  这女的怕不是傻吧?
  在场不管嘉宾还是节目组的人,都有些蒙圈的看着余洋这女人,在作死的路上越走越远!
  她到底哪儿来的自信,敢跟景琛杠上。
  也没等景琛回答,余洋看向一边默默吃东西的少年,走上前,哽咽着问,“司煌,这是你的食物,你怎么说?”
  语气竟然颇有几分蛮横,还带着一丝像是对男朋友撒娇的意味。
  陆林等人也瞬间忘记吃了,只是拿着手里的食物,傻愣愣的看了看余洋,又将视线落在少年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