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38章 二爷来了

  从这一天开始,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无论是嘉宾还是节目组的工作人员,都默契的对余洋选择了漠视。
  就连跟拍余洋的导演跟摄像师都一副无所谓的姿态。
  直播的镜头里,关于余洋的画面更是少之又少。
  节目组接下来的时间,拍的都很顺利。
  不过那天之后,收拾残垣断壁房子的卫生工作,也顺理成章落在余洋的身上。
  奇怪的是,她倒是没有什么怨言,也没再闹是非。
  虽然有些奇怪她的转变,但对于所有人而言,她如此安静些,也是众人所乐见的。
  只是司煌跟景琛明白,这事,对别人来说,可能时间久了,也就过去了。
  但对余洋,事情绝对不会这么容易过去。
  用景琛的话说,这是憋着劲儿,等着使坏呢!
  不过,有什么招数,他们都不惧就是了!
  没了有心人的捣乱,第一期节目也很快录制结束。
  收工这天。
  一行人回到酒店,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准备飞回家好好休息一下。
  毕竟临市,来回车程并不远。
  司煌,景琛与罗永佳三人刚走出酒店门口。
  就看到某人高大的身躯正倚靠在宾利车身上。
  景琛应景的吹了声口哨。
  满脸揶揄的看了司煌一眼。
  司煌淡淡的眸子,望着向自己走过来的某人。
  “大哥。”
  “二爷。”
  景琛与罗永佳打了声招呼。
  冥枭点了点头,视线放在少年身上。
  眸底晦暗不明,良久才抬手,捏了捏少年的脸蛋。
  “瘦了。”
  语气颇有些不满与心疼。
  身后刚刚下楼的徐智,有些懵逼的看着出现在自己眼前的人。
  有些诧异的喊了声,“二爷?”
  冥枭闻声,抬起头,扫向他。
  那张惊艳的脸,就这样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从楼上下来的众人眼前。
  我去,这男人也太帅了吧?简直就是尤物啊!
  徐智见冥枭看着自己的眼神,总觉得有些说不出的阴沉。
  想了想,自己并没有地方得罪这位爷啊?
  因为景琛?
  不对啊,景琛不是姓良的那位心上人吗?
  那是?
  眼神落在某人身旁,眸色冷冷淡淡的少年身上。
  不禁微微睁大了眼。
  不,不会是……
  我去,他是不是知道什么不得了的秘密了?
  呵呵,你知道的并不是秘密!
  徐智脸上堆起腻死人的笑,上前道,“二爷,你怎么有空来b市?二爷赏脸,今晚让我做个东?”
  他也好好讨好讨好这位大爷,顺便证实一下他心中所想之事。
  虽然他并不是一个爱八卦的人。
  但如果对象是冥二爷,那当然另当别论了。
  冥枭挑了挑冷眉,讥声道,“怎么,我要来b市,还得跟徐导打声报告?”
  徐导?
  徐智笑脸一僵,他果然没看错,二爷是真的对他有敌意。
  讪讪笑道,“二爷开玩笑了。二爷去哪里,哪儿需要跟我报告。”
  景琛见徐智在冥枭面前,跟老鼠见猫似的,不禁轻笑出声。
  “哎哟,我说徐导,你这平日在我们面前的威严去哪儿了?这会儿拿出来好好震慑一下我大哥呗。”
  哎哟,我去,小祖宗,求你闭上嘴吧。
  徐智一脸的生无可恋。
  司煌勾了勾唇,伸手拉了拉某人的衣角。
  低眸瞧见少年眉间带了些疲惫之色,抬手揉了揉少年的头,对着徐智道。
  “今天时间有些紧,等节目结束,抽个时间再跟徐导好好聚聚!”
  最后那几个字,说的不可谓意味不深。
  只不过听到冥枭应承下的答案,徐智高兴的一时没注意冥枭话中的意思。
  一脸激动,“好好。那我等着二爷的通知。”
  这狗腿相。
  景琛鄙夷的咂咂嘴。
  见冥枭打开车门,让司煌上了车。
  景小爷蹭过去,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冥枭的脸色,“大哥,我能不能搭你的车一起回去?”
  冥枭冷着脸看向他,余光又落在后面的罗永佳身上。
  一个冷颤,罗永佳一脸严肃道,“二爷,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对其他人,连招呼都没打一声。
  那速度,简直就像被恶犬追赶!
  当然,恶犬本尊并没意识到,他无意识给人带来的压迫感是多么沉重。
  罗永佳逃离现场后,冥枭又将视线落在景琛脸上。
  有些幸灾乐祸道,“怎么?你家那位不可能放着这么好的机会不献殷勤才对。不然,我帮你打个电话问问?”
  景琛鼓着一张脸,浮着可疑的红色。
  姓良的倒是想来,但他没同意!
  当然,原本景琛同不同意都没什么用的。不过,良辰希也不是没有软肋。
  景琛最后好像是这样说的:
  “姓良的,你只要敢来,我就立马拖个姑娘上床睡一觉。我让你头顶一片草原,一辈子都抬不起头!不信,你就试试?毕竟,喜欢男人的是你,可不是老子!”
  回应他的是良辰希挂断电话前,无奈又满腔愤怒的一句,“算你狠!”
  良辰希VS景琛,良辰希,暂败!
  “上来!”
  少年坐在车里,看着景琛纠结的模样,淡淡的开口。
  这句话,听在景琛耳朵里,简直是天籁之音。
  连自己大哥都没搭理,闻言,景琛蹭的上了车。
  反正,最后,大哥也是听司煌的。
  果然,冥枭只是看着少年,无奈又宠溺的淡淡一笑,并没有再说什么。
  转身,上了驾驶座。
  发动车子,离开。
  “徐导,刚刚那位是谁?气场好大啊!”
  徐智身旁的工作人员,还有些沉浸在冥枭留下的震慑力之中。
  徐智冷冷的扫了他一眼,带着警告的意味,道,“记好那张脸,以后见了绕着道儿走!那可是京都的冥二爷,冥枭!招惹到,你就只有一个结局!”
  “啊?那就是冥二爷?京都的太子爷!”
  “我去。真的见到本尊了!真男人啊!”
  “难怪,连徐导见了都这么…”
  咳了一声,没敢说下去。但意思,都懂。
  “好像跟景小爷关系很好啊?”
  “废话!京都谁不知道,景家,钦家,还有穆家,跟冥家可是几代世交的关系。能不好吗?刚才,没听见景小爷喊二爷大哥吗?”
  “可是冥二爷怎么是来接司煌的?感觉在司煌面前,冥二爷脾气很好的样子啊?”
  “应该也是有什么关系吧?豪门世家,我们怎么可能会懂?”
  身后,是一群节目组工作人员的讨论声。
  徐智听在耳内,却未理会,心里却冷笑道。
  一群傻小子,怎么会懂他们之间的弯弯绕?
  别说其他世家,就算整个冥家,都抵不过一个冥枭!
  只是,司煌这少年,到底是什么来路呢?
  站在一旁的尚卫,一脸懵逼的盯着跑远的车子,有些惊叹道。
  “原来司煌的身份真的这么厉害?可是,竟然一点架子都没有,虽然总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对我们真的很好啊。”
  郑秋年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有些沉重得点点头,微叹一声,“是啊。”
  陆林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波动,摸着下巴咂嘴道,“小小年纪,这么低调,做事又老道,是不是有点早熟了?”
  迟丝曼轻笑着睨了他一眼,“你这语气怎么这么酸呢?确定不是羡慕嫉妒恨?”
  “嘿,羡慕嫉妒都有,唯独没有恨!我这人啥优点都不明显,唯独自知之明这一点,特明显。”
  他才不是某些人呢?
  说着眼神瞥向身后不远处,一脸沉重的余洋。
  四人回头看了一眼,没有发表任何意见。
  相视一眼,离开酒店。
  虽然希望某些人能有些自知之明,别去自找死路。
  不过看某人眼中毫不遮掩的算计,可能,是他们把人性想的太美好了。
  既然人家愿意找死,他们就权当看戏吧!
  反正节目日子漫长,有点娱乐助兴也不错。
  只是希望某人生命力顽强些,别太快领盒饭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