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40章 你可能连当怂蛋的资格都没有

  少年见冥枭一张俊脸,黑的都能滴出墨来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
  总感觉,昌叔跟雅姨似乎,有些怕冥枭。
  伸手戳了戳某人的胳膊,少年轻声道。
  “你跟昌叔雅姨出去外面客厅坐会儿?”
  某人闻言,敛下一身怒火。
  看向少年,目光落在琉璃台的食材上。
  然后看向站在门口的两人,低声问,“你们吃过了?”
  钦雅一顿,冥昌答道,“吃过了。这是老爷子让给你们带来的晚饭。”
  说着将手里的木质食盒放到客厅的餐桌上。
  钦雅走过去帮忙把食盒里的饭菜端出来,都是司煌跟冥枭喜欢吃的。
  “你爷爷听说你下午去b市接小煌,想着你们回来可能时间太晚了。又知道你们不爱吃外面的饭菜,所以估摸着时间,让吴妈做了几个你们俩爱吃的菜。正好我跟你爸要来,所以就带过来了。”
  冥枭牵着司煌走了过来。
  看着桌上摆好的六个菜,还冒着热气。
  心里有些酸。
  这么多年,冥家一直把他当做自家人。
  每个人,都小心翼翼在照顾着他的心思与情绪。
  好像唯恐他们哪里做的不好,便会让他心有芥蒂。
  其实,他们已经很好。
  可能是他生性冷淡的原因,总是对人或事,激不起太大的波动。
  可能,有个人在潜移默化中,多少对他有了些影响。
  虽然曾经,他也想极力躲避与否认。
  但好像,不仅没有避开,好像不知不觉之中,早已深陷其中了吧。
  某人这招循序渐进,用的倒是很精髓了。
  无奈的扯了扯唇。
  司煌看着冥昌与钦雅,扬着唇,很认真的说道。
  “昌叔,雅姨,谢谢你们对我的照顾。这么多年,虽然我们交流并不多。我心里都明白。不管是你们,大爹大妈,还是爷爷,我,都很感激。”
  少年有些涩涩的哑着嗓子,垂下眸子,“我知道,你们心里都有疑问。曾经我的不辞而别,六年来,我的消息,我的经历?让你们担心了这么多年,很抱歉。虽然年幼,却也不能作为不懂事的借口。”
  冥枭心疼的将少年搂进怀里,轻声轻语,“小煌,没人逼你。不想说就不要说。你回来就好,一切都不重要了。”
  少年抬头看他,扯着唇角,“你真的不想知道吗?”
  冥枭愣了愣,他当然想知道,但他不会选择这种让他为难,亦或是会引起他痛苦的方式。
  如果是这样,他宁愿选择就这样一无所知下去,只要他的小孩可以开开心心就好。
  少年没再理会他,而是看向冥昌。
  “昌叔,我知道你心里有很多疑问。明天吧,等明天回到大院,我会全部告诉你们。好吗?”
  冥昌怔然片刻,被钦雅用胳膊给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随即点头,“好。小煌,不急不急。你别想太多,我们都懂。就像阿枭说的,只要你好好的,回来了,我们就放心了。其他的,真的没有那么多的问题。好孩子,我们都明白。你别有负担。你跟阿枭好好的就行了。”
  唉,是不是他们表现太明显了?不然,怎么会让孩子这长相呢?
  钦雅见状,走上前,拉过少年的手,握在手中。
  “好孩子,这么多年,我们一直是把你当自己孩子一样看待。虽然有时候,也想跟你坐下来好好聊聊,但你这孩子性子的确冷淡了些,我们也不敢冒然做些可能引起你反感的事。”
  钦雅叹了口气,摸了摸少年的头,“我们没人怪过你。你是我们的孩子啊,自己的孩子,只要平安,记得有天回家,我们做父母做家长的,就很开心很知足了。
  小煌,我跟你昌叔没有别的要求,只是盼着有天,能奢望你会喊我们一声爸妈。你跟阿枭的事,不要有任何压力。不管什么时候,我们,冥家,钦家,都会是你背后的力量。”
  本来感动的都有些红了眼眶的少年,突然听到最后神转折的话题,忍不住一下子红了脸。
  叫爸妈可以理解?
  他跟某人的事,还能高点到需要家族做靠山?
  他怎么觉得这么光明正大的卖腐,很羞耻呢?
  某人见怀里的少年羞红脸的样子,忍不住勾了勾唇。
  对自家爸妈不客气的下了逐客令。
  “没事,我就不留你们了。该干嘛干嘛去吧。”
  我去,儿子,你这么过河拆桥好吗?
  钦雅无语的瞪着眼。
  如果不是你出现,我现在说不定都水到渠成了?还敢旧事重提!
  读懂儿子眼里的意思,钦雅秒怂。
  跟自家老公对视一眼,有些心虚。
  “对了”在两个人走出餐厅的时候,坑爹的儿子突然出声。
  “冥司令,容我提个醒。在军队震慑四方不代表什么。连自己老婆都看不住,那就是怂蛋。”
  冥昌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滑倒。
  有些愤愤然。
  我去,你够狠。
  扫了一旁的少年一眼,冥司令笑得意味深长。
  “是吗?但我觉得我这样挺好。不过儿子,我觉得你还是别把话说的太满,比起我,你可能连当怂蛋的资格都没有!”
  说完,也不理会自己儿子黑了的脸,拉着自家老婆,迅速闪人。
  俗话说,嘴巴一时爽,事后练武场。
  别看他刚刚气势汹汹的样子,其实面对自己这大儿子,还是有些怂。
  但是在自己老婆跟未来儿媳妇面前,总不能露怯不是?
  其实钦雅想说,你不用顾忌我。
  因为,我都懂!
  收回视线,见少年一脸忍俊不禁,眉眼唇角皆是笑意。
  眼里有星河,眉眼如星辰,巧笑嫣然,美人如是。
  便是此刻的少年。
  “好笑,恩?”
  某人捏了捏少年精瘦的细腰,毫无威慑力的威胁。
  “还不是因为你。我被爸这样说,你却开心了。”
  少年挑了挑眉,满脸无辜,“怪我?”
  看少年撩人的模样,某人忍不住低头,吻了吻少年的嘴唇,“怎么舍得?你开心就好。”
  宠溺至极,纵容至极!
  这一刻,看着男人惊艳的容颜满是深情与疼惜,少年想。
  遇到他,是自己最幸运的事吧。
  毕竟,像自己这般生性淡漠之人,应该是注孤生的节奏才对吧。
  “我饿了。”少年淡淡一笑。
  “好。”某人捏了捏他的脸,“吃饭吧。”
  有人说,太相似的两个人并不适合在一起。
  要互补一些的,才能长久些。
  可没人知道,内心太孤独的两个人,只有彼此拥抱在一起,才不会孤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