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48章 众人挖坑

  当天晚上,冥枭跟司煌,还是被冥老爷子一个电话,喊回大院儿。
  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让司煌觉得冥老爷子简直就是他的救星。
  司煌毫不犹豫的换了身衣服,赶紧离开。
  某人从回来后看他的眼神,总让他觉得自己很危险。
  所以,不得不说,直觉这东西,不止女人有。
  男人的直觉一旦准起来,连女人都觉得可怕!
  尤其是恋爱中的男人,直觉准确率等同于恋爱中的女人!
  只是某少年还不知道,有时候看似是救赎你的人,可能也是给你挖坑最深的人。
  车子开进大院儿,刚停,连火都还没熄。
  少年便一把将车门打开,跳了下去。
  看着少年颇有几分落荒而逃意味的背影,某人勾着唇角,熄火,下车,慢条斯理跟在后面。
  一脸的从容与势在必得!
  大厅里的老爷子等的一脸焦急,坐立难安。
  原本下午那会儿,冥枭已经打过电话,说跟司煌明天再来大院儿。
  对于今天,他们外出任务的事儿,他也是知道的。
  但傍晚,冥战回来后,突然对他神秘兮兮的说了一句话。
  冥战说,“爷爷,今天阿枭状态有些奇怪。他看小煌的眼神,只有身为男人才懂。我觉得,阿枭可能很快就要控制不住自己,对小煌进行生扑了!”
  闻言,老爷子瞪大双眼。
  “生扑?这小子真这么有种?”老爷子难以置信,话说的更是直白。
  冥战咧了咧嘴,哭笑不得。
  “爷爷,您这样说自己孙子,真的好吗?”
  冥老爷子闻言,鄙夷道,“我说错了?对自己喜欢的人,就要快准狠!那个,现在你们年轻人不是都喜欢什么,先把生米煮成熟饭?连这点都想不到,他不是没种是什么?臭小子,看他平时能耐的,连他爷爷我都威胁,现在好了,老天派人来收他了!”
  冥战对老爷子的话感到无语,忍不住提醒道。
  “爷爷,那您希望您孙子有种还是没种?万一阿枭今晚真的要生扑,怎么办?”
  怎么办?
  冥老爷子虎目一瞪,“当然是把他们两个叫大院儿来。就算生扑,也必须在我眼皮底下扑。爷爷我盼这天都快盼白头了!快快,我现在就打电话,喊他们回来!”
  见冥老爷子说风就是雨的立马去打电话。冥战有些错愕的眨了眨眼。
  爷爷,什么叫盼白了头?
  您这头发,已经白了好多年了!
  还有,作为一军首长。
  这么光明正大卖自己孙子的腐,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吗?
  冥战摸了摸鼻子。
  其实,他也对阿枭跟司煌的腐事很感兴趣。
  但他不敢八自己这个二弟的卦,只能忽悠自己同样八卦心重的爷爷。
  还好,在阿枭这件事情上,爷爷总是这么给力!
  所以,也就有了现在这一幕。
  司煌走进大厅时,就看见冥老爷子拄着拐杖,不停的往院子里张望。
  见司煌进来后,冥老爷子一张老脸笑成一簇菊花,刹是灿烂。
  对着司煌招手道,“小煌来了。来来,来爷爷这儿坐。”
  司煌脚下微微一顿,走向老爷子。
  司煌刚坐下,后面冥枭也走了进来。
  看到坐在大厅沙发上,已经侃侃而谈得两个人,眉头一皱。难得没有多说什么,转身,往厨房走。
  从后面走出来的蒙管家见状,走过来。
  “二少,老爷子猜到你跟司少可能还没用餐,在厨房给你们留了饭菜。我让人去热一下。”
  冥枭闻言,点点头。看了大厅的方向一眼,走进餐厅,拉开椅子,坐下。
  两条腿随意的搭在一起。
  某人背靠着椅背,一手插口袋,一手放在餐桌上,曲着手指,敲了两下。
  “蒙管家。”
  蒙管家闻言,走进来。
  “二少,是有什么事?”
  冥枭看着他,“帮忙把我那瓶口味最纯正的红酒拿过来。”
  口味最纯正?
  蒙管家眸子愣了愣。
  见冥枭一脸正色的看着他,竟然有些不受控的吞咽了一下。
  等回过神来时,人已经到了酒窖。
  果然,美色不分性别与年龄啊!
  不过想到二少重点所说的,口味最纯正。
  呵呵。
  蒙管家咧着嘴笑了笑,这下,老爷子做梦都要笑出声了!
  佣人将饭菜热好,端上桌。
  蒙管家也拿着那瓶冥枭特指的红酒回来。
  取了两只酒杯,冥枭接过蒙管家已经打开的红酒,倒满。
  然后看到少年走进餐厅。
  见少年坐在自己对面,某人动了动眸子,破天荒竟然也没说什么。
  只是将其中一杯酒推到少年面前,脸色如常,开口。
  “尝尝,蒙管家说是这几天新到的红酒。”
  无辜背锅的蒙管家,走到门口的身子,微微晃了晃。
  顶着一张老脸,笑得异常可亲。
  “司少可以尝尝,希望合司少口味。”
  闻言,少年也未多想。
  端起酒杯,浅浅喝了一口,然后勾唇道,“的确不错。”
  蒙管家点头,“司少喜欢就好。”
  然后,退出餐厅。
  直到消失在两人看不见的视线范围外,蒙管家才深深松了口气!
  果然,害人之心不可有!
  他这么心善的人,果然不适合做这等事。
  希望司少事后,不要迁怒于他!
  餐厅里。
  看到少年又淡定的喝了一口红酒后,才开始吃饭的某人。
  高举着酒杯,放在唇边,却一直没有沾染一滴。
  一双带着得逞意味的眸子,眼底涌动着晦暗不明的暗流。
  嘴角,渐渐勾起一层淡淡的笑意。
  饭毕,杯里的酒也见底了。
  少年睁了睁有些困倦的眸子,扫了对面低眸沉思的男人一眼。
  真奇怪,这人怎么今晚这么安静?
  少年心里想着,站起身子。
  微微晃了一下,双手撑在餐桌上。
  某人见状,放下酒杯,走过来,伸手揽住少年的肩膀。
  轻声道,“怎么了?”
  少年捏了捏眉心,声音有些沙哑,淡淡道,“有点不舒服。”
  “那回房间休息吧。”
  少年点点头,由着某人半搂半抱的离开餐厅。
  大厅里的冥老爷子跟蒙管家在低声说着话。
  瞧见两个人出来后,两张老脸满是不安与期待。
  冥老爷子瞧见少年有些精神不振的样子,与蒙管家对视一眼,看着冥枭问。
  “小煌,这是怎么了?”
  明知故问。
  蒙管家撇撇嘴,在心里说道。
  这祖孙俩,真是一个比一个腹黑!
  冥枭搂紧少年,道,“可能没休息好,我送他回房。”
  冥老爷子恍悟,挥挥手道,“那快回房休息吧。”
  想了想又添了一句,“你们俩早点休息。”
  闻言,蒙管家紧抿嘴唇,拼命压制着想要上扬的唇角。
  老爷子,你这戏演的可真好。
  冥枭没理会身后的两个人,扶着身体越来越无力的少年,回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