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52章 司煌,你是不是受家暴了

  飞机上。
  景琛看着一脸郁色的少年,单手撑着自己的额头,眉心微微隆起。
  淡漠的脸上,一副闲人勿进的模样。
  景小爷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一脸若有所思。
  回想刚刚在候机室的一幕,无声的咧了咧嘴角。
  从现在开始,他可得好好抱住司煌这条大腿!
  比起软硬不吃的大哥,还是讨好大嫂更实际些。
  虽然大嫂冷冷淡淡,也不是很喜欢跟人相处的性子,不过胜在大嫂比大哥有人情味儿,心也善!
  此时的司煌并不知道,一旁的景琛,在自己身上打的什么主意。
  五个小时左右。
  两人抵达酒店。
  回到房间,少年将旅行包扔在沙发上。
  自己去浴室冲了个澡,换好衣服,躺在床上。
  桌上的电话,响起嗡嗡的震动声。
  少年拿起,看着显示的名字,顿了顿后,才接起。
  “小煌。”
  某人深情眷恋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没有听到回应,某人叹了口气,小心翼翼的问道。
  “生气了?”
  少年闭着眼睛,没理。
  就算生气,这么长时间过去,又不是气筒,也早没气了!
  看来是生气了。
  某人想。
  自己当着良辰希跟景琛的面,在候机室里亲了小孩,一时的情不自禁,又惹到小孩的底线了!
  “别生气了,以后不了,恩?”
  有些沙哑的鼻音,性感的让少年身上起了一层疙瘩。
  就会撩人。
  少年想。
  刚要说话,那端响起一道浅浅的女声。
  “阿枭,快来,大家都在等你了。”
  虽然陌生,却很好听。
  听语气,似乎两人很熟稔。
  没听到某人回应,只是对着电话这端,轻声道,“小煌,我这边还有点事。等晚些再打给你。别生气了。等你录完节目,我去接你,到时候打我一顿出出气。”
  “好好照顾自己,我先挂了!”
  电话挂断。
  少年缩了缩眉心,敛下眸子,将手机放在一边。
  晚上十二点。
  节目组通知各位嘉宾,酒店大厅集合。
  司煌到达大厅的时候,所有人差不多都到了。
  少年淡淡的跟众人打了声招呼,站在最边上。
  “司煌!”
  尚卫突然惊呼一声,跑过来,拉着司煌的胳膊,诧异的问,“你是不是遭家暴了?”
  众人:……
  傻孩子!你家家暴,暴的跟开花似的一朵朵吗?
  少年缩了缩眉心,在不经意间抽回胳膊。
  耳根处,渐渐漫上绯色。
  徐智见状,也知道大家都被少年勾起了好奇心。
  换做别人也就算了,眼前这位少年,他已经很确定,是那位二爷心尖尖上的人了。
  不能惹,也不敢惹!
  随即,拿过扩音器,大声喊道。
  “所有人。依照上期的安排,自行组合,上车!”
  然后,嘉宾带着自己的跟拍导演跟摄像大哥,全部上了车。
  一上车,少年便靠在座位上,闭着眼睛补觉。
  虽然不想承认,可是真的很累。
  虽然当晚的过程真的记不清,可是身体的不适,却是真真切切的。
  本想眯一下,结果没多久,竟然真的睡着了。
  景琛留意到少年均匀清浅的呼吸,对车上的众人做了个安静的手势。
  也靠在自己的位子上,玩手机。
  结果…
  景小爷突然瞪大了眼睛,盯着手机上蹦出来的最新娱乐新闻。
  一脸懵逼的揉了揉双眼。
  再看!
  确定不是自己的错觉后。
  景小爷一脸复杂的看向旁边睡着的少年。
  他,要不要告诉大嫂一下?
  万一大嫂生气,大哥会杀了自己吧?
  可是万一大嫂自己发现了,怪自己知情不报呢?
  胡思乱想的景小爷,没有发现,沉睡的少年因为他太过直白的注视,动了动睫毛,然后睁开了眼睛。
  直到自己手中的手机被抽走,景小爷才回过神。
  随即,一脸惊恐万分的看着少年,正低头看着自己手机上,还停留在刚刚那条娱乐新闻的页面上。
  少年看了眼画面上的两个人一眼。
  将手机还给景琛。
  景小爷忐忑的看着少年,重新闭上眼睛,靠在那儿休息。
  “司司煌…”
  “拍的不错。”
  少年淡淡的语气,听不出任何情绪。
  景小爷有些摸不着少年此刻的态度。
  想了想还是把页面截图,发给自家大哥。
  然后附上一句话:
  大哥,你是认真的吗?千百年都不上新闻的人,一出现就霸占头条。很不幸的告诉你,大嫂也看到了!
  后面加了个,自求多福的表情。
  没过多长时间,景琛就收到回信。
  小煌生气了?
  生气?
  景琛悄悄看了一眼少年。
  如实回复:
  大哥,我智商低,实在看不透大嫂的心思!不过,如果是我,估计很膈应!
  没错,就是膈应!
  刚刚被人强攻,接着就看见攻自己的男人,被媒体放出跟其他女人进入酒店的新闻。
  这不是膈应是什么?
  那端的冥枭接到景琛的第一条信息时。
  已经明白自己今晚是被人设计了!
  不禁冷笑一声,带着嗜血跟残忍。
  最近自己太好脾气了吗?
  竟然有人敢挑战他的底线了?
  真是不知死活!
  暗二走进来,看到一脸阴冷的某人。
  “老大,的确是她。”
  冥枭沉下眸子,挑着冰冷的唇角。
  “来来去去就这么几个招数,真不够看。这么喜欢觊觎别人?”
  男人冷笑一声,冰冷又无情道。
  “让暗七去,先废掉她父亲一手一脚!让她长个教训!”
  暗二应下,刚要离开。
  “叮咚”一声。
  就见男人拿起桌上的手机。
  在看到景琛发来的第二条信息后,男人脸色沉了几分。
  掀了掀眼皮,看向暗二,带了些冷血的戾气。
  “双手双脚!”
  “是!”
  暗二点头,迅速离开!
  他知道,那个女人弄出的新闻,一定被司少看到了。
  不然,老大不介意玩下猫捉老鼠的游戏!
  只可惜,不自量力的人,太高估自己。
  不经意间惹到老大逆鳞。
  所以,真的是她自己作死的!
  而她的父亲,只是她咎由自取的第一个承担者。
  毕竟,养不教,父之过。
  更何况这次,那个女人的父亲,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暗二的眸子里闪着同等的嗜血!
  唔,好久没有这么兴奋的感觉了!
  相信兄弟们,也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