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53章 某人不会是做了少爷吧

  此次的目的地在b市的临市,t市。
  t市是华夏有名的海港城市。
  这次,徐智挑选的录制场地,在t市郊区的港口湾。
  港口湾是t市很有年代气息的港口码头。
  听说,早年间,这里还是对外连接的重要码头呢。
  清朝戒烟那会儿,就在港口湾码头,还焚烧过一大批害人的玩意儿。
  后来新中国成立,港口湾被政府出资重新整修了一遍。
  位置倒是没变,但样貌翻了好几倍。
  现在的港口湾,真是远远看去,就很雄伟有气势。
  这里的居民们从祖辈便依海而居。依附着港口湾码头,在港口湾重整后,生活品质也跟着大变样儿。
  现在港口湾的居民,可以说是t市,屈指可数的有钱人居住区。
  不过,这里的居民品性都很朴实。
  有着t市人特有的直快跟爽朗。
  在节目组到来时,港口湾的居民还自发列队,站在港口湾码头欢迎呢。
  “真没想到,港口湾的居民这么可爱。”
  景琛探着脑袋出了车外,还自来熟的挥着手跟港口湾的居民打招呼,
  少年睁开眸子,看了一眼窗外,淡淡“恩”了一声。
  车子依次靠着港口湾码头停下。
  等所有人下车后,司煌从一旁的旅行包里拿出一套舒适的黑色运动服换上。
  然后才推门下车。
  这衣服穿在少年身上,真是好看的很。
  尤其配着少年那张白皙又精致的脸蛋,耳垂上又带着黑钻,与衣服的颜色相呼应。
  衬的少年的脸,越发惊艳的很。
  也不知道是不是众人的错觉,这次见到少年,总感觉有些不一样了。
  具体也说不上来。
  但就是有什么地方变得不一样了。
  明明感觉很强烈,可就是说不出所以然。
  总之,更让人动心是没错的。
  而且,说不清为什么,众人总有种少年身上的痕迹,跟那天来接少年的冥二爷有关的直觉。
  司煌下车最晚,所以自然走到末尾的郑秋年旁边。
  郑秋年看着少年,点头浅笑,“几天不见,又帅了。”
  司煌勾唇,淡淡的一笑,“年叔也是,魅力只增不减。”
  闻言,郑秋年亲切的拍着少年的肩膀,哈哈大笑起来。
  远一些的嘉宾没有听见两个人的对话,只是听到郑秋年爽朗的笑声,纷纷往这边看。
  虽然郑秋年在圈子里风评一向不错,但并不代表他本身很容易与人交好。
  这些年,郑秋年对外一向控制在,谦逊低调,又不热络的界限上。
  无论对谁,都是如此。
  所以,也给圈里人一种,不攀炎附势,不轻视后辈,很正的形象。
  挑不出接人待物的毛病,但也对人并不热络就是。
  像现在这般,对一个少年如此和颜悦色,且如此示好,让人的确有些诧异。
  原来郑秋年,也并不是真的不与人亲近。
  只是从未遇到可以让他欣赏,去亲近的人罢了。
  这次,与少年的相遇,不仅让圈内的人看到了郑秋年的另一面,也让观众看到了这个一直儒雅有度的男人,也如此爽快又随行的一面。
  说实话,挺讨喜的。
  郑秋年不是容易热络的人,司煌更是冷漠疏离的性子。
  可这两个人此时交谈相悦,让周围的人都很羡慕。
  当然,也有人见不得好光景,每每众人气氛轻松愉悦时,总会有人蹦出来破坏氛围。
  “呵,也不知道得意什么?某人不会是从事什么少爷之类的副业吧?这还没成年就顶着一身痕迹出来乱晃,可见私生活混乱程度。”
  嘉宾里,传来一道似嘟囔又极致清晰的声音,清清楚楚传进众人耳朵里。
  “说得好听点,是长了一张雌雄难辨的脸。可说白了,不就是千年小受的面相。男生女相,妖媚邪气的,手段倒是厉害!”
  又是余洋!
  这下,嘉宾还没出声,港口湾来迎接的居民听到余洋阴阳怪气的声音,张口先怼了过去。
  “怎么这老鼠屎又带出来了?哪都有你算怎么回事呀?”
  “徐导演,您是不是找不到人凑数了?你让这女人赶紧滚蛋,我来给你凑人数。别说不给钱,倒贴钱都行,您看成不成?”
  这人,还直接把徐智拽出来表态。
  徐智还没说话,旁边又有人接话了。
  “导什么演?是人是鬼都没看明白,还敢指望他断是非?”
  “上一期节目观众不是都提议,把这女人赶出去吗,怎么这一期又来了?”
  “还能因为什么?赶走不得陪违约金啊?让她自己走,又是没影的事儿。年纪轻轻,脸皮倒是练的够厚的!”
  “啧,不厚能小小年纪做小三啊?小小年纪破坏人家庭这事儿都能干出来,能是什么好鸟?看孩子,知父母。可见,她父母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这是年纪稍微大一些的阿姨辈的人。
  或许因为都是有家庭的人,看问题可能更远一些,想的也深一些。
  而她们这些人,最不齿的,也是像余洋这样的女人。
  而年轻一点的想法就不一样了。
  “这个余洋怎么这么讨厌!明明是嫉妒陛下身为男人都比她一个女人长得好看!陛下明智,不肯接受她的假意示好,她就怀恨在心。毒妇!”
  “吃不到葡萄就说酸!徐智到底怎么想的?徐家那么大的豪门,缺这点钱吗?”
  “靠!徐智你不会跟那个女人睡了吧?”
  “不会吧?徐智也算一表人才,不说人品,就这女人的颜值,也入不了他眼吧?”
  “那可难说!谁不知道徐智脑回路清奇。可能就好这口!不然,但凡脑子正常点儿的,谁会选这种嘉宾?没名没气,臭毛病倒一大堆!”
  “也是!”
  旁边有人附和着点头。
  徐智站在中央,听到人群里的议论声,气的脸都快绿了!
  他哪想到这女人又蹦出来作死?
  明明第一期被司煌说教之后,余洋这女人突然安静下来,他还以为她知道收敛了呢?
  虽然不能博什么话题,但这么安静录到最后,能让他省心也行。
  来回换人,的确麻烦。
  倒不是他在乎那点钱。
  谁想到第二期刚开始,这女人就跑出来刷存在感。
  招惹的还是,连他都得小心翼翼伺候的金主!
  哎哟,真特么头疼!
  怎么这次就给自己招了这么个没脑子的玩意儿!
  等二爷知道自己宝贝疙瘩,在他这受这份窝囊气,还不得把他给废了?
  这次真是,被余洋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害死了!
  屏幕前,正在追节目的观众也炸了锅。
  纷纷跑到节目下面留言。
  有的直接去徐智跟余洋微博下面吐口水撕骂的。
  “余贱人,你妈喊你回家!快滚吧!”
  “突然不喜欢这节目直播的方式,连拉进都不行。逼着看这女人戏精上身!”
  “你爸的精子那么多,难为你妈挑了你这一颗!”
  “楼上,666!”
  “这低端的智商,让人捉急的情商,还有low出天际的演技,真难为你居然能活到现在!”
  “你从这个圈里离开吧!别再茶毒我们祖国的花儿朵了!”
  “总感觉这女人故意的!为了出名,怕是精神分裂了吧?”
  ……
  “徐智,你丫是不是智障?识人断物都不分不清,还做什么导演?滚回徐家继续做你的米虫吧!”
  “虽然很心疼你的不容易,可还是希望,你能替我们观众想想,把这样的搅屎棍子弄走吧!”
  “徐智的英明毁在这贱人身上了!”
  “再不把这女人弄走,可能我们都要弃节目了!”
  ……
  “只有我好奇少年这一身的粉红,是谁的杰作吗?”
  “突然想起之前一晚,少年发的微博。当时是不是有什么寓意?”
  “之前有网友说,在机场遇到司煌跟一名男子!据目击者说,那名男人,好帅好帅!”
  “啥时候,我怎么不知道?”
  “这事儿我好像也听说过。好像就上一期节目的时候。在京都机场,有人看到那个男人去送的司煌。”
  “图片!”
  “楼上给力!虽然有些模糊,但确定是盛世美颜啊!”
  “好有爱啊!如果是真的,这cp我站了!”
  “我也是!一张图片,都能散发出满满狗粮的甜味儿!”
  “只要是真爱,没有什么可耻的!更何况,同性恋全世界法律都认同的存在!竟然还有这么没见识的!”
  “不过,一看两个人的气场,少年就是万年小受气质啊!难怪被蹂躏得这么厉害!”
  “哈哈哈,突然很想知道,能将司煌这么冷淡的少年掰弯,到底是何方神圣?”
  “求合体啊!”
  “求合体+1”
  “+1”
  “+1”
  ……
  最后,变成了求司煌跟某人合体的留言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