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54章 虐渣模式开启

  对于网上的炸锅现象众人不知。
  港口湾这边。
  耳边听着众人不加掩饰的嫌弃跟辱骂,余洋画着精致妆容的脸,被憋的通红。
  可惜,对她自取其辱行为的报应,没人理会!
  若不是她嘴贱,主动去招惹别人,原本也没人注意到她。
  说到底,是她自己咎由自取罢了!
  不值得可怜!
  少年依旧一副冷冷淡淡的模样,那样子,显然对余洋一番讥讽的话,没有当回事。
  当然,如果忽略少年眼底一闪而过的邪肆之气的话,的确是这样没错。
  “总有人,不安现状,却无力改变,又心高气傲,认为只有自己才应该得到这个世上最好的东西。正所谓,欲念生邪恶。旁人的话,你无需在意。”
  郑秋年在少年耳边,轻轻叹口气说道。
  司煌侧脸看向他,眯了眯眼,突然说道。
  “年叔看似信佛之人。”
  郑秋年眼底有些诧异,见少年已经收回视线,目光淡淡的看着前面,在给嘉宾讲本期节目规则的徐智。
  敛下眸子,郑秋年点点头。
  “的确,有五六年的时间了。自从我太太去世后,我就开始信佛了。”
  语气沧桑,透着一股对这个世界的无奈与凄凉。
  “年叔有孩子吗?”
  “恩。”郑秋年点头,说起自己的孩子,脸上扬起一股欣慰的笑意。
  “我有个儿子,年龄应该跟小煌你差不多。”
  看见郑秋年脸上洋溢的笑容,少年淡淡一笑。
  “他应该很优秀,也很幸福。”
  闻言,郑秋年苦涩的笑了一下。
  “如果他妈妈还在,或许他还是幸福的。可现在…”
  “这只是你的想法。”少年侧脸看向郑秋年。
  那边,徐智已经讲话结束,正在安排分组。
  “父母很多时候,都以自我感觉为中心,先入为主,决定孩子的感受。我想,这么多年,你并没有好好跟他坐下来谈谈。你觉得你妻子的离开,让他的幸福感有了缺失。可你有没有想过,对比起失去的,还有你在,他把这份幸福感看的更重视了?”
  “年叔,你们是父母,我们子女的心意,你们并不清楚。虽然不可否认,你们的确很爱我们。对比起你们认为我们需要的,其实,只要父母还在,我们做子女的,就会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所以,等这期节目结束,好好跟他谈谈。给彼此一个说爱的机会。”
  少年冲他笑了笑,抬脚,走向徐智那边。
  看着少年清瘦的背影,郑秋年感觉眼眶有些微热。
  给彼此一个说爱的机会吗?
  见少年走过来,徐智上前一步,有些担忧的问。
  “能坚持这一期吗?不行,我现在就把她弄走。”
  少年挑着眼角,看向一边。
  舔了舔嘴唇,“不用。”说着邪肆一笑,“有争议虐起来才有趣不是?更何况,为了我让徐导破费这事儿,我不忍。按节目规则来吧。正好,我也好久没玩了。”
  “呵呵”徐智看着少年明明一脸风轻云淡,可他分明看到少年眼底有邪恶的光闪过。
  果然,他就说。
  能收服冥家二爷那样变态的存在,怎么可能是泛泛之辈。
  好吧,反正他也觉得,有些人,只要不弄死,收拾一下,也不错。
  不然,少年不动手,他也会!
  “司煌,我们两个继续合作。”
  景琛走过来,胳膊碰了少年一下,说道。
  “恩。”少年应了一声。
  跟谁一组,他都无所谓。
  “不过”景琛摸了摸鼻子,突然小声道,“因为多出一人。有一组要三个人。另外两组都不愿意让那个余洋加入,怕她好吃又不做事。都挺排斥。刚才徐智的意思,如果三组都不接受她,那她就只能沦为外场嘉宾。意思就是这期的助演嘉宾。用意你懂。”
  少年点头,勾唇浅笑,“难为徐导宁愿多费一人的酬劳,也为我着想。不过,既然是常驻嘉宾,怎么能让人家做外场呢?景小爷,发挥一下绅士风度,把余小姐请过来吧?”
  景琛闻言,咧了咧嘴,笑得一脸奸诈。
  他就知道,司煌绝对不可能在被人辱骂后,真能无动于衷。
  当初他不过是说了一句姐妹,就被某人给揍得脸肿的跟猪头一样。
  这女人,今天当着那么多人面,还有全华夏甚至全世界观众面前,不知死活的污蔑司煌。
  又怎么可能,不为自己的愚蠢承受应有的代价?
  终于有好戏看了,司煌要开始虐渣了。
  其他四人听到景琛说,愿意让余洋加入他跟司煌的组时,均有一瞬间的不解。
  不过随即,除尚卫外,其他三人均一副意料之中的反应。
  不过作为当事人,余洋却不这样想。
  她还以为,是自己刚刚在众人面前说中了少年的心事,所以,这算是他们对自己的示好。
  只是,对于她这迷之自信的想法,司煌并不知道。
  如果知道,估计会很想学景琛说一句话:傻x!
  不过,某人不允许他学景琛身上的毛病,何况,他本身,也不喜!
  只是对于某人,作为大哥。总是对自己兄弟这般嫌弃,不觉得很失身份吗?
  余洋扬着脸,扭着腰,一脸高傲的神情,踩着高跟鞋,走到司煌跟景琛这边,骄傲的跟只开屏的孔雀似的。
  众人见状,一脸无语。
  感情第一期,还没长记性。
  打扮成这样,真当自己来走红毯呢?
  这智商,也不知道怎么长这么大的?
  少年低头,把玩着手里的火机。
  自从上次从某人展示柜里拿出来后,就没有放回去。
  反正某人也不在意。
  不过他记得当时瞥了一眼盒子里印的价格,好像是一百五十多万吧,是里面最便宜的。
  他不抽烟,也不懂这百十万的东西跟小卖部里几块钱买到的,有什么不一样。
  除了看着精致些,不都是点烟的?
  总不至于,还喷水吧?
  所以说,有钱人脑回路就是跟常人不一样。
  景琛余光扫了余洋一眼,吊儿郎当的神情下,眼底闪着邪恶的光芒。
  跟着大嫂,总是不用担心寂寞来临。
  就是不知道,等会儿大嫂下手的时候,会不会因为对方是女人而手下留情呢?
  如果是这样,他是不是要悄悄补刀?
  不然,大哥看到节目,又得拖着自己去练武场了!
  唉,这年头,做小弟真不容易!
  直播上,弹幕又开始飞了。
  “余贱人,坐等你死出新花样!”
  “申请节目组给某女渣脸上打马赛克!我怕长红眼病!”
  “要开虐了吗?感觉少年跟景小爷笑得很邪恶啊!”
  “这是迄今为止我看过的,最费我表情包的真人秀节目了。”
  “不管怎么说。这节目真实度,也是圈中仅有啊。人家国外这几年的真人秀节目,都以真实为基础,我们国家只懂得变着花样去秀!现在有了《史上最坑》,终于可以理直气壮回怼外国喷子了!”
  “好暖心的小哥哥。一直安慰郑老师呢。”
  “感觉少年当时眼里有羡慕,有哀愁。也是有故事的吧,突然很心疼啊。”
  “之前国外媒体有说过,司煌的资料里,父母不详。”
  “孤儿吗?这么惨?”
  “感觉不像啊,少年一看就知道出身名门,这种气质是学不来的。”
  “禁止议论陛下!”
  “楼上过激了啊。这怎么算议论?只是想了解多一点吗?”
  “陛下不愿意别人提起他父母的事,自己也从来不说。所以,各位口下留德别再说了。可能真的是因为太痛了,所以才闭口不提的。”
  “突然想起上期在酒店餐厅。还有今天,好像真的很羡慕有父母的孩子。可能真的失去了吧。真的好可怜,还是个未成年呢。难怪,明明年纪这么小,性子却这么冷,做事也是不符年纪的老道。”
  “……”
  评论间,沉默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