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55章 你不该招惹他的

  这边,徐智一声令下。
  三组嘉宾,快速跳上停在港口湾码头的小船,向插着旗子的终点划去。
  而另一边。
  是夜,京都。
  凌晨一点左右。
  一幢豪华的私人别墅。
  原本亮如白昼的别墅,突然漆黑一片,陷入无边的黑暗里。
  “管家,怎么回事?”
  “停电了吗?”
  “快去看一下,是不是跳闸了?”
  别墅内传出慌乱的响动。
  没人注意,有一抹影子,如同鬼魅般,飘进二楼。
  “谁?你是谁?谁派你来的?”
  原本睡在大床上的男人,隐约听到楼下的响动后,想要下楼看个究竟。
  结果,刚一起身,就看见立在床边的黑影。
  窗外的月光打在房间内,背着月光的男人,面容隐在黑暗里,根本看不清面容。
  但床上的男人,不会傻乎乎的认为,深更半夜出现在自己房间的人,会是良善之辈。
  而且对方一身浓重的杀气,明显就是人命傍身的人。
  也是因为这一点,才让他很不安。
  “你到底是谁?你想干什么?不管谁派你来的,我出双倍,不,三倍的价钱。只要你放了我。”
  “燥舌!”
  低沉又沙哑的声音,带着似乎被磨砂过的粗砺,充满弑杀跟阴寒。
  只见眼前黑影一晃,男人还未反应过来。
  下一刻,硕大的别墅里,传出一声撕裂天际的惨叫。
  “啊!!!”
  别墅中的人被这一声惨叫,喊得寒毛都立起来了。
  “啪”的一声,电路恢复。
  所有人急忙向楼上跑。
  “砰”
  房门撞开。
  “老爷…”
  最先进入卧室的管家,在看到床上的惨状时,吓得心脏病都犯了。
  后面进来的佣人,也被眼前的景象,吓的脸色巨变。
  有胆大的,连忙吩咐人打了急救电话。
  有人将年迈的管家,扶到外面。
  听到身后别墅内传出的杂乱跟惊呼声,站在暗影里的人,悠悠挑唇,露出一抹嗜血的快意。
  这一夜开始,对有些人,注定是要无眠了。
  第二日。
  京都一医院。
  安静的病房外走廊里,传来高跟鞋敲击着地板的清脆声响。
  接着,病房门被打开。
  一名身材高挑,长相姣好的女子,急匆匆的跑进来。
  在看到床上奄奄一息的男人时,吓得脸色都白了。
  “爸,爸…你这是怎么了?爸”
  听到女子的哭声,病床上的男人,睁开有些充血的眼睛。
  红眸看向女子,有些吓人。
  “爸,你怎么样了?到底是谁做的?”
  女子不停流泪。
  有害怕有气愤,还有一丝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不安。
  男人眨了眨眼睛,看着自己的女儿在面前哭,他却再也不能给她擦眼泪,把她抱在怀里安慰。
  可能,这辈子,都没有这个机会了。
  “蕊蕊,你告诉我,那天是不是你故意的?”
  当时他并没有多想,虽然察觉到不对。直到昨晚发生的事,他才恍然大悟。
  他,竟然被自己娇惯长大的女儿给利用了。
  听到曹荣光的话,曹芯蕊脸色苍白,神色恍惚道。
  “爸,爸你怎么突然这样问?我…我哪里有故意做什么?”
  见曹芯蕊的反应,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有些痛苦的闭上眼睛,曹荣光无力道。
  “你是我的女儿,我怎么可能不了解你。我不止一次的警告过你,那个人不能招惹!谁碰谁死!你这次,竟然敢设计,利用我就算了,还敢连他一起设计?不知天高地厚!你是嫌你的命太长了吗?”
  “我…”
  曹芯蕊一听曹荣光的话,第一反应就想反驳回去。
  只是目光触及到曹荣光被包的严严实实的四肢,有些后知后觉的晃了晃身子。
  瞳孔里都透着害怕。
  “…是,是他对你下的手…吗”
  “呵”
  曹荣光苦涩的笑了一下。
  “你觉得在被你设计后,那个人还能无动于衷,可能吗?被狗咬一口我都想还回去,更何况是人。这件事,你弄得动静这么大,连新闻都上了,他怎么可能会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可是,新闻没报道几分钟就已经被他全部撤掉了。就连报道这条新闻的几家媒体也被封杀。这还不够吗?为什么要这样赶尽杀绝?他又没损失什么!”
  曹芯蕊哭喊,一副执迷不悟,还不自知的姿态。
  曹荣光气的一张脸涨的通红。
  “让他登上新闻就是损失!被你设计就是损失!”
  曹荣光瞪着原本就充血的眼睛,此刻因为愤怒,更显恐怖。
  “你脑子是摆设吗?他是什么样的人,你是第一天才知道吗?以他的手段,不可能只是对我这样小的报复。你还不知道为什么?他这是在敲打你。用我在敲打你!如果你再继续执迷不悟,就不只是这样!不只是我,还有你,就有一个结局!”
  曹芯蕊白着一张脸,瘫坐在椅子上。
  眼中蓄满泪水,满脸不敢置信。
  嘴里喃喃自语,“怎么会?为什么?我们可是从小就认识的。爸爸,我们两家一直都有来往的,难道这不算交情吗?”
  “交情?”曹荣光嗤笑一声,第一次觉得自己这女儿,蠢得无可救药。
  “你以为你是谁?那是冥家,别说在京都,整个华夏,都没人敢招惹!这样的存在,你真觉得曾经住在一个院里几天,就能攀上关系?想要跟冥家扯上关系的大有人在,什么时候轮到我们这种身份了?如果不是因为曾经我们跟冥老爷子一个大院儿住过,你以为这些年,跟我们合作的人是为的什么?”
  曹荣光咬牙道,“可现在,因为你的一点私心,竟然把我们拥有的一切都毁了!这点关系,都是因为你爷爷跟冥老爷子的交情才换来的。现在,全都被你毁了!你还不清醒吗!”
  “爸爸”曹芯蕊哭喊着,“可我喜欢他啊,从第一次见到就很喜欢他。爸爸,你都知道的……”
  “你!”
  曹荣光气的不停喘着粗气,半晌,才扭头看向坐在床边的曹芯蕊。
  突然沉声道,“蕊蕊,爸爸现在这样,注定这辈子都不可能好起来了。”
  “不会的!”曹芯蕊哭道,“我会给你找最好的医生,一定会治好你的!爸爸,你相信我。”
  曹荣光笑了笑,“好不了了。还能让我的手脚留下,就算是那个人网开一面了。好,是不可能了!蕊蕊,你听爸爸的话,别再去招惹那个人了!爸爸只有你一个亲人,现在爸爸已经这样,只希望你能好好的。我的女儿这么优秀,一定会找到一个优秀的男人。那个男人,注定不是我们这样的人可以沾染的,蕊蕊,放下吧。别把自己的命,也给搭进去了。”
  “爸爸…”曹芯蕊有些苦涩的笑了下。
  “这么多年,你是看到我怎么过来的。你说的我都懂,可我做不到。真的做不到!我一直都在以他为动力,努力让自己变得优秀。优秀到足够站在他身边。这么多年,他都是孑然一人,难道这不算是机会吗?”
  “爸爸,我不会再做什么傻事。我只是想试一下,就试一下。喜欢一个人如果是说停就能停的事,那也不会动心这么久了。他身边没有女人,我还是有机会的不是吗?爸爸,我会用自己的努力,去让他认可我的。爸爸…”
  听着曹芯蕊的话,曹荣光锁紧了眉头。
  一副恨铁不成钢的失望模样。
  见曹芯蕊一脸坚定的看着自己,最终,曹荣光叹了口气。
  闭上眼睛,不愿再看她。
  反正自己已经如同废人,对她的事,已经无力再管。
  路都是自己走的。
  成年人,不管最后结局如何,都得自己负责。
  无力的张了张嘴,“我累了,你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