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略清冷小哥哥 > 56章 司煌说,快点,我不想住草屋

  港口湾。
  这期开头,徐智要求每组嘉宾,从起点港口湾划船,到对面岸边取到小旗子,然后再划回来。
  用时最短的,优先挑选住宿权。
  第一名,是港口湾村长家提供的三层小别墅。
  第二名,是港口湾居民家的小公寓房。
  第三名嘛,就港口湾附近长年出海渔民的帐篷,帐篷上铺了一层稻草。
  远远看去,更像是座着一间间小茅草屋。
  条件对比太大。所以众人卯足了劲儿,拼着老命也不想要那个第三名。
  而且,一开始宣布规则,徐智就说明了情况。
  结果,司煌那会儿在跟郑秋年说话,心思没全放在徐智身上。
  自然错过了重要情节。
  而景小爷,那会儿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明明从头听到尾,却独独漏了这一句。
  现在俩人才反应过来,为什么另外两组不要余洋的原因。
  合着划船取旗子,是成员一起。
  所以,他们最后选择接受余洋,是给自己刨了个坑,又自己跳进去了吗?
  少年扫了一脸便秘的景小爷一眼,淡淡道。
  “划快点,我不想住草屋。”
  我也不想!
  景小爷用力划动木浆。余光扫了一眼,双手插兜,一脸悠哉站着的少年。
  抱怨道,“你别站着说话不腰疼。你倒是划啊。三个人,就我自己在划,你好意思吗?”
  少年挑了挑眉,走过来,作势真要帮忙的样子。
  景小爷感动的咧了咧嘴,还没等他笑出来。
  就听少年慢悠悠道,“确实不好意思。不过,说不定现在老爷子他们,正在电视机前看我们的节目,还有你大哥,可能已经听到你的抱怨…我倒是没关系…”
  “好了!”景小爷暴躁的喊道。
  瞥着少年,一脸认栽,“你赢了!”
  一个两个都这么腹黑!
  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啊?”少年一副惊讶的表情,有些羞涩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尖。
  “这多不好意思?万一因为我没帮忙,让咱们组落后,最后住了草屋那我会很自责的!”
  景小爷听的眼皮直抽抽。
  看着少年,心里只有一个字:装!
  无语的抽了抽嘴角。
  景小爷边用力划动木浆,边笑得一脸谄媚。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是我自愿的。后果我会负责的。”
  听闻,少年皱着眉头,一脸苦恼。
  “可是,如果最后,让你们住草屋,我还是不忍心。”
  “不会!”景小爷苦笑着脸,保证道,“不会住草屋的。我保证!”
  闻言,少年扯唇,狭长的桃花眼,笑得弯弯的。
  声音清淡好听,“那,辛苦景小爷了!”
  景琛一脸失神的看着少年,喃喃道,“不,不辛苦…”
  从一开始就知道司煌少年,是好看的。
  只是总是冷冷淡淡的他,给人太疏离漠视的感觉,让人很不容易亲近。
  像现在这样,显露于众的笑容,真的从不曾见过。
  景琛想,大哥也没见过吧!
  真的是美得晃瞎人的眼睛。
  那股魅惑感,在少年笑起来的瞬间,变得更强烈了。
  难怪刚刚,余洋会用那样的词汇形容少年了。
  的确是,有些妖气啊。
  不只是景琛,一边的余洋也看楞了眼。
  而电视机前正在追节目的观众,更是因为少年喷了一屏幕的鼻血。
  “老夫的少女心啊!”
  “啊!一个男孩子笑得这么好看,还让我这样的女人怎么活?受不了了!”
  “景小爷怕是要被掰弯了!那痴迷样儿,唉,美色误人,美色误人啊!”
  “哈哈哈哈哈哈,景小爷又被坑了。敢怒不敢言,小媳妇姿态真足。”
  “盛世美颜!已截屏!这脸够我舔一年!”
  “够我撸一年!”
  “楼上大兄弟,你好污!”
  “我能说,他这一笑,我硬了吗?”
  “哈哈哈哈哈哈,楼上,你弯了!鉴定完毕!”
  这边,弹幕还在狂飞。
  节目组这边,凭着景小爷最后用尽吃奶的洪荒之力后。
  他们这组,得了第二名。
  第一名是陆林跟迟丝曼。
  第三名原本是司煌他们这组的。
  谁成想,郑秋年跟尚卫这组快到终点的时候,因为尚卫一时激动,在小木船上跳了起来。
  这一跳不要紧,船身失衡,一个侧翻,两人齐齐落水!
  最后,得了第三名住草屋不算,两人还变成了落汤鸡。
  景琛站在岸边,明明已经累的半死,还不忘嘲笑郑秋年跟尚卫。
  少年冷冷瞥了他一眼。
  如果不是尚卫这个坑,住草屋的就是他们了!
  还好意思嘲笑别人?
  京都。
  冥氏集团。
  总裁办公室。
  坐在办公桌前,看着电脑上播放的直播节目。
  屏幕上,少年潋滟妖媚的笑脸,牢牢映在某人眼底。
  古灵精怪,巧言善辩。
  一个接一个的坑,让景琛在明知是坑的情况下,却也不得不跳。
  某人笑得一脸宠溺与纵容。
  他的小煌,做得很好。
  只是,弹幕上那些污秽的词汇,却扎眼的紧。
  某人黑着一张能滴出墨的脸。
  想着,小孩太优秀。有什么办法,可以让小孩乖乖退出这个圈子。
  外面,暗二推门进来。
  看到某人盯着电脑,一脸凝重的沉思。
  走到一旁,安静的站着。
  “怎么样了?”
  半晌,某人抬头看向他。
  “今天曹芯蕊去医院看了曹荣光。不过,两人似乎交谈的并不愉快。期间,医院工作人员有听到曹荣光的斥责声,还有曹芯蕊的哭喊声。想来,是曹荣光猜到曹芯蕊做的事,劝她放手。至于曹芯蕊,可能并没有乖乖听话。两人起了争执。后来,曹芯蕊从医院离开,回了家。”
  冥枭嘴角微微上扬,挂着冰冷的笑意。
  “怎么会甘心放手呢?曹荣光倒是个聪明的,懂得适可而止。不过他这个女儿是被他给养坏了。胃口跟野心倒是比做父亲的大的多。不过头脑,却连曹荣光一半都没有。也是个蠢得。”
  暗二闻言,挑眉道。
  “若不是看在当年曹荣光父亲跟冥老爷子也算旧识的份上,这么多年,老大也不可能由着他们,借着冥家的名头,招揽大批雄厚的合作商。钱也让他们赚的不少了,贪得无厌可就不好了。”
  冥枭看着他,“你都明白的道理,他们怎么可能不懂?不过,懂是一回事,做又是另外一回事。跟在我身边这么多年,你还没看透吗?这个世界,最贪的,只有人心!”
  暗二低眸沉思。
  又听冥枭道,“你再去查一下,曹芯蕊这次回来,真正的目的是什么?”
  暗二不解,“她不是奔着老大你来的吗?”
  不然也不会千方百计,不惜利用自己父亲把老大设计进去,还登了新闻头条。
  冥枭眯着眸子,靠在椅子上,“虽然是冲我来的,但我总感觉哪里不对。可能有什么地方是我们忽视的。这次,你亲自去查,一定查明白。”
  “是!”见冥枭一脸凝重,暗二也意识到可能的确有什么地方,是他们错漏的。
  如果是这样,对他们来说,并不是好事。